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九节 高歌无衣

第九节 高歌无衣


  他来到阵前,走到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将士面前,这个士卒看到霍嬗过来,虽然目不斜视,但整个人已经激动的面色涨红。

  霍嬗为何选他,因为他相比较年轻一些,年轻就代表容易激动,容易上头!

  霍嬗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拍了拍胳膊,满意的点点头:

  “君可会歌无衣?”

  士卒立马半跪下地,大声喊道:

  “回冠军侯,吾乃关中子弟,自小便会歌!”

  士卒话语间非常的骄傲,这时候的关中人也值得骄傲!

  汉代军中不收六尺以下之人,因为汉代二十成年,学耕种三年,二十三从军服役,六尺以下是残疾之人,视为侏儒。

  所以军中出现一个小孩子,那肯定就是这几天名声大噪的冠军侯了,而冠军侯这三个字足以抹平这个士卒心中的一切不解!

  如,孩子为何会出现在军中?

  如,孩子为何能领导他们?

  只因为他是冠军侯,就这一点,就够了!

  霍嬗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父亲叫去病,而他首次在军中扬名却是因为一场病?

  “起来回话!”

  霍嬗后退两步,看着面前的士卒们大声问道:

  “诸君可会歌无衣?”

  “吾等会歌!”

  很多人虽然离得近,但大多都是看不见霍嬗的,毕竟余光能看多远?

  所以应答的都是前面几排的一些人。

  “吾乃霍嬗霍子侯,诸君可愿与吾同歌一曲?”

  而等他们确定眼前的就是霍嬗以后,眼中的狂热瞬间暴涨,而霍嬗为何有如此声望?

  因为他是冠军侯,因为他父亲留给他的遗泽!

  “吾等愿歌!”

  “吾等愿歌!”

  ……

  霍嬗卸下斩蛇剑,持在手中,翻身骑上他的小矮马,他一手拉马疆,一手举起手中斩蛇剑,开始大声唱了起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起初只是霍嬗周边的人跟着唱,而随着他的走动,前排将士们都跟着唱了起来,霍嬗在阵前肆意奔跑,随着前排将士的高歌,后面的将士们也像被点燃了一般,都跟着唱了起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这首《无衣》的感染力不是一般的强,越来越多人开始高歌,台下诸将也是一样!

  没有人不熟悉这首《无衣》,没有人不会唱这首《无衣》,它是诸夏民族的战歌,当年秦人唱着这首歌,一统华夏,当今汉人唱着这首歌冲向敌寇,一雪前耻!

  这是诸夏的战歌,更是诸夏的精神所在、诸夏的希望所在!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两千多年前是这样,两千多年后,依旧有一群人高歌,为华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而努力!

  霍嬗自己直到全军高歌才停了下来,他呆呆楞楞的看着这十五万大军齐声高歌的一幕!

  霍嬗是真的惊了,这场面?

  随着演武场的这十五万大军歌声响起,未曾前来的辅兵、民夫们也在外面唱了起来,几十万人一同高歌,什么场面?

  天崩地裂的场面!

  铺面而来的巨大声浪能把人震晕,你只能跟着他们一起高歌,融入他们,和他们成为一体!

  什么是士气,这就是士气!

  卫青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虽然是他出的主意,但他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大,这一刻的卫青懂了:

  “他们等的太久了!”

  自从上次漠北大战,冠军侯逝世以后,他们就一直在等,在等一个人带领他们齐声高歌,在等一个人带领他们踏入漠北,在等一个人带领他们封狼居胥,马踏龙城!

  如今他们等到了,他们等到了这个人,虽然这个人还小……

  但是他们有了希望,他们知道他们的等候没有白费!

  每个人都为参与到这场高歌中而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而在军营外的一座矮山上,刘彻正在笑,他在狂笑,他也在等,一直在等,如今等到了,岂能不高兴?岂能不开心?

  有此大将,有此大军,匈奴?

  呵,小寇尔!

  ………

  三遍《无衣》唱罢,霍嬗当即立断,对着台下的众将喝道:

  “全军开拔,目标,东郡濮阳!”

  淮河百姓受难了二十余年,如今是时候弥补这个错误了!

  “诺!”

  朝廷诸位大将下意识的应声领命,就连卫青都没忍住动了动嘴唇。

  众将反应过来后,相视苦笑,应诺没错,听命令也没错,他们笑的是,自己等人数十年戎马生涯,今天被一个十岁幼子夺了心神!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实在是今日这阵仗让他们想起了当初刚从军时的情形,一时梦回过去,心情激荡……

  “吾大汉又要出一封狼居胥、马踏龙城的名将了!”

  公孙敖没忍住感叹了一句,众人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眼热的看着霍嬗!

  他们虽然眼热,想要抱大腿,但是他们还得观察观察,一个是霍嬗还小,要上战场,按照他父亲的路子,最早都要到六七年后了,到时候就是儿子,孙子抱大腿了。

  另一个是观察一下霍嬗的性子,别又是个霍去病,那就不是去抱大腿了,而是去找屈辱了!

  而他们为何确信霍嬗一定就会打出来?

  不得不信啊,这一脉,出了一个卫青,大汉名将,压了一个时代,又出了一个霍去病,接上了班,继续威压一个时代!

  而霍嬗是霍去病的儿子,生来就不凡,现在才十岁就已经表现出来了,他绝对会接过上两代的班,就看能不能超过前两代了!

  ………

  激励士气其实没啥,这些将士,不激励都没事,只要看到敌人,就会红着眼嗷嗷叫的冲上去,但这等场面他们从未见过!

  霍嬗下了马,把斩蛇剑佩在腰间,满脸带笑的走到这群人面前。

  “舅祖父,叔父,各位叔伯好呀!”

  霍嬗笑容灿烂的对着这一群人行了一礼,一群人连忙像是躲瘟神一样避开。

  要是霍嬗只是代表晚辈身份,那你跪下磕头都没有问题,不拿侯位压人,在场众人都受得起,但现在你佩着斩蛇剑,是要我们生受高祖一礼?

  这要让刘彻那个非常小心眼的人知道,还不得死翘翘啊!

  心眼真是大大的坏了!

  他们也不觉得霍嬗不懂,霍嬗聪慧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子侯,不得无礼!”

  霍光训斥了一声,霍嬗撇了撇嘴,有些意兴索然!

  卫青倒是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幕,霍嬗自小就受尽宠爱,自己舍不得说他,刘彻更是宠上了天。

  还有个自家少君阳信长公主(平阳这个名字出自第一任丈夫平阳侯),儿子早亡,因为嫁与自己,孙子也和她不亲,所以拿霍嬗当亲孙子,也是宝贝的不得了。

  还有一个姐姐卫皇后,几人一起惯的他性子简直比他父亲还要骄狂,有人管管也好!

  不过霍嬗一直不曾表现出来,没离开过刘彻身边,更是要啥给啥,这情况也表现不出来,但是众人心里都清楚。

  不过这孩子自从病好以后,变化非常大,虽然骨子里依旧骄狂,但是已经知道收敛了,沉稳了很多,对待底层侍者不光没有了漠视,更是多出了一点善心。

  刘彻倒是很高兴,在他看来,这都是自家老祖宗的功劳,是他帮忙教导的,而自家老祖宗的功劳,那不就是我的功劳?

  而卫青则有些担忧,所以今天由着他,也有一点让他发泄一下的心思,没想到给了他如此大的惊喜!

  ………

  众人在这闲聊了一会,刘彻就带着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霍嬗看到他进来,脖子一缩就往众人身后躲去!

  “臣等恭问陛下圣安!”

  “免礼,平身!”

  刘彻挥了挥手,扫视一圈以后问道:

  “朕的大将军呢?”

  众臣知道刘彻在调侃霍嬗,所以齐刷刷的又往两边一躲,露出了身后不远处,正在往自己小矮马那边跑的霍嬗。

  刘彻看到撒丫子就跑的霍嬗,眉毛一挑,哈哈大笑,众臣也是忍俊不禁!

  不跑不得行啊,虽然老刘应该不会收拾自己,但是被逮住,他感觉这剑就要被拿回去了,这可是大汉镇国之宝,他还想多玩两天!

  而他的感觉一向很准……

  “给朕把他抓回来!”

  没一会霍嬗就被提溜到了刘彻的面前,垂头丧气的!

  刘彻拿回斩蛇剑,吩咐人把他带回去,接着就和众臣商议事物去了!

  如今十五万大军已经确定开拔,剩下的人一直待在这也不是个事,所以肯定要一起走,几十万人一起开拔可不是个小事!

  所以刘彻准备直接回长安,顺路去看看霍嬗这小子口中这几天一直念叨,要把它堵住的那个瓠子口。

  这个地方他知道,元光三年,瓠子口决口,水漫钜野,通于淮、泗,整个淮河流域都被水淹,一直漫过去,汇入了大江!

  受灾百姓数百万,他本来想堵住的,但是丞相田蚡上奏说:江河之决皆天事,未易以人力为强塞,塞之未必应天。

  再加上当时出于加强中央集权等各种原因,那边大半又是诸侯国地盘,后面也慢慢忘了,就没再管,至今已过二十来年!

  他准备这次去看看!

  ………

  求推荐票,求收藏!(╥╯﹏╰╥)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