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十二节 倪宽

第十二节 倪宽


  而上层野心家以前还未曾有,还是这几年才有的,也是跟压着他们的老霍已逝,汉朝这两年在他们短浅的目光中有些弱势有关!

  如果是以前,这种想法,那是丝毫不敢有,也不会有……

  而现在看到霍嬗手上撑着部族中的神鹰,第一反应,他们自然而然的觉得这就是上天派给他们的天神,而天神最终将会带领他们走向巅峰!

  虽说他们已经当自己是汉人了,但骨子里留下的深刻印象一时半会还消弭不去!

  他们立马翻身下马,走上前来,双膝跪下,爬伏在地,口里大声的喊道:

  “臣等拜见主公!”

  臣这个自称吧,在西汉不光是臣子对皇帝,下属对上官、属下对家主都能用这个称呼!

  而他们乌桓义从是霍嬗父亲的部下,霍去病已逝,称呼霍嬗主公也没什么错,反而很正确!

  而霍嬗在看到他们的动作以后,心里有些复杂,二十多年的大汉生涯,还让你们忘不了过去吗?

  霍嬗看了一眼小黑鸟,而小黑鸟有些懵,等它反应过来以后,不满的盯着霍嬗,而霍嬗被它盯得有些发毛。

  它要是这时突然暴起,自己可挡不住,身边也没其他人,虽然死不了,但这双眼睛肯定留不住了,但霍嬗虽然心中发毛,表面上却丝毫不怵,坦然的与它对视!

  一人一鸟对视了一会,小黑鸟回过头,双腿一蹬,双翅一展伴随着一声鹰啸,直接飞向天空,而霍嬗在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观察了一会以后,开始肆意大笑了起来!

  ‘这次是真的成了!’

  “行了,起身吧!”

  霍嬗走过去摸了摸为首之人的头。

  乌桓义从部这次来的人挺多的,但刘彻前段时间把他们打发了回去,主要是怕匈奴来个突然袭击,东北方向那边没人兵力不足,只留下了这么一曲(500人)。

  霍嬗跟他们没什么旧可叙,只需要他们把这两天的消息带回去就行,那些上层人士自然知道该怎么选!

  “回去记得代本侯向你部长者问好!”

  说完后霍嬗骑上期门牵来的小矮马,转身离去,这些乌桓人起身以后用敬畏、崇拜的看着霍嬗离去的背影,今天这一幕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

  霍嬗接下来准备直接回行宫,因为,到饭点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而在快要进入行宫的时候,霍嬗碰到了一个人拦住了他!

  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头顶三道梁进贤冠,银印青绶,身高有个七尺五,身形稍有些富态,面容较严肃,但看到霍嬗的时候又变的很和蔼。

  霍嬗认识他,左内史倪宽,倪通儿,这时候叫做儿宽,前段时间刚上任御史大夫,现在是三公之一。

  此人也是一个历史有名的大人物,当代大儒,精通经学,历法!

  汉武时期多酷吏,一般这些官吏上任地方以后,先会杀个几万人,都是不听话的豪门大户,把这些人杀干净了,钱有了地有了,那自然政绩就有了!

  而倪宽执法手段有些不一样,或者说是两个极端,他是先微服地方调查个半年,然后上任,谁也不杀,只凭自己的手段就让当地豪门大户信服,百姓爱戴!

  所以此人的名声极好,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朝堂重臣身上没有点军功是要被非议的,更别提三公的位置,但霍嬗这一个月就没听到过此人的坏话。

  而且再过四五年,他就应该和公孙卿、司马迁等人领命修订历法了,创订的《太初历》处于这时侯世界顶尖,是最精密的历法!

  改岁首从十月到正月、著名的二十四节气,就出自此历法!

  ………

  “子侯见过倪公!”

  霍嬗翻身下马笑容可掬的行了一礼,小孩子要懂礼貌,碰到老人要行礼!

  倪宽也是回了一礼,霍嬗也是朝堂重臣好吧!

  “小君侯这是,刚踏青回来?”

  霍嬗听到他的询问心中已有数,他咋知道自己去踏青了?还是五月踏青……

  他应该是刚从刘彻哪儿出来!

  ‘而且这个称呼…有意亲近自己?’

  霍嬗脸上笑容更浓郁了一些:

  “回倪公,刚出去转了转!”

  倪宽面带微笑的颔首!

  “甚好,甚好,年轻人就该多走动走动!”

  两人在这尬聊了一会,倪宽看着这让他膈应的服饰,终究还是没忍住。

  “小君候这服饰,有些……”

  “不合礼制?”

  霍嬗帮他补齐下文,倪宽坦然点了点头。

  霍嬗皱了皱鼻子,心中有些不爽!

  “倪公没发现这套服饰更有利于骑乘吗?而且,我今日休沐呀!”

  解释完后霍嬗直接翻身上了小矮马,喊道:

  “倪公,到餐点了,我要回去吃饭了,陛下还在等我,倪公再见!”

  说完后霍嬗直接就跑了,倪宽这个人哪都好,就是稍微有些迂腐,霍嬗挺喜欢他这个人,就是不太想接触,这不合礼节,那不合礼制,太烦!

  而且自己是个孩子啊,跳脱一些难道不正常?

  倪宽看着跑远的霍嬗,笑着摇了摇头:

  “年少真好啊!”

  ………

  霍嬗骑着自己的小矮马一路直接来到了刘彻殿前,走过来多远啊,反正也没人拦着自己!

  接着脱了鞋,直接跑进了殿里,没想到来的正是时候,太官令正在带人上膳。

  “臣霍嬗恭问陛下圣安!”

  刘彻看到是霍嬗,脸上笑容立马就出来了,挥了挥手:

  “免礼,子侯快快过来,前两日东莱太守献上了一种奇鱼,朕从未见过,朕看它形似长刀,所以取名刀鱼,不知味道如何,今日让人蒸了两条,快来尝尝!”

  霍嬗撇撇嘴,他这个人虽说只要不是难以下咽啥都能吃,但是他在吃的上面也比较挑剔,毕竟有好吃的谁愿意吃难吃的啊!

  简而言之就是挑嘴不挑食。

  但这个时候在吃的上面,实在找不出啥特点来,就说刘彻这个皇帝吧,在他看来吃的方面,还不如后世一个平常人家一日三餐吃的东西好吃。

  虽说顿顿有肉,但主要是调味品和蔬菜太稀少,做出来也不好吃啊,不过霍嬗对这个刀鱼倒挺好奇的。

  走进一看,呃,这不就带鱼嘛,瞬间兴趣全无。

  不过也可以多吃点,营养挺高的。

  霍嬗去自己的小桌子旁边拿起垫子,就来到了刘彻对面,刘彻对此喜闻乐见,其他人也是司空见惯。

  霍嬗喜欢在大桌子上吃饭,吃的过瘾,而刘彻看着霍嬗狼吞虎咽的样子也会食欲大开,所以这半个多月都是这么过来的。

  没一会菜就上全了,一盘子煸小葱,整根的那种,一盘子白水煮青菜,具体是啥菜,霍嬗不认识,有些像油麦菜,但又不是。

  一盘子烤羊肉切片,一盘子水煮牛肉,真水煮,一盘子蒸带鱼,再加不知名鸟类汤。

  分成两份,一人一份,一人再来一碗小米饭,上面淋着菜羹,嗯,就这么多!

  这就是这时候的宫廷御宴……

  这些菜这几天常吃,味道嘛,还可以!

  菜上全以后,刘彻挥手让其他人退下,然后神神秘秘的问向霍嬗:“识得吗?”

  霍嬗点点头,刘彻动了动身子,有些急切:

  “叫何名,何功效?”

  “带鱼,功效为补虚,止血,养肝,嘶,还有……”

  霍嬗绞尽脑汁的想着:

  “还有解毒,小儿吃补智力,老人吃防痴呆!”

  刘彻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他觉得一条鱼有这么多功效,很不错了!

  “来人!”

  门外一个给事黄门走了进来。

  “陛下有何吩咐?”

  “赏东莱太守百金,以示嘉赏!”

  只给钱不升职,这挺好!

  刘彻只是自己单纯想赏,但这事吧,落在其他人眼里,就是霍嬗受恩宠的表现,毕竟这几天这种事常常发生。

  把其他人赶出去,两人独自用膳!

  在他们看来,有人献的东西不合霍嬗胃口,那刘彻就会拿此人的错处训斥一番,而如果合霍嬗口味,那就会得到恩赏。

  如今的霍嬗在一些人眼里,那就是妥妥的一个佞臣,但他们想骂的同时又想和霍嬗打好关系,就很纠结!

  他们以前骂了卫青靠姐姐上位,人家现在是大将军、大司马,他们没靠上……

  骂了霍去病靠舅舅上位,最后也是大将军,骠骑将军,一段时间地位要比卫青还高,他们也没靠上……

  而在他们看来,这一家三代人一脉相传,霍嬗发际的概率简直大到出奇,必定会发生的事件,所以他们觉得这次必须要抱上这个大腿!

  自己等人老了,儿孙正合适啊,跟随小冠军侯,要是命好,说不定还能封个侯,那就真的是遗泽子孙万代了!

  尤其是昨日事件过后,所以大家都对霍嬗表现的很是热情。

  但热情的同时大家都在默默观察,这到底是个卫青一样老好人一般的人物,还是霍去病一样嫉恶如仇一般的人物,以便于他们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霍嬗。

  在他们看来,就算又是个霍去病,只要摸对了性子也很容易应付。

  霍嬗要真是个十岁小孩,没人护着,估计会被他们吃的渣都不剩,但他不是,也有人护着!

  ………

  求收藏呀,求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