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十四节 三公九卿

第十四节 三公九卿


  元鼎二年,桑弘羊提出了一项政策,那就是同样大名鼎鼎的均输令!

  大概意思就是,既然你们商人不愿做生意,那就帝国来做,在各地创立一个官位,名叫均输官。

  把每年各地上贡的贡品,以后不要再拉回京城了,直接多造车马,拉到其他地方高价卖出。

  然后还在当地收购土特产,拉去别地高价售卖,玩起了倒买倒卖。

  这条政令有好处吗?

  有,也很大,但在霍嬗看来坏处更大,因为这就是在挖刘氏的根基啊!

  现阶段只是在试行,还好,都是优点,看不出缺点,但各地货物并没有根据实际情况,每段时间定一个标准,等到后期,就出现了很大的弊端。

  比如那些均输官收货的时候,把价格是能压多低就压多低,而把一些百姓不需要的货物再卖给他们,你还不能不买,到头来百姓苦不堪言!

  而且这种事国家来做其实是不太划算的。

  还有桑弘羊今年就会提出,日后才会施行的平准令,这在这时是一条好诏令。

  大概意思就是,再京都设立平准官,前往各地,低价时收购货物,抬价;物价飞涨时再卖出,压价,用以调控市场,维持平衡!

  这两条政令合起来就是均输平准。

  不得不说,桑弘羊真的是一个大才,如果汉武帝没有桑弘羊,估计他早就撑不下去了,更别提大把大把的撒钱了。

  而现在,桑弘羊还没有确定上位,这条危害非常大的告湣令还没有废除,而这一切好像还跟霍嬗自己有点关系……

  不过霍嬗并没有特别担心,因为这是必定会发生的事情,桑弘羊必定上位,他不上位,没人能收拾的了这个烂摊子,老刘也快没钱花了!

  而桑弘羊上位以后必定会废除告湣令,他不可能看不出这道法令的造成的坏处,而老刘也必定会同意,因为他没有什么损失,经过这么多年,能搜刮的都搜刮干净了!

  ………

  霍嬗正坐在台阶上,边发呆边想着怎么才能和桑弘羊打好关系……

  这可是帝国的钱袋子啊,跟他打好了关系,可以说好处多多啊!

  ‘要不练兵的时候,看他有没有儿子,收一个?’

  至于做生意,霍嬗没有这个想法,他现在自己就钱多的花不完,每年封国里将近一万七千户的食邑,在源源不断的为他创造财富,都存了起来。

  而且他现如今花的钱,都是从少府支取的,赚那么多的钱干嘛,又花不完!

  ‘不过,或许还真可以做一做生意的,如今手工业缺乏,正好可以在封国建一些工坊,比如说纺织工坊,我有织机技术……’

  ‘等日后赚到钱了,还可以免了封国百姓的赋税……’

  而免了封国赋税,那可就了不得,在这时是要被天下称颂的,而且在这时代名声就是一切!

  ‘就是容易让别人被道德绑架,从而记恨我,不过也没事,你没起来,满世界都是坏人,而等你起来了,出头了,那满世界又都是好人!’

  霍嬗在这思维发散的想东想西,旁边左下方坐着的赵破奴忽然拍了拍霍嬗的腿,他看过去,只见老赵愁眉苦脸的递了一册竹简过来:

  “君侯,此乃何字啊?”

  霍嬗有心拒绝,实在是这汉隶自己也认不全,虽说学了几年了,但生僻字也大都不认识!

  不过看到老赵期盼的眼神,他觉得不能打击他学习的积极性:

  “拿过来我看看!”

  霍嬗拿过竹简经过老赵满是老茧的食指一指,锁定目标,松了一口气,嗯,这个字自己认识,又扫了一眼上下文,没错了,就是它!

  “念尻(kao一声),屁股的意思,不过你这啥书啊,为何有这字?”

  霍嬗正要散开竹简看看篇头,门外走进来了一个小黄门,来到霍嬗不远处行礼后说道:

  “君侯,陛下有召!”

  霍嬗从腰袋里取出一颗金珠扔给他,小黄门眉开眼笑的收了起来:

  “谢君侯赏赐!”

  “陛下召我何事?”

  小黄门听到霍嬗的问题,谄媚一笑:

  “回君侯,具体是何事,仆不知,但长安来了消息,陛下看完以后,召来了大将军、丞相,九卿等议事。”

  “要议事啊……”

  霍嬗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至于具体是何事,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返身走进殿里,在侍者的帮助下,脱了外衣,换了鞋,穿上日常朝服,戴上代表侍中身份的貂蝉冠。

  换装完毕,霍嬗出门往隔壁走,小黄门亦步亦趋的跟着。

  走到殿门口,在小黄门的帮助下脱了鞋,霍嬗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了!”

  随后转身进了殿里!

  小黄门愣了一下,对着霍嬗的背影郑重的行了一礼,感动的不行。

  这个时代,宦官的地位是非常底下的,就算是一个小官吏,见到他们都是捏着鼻子掩面而走,对他们异常的嫌弃,看不起他们。

  因为他们没勾勾,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哪边都融不进去。

  而霍嬗从小在宫里长大,其实大家都把他看做是半个主子,而这个主子非但没有嫌弃他们,反而平等相待,能不感动?

  你今天一个平等相待,些微尊重,日后就有可能换来他的以命相报,这在这个时代非常的正常。

  ………

  “臣霍嬗恭问陛下圣安!”

  霍嬗进殿扫了一圈,人很多,三公九卿大半都在,还有一些天子近臣,他觉得不能太随意。

  “免礼,平身,子侯快快入座!”

  刘彻指了指身边。

  “诺!”

  霍嬗行完礼后跑向自己的小位置,他的位置在刘彻的右侧方,台上有一个专门的小桌子,没有和众大臣坐在一起。

  虽然离刘彻最近,但未排在坐次之内。

  按理来说,这是不合礼制的,但其实硬说的话也能说的过去,霍嬗有个官职叫侍中,随侍左右嘛,而且他也就是个跑腿的。

  霍嬗估计等回了长安,要是开大朝议,连位置都不会有,只能站着了,不过去不去就看自己了。

  霍嬗坐下以后他们开始商量事情,霍嬗听了听,没啥兴趣,说的还是拔营的事宜,所以他开始打量起了底下的众人。

  汉代基本上以右为尊,而且文武之分没那么细,所以都是随着地位右左右左这么排排坐。

  所以右下首第一的位置上坐着的就是卫青,大将军、大司马、朝堂第一人,金印紫绶,秩俸万石!

  霍嬗对着卫青挑了挑眉毛,露出小酒窝,卫青勾了勾嘴角,看到刘彻看过来,连忙板起脸,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有在认真听讲。

  刘彻早就发现了霍嬗的小动作,只不过没有理他。

  霍嬗继续往下看,左下首第一位置上坐着的是丞相石庆,金印紫绶,秩俸万石,一个面相憨厚的小老头。

  原先是太子太傅,太子一系,自己人!

  坐在右边第二位置的是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倪宽,御史大夫三公中地位最低,秩俸中两千石,银印青绶!

  熟人略过。

  石庆下首空一位,毕竟不能与三公并列。

  右边第三个位置坐着一个高大威武的老头,他是太常卿阳平侯杜相,他看到霍嬗看过来,露出一个笑容,霍嬗回了一个。

  太常虽为九卿之首,但掌宗庙,不具体参与行政,所以不常出现,估计今日正好在,所以一起来了。

  左边第三个位置坐着一个年龄四十左右的人,看着很壮,面容坚毅,给人很沉稳的感觉。

  他是郎中令徐自为,这时郎中令还没改为光禄勋。

  此人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自从李敢被老霍射死后,他就接任了郎中令一职,到今年已经坐了八年了,接下来他还会坐十几年,直到他去世后韩嫣的弟弟韩说才会接任。

  可以说是刘彻的绝对心腹了,霍嬗和他认识,而且很熟,毕竟天天见。

  而且他也是一个猛将,去年羌人进犯,就是他和李息一起去的,两面夹击,一举破敌,日后他还会修建一段长城,名字就叫做光禄塞!

  但是霍嬗心里清楚,这就是一个闷骚,喜欢吓唬逗弄自己,你看,他看到自己看过来,故意瞪了自己一眼!

  翻了个白眼,不理他,继续往下看。

  接下来右边第四空着,那是卫尉的位置,而卫尉也是个自己人,正在西南开疆扩土,我们的老路,路博德。

  左边第四是太仆公孙贺,自己的又一个姨祖父,他自从前141年刘彻登基以后,太子舍人迁太仆,在这个位置上坐了31年了!

  出去打仗都是太仆领其他职位,距离他离开这个职位还有7年,石庆死后当丞相,他儿子公孙敬声子承父业当太仆,然后就开始偷军费……

  右边第五是廷尉,坐着一个霍嬗不认识的,霍嬗看了一眼就没关注,因为杜周明年就要上台了,他明年就要下台了!

  左边第五是大行令,也就是大鸿胪,位置空着,没来。

  右边第六是宗正,皇室中人,不太重要,略过。

  左边第六是大农令,也不太重要,因为接下来就是桑弘羊的时代!

  右边第七少府更不重要了,以前多么庞大的一个机构,现在权都快被夺完了,只能收收杂税。

  ………

  求收藏!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各种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