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十七节 耍赖皮的刘彻

第十七节 耍赖皮的刘彻


  霍嬗看到三人震惊的样子,嘿嘿直乐,就喜欢看你们这没见识的样子!

  三人转移目光,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霍嬗。

  霍嬗不理他们,转身走到门边,准备叫孙尚进来。

  “不可!”×3

  霍嬗挥挥手!

  “没事,用不着保密,是个人就能做到,你们还真以为这是神术啊!”

  而且门外都是期门,刘彻的亲卫保镖,每个人都是忠心耿耿,保守秘密只是平常操作。

  “是个人都能做到?”

  刘彻有些不信!

  “当然!”

  就在说话之际,霍嬗已经把孙尚叫了进来,但是孙尚一进来就闭上了眼睛。

  “你睁眼啊!”

  “我不!”

  孙尚一个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的猛汉,这会吓得跟个鹌鹑一样,缩着脖子,头摇的的像拨浪鼓一样,死活不睁眼。

  霍嬗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孙尚,接着把目光转向刘彻,刘彻叹了一口气:

  “睁眼吧!”

  孙尚犹豫了一下睁开眼,看到铜盆里的冰,瞬间面若死灰,这是神术啊,是我能看的吗?

  ‘完了,我还这么年轻,儿子刚降世,好不容易抢到保护小君侯的职责,我这还没封侯呢,我还不想死啊!’

  “行了,朕恕你无罪!”

  刘彻看到孙尚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无言。

  霍嬗又指挥着孙尚开始了起来,成功的制出了冰,耗费比刚才要大些,达到了三成,霍嬗估计可能是杂质以及水多了一些还有加了小盆的缘故!

  众人再次看到这一幕,还是免不了惊艳,只有刘彻有着些许失望,谁都能做到,那就肯定不是神术!

  “孙尚,小盆中的冰能吃,大盆有毒,不能吃,分开放!”

  “诺!”

  “十成水需要三成硝石,耗费太大!”霍光稍微计算了一下。

  冰虽然很贵,但是硝石更贵,因为这时候硝石矿稀少,硝石也就稀少,一般只当做药物使用,所以硝石制冰有些划不来,还不如冬天窖藏。

  霍嬗犹豫了一下,本来不打算说的,因为这个方法涉及到了另一个东西,他又怕自己说起来以后停不住嘴……

  但是想了想,还是说一说吧。

  “硝石可以重复利用,第一种方法,把加了硝石的冰化成水,然后加热后,倒入铜盆,不用管他,等晾凉之后硝石在铜盆底部自会出现。”

  几人听的稀奇,说到这霍嬗停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刘彻发现霍嬗犹豫了,挑了挑眉头,果断追问:

  “第二种呢?”

  “呃,第二种方法就是煮,水干后自会出现,不过这种方法耗费时间,耗费材料,建议用第一种。”

  “这不就是煮盐之法嘛,你在犹豫何事?”

  不光刘彻发现了霍嬗在犹豫,霍光也发现了!

  霍嬗有些惊讶:

  “已经有煮盐之法了?”

  “自然,不然哪来的盐用来食用?”

  “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我以为煮盐之法东汉才会出现,没想到这么早!’

  “没什么,我去睡觉了,啊~我还没睡醒呢!”

  霍嬗打了个哈欠,转身往门外走去,刘彻和霍光两人对视一眼,刘彻思量了一下: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子侯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但今日……”

  霍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旁边的金日磾有些羡慕的说道:

  “小君侯只是在陛下等亲人面前才会这般,在其他人眼中,小君侯是一个性子非常…嗯…古怪的人。”

  刘彻听到第一句就不自觉就露了笑脸出来,后面再没听,他有些得意洋洋,看着金日磾很是顺眼,因为金日磾那亲人两个字简直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了!

  霍光没理旁边的两人在那胡扯,边点头附和边在心里思量着霍嬗。

  几人陪着刘彻一晚没睡,所以刘彻打发他们去休息了,今日倒是不急着赶路,连着赶路一个月,也快进入三辅之地了,所以今日休息一日。

  快马来报,卫青还有一日路程,顺便再等等卫青。

  打发完其他人之后,刘彻自己却溜溜达达来到了霍嬗的小院子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里躺在榻上的霍嬗听到院子里的声音在心中哀嚎一声:

  “我就知道……”

  刘彻进来时霍嬗正趴在榻上装睡,刘彻走过去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别装了,朕知道你没睡着。”

  霍嬗不理他,继续装睡,刘彻直接伸手把他抱起翻了过来,果然,霍嬗两个大眼睛明晃晃的瞪着。

  “子侯可有制盐之法?”

  随着这句话说出,刘彻的两个眼睛里闪烁着五铢钱的光芒。

  霍嬗果断摇了摇头:

  “没有!”

  “朕不信!”

  刘彻也果断摇了摇头。

  ‘我管你信不信啊!’

  霍嬗有些抓狂,他本来挺清醒的,但这会脑子使用过度,是真的很困,想睡觉。

  “小孩子睡不好的话,会长不高,变笨,身体虚弱……”

  霍嬗喃喃的念叨着,刘彻淡淡的回了一句:

  “只要死不了就行!”

  霍嬗听到这话立马瞪大了眼睛看着刘彻!

  “你就说说有没有?制盐之法等睡醒再说!”

  “没有!”

  “没事,肯定有,只是你没想起来,朕陪你慢慢想!”

  刘彻直接脱了鞋,爬到了榻上,一副无赖的做派,不过也对,祖传绝技,怎么可能不传承下来。

  “哎,你咋耍赖皮呢!”

  霍嬗急了,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耍赖皮?朕就耍赖皮了,怎么着吧,要是别人,朕问两遍,他不说,朕早就砍了他,你信不信朕也把你砍了?”

  刘彻眼睛一瞪,脸一板,很是威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但霍嬗不为所动,呵呵,你舍得吗?

  霍嬗不理他,直接躺下背对着他开始睡觉,但立马就被刘彻抓了起来,他还伸出两只手,抓住霍嬗的小圆脸,四根手指撑开了霍嬗的上下眼皮。

  霍嬗其实想哭,看看他的反应如何,但刚想到这,刘彻就说话了:

  “别想着哭啊,如果不觉得丢脸你就哭!”

  霍嬗撇撇嘴,叹了一口气:

  “有,行了吧,我不光有制盐之法,我还有提纯之法,我能把那黄色的粗粒制成雪白雪白的雪花盐,像雪一样,可以了吧?你让我睡觉吧,好不好?”

  霍嬗抓着自己的头发,他这会烦躁的要死!

  “哈哈哈哈,朕就知道!”

  “行了,睡吧!”

  刘彻穿上鞋转身就走,既然知道了,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我让你练兵,你还能不给我制盐之法?

  要知道,练兵和带兵出征可是两回事!

  霍嬗咬牙切齿地把这个仇记下:

  ‘现如今你刘小猪四十六,我霍嬗十岁,我熬不过你,行,我等,等十年后,你五十六,我二十,你年老体弱,我身强力壮,到时候我熬死你!’

  霍嬗往后一躺,没一会平和的呼吸声从屋子里传来!

  ………

  傍晚时分,霍嬗的小院里,还是那些人,多了一个徐自为!

  霍嬗一身半袖劲装坐在桌子上,手里拿着一张蒲扇,旁边的刘彻同样的装扮,同样的作态,霍光和金日磾两人站在一旁。

  徐自为正在制作一个架子,他是真的多才多艺,木匠活都会!

  孙尚手里提着一块新制的小石磨,正在往另一块石磨底座上套。

  “小君侯,好了。”

  霍嬗喝了一口水,拿着手里的蒲扇一扫,指点江山般的说道:

  “嗯,那就开始吧,孙尚去磨盐,麻烦叔父去抱点柴,填点火不要让火灭了。”

  霍光瞪了霍嬗一眼,拿出一块布,把自己的小白脸和自己那已经开始留了几年的胡子遮了起来,这些胡子可都是他的命,万万不可被燎了。

  霍光虽然才七尺三,连一米七都不到,但确实很帅,俗话说的好,一白遮百丑,而且本来还就遗传了霍家人的良好基因,本就俊郎,再白些,更帅了!

  就在霍光磨磨蹭蹭的时候,孙尚已经快完工了,他把最后几颗盐粒从留好的缺口扔了进去。

  然后抓住上面的木制把柄,伴随着咯嘣咯嘣的声音转了一会,接着直接把石磨卸开,扫了扫上面的粉末,刷到了石槽里,然后取过一个大铜盆单手拿起,把粉末全都扫到了盆里。

  “小君侯,好了。”

  霍嬗应了一声,晃晃悠悠一副二世祖的模样往过去走,但被身后的刘彻在脑壳上拍了一巴掌,霍嬗撅撅嘴,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

  六个人围在一起,就连烧火的霍光都围了过来!

  “让开,让开,让本侯看看!”

  “小崽子没大没小,陛下在此,你跟谁自称本侯呢?”

  霍光舍不得打,只能又瞪了一眼,霍嬗没理他,走到近前,抓起盆里的黄褐色的盐粉搓了搓!

  “嗯,不错,孙尚赏十金!”

  霍嬗高喊一声,孙尚看着刘彻很是期待,没办法,孩子要吃奶粉,能赚一点是一点。

  刘彻非常大气的一挥蒲扇:

  “赏!”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抠门的人,不说其他,这一个月一路走过来,霍嬗算是开了眼界,那是真的大撒币啊!

  路过的地方全都免了几项赋税,六十岁以上老人还有酒肉,孩童还有赏钱,只要碰到个人,那就都有赏,百姓们可喜欢这个皇帝了!

  不过这也是西汉这前几任皇帝优良传统,对百姓很好,要知道父老乡亲这个词是可是刘邦创建的,也是他的口头禅。

  虽然刘彻比不上前几任,但心里还是有百姓的,而且这几任皇帝觉得只要钱多使得多,那总能砸出忠臣孝子来!

  ………

  日常求推荐票,求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