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二十八节 家宴开始

第二十八节 家宴开始


  “子侯见过三位表叔。”

  霍嬗和卫青夫妇聊了两句以后,对着卫家三小只行了一礼。

  卫家三小只自持身份,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霍嬗也不在意,等日后收拾你们,我要练兵,你以为你们逃的过去?

  卫青看到自家三个儿子这个样子,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心里也是有些尴尬,但也没说什么。

  平阳也是一样,她是不好说什么,孩子也大了!

  霍嬗看到这一幕懂了,都是惯的!

  大家都有些尴尬,霍嬗连忙转移话题:

  “舅祖母,这位是?”

  平阳脸上露出笑容,连忙冲着曹宗招了招手:

  “宗儿快过来。”

  曹宗连忙上前几步,躬身一礼:

  “宗见过小君侯!”

  曹宗和自己平辈,他和刘彻的关系就是自己和卫青的关系,而且人家还比自己要大,霍嬗连忙回礼:

  “子侯见过兄长!”

  平阳听到霍嬗的称呼,笑容更加浓郁,卫青也是乐呵呵点点头,曹襄以前在自己手底下混生计,现如今留下个遗子,自然要照顾一些。

  倒是三小只,嘴角微微勾起,看着曹宗,或许是见他向晚辈行礼,表情有些不屑,霍嬗看到他们的表情,心里可谓是不爽到了极点,你在不屑个毛啊?

  霍嬗连忙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平静,平静!

  “舅祖父,舅祖母先进去吧,陛下还未来,姨祖母等候多时,可以先去聊聊天。”

  “是好久没见阿姐了!”

  卫青点了点头就要往前走,平阳连忙问道:

  “子侯不一同进去吗?”

  霍嬗露出一个苦笑,显得有些委屈巴巴的:

  “陛下说,既然是我提议举办的家宴,那他就只管来吃吃喝喝,让我自己操持!”

  卫青哈哈大笑,平阳也是娇笑连连:

  “那你就在此地迎宾吧,舅祖母先进去了!”

  “嗯!”

  卫家众人刚进去没多久,太仆公孙贺携子眯眯眼公孙敬声走了进来。

  “子侯见过公孙姨祖父,见过公孙表叔。”

  “哎呀,子侯,路上出点事,来迟了,你舅祖父呢?”

  五十岁头发已经花白的公孙贺满头大汗,二十左右的公孙敬声也是气喘吁吁,像是急匆匆跑过来一样!

  “舅祖父刚进去……”

  公孙贺一拍大腿,表现得有些痛心疾首:

  “唉,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

  “父亲,按理来说……你乃是长辈……没必要非得在舅舅前面!”

  “你这逆子,啥都不懂,就别说话!”

  公孙贺一巴掌拍在气喘吁吁,连话都说不全乎的公孙敬声脑袋上。

  “走,快些赶上,子侯不用管我!”

  霍嬗呆愣愣的看着跑远的两人,咋感觉这两人这么逗比呢?

  说起公孙贺,和赵破奴一样,也不是一个大将之才,凭关系起来的,他在刘彻还当太子的时候,就是刘彻的太子舍人,心腹之一,登基后就变为了太仆。

  卫家冒头以后,刘彻撮合让他娶了卫君孺,也就是卫青长姐,然后就傍上了卫青,因功封侯,不过他也是倒霉,两年前酎金夺侯也被夺了侯位。

  刘彻就想让他和老赵两人复侯,给了个机会,去年封了浮沮将军,带着一万五千骑出击匈奴。

  匈奴前面被打疼了,跑远了一些,公孙贺足足跑了两千多里,连根毛都没找到,但是已经到匈奴家门口了,你再跑个百里,就能碰到匈奴了,然后,他就折返了……

  这还能说啥,不过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准备就当自己的太仆就好,没想着封狼居胥,马踏龙城!

  但失了侯以后,封侯机会到眼前了,这谁也忍不住啊!

  其实没有自知之明的是他儿子公孙敬声,妥妥一个蠢货。

  公孙贺这种‘平常人’在八年后,石庆死了以后当上了丞相,足以说明武帝朝的丞相水准有多差,刘彻打压的有多狠!

  ………

  没多久刘据就带着老婆儿子来了!

  “刘进!”

  霍嬗看着史良娣牵着的小萝卜头叫了一声。

  三岁的刘进抬头辨认了一会,等认清以后,挣脱他母亲的手,奶身奶气的喊了一声就跑了过来。

  “表兄!”

  霍嬗迎上去抱住刘进,一咬牙,就把他抱了起来。

  “哎呀,又长大了一些,这么沉!”

  刘进呵呵傻笑,霍嬗调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你忘了表兄呢!”

  “才没有,我一直记着表兄呐!”

  “你怕不是记着表兄,而是记着表兄的零嘴吧?”

  霍嬗逗弄了一下刘进以后,就把他放了下来。

  “子侯见过太子表叔!”

  霍嬗对着刘据行完礼后,又对着旁边的史良娣行了一礼。

  “嗯,子侯安好!”

  刘据对霍嬗很是热情,自从上次刘进出生之后,有三年时间,他都没和刘彻一起正式吃过饭了。

  说起来也真是可怜,要不是卫青,估计他连刘彻的面都基本见不到,刘彻可没时间搭理他,人家忙着求长生呢。

  “太子表叔我们快进去吧,公孙姨祖父、舅祖父、舅祖母等人刚刚进去!”

  “后面没人了?”

  霍嬗摇摇头,确实没人了,就这么多,霍光早就进去了,在里面招待客人,而卫子夫生的公主们,要不都远嫁封国,要不没在长安,跑去避暑了。

  卫青的兄长卫步、卫广早逝,未有子嗣,所以与卫家有亲属关系的就这么多了!

  刘据大惊失色:

  “陛下已经进去了?”

  “没有,陛下还没来。”

  刘据松了一口气:

  “那我在此等候一会。”

  “哎,别,你这……”

  霍嬗上前拉住他的手,一手拉着刘据,一手拉着刘进,就往里面走去,史良娣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身后,只不过面色有些僵硬。

  心里想着霍嬗刚才为何不叫她,只是淡淡的行了一礼。

  其实这件事吧,霍嬗虽然有些不太喜欢她,但还没到这个地步,实在是不知道叫个什么好。

  太子无妃,简单点说就是没有正妻,让他叫表婶吧,他有些叫不出口!

  再加上他不太喜欢史良娣,所以就索性不叫了,行了一礼就行。

  至于为何霍嬗不喜欢他,因为她是鲁国史家之人,史家在鲁国很有名望,她还有个妹妹嫁给了鲁安王刘光,而鲁国,就是儒家的大本营。

  刘据以前也是个很不错的人,现在也是,性子虽然较温和,但没有日后那么极端。

  立了太子以后,刘彻给他安排了很多老师,法家、黄老、纵横、儒家公羊啥都有,最儒家公羊多!

  但自从史良娣进了宫,刘据就变了,变得只喜欢谷梁等学说,不再喜欢其他,由不得他不怀疑!

  刘彻安排的老师一个个都消失不见,然后就来了一位专门研习《谷梁传》的学者瑕丘江公,此人与董仲舒齐名。

  然后太子宫中陆陆续续全都变成了谷梁学士。

  咋回事呢,搞不懂!

  刘彻也不管太子的事,没有尽心教导,估计在他看来,都要长生了,太子也无关紧要。

  去年还吩咐给太子修建一个博望苑,让他成年后搬出去住,招待他的那些门客、宾客。

  就在长乐宫下方,长安城覆盎门外,还没修好,再等两年,他就要搬出去未央宫了,就更见不到刘彻了。

  ………

  霍嬗刚进去椒房殿,就看到大家在殿中欢聚一堂,卫子夫也不再高高在上,而是坐了下来,和大家一平。

  上首位是刘彻和卫子夫的位置,两人齐平。

  下首位右边第一是卫青一家子,卫青和平阳坐在前方,后面坐着三小只。

  右边第二是太子刘据的位置,刘据坐在前方,史良娣带着刘进坐在刘据身后。

  右边第三是霍嬗的位置,霍嬗看了三小只一眼,有些得意:

  ‘你们是表叔又怎样,只要你老爹还活着,你们就永远坐不到前面来,霍家大房现在可是我当家做主!’

  左边第一是公孙贺父子,父在前,子在后。

  左边第二是霍光!

  左边第三是曹宗!

  “据儿和子侯来了,快快入座,进儿,快过来让皇祖母瞧瞧,好些日子没见你了!”

  卫子夫今天是真的高兴,像这种一家人欢聚一堂的日子一年也没有几次,这次要不是霍嬗出力,也只能逢年过节召他们进宫吃吃饭了!

  众人坐定以后,桌子上有些瓜果点心,还没到吃饭的时候,而且主人公还没来,所以大家开始闲聊起来,说的是卫青等人年轻时候的趣事。

  卫青在小辈面前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连连捋着胡须大笑,霍嬗听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了解长辈黑历史的机会可不多见。

  而且,这种氛围是真的好,直到刘彻的到来……

  “哈哈,朕在殿外就听见你们在这欢声笑语的,聊的什么?”

  “臣妾……”

  “儿臣……”

  “臣等……”

  “恭问陛下圣安!”

  “免礼,朕安!”

  众人起身行礼,只有霍嬗动都不动。

  “子侯快快行礼!”

  其他人笑眯眯的看着,只有霍光训斥了霍嬗一句。

  霍嬗对刘彻的突然到来有些不爽,他还没听过瘾,撇了撇嘴说道:

  “今日不是咱自家人的家宴嘛,哪来这么多的礼节!”

  刘彻连连大笑,摆了摆手:

  “对,这小崽子说的对,我今日就是你们的姐夫、妹夫、姨夫、祖父,不用多礼,大家快快入座!”

  霍嬗这才满意的挑了挑眉毛,好不容易才聊嗨了,刚说到老卫七岁时的窘事,这氛围可不能丢。

  ………

  (。•́︿•̀。)

  日常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