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八节 全军齐聚

第八节 全军齐聚


  而就在霍嬗出了宫门的那一刻,刘彻这边也已经得知了霍嬗的一举一动,听到这个消息,他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刘彻自己把斩蛇剑给他,不就是想看看他是不是敢做出点事吗?

  真要是有人想对他不利,你手里拿着一把剑管个屁用,那三百期门军才是这把斩蛇剑的底气所在!

  刘彻等了好几天都没有动静,他都有些不耐烦了!

  他自己就在这待着,军中名将,宿将更是比比皆是,这时候刘彻怕的是霍嬗会搞事吗?

  不,刘彻更怕的是他不敢搞事,怕的是他被这十八万悍卒的军威给吓住!

  霍嬗就算带着这十八万大军去打匈奴,他也能让霍嬗过一把瘾!

  呃,就怕他因为迷路而找不到匈奴!

  所以对霍嬗能做出什么事,刘彻抱有极大的兴趣!

  ………

  霍嬗屁股底下的这匹小矮马是一匹战马,匈奴马(蒙古马祖先),今年已经十二岁了,在战场上能活到这个年岁,也算是不容易!

  身高将将到五尺,也不知道她怎么被选为战马的……

  就算这个年代,战马都较矮小,匈奴马与秦马(河曲马祖先)一比更矮,但不到五尺,准确来说,四尺八,这也太矮了!

  不过刚好适合自己。

  而且缺合适的马,正好就看到了她,霍嬗因为感觉有缘,而且很特别的是性格很温顺,第一匹马正合适拿来练手!

  所以前几天霍嬗从一个将士那买了过来,给的钱足够他再买十匹秦马了。

  霍嬗在三百期门军的重重包围下出了宫门,一路往军营而去,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一座巨大的营门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一骑上前,交涉一番,没一会营门大开!

  两句话就能让营门大开,就算是期门军也不行,只是因为赵破奴提前到来,安排好了,营门守将等候多时!

  众人走进军营,印入霍嬗眼帘的是让他有些惊讶的一幕!

  将士们身高都在六尺以上,七尺以上的更是比比皆是。

  士兵们手里拿着青铜剑,拿着环首刀,手持枪戟,个别几人手里拿着弩,还有极少一部分人,几个人身上背着大箱子,面色很是骄傲,箱子上刻着三个字——大黄弩!

  里面估计装的就是大黄弩零件了!

  士兵们在伍长、什长的带领下列队,随后一个又一个什汇聚在一起,然后化为队,随后又化为屯,联合在一起,去领了各屯的马匹,随后一个个屯在小广场上列队,整军,汇合成曲、部!

  最后一起唱着战歌往军营正中北边而去!

  这些都不足以让霍嬗惊讶,让他惊讶的是他们的装备竟如此简陋,一伍里竟然有大半没有甲胄?!

  这些可都是北军加关中子弟以及各宿军组成的大汉最精锐的野战部队啊,打的匈奴嗷嗷叫的那种!

  虽然早有预料,但看到了这一切霍嬗还是觉得简陋。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脸上满是狂热,笑容满面,他们好像很期待战争的到来。

  霍嬗心里冒出来一句话,汉人本该如此!

  给把刀子就能冲!

  疑惑顿解!

  一众人直接往演武场而去,来到了演武场,霍嬗直接上了高台,站在中央,静声肃立,安静地看着下方!

  伴随着时不时的号角声和战鼓声,大军缓缓汇聚而来,下方甲胄碰撞,军马嘶鸣,霍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种气息让人迷醉!

  霍嬗一点没有被吓到,随着将士们越来越多,霍嬗也越来越兴奋!

  ………

  此时一个个朝堂大臣署门官吏也到达了营门口!

  前一刻众人正在官署办公,好端端的突然战鼓齐鸣,号角连响,一众人大惊失色,还以为军中或其他地方有人反叛……

  至于被匈奴攻打,那不可能,都被打到这了,那半壁江山也就没了,北地数百万军民就是帝国壁垒!

  随即众人热血沸腾,喊上同僚官吏,手持刀剑就往这边赶来!

  这时候军功就是一切,没有军功怎么封侯?

  文官上阵杀敌比比皆是,那是真的带军冲锋!

  武官当丞相也是非常常见!

  简而言之,文武不细分!

  而且现如今的朝堂上可是儒家公羊学派一家独大,而自从董仲舒和法家联合,其实大部分官吏其实都是法家,儒皮法骨。

  刘彻对儒家大多只是尊而不用:‘嗯,你们还是去太学教书吧!’

  垂拱而治的黄老学派已然没落,一心求和要过自己小日子的谷梁、左传、思孟等学派还未曾崛起!

  而公羊学派是一群什么人呢?

  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狂躁分子,随时打鸡血,你敢骂我,我就敢砍你的头,人家玩的是大复仇理论,才不会跟你讲道理!

  当然,他们讲道理也讲不过其他学派,没办法,经义玩不过人家啊,这也是日后他们没落的原因,没早点醒悟过来。

  而现在这一群狂躁分子听到有人反叛,这还了得?

  一个个提着刀剑,就准备来收点军功。

  而当他们走到营门口,听营门守将这么一说,顿时就蒙了,紧接着他们更加兴奋了!

  “什么?小冠军侯召集全军?这是准备在演武场点将出征,横击匈奴啊!”

  打匈奴!

  平叛和这一比,算的了什么!

  营门守将撇了撇嘴,我可没说,是你们自己猜的!

  就在他们进不去聚到营门口的时候,一群朝堂重臣急急忙忙骑马走了过来,石庆和卫青一马当先走在前方,身后是九卿和尚书、侍中们等一大堆两千石!

  卫青一身甲胄唤来营门守将,问道:

  “出了何事?”

  “回大将军!侍中、奉车都尉、冠军侯正在营中召集兵马,刚进去!”

  营门守将老老实实的禀告,卫青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错愕,紧接着他气的跳脚:

  “尔等就让他这么胡闹?”

  他爹胆子就大,没想到这儿子比他爹胆子还大,这可是十几万大汉野战精锐啊!

  营门守将苦笑一声:

  “这,回大将军,匈河将军手持斩蛇剑,末将等……”

  “斩蛇剑?”

  卫青一听这话整个人一愣,紧接着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嘴角微微上翘,接着对身后众人说道:

  “诸将何在?”

  “末将在!”

  满朝文武只要是带点兵的,带过兵的,不管或多或少,立马站了出来,卫青就是在军中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有些人已经在心中幻想,这要是真去打匈奴,跟着大将军,能不能封个侯?

  “诸君随吾进去看看,其余人等,在此等候!”

  “诺!”

  军营重地,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一众人刚进演武场,大家齐齐一眯眼,远远的就看到了高台上那个小小的身影,卫青心中暗笑,样子倒是做的挺足的!

  他刚才已经想明白了,这就是一场刘彻给霍嬗的测验啊,那既然老大要玩,自己等人只能配合喽!

  一众人走到高台之下,卫青想了想,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立于台下。

  ‘我卫仲卿不介意再填一把火!’

  ‘要是真出事,罪责我背了就是!’

  ‘你要理解一个老人想要培养子孙的心啊,你也要理解一个大汉大司马、大将军希望培养出下一代的决心啊!’

  一群人无奈,只能站在卫青身后,他们至今还不知道这一家人想要玩什么……

  霍光倒是急得团团转,他的人生准则就是千万不能浪,要稳住,但卫青不说话,他也毫无办法,只能干着急!

  霍嬗早就已经发现了卫青等人的到来,看到他们没上来,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暗喜:

  ‘老头们真给力!’

  众人静静等待,兵马越聚越多,日头也越来越高!

  站了半天,快到午时之时,赵破奴一骑归来,跑到高台之下,翻身下马,半跪在地,手捧斩蛇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回君侯,全军除郎卫、宿卫剩余十五万兵马已到齐,未曾误时!”

  赵破奴其实是在纠结该称呼什么,叫侍中吧,不太合适,奉车都尉吧,这么大场面,也不合适,只能继续喊君侯了!

  一个期门军接过斩蛇剑,爬上高台,军礼半跪在地,恭敬的佩到霍嬗的腰间。

  “干的不错!”

  霍嬗表扬了一句赵破奴,摸了摸腰间的剑,看着下方旌旗林立,士气高涨,一眼望不到头的将士门,再看着前面几排将士那狂热而又期待的眼神,军威煞气铺面而来,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不过霍嬗还不至于被吓住!

  这些人里面有关中人,有陇右人,有乌桓人,有辉渠人,有小月氏人,更有匈奴人,而现在他们都听命于自己,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他们就能扫平自己面前的一切,这种感觉让人迷醉!

  ‘大丈夫当如是!’

  不过霍嬗在激动的同时又有些尴尬,现代军队不玩这些,士兵们的士气时常充沛,不需要这些,他现在有些不知道该说些啥!

  他虽然也看过老霍的随军记录,但是吧,老霍好像从不玩出征前激励士气这一手,最多也就阵前喊几句,因为只要他站在阵前,那士气就在我,不可能出现其他情况。

  而就在霍嬗准备抄两篇古文说一说的时候,下意识的瞄了瞄卫青那边,看到卫青正在做嘴型,霍嬗看到后眼睛一亮,一甩披风,往台下走去!

  ………

  求推荐票,求收藏(╥╯﹏╰╥)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