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十九节 抵达长安

第十九节 抵达长安


  距离上次在弘农已经过去了整整十日。

  那天晚上卫青就赶了过来,霍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意料之外的突发情况,还立了flag,霍嬗是真的怕他出事!

  卫青因为回来的有些晚,所以众人就又休息了一日,在弘农总共休息了两日。

  第三日出发,又走了十日,于昨日抵达了长安地界,如今距离长安城不足二十里。

  第二日清晨时分,大军收拾齐整,刚准备出发,霍嬗突然跳了出来:

  “陛下,臣请为先锋,前行开道!”

  “哈哈哈哈!”

  刘彻先是一愣,随后大笑,接着一挥手:

  “准了,命奉车都尉霍嬗带领三百期门为先锋,遇山开路,遇水搭桥!”

  刘彻说了一番套话,就这一路上过去哪来的山,就算有水,水上也有桥……

  而且若是皇帝在长安地界被人埋伏,那这大汉也差不多快完了!

  不过这爷孙俩玩的很开心!

  不知为何,到了长安,霍嬗整个人都放飞了很多,或许是觉得生命中的那个劫难正式离自己而去了吧。

  不过霍嬗虽然有那么点耍宝的意思,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可不是这个,泰山封禅回来,难道不跟老祖宗汇报一下情况?

  霍嬗可不想在高庙门前整整站个一天!

  但殊不知,你越想躲,就越躲不过,某些人能让你如意?

  ………

  经过一个时辰的赶路,霍嬗已经看到了长安城的城墙,心中也没啥震撼的感觉,汉长安城相比于唐长安城来说很小,而且也不四方四正那么的有规划,看着倒是跟个马蹄有些像。

  整个城共十二座门,除了未央宫南边的西安门,西边的章城门,长乐宫南边的覆盎门,东边的霸城门,每道门都有一条大街通往城内。

  大街宽度差不多60米左右,分三个部分,中间皇帝走的驰道,两边一般官民走的道路和两边的渠。

  虽说这八道门都有一条大街通往长安,但是他们都不像唐长安城一样东西相连,从东边进顺着一条大道直接就能从西边出。

  只因为规划没有做好,所以整个城显得很是复杂,虽然复杂,但其实理对了也挺好理解,总体可以上下分为南中北三个部分,左右分为东西两个区域嘛。

  从南边正中的安门进入长安之后就到了南部分,南部分东区域就是高庙与长乐宫,长乐宫在高庙的北边,西区域就是未央宫。

  未央宫和长乐宫的中间最上方就是大名鼎鼎的武库,存放着众多的兵器甲胄,全拿出来能够顷刻间武装数万大军。

  当初七国叛乱,周亚夫就是从此处调出兵器甲胄,一夜之间武装了十几万兵马。

  丞相府在武库下方,丞相府的下方是尚冠里,是重臣、大臣们的居住地,右内史也就是日后的京兆尹,官邸也在此地,这些就组成了长安城的南部分。

  长安城中部分西区域可分为三个部分,左边的百姓居所,是日后的桂宫所在地,中间戚里是达官贵人、豪商等所在的地方,房价高涨地!

  右边靠近南部分是北宫所在地,一部分后妃的居所,还未曾被刘彻扩建。

  靠近北部分是百姓的居所。

  中部分东区域是百姓居住地,左内史官邸也在此处,再夹杂一些庙宇,这两部分组成了长安城中部分。

  而最上方的北部分两级分化严重,东区域北部分很简单,都是百姓居住地,日后刘彻会在这建一个明光宫。

  而西区域北部分就相当的复杂,东市、西市都在此处,都尉邸、蛮夷邸等众多官邸也都在此处!

  至于为何这般复杂,究其原因,一个是没规划好,一个是汉初时没钱,都城跟隋大兴城也就是唐长安城一比,就显得有些狭小。

  城里没地扩建了,都逼得刘彻不得已把建章宫修在了长安城外,就连太子的博望苑也都在长安城外!

  这也是为何隋要建大兴城的原因,汉长安用不了啊,彰显不出大隋的气度,索性咱新建一个!

  ………

  霍嬗带着三百兵马顺着道一路来到了长安东边正中的清明门前,城门出入者不多,来来往往就几个人,这不是常态,霍嬗有些猜测,应该是都跑去南边等着领赏钱去了。

  “小君侯,当在安门!”

  “走!”

  众人立马调转马头,从清明门出发,顺着王渠,一路过霸城门,覆盎门,最后来到了长安南大门安门附近。

  霍嬗一看果然,整个安门门前都被堵了个水泄不通,人多的一眼看不到头,怕是整个长安城的百姓全都来了吧,霍嬗有些无言,半晌才说道:

  “咱们陛下,还真是受百姓欢迎啊!”

  “那是自然!”

  孙尚的头昂的高高的,像一个小公鸡一般,非常的骄傲!

  “走吧!”

  两百期门上前开始分开百姓,让出道路,剩下一百簇拥着霍嬗往安门城门口走去,阵阵喧嚣声传入了霍嬗的耳朵,周围的百姓也对着他指指点点,霍嬗泰然自若。

  “刚才过去的那是……期门军?”

  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十八九岁强壮小伙自言自语了一声。

  旁边的老头听到后:“正是!”

  “不是说期门军乃是陛下亲卫吗?当中那个孩子是谁?看起来才十来岁的模样,他为何能驱使期门?”

  此话一出口,周边的人全部看了他一眼。

  “不是长安人?”

  小伙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小子乃是蓝田人士,听说今日有赏钱,所以……嘿嘿!”

  说到这小伙子还有些不太好意思。

  “那就难怪了,蓝田离着可不远,你是昨日启程的?”

  “正是,昨日晚间启程,也是刚到!”

  “豁!”

  老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蓝田距离长安快百里了,夜走百里,你这腿挺厉害的啊,从军肯定是一把好手,说不定哪天就发际了,老头对小伙子郑重了一些。

  “知不知道冠军侯?”

  老头刚问完,小伙子就挺起了胸膛:

  “那是自然,家中还供奉着冠军侯的牌位呢!”

  “小子的愿望就是跟着像冠军侯一般的英雄去杀匈奴,封狼居胥,不过我还没到从军的年纪。”

  小伙子有些沮丧,老头却竖起了大拇指:

  “小伙子有志气!”

  “嗯,这位呢,就是小冠军侯,冠军侯的遗子,冠军侯逝世后,小冠军侯就被陛下带到了宫中,要说这世间还有谁能够驱使期门军,估计除了陛下也就是他了。”

  小伙子恍然大悟,小冠军侯的名头他这些日子也听过一些,没别的,号令十五万大军这件事经过两个月时间,已经传遍了整个关中,关中尚武,对这些消息自然敏感一些,更别提主人公是冠军侯了!

  小伙子心中火热,心中开始畅想:

  ‘我今年十八,到二十三还有五年,小冠军侯今年十岁,冠军侯十七出征,子承父业,七年后我正好二十五,是否有机会跟随小冠军侯呢?’

  众人看他傻笑的模样会心一笑,然后抬起头看着走远的霍嬗,其实跟他一个梦想的不在少数!

  ………

  霍嬗一路来到城门口,只看见一个身高七尺五左右,头戴九旒,身着锦衣,面带笑容,眉宇间带着一股的温善之气的青年人站在前方,此人正是太子刘据,霍嬗的表叔。

  刘据身后站着一众留在长安的各署衙官吏,太学博士、学子,霍嬗还看到一群儒生,未曾和太学众人在一起,霍嬗眯了眯眼睛,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心中有些厌恶。

  “罪魁祸首之一!”霍嬗轻声嘀咕了一句。

  霍嬗翻身下马,走到近前,躬身一礼:

  “臣奉车都尉、侍中霍嬗,恭问太子殿下安!”

  “孤安!”

  霍嬗起身后立马换了个表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太子表叔!”

  “哈哈,子侯快快过来,让孤看看!”

  霍嬗跑了过去,刘据迎了两步,身后一人想说不合礼节,但被旁边的一个人拉住了!

  “子侯病好了没?”

  霍嬗拍一拍胸口,示意自己很强壮:

  “病早就好了,太子表叔没发现子侯长高了许多,长壮了许多吗?”

  刘据退了一步,仔细观察了一下:

  “嗯,是长高了许多,也壮了许多!”

  “那是,我将来可是要去杀匈奴的,不长的壮些怎么可以!”

  霍嬗臭屁的嘚瑟着,刘据面含笑容的颔了颔首。

  “对了,你生病的事情孤未曾告知母后与平阳姑姑,孤怕他们担心!”

  “懂了!”

  霍嬗看了一圈周围,然后说道:

  “太子表叔在此等候吧,我就先走了,孙尚,带五十人跟我走,剩下的留给太子表叔维持道路!”

  “诺!”

  孙尚大喊一声,刘据见霍嬗转身就走,连忙喊道:

  “你要去哪啊?陛下到了何地?此刻不应离去,当在此等候!”

  霍嬗冲身后挥了挥手:

  “陛下就在后面,待会就来,我先回长乐宫看看姨祖母,晚上记得带表弟和表婶来长乐宫吃饭,对了,别忘了喊上陛下。”

  “今晚未央宫有宴……”

  刘据愣愣的说道,他觉得自己这个表侄子出去一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你以前也不是这样啊,变得自己都有些不认识了。

  ………

  日常求推荐票,求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