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十五节 回长安

第十五节 回长安


  元鼎二年新创一个水衡都尉,上林苑直接没了,权柄也被划走一部分。

  后面还分了一些给大农令,要不是老刘为了集权,加了兰台属官挂到少府名下,那少府就真的连面子都保不住。

  剩下的都是天子近臣,大多自己都认识,霍嬗打量完以后开始思量。

  外朝除了这些三公九卿以外,还有一些地位和九卿相同或稍低的诸卿。

  如中尉,也就是日后的执金吾,天子鹰犬;还有将作大匠和水衡都尉;右内史(京兆尹),都尉(右扶风),左内史(左冯翊);掌皇后和太子家事的詹事(大长秋)等两千石重臣。

  整个外朝朝堂重臣基本就由这些人组成!

  而内朝基本由挂在少府底下的兰台属官;郎中令底下的各大夫、郎官;刘彻身边的侍中、三都尉等天子近臣以及亲近的将军将领组成。

  内朝商量决策,然后由外朝执行。

  自己日后要常常打交道的就是这些人。

  三公两个是自己人,一个也不会惹自己。

  九卿里太常、宗正、可以忽略,没啥话语权,剩下七个,两个自己人,一个与自己相熟,剩下的廷尉不会也不敢招惹自己,最后的大行令和大农令必须交好。

  一个管外交,域外消息灵通,一个管钱袋子,钱粮不能缺!

  至于少府,明说就是霍嬗盯上了这个位置,这个位置虽然权柄不如以前了,但那也只是外面话语权,里面依旧是大哥大。

  毕竟是皇帝的小管家,相当于一个小朝廷,而且资源很多,可以说要啥有啥,非常方便自己干些事情。

  诸卿里,三辅除过,地位、参与度相对其他人来说不是很高,詹事是自己人,中尉也不敢惹自己。

  水衡都尉,江充没上台前没啥威胁,将作大匠里都是一帮痴迷分子,基本不参与政事,日后自己拿出点好东西,那就也是自己人。

  而要说外朝一大半是自己人,那内朝,虽然人不多,但是重点位置都是自己人。

  几个部分,侍中、都尉等天子近臣自家垄断。

  郎中令的大夫、郎官那边,自家叔父就是中大夫,也就是光禄大夫,手下也有些人,郎中令也相熟。

  兰台那边是法家的遗留地盘,其实很好拉拢。

  将军更不用说,大半都是卫霍集团。

  霍嬗思量完以后只有一个念头:

  ‘这稳了啊,这还怕个锤子!’

  刘彻看到霍嬗那不知在想什么,一脸憨笑的模样,终于还是没忍住敲了敲桌子。

  霍嬗被惊醒,看到刘彻,立马露出小酒窝:

  ‘差点忘了,皇帝也是自己人!’

  “回陛下,臣无事。”

  刘彻点了点头。

  “嗯,无事就好,事情谈的差不多了,子侯你也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明日启程回长安。”

  霍嬗一愣,不对啊,你们刚才谈了啥?

  霍嬗试探着问道:

  “回长安?”

  “嗯,回长安。”

  霍嬗的声音立马提高了两个音量:

  “不去东郡了?”

  一群人眼观鼻鼻观心,就像没听到一样!

  刘彻一阵无言,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这半天到底听了个啥啊!

  “子侯,长安有事,陛下带领大军明日出发,你乃奉车都尉,需随驾左右,老夫调领两万兵马先行前往东郡濮阳,处理完瓠子口之事后老夫会赶上你们!”

  卫青用他那略显浑厚的声音解释了一句,霍嬗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去就行,只是霍嬗有些遗憾,看不到那振奋人心的一幕了,刘彻也少了一篇名作,不过看不到也好……

  按理来说,从泰山返回长安正好路过东郡,最多也就多走个百里路,也不远,不知为何刘彻不愿意过去,难道是因为惭愧?

  事情商量完了,刘彻离去,众人走出殿外,霍嬗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迈开小短腿追上了卫青。

  “舅祖父!”

  卫青停下脚步,回头露出笑容,看着跑过来的霍嬗:

  “怎么了?不放心舅祖父?”

  霍嬗嘿嘿一笑,然后郑重的说道:

  “那个瓠子口一定要堵住!”

  “怎么,信不过你舅祖父我,小小一个瓠子口,老夫还能拿它没办法?想当年,老夫领着将士们杀匈奴,马踏龙城……”

  卫青眼睛一瞪,就开始吹嘘过往,虽然他今年才四十二岁,在现代人看来正值壮年,但是在这时候,就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

  而且自从老霍起来以后,他就甘居幕后,再加上身上伤有些多,感觉自己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又藏了自己这么多年,心态也渐渐老了。

  而人老了,就喜欢在小辈面前吹嘘一些曾经的过往!

  霍嬗乐呵呵的静静听着,时不时捧两句,卫青除了在自己这儿吹嘘一下,也没地方可以吹嘘了……

  至于卫青家里的那三个霍嬗表叔,一言难尽啊!

  怎么说呢,虎父犬子都抬举了他们,卫青自己打了一辈子仗,荣华富贵马上取,但生的三个儿子,全都向往和平。

  你心里本能厌恶战争还好说,但被人蛊惑了两句,就毫无目的,毫无理由的向往和平,反对战争。

  觉得反正打仗就是不对,要取消战争,这你敢信?

  卫青因为早年常年出征在外,年幼时没陪在孩子身边,他也是吃过没父亲的苦,所以对三个孩子很是疼爱,也就由着他们了。

  他觉得自己的长平侯国能让他们富富贵贵的过一生,不愿意再说他们,平安就好。

  这种想法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罕见的,子承父业才是主流!

  而在霍嬗看来,这三个表叔就是欠收拾,扔到北地边军中,让他们过个几年,保准啥都不说了!

  而那些蛊惑他们的儒家其他学派更加的可恨,他们不光蛊惑了卫家三小只,日后还蛊惑了自己的太子表叔……

  反正霍嬗是迟早要收拾他们的!

  ………

  卫青看着霍嬗愣神,冷不丁问了一句:

  “子侯是不是觉得舅祖父老了?”

  还不等霍嬗回答,卫青就自言自语了起来:

  “唉,其实老夫确实是老了,这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老夫有种感觉,怕是没几年活头了!”

  卫青说这话的时候,霍嬗只感觉他额角的白发异常显眼,身形也突然有些佝偻!

  霍嬗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露出一个期待的笑容:

  “哪能啊,舅祖父不可看轻自己,您还年轻啊,才四十又二,正值壮年,子侯还等着长大后,带兵打匈奴的时候,舅祖父像当年帮我父亲一样,坐镇后方为我压阵,帮我擦屁股呢!”

  “哈哈哈哈,说的好,那老夫是得多活几年啊!”

  卫青听到这话捋了捋胡子哈哈大笑,显得异常的开心,笑完后卫青一挥手,直接反驳:

  “那没有!”

  霍嬗也是点点头,也对,像卫青这等人物,心中肯定都是满满的自信,乃至于自负,都是一场场大胜积攒下来,爆棚的那种,怎么可能看轻自己!

  “子侯要快快长大啊!”

  卫青感叹了一句,霍嬗听到此话沉默不语,这句话只是一句很平常的期望,但霍嬗听到耳中,像是包含了千言万语一般,压的他肩膀有些沉重!

  “行了,就聊到这儿吧,老夫要先行一步了,等回到长安,来府上,老夫让你舅祖母给你做些好吃的!”

  说完后卫青用他那粗糙的大手,狠狠挼了挼霍嬗的小圆脸,然后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开。

  “哼!”

  霍嬗埋怨的看了一眼卫青的背影,也直接转身往自己的殿里走去!

  ………

  霍嬗回到殿里以后换了一身衣服,就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他其实没啥可忙的,殿里的一切都会有侍者处理,所以他准备去喂些精料给自己的小矮马。

  接下来毕竟要长途跋涉大概两个月,自己大多时间虽然会跟刘彻在一起坐车,但路上看到好风景,肯定会骑着小矮马去转转!

  顺便练习练习怎么和战马培养感情,这个才是主要的,老刘神神秘秘的说,会送一匹神驹给自己,回到长安就能兑现。

  所以他准备路上这两个月好好学学怎么养马,自己的战马还是自己养比较好!

  等回到长安,在喊几个辉渠老者教导自己,稳了!

  要说这大汉谁最会养马,那必定是辉渠人!

  已逝的张骞张公出使西域带回来的第一代天马乌孙马,以及一些刘彻收藏的最好的战马良种,就放在上林苑的未央厩由辉渠人培养、育种。

  霍嬗来到行宫里的马营范围,在掌管天子御马的家马令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小矮马。

  呃,就是看到的一幕让他有些尴尬!

  放眼望去,一群高大雄壮的白马、黑马中混入了一个小个子银鬃栗色马,这就很……

  “咳!”

  霍嬗不理其他人,泰然自若的提着干草、精料以及水桶刷子走了过去,有人帮忙,一趟就搬过去了!

  等小矮马吃饱喝足以后,霍嬗就开始把它拉出来刷马,旁边的家马令很是热情的凑了上来,给霍嬗讲解马应该怎么刷。

  虽然他很烦,只顾着吹嘘自己,通常说不到点子上,但霍嬗确实学到了不少,因为他啥都不懂。

  刷完以后,霍嬗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很是满足,接着又拉去水池里泡了泡蹄,天气越来越热了,防止因为干燥开细裂,然后就是修剪马蹄,提升它的运动能力,防止得蹄病等等!

  霍嬗忙碌了半天时间,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出发——回长安!

  ………

  求收藏,求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