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二十一节 卫子夫

第二十一节 卫子夫


  元光五年的时候,他的嫡系兄长陈何因为犯了和曹操一样的病,强抢别人的妻子,被老刘弃市以及除了侯国,那可是一万六千户的侯国啊!

  陈掌就盯上了这个位置,至于他的想法,或许为了财富、或许为了不绝嗣等等各方面原因都有吧!

  然后他就去找刘彻,老刘当然不准,除了你的侯国,我又能多收一万六千户的赋税,傻子才还给你!

  然后等到霍去病崛起了以后,他又跑去求霍去病,这几年又跑来求霍嬗。

  这是一件明显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卫青在逝世后,还都是平阳长公主好话说尽,使劲哀求,老刘也记着情分,所以才让卫青的长子卫伉继承了长平侯国。

  本来是要除国的,因为卫青三子都乃嫔妾所生,没有继承权。

  霍嬗早几年还被他忽悠着向刘彻求了求情,现在却不可能答应他,要是真能办到,霍嬗不介意出出力,毕竟是老爹的继父,也是个老实人,兢兢业业一辈子,但办不到,费那功夫干嘛!

  ………

  “嗯,子侯回来了?”

  陈掌捋了捋胡子,面带笑容的打量了一眼霍嬗,捏了捏他的肩膀:

  “高壮了不少啊。”

  “快去吧,皇后正在椒淑房。”

  霍嬗听到此话连忙对着陈掌行了一礼,然后往长秋宫内跑去。

  陈掌看着霍嬗跑远以后,回过头看着天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心里清楚这孩子不和他亲热的原因。

  但他其实已经死心了,他和妻子没留下嫡系子嗣,就算继承了侯位,膝下也没人可以继承,这么多年也只不过凭借着一股执着在支撑罢了!

  陈掌长吁短叹了一会以后,也转身离去,刚才在忙着事情,这会过去正好能赶上,还不算迟。

  霍嬗没一会就跑到了椒淑房,椒淑房虽然叫房,但其实很大,跟个殿差不多,殿门口一个三十左右的风韵妇人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霍嬗,立马眉开眼笑起来,此人是长秋宫的大长秋淳于秋。

  “秋姨!”

  “不敢当小君侯之称!”

  霍嬗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问道:

  “秋姨这是在等我?”

  “正是,我前几日听说你们今日到长安,所以早间我派了一个小黄门去安门盯着,知道你直接过来了,所以在此等候!”

  淳于秋忽然把声音压低了一些:

  “对了,我还没通知皇后,这些时日小君侯没在,我都没见皇后笑过,小君侯回来了我总算是能轻松一些,这些日子光是帮皇后调理身体,就把我累的不行!”

  淳于秋是淳于意的嫡系孙女,家传医术传女不传男那种,天赋很高,医术顶顶好的那种。

  至于性子,怎么说呢,比较古灵精怪又很高傲且呆憨的那种,十八岁进宫,一直跟在皇后身边。

  性子未曾变过,也可能跟她一直没成亲有点关系。

  从小看着霍嬗长大的那种,是真正把霍嬗当儿子的几人之一,在霍嬗面前说话向来百无禁忌。

  “哎呀,真是辛苦秋姨了!”

  霍嬗伸出手帮她按了按肩膀,淳于秋适时的露出一副闭上眼睛享受的表情,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连忙说道:

  “对了,我听说你病了,手伸出来我看看,别被那些个庸医没治好,再留下病根!”

  话语中浓浓的不屑毫不掩饰!

  霍嬗乖乖的伸出手,他对自己的身体也是很关心的,更何况,他现在身体好的出奇,简直一日一变,他也有些疑惑,怕不是又什么病吧?

  淳于秋开始切脉,时而喜悦、时而皱眉、时而疑惑,表情变化太快,看的霍嬗都有些心惊胆战的,一会后淳于秋收回手,霍嬗连忙小心的问道:

  “秋姨,没啥问题吧?”

  淳于秋摇了摇头,突然抬起头盯着霍嬗,盯得他有些发毛:

  “你吃没吃什么东西?”

  “啊?”

  “就是那种奇珍异草、灵丹妙药一类的!”

  这时候的医其实还沾点巫,就连淳于秋这种名医也是一样。

  毕竟医书上记载的那些个上古奇草、神奇手段一类的实在太神奇,看多了不知不觉就会留下些印象。

  霍嬗果断摇了摇头。

  “奇了怪了,你现如今的身体好的出奇,你本来体弱,是娘胎里留下的病根,最难根治,我准备等你大一些再下猛药……”

  霍嬗看她在那思考霍嬗到底吃了什么才有这效果,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草、什么花的,还时不时用诡异的目光看自己一眼,他打了个冷颤,实在太可怕了!

  霍嬗连忙绕开她往殿里跑去,他准备去搬救兵!

  “姨祖母~姨祖母~”

  后殿一位四十左右,身着常服,气质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在看书,但双眼没有聚焦,显然心里在想着其他事。

  卫子夫听到声音嚯的一下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小盈,我刚听到了子侯的声音?”

  卫子夫怕自己听错了,刚问了一句旁边的宫女,还没等她回答,只见霍嬗就从后殿跑了进来,停在哪儿,笑的非常的灿烂:

  “姨祖母!”

  卫子夫一愣,立马条件反射般的站起了身,有些慌乱:“哎呀,真是子侯!”

  “快快过来,让姨祖母看看!”

  卫子夫边说边走了过来,霍嬗看着这个快四十岁,一直照顾自己的女人,连忙上前了几步!

  “高倒了长高了,就是有些瘦了!”

  卫子夫眼中带泪的伸出手摸了摸霍嬗的小圆脸,霍嬗没法反驳,确实瘦了一些,路途劳累,再加上长高了一些,自然瘦了!

  “对了,我听说你病了,怎么样了?”

  霍嬗眼中讶异之色一闪而过,紧接着故作疑惑的问道:

  “我没病啊,谁说我病了?”

  卫子夫擦了擦眼泪,拉着霍嬗坐下以后白了一眼霍嬗:

  “你们都瞒着我,就以为我不知道吗?小秋脸上又藏不住事!”

  霍嬗嘻嘻一笑,反正自己也没事,见瞒不住也就直说了:

  “姨祖母真聪明,我没事,早就已经好了!”

  “这次泰山封禅,姨祖父没带其他人,就带了我一人,山上受了些风寒……”

  霍嬗说到这卫子夫凤目一瞪,心中有些埋怨刘彻,霍嬗看到她的表情心中感到有些不妙,赶紧接着说道:

  “不过我养了没两日也就没事了,刚才秋姨还帮我看了看,说就连我的病根都好了,或许是封禅的时候,天上的父亲母亲保佑我,帮我治好了吧!”

  虽然他也是刚刚知道自己有病根这一回事,但卫子夫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也就拿出来说说。

  果然,卫子夫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真的?”

  卫子夫看向霍嬗的身后,霍嬗回过头,就见淳于秋不知何时早已站在他身后,她面色复杂的看着霍嬗点了点头:

  “是真的,而且不光好了,简直好的出奇,体内本源不知为何大增……”

  “好好固养,我估计,身体日后就算赶不上霸王,也差不了多少!”

  卫子夫瞪了淳于秋一眼,然后乐呵呵的捏着霍嬗的小圆脸,开心的说道:

  “我才不要子侯像霸王一样……”

  她停顿了一下以后收敛笑容继续说道:

  “我知道陛下希望你是又一个去病儿,男儿从军,我自然是支持的,但我希望你不要像你父亲那般亲上前线,最好是像你舅祖父一般,在军中指挥大军出征最好。”

  霍嬗自然是连连附和,做出一副我也觉得这样最好的样子,但卫子夫一眼就看出来了,拿手指点了一下霍嬗的额头:

  “和陛下,和你父亲简直一模一样,都是不听劝的!”

  霍嬗只能嘿嘿傻笑,还能说啥!

  “不过在战场上一定要护好自己,多穿几副甲胄,我去找陛下,让他再送你几匹神驹!”

  几副甲胄?这时候的鱼鳞甲也是很重的,多穿几副怕是走都走不动,再神驹怕是也驮不起!

  “姨祖母,我才十岁,还早!”霍嬗反驳道。

  “不早了,你父十七出征,七年,很快的!”卫子夫叹了口气。

  霍嬗立马站起身拍了拍胸口,自信满满:

  “姨祖母放心,我父亲运气好,每次去草原都能找到匈奴人,我比他的运气还好,上了战场箭矢都会避着我,而且这几个月我走到哪都能捡着钱!”

  霍嬗只不过是在耍宝,他可没这想法,战场上有这想法的要不死的最早,要不活的最久……

  不过,他这几个月还真每天能捡到钱,虽然不多,一文两文的,但每天就是能捡到,荒郊野岭的都能捡到,他也有些纳闷,难道我真是气运之子?

  卫子夫明显不信,白了一眼霍嬗说道:

  “你以为你父亲能找到匈奴人,能找到水源,是凭借运道?那是因为他知道笼络被欺压的匈奴人,有人带路,这才能轻而易举找到!”

  霍嬗见她们不信有些急了,摸了摸身上,从腰带、袖子、怀里分别掏出来了几枚五铢钱。

  “看!”

  卫子夫有些将信将疑,而淳于秋已经信了,要知道霍嬗身上从来不带钱,要带带的也是金珠,他从小就没见过钱!

  “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

  淳于秋满脸的惊奇之色,上下打量着霍嬗,而卫子夫拿着几枚五铢钱搓了搓,想了想后说道:

  “子侯准备开始练武学兵法吧,我让仲卿教导你,再请陛下帮你找几个好老师。”

  ………

  霍嬗从小不缺钱,但作者缺啊,最近快连饭都吃不起了!

  求收藏,求打赏!(╥╯﹏╰╥)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