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二十四节 少府六丞

第二十四节 少府六丞


  说起君侯这个名称,那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叫的。

  丞相为列侯者,当为君侯,整个大汉都没几人。

  而霍嬗的君侯虽然加了个小字,但那也是殊荣,所以大家一般都这么称呼他,以示尊敬。

  霍嬗看着眼前的这二十几人齐齐行礼,心中更加的不安了。

  不是,我就来榨点油,磨点面,你们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诸君不必多礼。”

  霍嬗连忙回礼,众人起身,纷纷喜笑颜开,跑了过来,霍嬗看着这些人那热情的笑容,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孙尚看着众人‘来势汹汹’,立马往前一站,手扶刀柄,死死盯着众人,众人脸色一僵。

  少府丞沈宁反应够快,连忙露出一个笑容:

  “我等快让开道路,请小君侯进去!”

  “对对对,我等不要挡着道路!”

  众人重新露出笑容,就连面色严肃的少府狱丞钟干,也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就是,嗯,不太会笑,有些难看!

  霍嬗有些想不通这些人为何这么热情?

  其实也不怪他们,实在是他们等的不容易啊!

  要知道,他们盼着来一个有后台,有人脉,有势力,能长时间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少府卿盼了多久!

  自从今朝皇帝登基以后,这少府卿的位置可以说是一年一小换,三年一大换,有被贬的,有被升的,但无一例外,坐不了几年就走了。

  有的是调走了,有的却是‘真’走了……

  但你要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执政手段,懒散不管事的有,但兢兢业业干活的,了解情况后大刀阔斧改革的自然也不少。

  要知道,咱们这个皇帝最喜欢改革,投其所好嘛!

  但如果你能长待,那还是好事,你这还没改革完呢,你就走了,留下一片动荡,众丞只能看着这一片烂摊子叹气,还能怎么办,恢复旧序呗,他们又不懂改革。

  这几年皇帝也夺了不少少府的权柄,当初多么大的权势,现如今衰败了不少,他们自然也有点不甘心,但不甘心能咋办,忍着呗!

  而且,这几年皇帝花钱是花的越来越凶了,他们心中很是担忧。

  要知道,少府卿好换,人家是九卿。

  但他们这些少府属官除了个别几人,全都是子承父业来的。

  其实在这个时代,各行各业都一样,都是子承父业,老子死了儿子上,在一个位置上,一待就是一辈子,少府更甚,别人进来也玩不转,想走没贵人提携也走不了啊!

  那既然走不了,那自然要思索该咋办!

  他们这些人都在少府待了几十年,少的也待了七八年,刚半大,就进入少府,为自家老爹过世后接任位置做准备,所以都是见证过少府辉煌的。

  当初,大农的属官来调取钱财,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少府的储藏存钱被皇帝花完了,让他们去大农和让他们极其不爽的水衡那儿去支取钱财,那真是比死了都难受!

  而在他们看来,霍嬗就是一个完美的少府卿啊!

  首先是时间,霍嬗才十岁,就算日后要出征调离,那也到六七年后了,他们能安安稳稳的过几年。

  说不定还能跟太仆公孙贺一样,少府领其他职位出征,一待就是几十年!

  第二个就是霍嬗背后的人脉,势力,后台了。

  谁不想升官啊!

  这世间是有人不想升官,但绝对不是他们!

  少府身为你霍嬗第一个上任的实权官署,那他们这些人就是第一波嫡系啊,日后都是自家人,以后你不得帮衬着?

  若是真被看重,带去战场,说不定还能封个侯!

  而且皇帝对霍嬗的荣宠那简直无人能敌,若是日后少府的钱真花完了,自然有他顶着,去大农调去钱财也有霍嬗这个大人物出面,他们也不用看太多的脸色。

  至于少府能不能在霍嬗手上再次振兴,他们心中其实也有点期望,主要是霍嬗背后的势力太庞大了!

  至于霍嬗这个人,他们此时此刻对他的希望还不大,毕竟一个十岁孩子能干什么,且日后再看。

  至于哄骗忽悠霍嬗,说实话他们还没这个胆子,霍嬗不懂,他身边的人能不懂?皇帝能不懂?大将军能不懂?

  取死之道,绝对不走!

  简而言之,就是他们准备把霍嬗当成保护神,能抗的住事的大个子,供起来就好,若是能不惹事,安安稳稳的,那就更好了。

  现在不搞事,是还小,但不代表日后不搞事。

  如果不搞事,那霍嬗还来这儿干嘛!

  ………

  众丞簇拥着霍嬗进入少府,刚进入少府署地大门,印入霍嬗眼帘的就是一个个院落,一排排房子。

  少府署地其实挺简单的,简单来说,就是大大小小的工坊、仓库里夹杂着一些办公场所。

  少府卿和六丞以及手下的一些直属官吏的办公场所在少府署地的正中央,这就是众人的目的地。

  到了地方以后,众人没进屋子,站在院子里,霍嬗站在上首位,把目光投向立在自己前方的这五位少府丞,努力的记着他们的面容身形。

  既然来了,属下肯定要了解一番!

  少府丞沈宁,看起来四十五六岁,身形中等,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皮肤较白,脸上一直带着笑容,是这五人中最年长的。

  看这情况,也是这五人中的主事者。

  少府丞王中,看起来三十六七左右,有些沧桑,估计要比目测年龄年轻一些,双手上都是茧,双臂粗壮,身形高大,估计过了八尺,看到霍嬗看过来,连忙露出一个憨憨笑容!

  少府丞仝宵,三十二三左右,身高七尺五,有些瘦弱,看起来‘老实人’一个,存在感不强。

  少府狱丞钟干,三十左右,身形瘦弱,面色严肃,应该是个法家之人,看他的官职就知道,中下级官员,狱啊、尉啊啥的一般都是法家之人。

  这时候虽然儒家一家独大,但法家因为和董仲舒合作,玩儒皮法骨,所以人也不少,但大部分都是中下层官员。

  少府铜丞王纬,五人中年纪最小,二十五六岁,个子不大,目测刚到七尺,但很壮,皮肤也很黑,整个人乐呵呵的,看起来挺开朗。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有胡子!

  ………

  “王纬,快给小君侯介绍介绍!”

  “诺!”

  “小君侯,容臣先介绍一番自己。”

  王纬行了一礼,霍嬗挺有兴趣的,所以点点头!

  “臣名叫王纬,乃是少府六丞之一,掌管的范围乃是与钱财有关,少府的钱财、兵器甲胄等物的支出、入库、储藏等都是与臣有关,府库也归臣管。”

  霍嬗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王纬见霍嬗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嚣张跋扈,也就慢慢的放开了,乐呵呵了起来!

  “臣麾下的属官就不说了,太多了,臣怕小君侯记不住,上面说的那些事物,若小君侯有安排,交给我,保证办的妥妥的!”

  王纬拍了拍胸口,一脸的自信,霍嬗确实也没兴趣听他说属官,还是那句话,简直太多了。

  ‘不过你不想说就不想说,还非要说出来,还怕我记不住?你也挺能得罪人的!’

  霍嬗又把目光放到其他四人身上,四人见霍嬗看过来,其他三人不动,钟干走了出来。

  “小君侯,臣乃钟干,掌管的乃是刑狱,宫中有人犯错,有人犯法,还有官员触罪后,他们的家属姬妾被贬为奴隶,此些人都由我惩处,掌管。”

  霍嬗点了点头,人狠话不多,挺好!

  “小君侯,臣乃仝宵,掌管协调宫中事务。”

  霍嬗点点头,一听到他的声音,霍嬗就知道这是个宦官,不过霍嬗对宫里的事物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有兴趣的钱财和资源!

  “小君侯,臣乃王中,掌少府器械制造、织造、戈射,宫外各地工坊的属官也在臣的范围。”

  别看他笑的憨憨的,也是人精一个,一看到霍嬗对宫内事物没啥兴趣,立马抛出宫外的试探试探。

  霍嬗淡淡点头,没啥表情,王中也默默退回去。

  “小君侯,臣乃沈宁,掌少府赋税。”

  霍嬗最后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少府不是六丞吗?最后一丞呢?”

  “回小君侯,最后一丞目前出缺。”

  沈宁回了一句,霍嬗表示自己明白了。

  这六丞严格来说,除了狱丞和铜丞,其他四丞并没有具体的负责范围,他们都是用来辅助少府卿处理事物的,不过他们自己划定了也好,日后省的自己麻烦。

  他把目光投向其他属官,看到他们也有做介绍的想法,有些头疼,连忙抬起手阻止他们:

  “诸君,来日方长,咱们日后慢慢相识,今日我来此地是有事要三署帮忙。”

  众人都有些失望,小君侯面前露脸的机会可不多啊!

  但都纷纷行了一礼,表示理解。

  不理解还能干嘛,老大都说不想听你们废话,还凑上去,不怕日后被穿小鞋?

  “小君侯有何安排?您吩咐召集的三位属官都在此地。”

  霍嬗看了一眼沈宁,淡淡说道:

  “我来此做些吃食!”

  “做些吃食?”

  众人一愣,不过随后想想也对,不然还能来干嘛,霍嬗刚刚的作态让他们都差点忘了这还是一个十岁孩子!

  “诸君都散了吧,去忙自己的事,六丞和三属官留下!”

  “臣等告退!”

  ………

  (•̩̩̩̩_•̩̩̩̩)求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