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三十节 汗血马

第三十节 汗血马


  距离上次家宴,已经过去了五日,今日正好是七月七,霍嬗的生辰。

  这几天倒是发生了几件大事,不过是对大汉来说,对霍嬗来说也不算大事。

  一个是桑弘羊上位了,霍嬗本来想看看这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但很可惜,没碰到。

  另一个就是置平准,不复告缗。

  第三件事,就是我们的小君侯、冠军侯、侍中、奉车都尉、汉武大帝的心头宝、众人眼中的香饽饽、世人眼中大汉帝国未来的希望,霍嬗霍子侯,又要加一个新称呼了!

  那就是——少府令,撒花jpg!

  终于来了诏书啊!

  他这几天常去少府,但是诏书没下来,吩咐起人来,总感觉有些别扭,现在好了,诏书来了,少府名副其实的老大!

  霍嬗天刚刚亮就起来了,整个人显得很是兴奋,倒不是因为少府的事,而是因为今天就能看到刘彻答应给他的神驹!

  他这会正在往未央宫前殿跑呢!

  “神神秘秘的,还不让看,非得生辰这天才让看,终于到了今天!”

  要知道被刘彻称为神驹的马匹,那自然不是低档货,而且古代的马匹,就相当于现代的车。

  要是有人要送你一辆已经不再发售,整个世界都没几辆的大牛,但要你等几天,你兴不兴奋,煎不煎熬?

  ………

  霍嬗来到未央宫前殿后阁,问了问门口的小黄门:

  “陛下起了没?”

  “回小君侯,陛下已经起了,正在洗漱!”

  “现在是什么时辰?”

  霍嬗问了问另一边的率更令。

  “回小君侯,刚刚到卯时四刻!”

  ‘早上六点就要起来工作,当皇帝真不容易!’

  霍嬗推开大门,直接走了进去,里面也没啥不该看的,要知道这可是未央宫前殿后阁,只有刘彻能休息的地方。

  而且这时候可没有电视剧里的那种,把嫔妃脱光光了用被子包起来,送到皇帝寝宫……

  要想生孩子,请自行前往!

  “姨祖父!”

  刘彻刚穿好衣服,听到声音有些无语,天天不到日上三竿不起,今天倒是来了一个早!

  霍嬗跑到刘彻面前,大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姨祖父,咱们啥时候去看神驹啊?”

  刘彻摸了摸霍嬗的头:

  “今日是你的悬弧之日,都依你,你说啥时候去,咱就啥时候去。”

  “那现在就去!”

  “行,现在就去!”

  刘彻一大早起来就准备好了,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幕。

  一行人往未央厩而去。

  刚来到未央厩,就看到以公孙贺为首的太仆官员等候在未央厩大门口。

  “臣等恭问陛下圣安!”

  “免礼,平身!”

  “家马令何在?”

  走出来一个小老头,躬身一礼:

  “老臣在!”

  “带朕和朕的小君侯去看看那两匹天马,其他人都散去吧!”

  “诺!”

  家马令掌管天子御马,一行人进入未央厩,在他的带领下往天子私厩走去。

  整个未央厩,马匹将近两万,虽然都算是刘彻的马,但他自己显然用不了这么多,像郎中令麾下将士官员的马匹也都养在此处。

  但不绝对,有些军营属地在上林苑或他处的,就会养在他处!

  公孙贺慢慢的走了过来,凑到了霍嬗面前以后就笑眯眯的说道:

  “要恭喜子侯了,那两匹马驹真是神俊啊,没想到陛下送了你一匹,老夫可是求了好久,陛下丝毫不松口!”

  说到这话的时候,公孙贺的眼睛里满是羡慕,要知道他也是个武人,见到好马比见到美人还兴奋!

  而霍嬗心里挠挠的,此刻他非常的好奇,能让掌管大汉几十万马匹的太仆都露出此种神情,那该是多好的马啊!

  霍嬗向公孙贺身边凑了凑,小声问道:

  “公孙姨祖父,说说,到底有多神俊?”

  公孙贺听到这个问题,摸着胡子沉吟了一会:

  “非常的神俊!”

  霍嬗有些傻眼,你这,想了半天就想了这么个形容词,非常神俊,形容的真好啊!

  公孙贺看到霍嬗那复杂的眼神也有些尴尬:

  “老夫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形容,此马非常的漂亮,两匹马一金一银,称为天马一点也不为过!”

  “这两匹马如今只不过才两岁,就已经过了六尺二了……”(马周岁就能长到成马80%~90%)

  前边走着的刘彻注意到了两人的小动作,咳嗽两声,警告了一下公孙贺,霍嬗立马喊道:

  “我要金的那匹!”

  “不行!”

  刘彻断然拒绝,金的那匹可是他的!

  “陛下你说话不算数,你不是说今日都听我的吗?”

  “不行就是不行!”

  还真能听你的?你要坐皇位,我还得给你?

  霍嬗咬咬牙,竟然反悔!

  “哼,银的就银的,也很漂亮,比金的还漂亮!”

  霍嬗愤愤不平的喊了两声!

  霍嬗已经差不多猜到了是什么马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汗血宝马,也就是阿哈尔捷金马,那还会有金色和银色的马匹!

  不过他知道是汗血宝马以后,不免有些小小的遗憾,他还以为是真的那种什么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神驹呢!

  汗血宝马是很好,算是最好的几种马了。

  力量大,速度也很快,最快速度1000米仅需要67秒,马之极速!

  最著名的它的耐力,是真的强无敌,就算在五十度的高温下,一天只需要喝一次水,就能跑整整一天!

  最高记录84天跑完4300公里,耐力无敌。

  这84天全都不歇,每天都要跑51公里,连续跑84天,这种强度,要是一般马,只需要半个月,直接就废了。

  98年还举行了一场比赛,60天,3000公里,54匹汗血马全都跑到了终点。

  说明不是个例,是汗血马全都强!

  哪都好,力量大,速度快,耐力高,短距离冲刺强,长距离疾行更强,可以说是全身都是优点,但是对霍嬗来说,它有一个致命缺点!

  那就是负重不够!

  力量虽然很大,但是因为身体纤细,负重却不高,也就是说,如果背上驮的太重,跑着跑着它就会跑不动。

  这也就意味着它上不了战场,你都驮不起盔甲装备,你还怎么上战场,不得不说,对霍嬗来说,是一个要命的缺点!

  这也是日后它在华夏被淘汰的原因!

  但这可是汗血宝马啊,就算它真的上不了战场,但是可以日常骑啊,还是一匹银马,多带劲啊,装啵儿利器啊!

  而且也不一定上不了战场,日常赶路骑他,厮杀的时候换一匹就行了呗!

  所以说,霍嬗要养两匹生死与共的战马!

  就是霍嬗还有一点疑问,据传说,元鼎三年,有一个叫做暴利长的敦煌囚徒抓了一匹汗血马献了上来,但那也只是一匹,时间也对不上。

  霍嬗以前不关注,没听过,他准备问问!

  “公孙姨祖父,这两匹马哪来的?”

  “哦,这事啊,一个西域商人听说陛下喜欢好马,所以涂的乌漆抹黑的,偷偷从西域那边带过来,然后进献上来的,陛下还赏赐了他五百金!”

  五百金,五百万钱,也不贵,总比金马换马匹的好!

  本来霍嬗想问问,有没有暴利长这个人,但想想还是算了,不打紧的事,问了说不定还有麻烦!

  忽然公孙贺偷瞄了一眼刘彻,然后凑的霍嬗耳边低声说道:

  “但听说回程路上刚出大汉两百里,就被抢了!”

  霍嬗瞬间抬头,惊奇的看着公孙贺,你胆子是真大,陛下赏的钱你都敢抢,还敢跟我说?

  公孙贺看着霍嬗的眼神,连连摇头,然后凑到耳边说道:

  “不是老夫抢的,是西域那边的马匪抢的,而且陛下赏赐他的钱,他全都换成了货物,货物被抢了!”

  霍嬗一脸不信,不是你抢的,你偷瞄老刘干嘛?

  公孙贺看到霍嬗不信,嘿嘿一笑也承认了:

  “老夫只分了一百金的货物,但足足赚了七百金,咱们大汉的丝绸运到那边是真的贵!”

  霍嬗心中暗笑,这年头,丝绸拉过去,翻十倍都正常,一匹丝绸换同重黄金也不是没有可能,你这才六倍,绝对被人吃了一部分!

  霍嬗觉得他说起这事绝对是有点心思,不然他说这事干嘛!

  “那公孙姨祖父为何不做做生意,大赚他一笔?”

  “怕被抢,而且老夫没有商队,在那边也没有势力、人脉!”

  “所以公孙姨祖父就盯上了我?”

  公孙贺很是干脆,直接点了点头!

  他盯上霍嬗其实也非常正常,他没有常年走西域的商队,但少府有啊,霍嬗能随时拉起一支商队,跟着少府的商队一起走!

  而公孙贺在那边没有人脉,没有实力,霍嬗也有,除了刘彻,没有人比他在那边实力更充足,要知道,通往西域的河西走廊的河西四郡是怎么来的!

  那可是老霍打下来的,名字都是老霍取的,那边的军中基本都是老霍的旧部!

  霍嬗这么一想,这生意不干白不干啊!

  不光是赚钱,而且还能照拂一下老爹在那边的旧部,分润一点给他们,要知道,那边地处偏远,他们的日子过得那‘肯定’是苦哈哈!

  ‘但是,我啥都有,为啥要带着你公孙贺?’

  ………

  (┬┬﹏┬┬)

  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