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二十二节 未央宫

第二十二节 未央宫


  卫子夫看着这几个五铢钱仿佛就看到了一副画面:一个少年将军,仗着自己运道好,在大军中横冲直撞,七进七出……

  她不懂战阵之事,但她知道自身强大才有底气,才有机会。

  世人都说她那个外甥天纵奇才,他也确实天纵奇才,但是谁都不是生下来什么就会,他在出征之前,也是经过刻苦学习的!

  怎么骑马,怎么挥刀,如何带领大军,大军出征如何安营扎寨,出行在外如何辨识天象,两军若对垒如何安排军阵,这些都是基础,也是必定要会的东西。

  霍嬗直接点了点头,他其实也有这个想法。

  霍嬗从不小看任何知识,老霍说兵法已过时,那也只是说兵法上的有些战术战法过时,他看过两本后,也很是认同。

  满篇都是战车,在这个骑兵纵横的时代,除了一些特殊地理位置,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有啥用?

  难道用来当靶子吸引火力?

  但其他东西,那都是前人一代代试验,祛除糟粕留下来的精华,任何时候都不过时!

  这个时代你拿着一本兵书,跑上街去,说我要拿这本兵书换千万钱,那跟你换的人简直不要太多,倾家荡产都会跟你换。

  因为这就是改换门庭、振兴家族的希望,而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这你还能说兵书没用?

  老霍那是纯粹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

  霍嬗在跟卫子夫闲聊了没一会,前殿走进来一个小宦官,进来后行了一礼后说道:

  “皇后,门外来了一位谒者,说陛下有召小君侯。”

  霍嬗听到这话立马说道:

  “不去,让他回去吧!”

  “不可使脾气!”

  卫子夫拍了一下霍嬗的脑袋,然后对着小宦官说道:

  “赵小,你去回那个谒者,就说让他稍候。”

  霍嬗满脸的不情愿,心存侥幸的说道:

  “姨祖母,陛下叫我肯定是去高庙祭祖,我没带朝服,而且我才十岁,要是陛下性子上来,又只带着我一个人,那我又要得罪一大批人。”

  霍嬗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无事,我这有你的朝服,小盈,去取,而且……”

  卫子夫说到这停了一下,对着霍嬗调笑着说道:

  “你一个冠军侯,还会怕他们?鞭打儒生的时候,不是很厉害嘛!”

  霍嬗愣了一下:

  “姨祖母还真是消息灵通,不过,姨祖母一直跟我在一块,你是咋知道的?”

  卫子夫神秘一笑:

  “本宫自有办法!”

  霍嬗眼中闪烁,瞄了一眼殿里的几人,肯定就是他们几个其中一个传的消息!

  没一会小盈就回来了,卫子夫帮霍嬗换好朝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霍嬗的下巴:

  “去吧!”

  霍嬗出了殿门,带着这个谒者就往长乐宫西门走去,出了西门,孙尚在这边早已等候多时,众人往南边安门的方向一拐,走了一会就到了高庙。

  霍嬗来到高庙以后,发现大家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自己了,霍嬗虽然心里有些尴尬,但面上不露丝毫。

  一路看服饰识人,两千石以上行礼,以下点头,慢慢的往前方走去,第一次露面,印象很重要,有了前面那一遭,不能给人留下不好相处的印象。

  每个人都非常的热情,个个面带笑容,纷纷夸赞霍嬗孝顺,他们等候也是应该的。

  每个人都说的很好听,能到高庙跟前随行祭祖的,哪个不是人精!

  到了前面,霍嬗经过阳平侯杜相的指点,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定,刘彻看了一眼霍嬗,勾了勾嘴角,心中暗道:

  ‘小崽子,还想跑?’

  老刘这次倒是没闹啥幺蛾子,封禅就来了一次,要是高庙再来一次,那仇恨肯定会拉的足足的,霍嬗松了一口气。

  祭祖开始,接下来就是一连串非常复杂且繁多的流程,人还不能动作太大,后面几个侍御史盯的紧紧的。

  霍嬗倒是不管他们,像是有多动症一样,扭来扭去。

  “安稳站着。”

  站在旁边的霍光偷摸拍了一把霍嬗,轻声斥责了一句,霍嬗接下来倒是安分了一些,但也就是那么一会,没一会依旧回返原样。

  霍光也不理他了,后面站着的有些人看不过眼,渐渐讨论了起来。

  但也都是一些留在长安的百官,其他跟着去封禅的一句话都不说,他们早就习以为常,心里还暗暗鄙视其他人:

  ‘真是没见识,这才哪到哪?’

  后面的侍御史把这一个个说话的人全都记了下来,这可都是政绩啊,能说你就多说点……

  当然,罪魁祸首霍嬗并没有上小本本,因为他们老大倪宽早就嘱咐过了,就算上了小本本也没啥用……

  声音渐渐地大了起来,吸引到了前方刘彻的注意力,刘彻了解以后,也是有些无奈,真是,我叫他来干嘛,简直就是一个小祸害啊!

  他在瞪了几眼霍嬗没取得效果以后,嫌弃的冲着霍嬗挥了挥手,你赶紧走吧你!

  霍嬗转身就走,就等你这句话了!

  后面一位官员有些怀疑人生:

  “这,高庙祭祖可半途退出?”

  旁边一位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

  霍嬗出了高庙以后冲着身后得意的一笑:

  “哼,跟我斗……”

  ………

  高庙祭祖持续了一整日时间,一直持续到了傍晚黄昏时分才结束。

  霍嬗被刘彻打发回去以后他没有回长乐宫,而是直接返回了自己在未央宫的住所——麒麟殿。

  这个麒麟殿可跟那个大名鼎鼎的麒麟阁不是一个地方,只是名字一样而已。

  日后的麒麟阁十一功臣的麒麟阁,现在只是一个藏历代重要资料以及秘密文件的地方。

  整个未央宫位于长安城西南角,跟长乐宫和长安城不太一样,整个布局是四方四正的,总体来说也可分为南、中、北三个部分。

  长安安门西边有一道门,名叫西安门,这道门也是长安城的一道重要门户,进入西安门,就会出现一道另一道门,名叫南司马门,是未央宫的宫门,守门的官叫做公车司马令,但他大多时候都在东门。

  整个未央宫不光南边有司马门,东西北都有,但是北和东两个方面,司马门外还筑有阙门,大名鼎鼎的北阙门就在未央宫北边。

  北阙门因为是大军出征誓师,得胜归来后的封赏之地才名声大噪!

  但是北阙门身为名义上的正门,只有国家大事、重要场合的时候才会专门走这个门进出,一般基本上皇帝进出、大臣进出,诸侯觐见走的都是东门,所以东门也有阙,也算正门!

  霍嬗也是走东门进入的,除了这些门,还有十四个掖门。

  其实整个未央宫没有长安城那么的复杂,布局也很简单,宫城之内的干路有三条,两条平行的东西向干路贯通整个未央宫,中间也有一条南北向干路纵贯其间。

  两条东西向干路将未央宫分为南、中、北三个区域。

  未央宫前殿是未央宫最重要的主体建筑,居全宫的正中,分为前后中三殿。

  前殿皇帝登基,大婚,归天坐灵都在此地,大朝议也在此地,不过到了老刘的时代,为了集权弄了个内朝,每年基本开不了多少次。

  中殿就是宣室殿,正常内朝议事基本就是这个地方,后殿就是后阁,老刘睡觉的地方。

  椒房殿不算在未央宫前殿内,它在后阁北面。

  其他的一些重要殿宇都分布在前殿四周,像霍嬗的麒麟殿,就在西侧不远处。

  而椒房殿更北处就是大汉国家图书馆——天禄阁和大汉国家档案馆——石渠阁。

  未央宫前殿西侧建有中央官署、少府等皇室官署。

  未央宫西南角为皇宫池苑区,建有沧池、渐台等。

  未央宫东南角就是未央厩,养马之地,未央厩里马匹过万,霍嬗没关注过,本来他以为未央厩这个天子六厩之一在上林苑来着,没想到在未央宫。

  说起马匹,霍嬗了解了一番后才知道,简直是连连打破了他的认知。

  你能想象大汉从不缺马吗?

  但就是这样,这个时期大汉从不缺马,缺的只是好马而已!

  景帝时期,大汉分别在北边、西边设置三十六所大型马场,养马三十万匹,光侍候养马的奴婢就有三万人。

  这些马场中的马匹数量长期维持在三十万匹。

  而皇室在上林苑中,有天子六厩,每厩有马上万匹,这加在一起就是三十六万匹,杂七杂八加在一起妥妥四十万匹。

  而这还只是国营的马匹,在民间的马匹远远超过这个数量。

  而且这些马匹经过这么多年和匈奴的大战,不光没有什么损失,相反还赚了?

  马匹也换了一波茬,中原的劣马全都换成了草原的良马。

  霍嬗仔细了解后才发现,这是因为老卫和老霍每次出去都能带回大量的战利品。

  不光马匹,其他方面竟然也有的赚,赚的虽然不多,但是起码没什么损失,这就是汉匈大战前期的现状。

  我出去一战要损失十几万马匹,但是我能赚回来,你服不服?

  但奈何后人不给力啊,帝国双壁双双逝世后,大汉和匈奴就陷入了拉锯战,消耗太甚。

  以至于李广利出征大宛的时候竟然会缺马匹,不得不回到几十年前的步兵作战。

  霍嬗在脑海中回忆这些的时候深深为之遗憾,然后,他就发现了重点:

  “我这,好像抓到了巅峰的尾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