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二十九节 家宴进行时

第二十九节 家宴进行时


  众人继续闲聊,但终究是没了那个氛围,都有些放不开!

  刘彻看着霍嬗那全都是不满的小脸,把冠一摘,外衣一脱,果然,效果立竿见影。

  霍嬗也没安排啥歌舞一类的玩意儿,有平阳长公主在,还怕冷场?

  又聊了一会,刘彻有些饿了:

  “子侯,今日家宴都是你来安排,这何时用膳啊?”

  “姨祖父饿了?”

  刘彻点点头,早就过了饭点了好吧,天都快黑了!

  “现在就可,我出去看看!”

  霍嬗今天安排的乃是‘豪华大餐’——四菜一汤!

  一个凉拌黄瓜,一个蘑菇炒肉片,一个韭菜炒蛋,一个红烧鱼,汤是菠菜蛋花汤,再加上油泼面。

  虽然简简单单、不伦不类,但对这时候的人来说,这就是从未吃过的豪华大餐。

  霍嬗走出去直接找到太官令,吩咐他可以开始炒了,本来是炒好,然后试吃,再拿过来,但拿过来都凉了,炒菜就吃个热,凉了就不好吃了。

  所以就换了一个方法,所有食材全都封存,参与人员用的全都是知根知底的老人,而且全都脱光光搜身,非常细致的那种,头发丝都要检查。

  然后三百期门死死的盯着,做完以后厨子先吃,淳于秋检查,而以这个时候那满是异味的毒药,这要再出事,那就真的是命不好!

  没一会霍嬗就带着一群人,提着食盒返回了椒房殿,霍嬗小手一挥:

  “上菜!”

  上完菜以后,刘彻扫了一样,他都认识,就是这个胡瓜也是一样,闻着是挺香的,就是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而且,这个鱼是咋做的?!

  刘彻刚想尝尝,霍嬗连忙拦住他:

  “姨祖父先不急,主食还没上呢!”

  刘彻放下筷子,行,看你表演,我当了三十年皇帝,啥没吃过,你还能做出花来?

  霍嬗神秘一笑,然后一挥手,就有人端着一个小火台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群人,端着锅、铁勺,炸过大料的料油。

  还有一群人提着食盒,里面放着碗,碗里盛着面,面上放着蒜末,葱末,少量花椒末和香菜,没有红辣椒,很是遗憾。

  锅架起,开始烧油,随着锅渐渐热了起来,油香味也飘散了出来,遮过了椒房殿的芳香!

  “子侯,这是油?”

  平阳起身看了看锅里的油问道。

  霍嬗点点头,平阳又追问:

  “这是何油?闻着没膻腥味,不是羊油,也不是牛油,难道是鹿油?也不对,看着不是,闻着也不像,子侯,快快告诉舅祖母!”

  霍嬗看大家都看着自己,慢慢说道:

  “此乃植物油,不是动物油!”

  “何为植物?”

  刘彻这个掉进钱眼里的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

  “花草树木为植物,粮食作物也为植物!”

  “百斤胡麻可榨出三十斤油,百斤菽可榨出,嗯,十五斤豆油,这是胡麻油!”

  刘彻双眼放光,这可是油啊!

  就连卫青也坐不住了,刘彻第一时间想的是赚钱,他还没想到其他。

  但卫青第一时间就想的是将士,若是将士们都能吃上油,那……

  这会油正好热了,厨子端着锅,舀着油,泼进了一个个碗里,碗中滋啦滋啦作响,一股混合着油香、面香、蒜香、葱香、花椒香的混合香味飘了出来。

  油泼面上了案桌,刘彻又指着面前的油泼面问道:

  “此又是何作物制成?”

  “这个……”霍嬗嘿嘿一笑:“先吃,待会菜都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给你加食邑,快说!”

  “加多少?”

  这回轮到霍嬗双眼放光了,食邑啊,再多也不嫌多,至于什么封无可封,对他来说不存在了,五万户之前,不要提这个话题!

  “我给你补个整!”

  “补到一万七还是两万?”

  “看具体情况!”

  “那行,此乃麦制成,百斤麦可制面七十斤,麸皮三十斤,面可为人之精粮,麸皮可为马匹精料,至于是用何法……”

  霍嬗接着故意大大咧咧的说道:

  “用的乃是……”

  “我给你加三百,到一万七!”

  刘彻连忙打断他,霍嬗不满意,你才给我加三百?

  “姨祖父为何打断我,我还没说……”

  “再加一千,一万八!”

  “好的,我说完了!”

  霍嬗乖乖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见好就收,白白赚了一千三的食邑,美滋滋!

  其实刘彻只需要叫个少府官员就知道了,但他就是喜欢从霍嬗手里弄东西,享受讨价还价的乐趣。

  而且刘彻愿意给,霍嬗可不怕拿,不拿白不拿!

  霍嬗想了想少府的计划,这些人知道了消息,会不会透露出去呢?

  霍嬗重点观察了一下公孙敬声,发现他小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他立马就觉得肯定会透露出去!

  霍嬗想了想说道:

  “陛下,臣后续以此物还有一些计划,能否请两道诏书?”

  刘彻眯了眯眼:

  “说来听听!”

  “第一道诏书就是请陛下给少府属官在此事上便宜行事之权……”

  刘彻想了想,没啥问题,便宜行事之权嘛,简单。

  “可!”

  霍嬗心中暗笑,坑了老刘一把,等你发现钱没了,你就知道有没有问题了!

  “第二道诏书就是今日制面之时,有很多人看到,臣觉得还是把他们控制起来为好。”

  那些人早就被控制起来了,包括他们的家人,都控制了起来,封锁在少府的一个犄角旮旯里,官吏俸钱翻倍,奴婢还良,他们都很是乐意。

  几个少府丞本来是想能杀的都杀了,一了百了,霍嬗有些不忍心,就让他们新开一个制面作坊,把这些人放里面,他们估计要在里面待个两三年。

  至于少府丞和那几个属官会不会透露消息,可能性不大,你能想象这个时代还有提成这么一说吗?

  少府还真有,不过也只有少府有,其他衙门没有,是一个大家包括陛下都知道的潜规则,毕竟是给他自己赚钱,‘稍微’拿些也没什么。

  比例非常低,但就是有,不过这次基数大啊,赚的指定不小,他们也有利益在里面。

  而且他们大都是官宦世家,不缺钱,为了这点钱,得罪了上司霍嬗和陛下刘彻,小命指定没了,更别提升官!

  “准了!”

  刘彻立马回到,他只是想警告一下,但不妨碍有人想歪啊!

  听到刘彻答应了,公孙贺面色微变,在他看来,太子刘据、卫家老两口和霍光肯定不会泄密,其他人没经验,这会估计都还没反应过来,后面也有家里人提点,所以……

  ‘这是,在防着我?’

  ‘难道我被排除外了?日后他们会不会渐渐疏远我?那是不是我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怎么办,怎么办?’

  公孙贺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刘彻,刘彻瞪了他一眼:

  “吃饭!”

  警告的就是你,哼!

  公孙贺看到刘彻瞪眼,立马就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接着一想,觉得不能这样,他和刘彻关系好,但情分总有用尽的一天……

  细细思量后,公孙贺抬头看了一眼霍嬗,又看了一眼儿子:

  ‘要不把儿子送过去?拉关系加封侯一举两得?’

  ‘行,就这么办了!’

  公孙敬声这个眯眯眼正在思量着怎么借着这个消息,大捞一笔呢,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抬头一看,自家老爹正盯着自己。

  公孙敬声讪讪一笑,公孙贺回过头去,他快气炸了,俗话说的好,知子莫若父,公孙敬声那点小心思,他一眼就看了出来!

  ‘逆子,逆子啊!’

  公孙贺想了想,突然抬起头笑呵呵的对着刘彻行礼说道:

  “陛下,您这个外甥今年也已经加冠了,您这个当姨夫的是不是看着给外甥封个一官半职啊!”

  刘彻拿起布绢擦了擦嘴,笑着点了点头:

  “都加冠了,真快啊!”

  刘彻看了一眼激动的面色通红的公孙敬声,这个外甥啥性子他也有些了解,还是别去祸害其他人了!

  “侍中怎么样?”

  公孙贺听到侍中,要是以前,那肯定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但现在嘛……

  “陛下,这孩子从小顽劣,我觉得还是不要去陛下眼前碍眼了,要不让他去郎中令任个郎中,给陛下守守门?”

  公孙贺试探着问道,他可没胆子直接要求。

  “咳咳,咳咳!”

  霍嬗刚吃了一口面,听到这话,顿时就急了,一下子就呛住了。

  这货待在太仆位置上,都能挪用北军的一千九百万军费,要是再放入军中,没人镇着他,那还不得翻天!

  霍嬗一下子吸引到了众人的目光,他缓了缓说道:

  “咳咳,嗯,呛住了,你们继续!”

  刘彻翻了个白眼,你啥时候呛住不行,偏偏这个时候呛住?

  “子侯有何意见?”

  “嘿嘿,也没啥意见,就是有点不成熟的小建议!”

  “说说!”

  “少府还有一个少府丞出缺!”

  还是把他拉过来,去祸害那些大户吧!

  公孙父子大喜,公孙贺喜的是,不用再在郎中那边拐一圈,直接到了霍嬗手底下,真好!

  而公孙敬声喜的是,那可是少府啊,钱财多多啊!

  刘彻想了想,这个少府丞位置刘彻本来是想把王温舒扔过去给霍嬗镇场子的,但现在……

  “还是为侍中吧,不用随侍左右,让他去少府帮忙!”

  这个位置还是留给王温舒比较好,让他过去盯着,别让人把霍嬗给哄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