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七节 准备搞事

第七节 准备搞事


  霍嬗打量完自己以后,取下腰间的白玉佩等物,老刘前几天给他的,但他不太喜欢带这些东西,叮铃哐啷的。

  取下玉佩,出了后殿,身后跟着一群侍者来到前殿,然后霍嬗走到桌案前,打开一个盒子,侍者们立马原地下拜。

  霍嬗不管他们,抄起盒中的一把普普通通的三尺长剑搭在肩上就往殿外走去。

  而一群侍者吓得心惊胆颤,这位主的胆子,他们今天是见识到了!

  要知道这把剑虽然样式无甚出奇,材质更是普普通通,也一点都不锋利,但是他象征的意义可不普通,因为它的名字叫做斩蛇剑!

  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

  何剑?——斩蛇剑!

  它在大汉朝和传国玉玺一样,象征着汉室的正统!

  ‘虽然你是负剑侍中,地位不一样,但历代哪位负剑侍中像你一般,拿着剑四处跑?大部分有可能一生见都见不到一次!’

  一群侍者在心中腹诽!

  要知道,这东西是国家大事的时候才拿出来用用,平常连负剑侍中都不可能亲眼见到,装剑盒子有两把钥匙,皇帝和负剑侍中一人一把,而那把钥匙才象征着你比其他侍中高一等。

  至于剑让哪个侍中负?那就是皇帝的意思了!

  霍嬗不知道这些吗?

  他知道,但是自从上次事件过后,刘彻对霍嬗宝贝的不得了,前两天拍了拍马屁,一高兴更是直接把斩蛇剑给了他,说有人犯禁,直接斩之!

  虽然说的是犯禁,但霍嬗知道,明显就是用来保护自己的,让其他人掂量掂量。

  要知道,有了这东西,除了皇帝、太子不能斩,其他人,都能一剑了结,诸侯王也一样!

  而皇帝在什么时候能斩?

  啥时候都不能斩,不过,有种情况可以废帝,先帝给你,先帝死了,你手持此剑就能废新帝了,其实到那个时候,大权在握,没剑也能废!

  更加名正言顺一点罢了!

  这可是高祖亲临啊!

  而且这东西也能当兵符用的,嘿嘿嘿,这就有点意思了……

  霍嬗知道在历史上老刘对自己很宠爱,但再宠爱,也没到这个地步,依照汉制,调兵五十人以上就需要虎符……

  而有了这东西,嘿,天下兵马,就没有调不动的!

  这么牛的东西,而被自己拿到手了!

  这其中就有很多韵味了……

  但不管有多少韵味,以霍家父子俩一脉相承,胆子大破天的性子,既然拿到了这东西,那不耀武扬威一番,怎么对的起自己?

  霍嬗虽然变了很多,但不知为何,性子里的那股子无法无天一直都还在!

  霍嬗其实有些遗憾,没人惹过他,每个人见到自己都非常热情,和颜悦色的,不然还能斩两个,震慑震慑!

  所以,他准备搞点大事,让老头们高兴高兴!

  ………

  霍嬗刚出殿门,一个人迎了过来,一身戎装,年龄三十左右,身高八尺以上,双臂修长粗健,身形却不粗壮,面庞消瘦,随着他走近,一股彪悍的气势铺面而来。

  此人正是赵破奴,老霍麾下大将,他本是一个农家子,后因为匈奴,家破人亡,流浪于匈奴区域,当起了马匪,后来他遇到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男人!

  随后他就有了一个新名字,破奴!

  立誓,此生杀尽匈奴人!

  而他6年后打匈奴失利被俘,随后又过了4年,带着长子逃了回来,但平白担了很多骂名!

  不过这一世不会再出现此事了!

  “哈哈,君侯!”

  赵破奴哈哈一笑抬手一礼!

  “赵叔!”

  霍嬗露出一个笑脸,喊了一声,而赵破奴听到霍嬗的称呼,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郁!

  霍嬗以前和他见面不多,仅限几次,不过这几天两人已经混熟了,霍嬗很喜欢这个爽朗的汉子!

  至于他为何会在此地,只是因为最近有些流言,说霍嬗已经死了,皇帝隐瞒了消息,所以刘彻喊他过来看看,没想到,他在军营里早出晚归,天天赖在霍嬗身边不走了,刘彻也就随他了!

  他现在的职位是匈河将军,至于爵位,反正不是从骠侯,霍嬗不太清楚,也没问,毕竟是伤心事,因为他也是两年前的那次酎金罢爵的一员!

  至于为何会是他来看霍嬗?

  这是因为老霍手下将领虽多,但在附近,而且有资格随时进行宫看霍嬗的人,只有他有资格了!

  《史记》留名的几人,高不识、仆多、复陆支已经先后逝世,而路博德这时候正在西南开疆扩土呢,伊即轩是异族,而卫山,赵安稽没在此地!

  所以,就只有他一个有资格了!

  “君侯,这身衣物真不错,看这样式,很适合骑乘时穿!”

  “对了,君侯今日要去哪儿?要不去军营看看?”

  赵破奴热情的说着,他也想带着霍嬗去看看那一帮老兄弟们,也让老兄弟们看看霍嬗。

  霍嬗出生以后,也就小时候大家见过他几次,自从他被刘彻带入宫中,其他人从未见过,也就自己和老路见过仅限几次!

  ‘如今老兄弟们都不好过啊!’

  赵破奴在心中感叹了一声。

  自古以来,雪中送炭的少,锦上添花的多,而落井下石的更是比比皆是!

  想想赵破奴自己的遭遇就知道了,要是老霍还活着,他怎么可能被罢侯?

  当然,也跟他自己不懂事有关!

  霍嬗故作犹豫了一下,问出了一句话:

  “赵叔,我是不是该露露面了?”

  其实他自从醒来后,就等着这一天了,但年龄是硬伤,不能太妖孽!

  赵破奴一听此话,站直了身子,面色郑重的说道:

  “君侯是该露露面了!”

  不说其他,霍嬗到军中,就光冠军侯这一个名头,就能震三军,要是能够再表现的出彩一些,那霍嬗的威望就会骤升!

  自从老霍逝世以后,卫青也‘老’了,大汉就没再和匈奴打过一场大胜仗了(小规模不算)。

  不说整个天下,只算北地数百万军民,就非常期待小冠军侯发出自己的声音,就算没有声音,只有一则小冠军侯志在匈奴的流言,就能让他们振奋起来!

  冠军,冠军,勇冠三军,那不是吹出来的,而是一刀一剑杀出来的!

  更何况,这个一汉当五胡的大世还没有过去,远远没有过去!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则震世之言还没有出世,这个时代,才刚刚开始!

  霍嬗盯着隔壁那座整个行宫最大的宫殿,沉默良久!

  在这个年代,礼法虽然规定,男二十,女十八成年,才能成婚,但民间百姓十三四岁成婚的比比皆是,十岁,已经算是个半大小子了。

  露露头也没啥吧?

  霍嬗回头对着赵破奴一笑,随后扬了扬手中的斩蛇剑,说道:

  “知道我手中这是何物吗?”

  赵破奴一愣,他没亲眼见过斩蛇剑,不光是他,这世间见过此物的人也没有几个。

  至于北阙门封赏之时,离得太远,他也看不清啊!

  而且天子佩七尺长剑,斩蛇剑是镇国之宝,岂能随意佩戴?!

  虽然他没亲眼见过,但是图册他看过啊,平平无奇,三尺长剑,又在这个时候拿出来……

  霍嬗见他已经明白了,小脸一板,断然喝道:

  “匈河将军赵破奴何在?”

  “末将在!”

  赵破奴条件反射半跪在地,随后反应过来后他面色潮红,不过不是因为听从一个孩子而感到羞愧,而是因为兴奋,因为激动!

  因为在刚刚那一瞬,自己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吾近闻,因吾病后,久为露面,军中流言蜚语,肆意横生,人心不稳?”

  “呵,贼子咒吾已死?”

  霍嬗冷笑一声。

  “匈河将军赵破奴听令!”

  “今命尔持三尺斩蛇剑,除郎卫、宿卫外,召各军将士于演武场待命,午时不到,军法处置!”

  “末将领命!”

  赵破奴大喝一声,双手接过斩蛇剑,捧着剑转身而去,军令已下,死不旋踵!

  霍嬗回身走回殿里,让侍者为他披甲,至于甲胄的问题,刘彻想让他长大后当将军,岂能没有甲胄?

  这个吧,还真没有……

  以前小,而且体弱,负不起来,这一具也是这几天制好后拿过来的,小铠甲倒是有几副,兵器也挺多的,但今天不太实用!

  骑马霍嬗也会,只不过不能疾奔,慢跑还行,太快他控制不住,而且也只能骑较矮的马,因为腿短。

  而此刻霍嬗的心情如何呢?

  害怕?对霍家人来说,有这个情绪吗?

  就算真害怕,装也得装出来不怕!

  其实此刻霍嬗的心里只有激动,兴奋,从小听了那么多老霍的故事,史书上又看了那么多,还能没点想法?

  虽然此次也不可能去大战,老刘四个月前御驾亲征刚带着十八万骑去吓唬了一趟匈奴,邀单于会战,让他臣服,吓得匈奴又跑远了一点。

  而且,他也有点不太敢,还小,再养几年身体,就砍他丫的!

  老霍第一次出征十七岁!

  而小霍呢,还没到十岁,虚岁十岁还没到,严格来说,不到九岁!

  老霍第一次出征,手下八百轻骑!

  而小霍第一次出现在军中,手下十几万兵马听令!

  不说其他,这两个方面,妥妥的超过了,这能不激动,不兴奋?!

  霍嬗深吸一口气翻身骑上他那温顺的小矮马,目光直视前方,对着周边刘彻派给他的三百期门军喝道:

  “出发!”

  ………

  此去扫尽读者推荐票与收藏,不给?

  等着本侯十几万大军兵临城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