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三十一节 小马驹

第三十一节 小马驹


  霍嬗往前走去,公孙贺急了,立马追了上来,凑近以后低声说道:

  “老夫可以出本钱,而且子侯你只要带上我,赚取的利润,姨祖父直接分你三成!”

  这件事吧,还真没霍嬗不成,要知道那边的人,谁的面子也不给,只听大汉的诏令,也就霍嬗能凭借着他老爹的遗泽让他们听一点话!

  霍嬗眨巴眨巴大眼睛,显得很是单纯:

  “公孙姨祖父,我有钱!”

  公孙贺有些无言,他还真忘了,这是个小富豪,霍嬗的钱估计比他还要多!

  “谈一谈嘛,说说你的条件!”

  霍嬗还真仔细想了起来,他从来没想着自己吃独食,你对自己人都吃独食,那日后还怎么混!

  但主要是这件事吧,这两三年也干不了啊。

  一个是少府钱有用,但这只是借口,少府没钱,商队照样能走,因为少府有纺织工坊。

  一个是他记得没错的话,明年还是后年,西域那边就得乱起来,老赵会带兵去破车师,灭楼兰,细君公主和亲乌孙后,丝绸之路才出现和稳定下来。

  所以这件事不急,他就准备吊一吊公孙贺,要真做这个生意,那肯定不能只拉上公孙贺,再不成,卫家也要拉上。

  但既然他提了条件,那不宰一笔说不过去啊!

  所以霍嬗提了一个不算条件的条件!

  “我过两年要练兵姨祖父知道吧?”

  公孙贺点点头。

  “我要五万大汉最好的战马,四年后我要,要五六岁刚成年的马匹!”

  公孙贺听到这个条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胸闷。

  要马没问题,日后你练兵肯定给你最好的,但是你直接要五万,还是正当时,四年后我上哪给你找?

  过分了啊!

  “五万太多,凑不出来,降一些!”

  “公孙姨祖父能给我多少?”

  公孙贺细细思量:

  “你的要求,最多能给你两万!”

  他这个还真没说假话,要正当时,还要最好的,他能找到两万就已经是极限了,大汉马是挺多,但好马可不多!

  “不行,必须五万,不过四年后我只要五千,剩下的日后再说!”

  霍嬗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两千五百人,一人四马或五马,直接拉到顶配,两匹战马,两或三匹驮马,驮马上战场肯定要随时更换的,战马说不定都得换,没必要太好!

  等日后要是十倍扩编的话,两万五千人又是一人双战马,美滋滋!

  公孙贺当场应了下来,日后的债不叫债,说不定日后太仆都不是他了!

  “那咱们何时开始?”

  “估计三四年后了!”

  公孙贺听到这个答案,倒是没有激动,你只要带我就好,而且四年,还可以承受!

  “为何?”

  霍嬗没说话,指了指自己,公孙贺瞬间就明白了。

  霍嬗不可能亲自跟商队,所以跟他自己没关系,那就是和他的身份有关系,他除了少府令还有哪个身份跟这件事有关系?

  估计是少府有大动作,没有余力!

  他心中冷汗直流,要是公孙敬声没有进少府,这件事肯定会被那个逆子透露出去,坏了刘彻的大事,那就真的完蛋了!

  咱们这位陛下,大多时候都是认钱不认人!

  ………

  众人走了一会,来到了天子私厩,几人在跑马场等着,家马令去牵马了,过了一会,霍嬗终于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神驹!

  只见太阳底下一淡金一银白两匹马,被人从马厩中牵了出来。

  基本目测有个六尺三,也就是一米四五左右,体型饱满、头细颈高、四肢修长、体形纤细优美。

  走出来的时候,步伐轻快灵动、高昂弯曲的颈部,再衬以他那异常出彩的肤色,就一个字,高贵啊!

  霍嬗都看入迷了,是真的漂亮啊,他的重点在自己的银马上,他发现,当初生的朝阳照到马身上的时候,此马竟然还淡淡的泛着一点粉色!

  霍嬗估计这就是它叫做汗血宝马的缘故!

  爱了爱了,真是太爱了!

  “咴~”

  就在大家欣赏汗血马的英姿的时候,突然一匹黑色小马驹从马厩里跑了出来,两个人跟着追了出来,瞬间就惊到了马场里悠闲散步的两匹汗血马!

  接着就乱做了一团,三匹马,十几个人一直抓不住。

  霍嬗在变故开始的第一瞬间,就跑到了公孙贺的身后,身板小,要真跑过来扛不住,先躲了再说。

  期门也在第一时间把刘彻几人保护了起来!

  霍嬗扶着公孙贺的腰,在他的背后看的那叫一个着急:

  “你说你抓他们干啥,你把小马驹抓住,别管那两匹马,它们待会自然就安静了下来!”

  公孙贺听到以后立马吩咐了下去:

  “抓小马驹!”

  但十几个人抓个小马驹,抓了半天都没抓住,跑的贼快,还挺灵活,整匹马活蹦乱跳的,时不时窜到那,时不时又抓住封锁缝隙跑到这!

  霍嬗看的目瞪口呆:

  “这才是神驹嘛!”

  “陛下,这匹也给我怎么样?”

  刘彻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下来,霍嬗都能看出此马不简单,他当然也能看出来!

  又加了五六个人,二十几个人,抓了好一会,直到刘彻面露不耐的时候,众人才把这匹小马驹围困抓住,还被踢伤了几个人。

  小马驹虽然流的汗把它那还未全换的胎毛都打湿了,但整匹马依旧神采奕奕的,看不见丝毫疲乏!

  “家马令呢?”

  “老臣在!”

  “此为何马?”

  “回陛下,此乃是一匹秦马和天马(乌孙马)生的马驹,因生长过快,有异像,故而在从陇西郡那边送了过来。”

  说到这家马令苦笑一声:

  “老臣请罪,此马刚到十几日,性子桀骜,不服管束,老臣养了一辈子马,都有些拿它没有办法!”

  “它多大了?”

  霍嬗有些好奇。

  “回小君侯,再有十三日就半岁了!”

  霍嬗看了一眼被几个人抓住压在地上后还在挣扎的小马驹,满脸的不信:

  “这都过五尺了吧,你跟我说它半岁?按照这速度,它再长俩月,都要比许多成马高了!”

  “确实还未到半岁!”

  家马令起初也不信,但他养了十几天后,他也信了,长的实在太快了!

  “你估计它能长多高?”

  “若是再这么长下去,不出问题,老臣估计,必定过七尺!”

  霍嬗连连咂舌,过七尺,一米六二以上,这是变异啊!

  世上是有这么高的马,但秦马和乌孙马,哪一个都不可能长这么高,除非变异!

  霍嬗双眼放光的看着这匹纯黑色,只有头顶盯着一块菱形白的小马驹,心里开始对此马寄予美好的幻想。

  ‘看它刚才的一番举动,变异也不像是往坏的方面发展,若是成年,是不是真的能达成传说中日行千里后又夜行八百的成就?’

  霍嬗想想觉得不太可能,二十四个小时,750公里,他需要以每小时31公里的速度,跑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中间不能停!

  但不管怎么样,这匹马日后是他的了,要是它不出问题,日后就算达不到这个成就,也必定会是一匹顶尖战马!

  霍嬗翻过护栏,刘彻静静地看着,没有阻拦,其他人也就没有说话!

  霍嬗走到小马驹身边,准备伸手摸摸它,但小马驹直接就咬了过来,霍嬗连忙缩手,他也不恼,反而笑了:

  “呦,还挺有脾气!”

  “你日后就是我的了!”

  小马驹不屑的打了个响鼻。

  “也挺聪明的啊,竟然能听懂我说话,看来我真是气运之子啊,先是碰到了小黑鸟,又碰到了你,你说是不是?”

  就在霍嬗得意洋洋的时候,小马驹突然一个挣扎,差点挣脱周围人的控制,吓了霍嬗一跳,四五个人都差点没压住它,力气真大!

  霍嬗想了想,这货才半岁,心智肯定还不成熟,所以他要了一把刀,走了过来,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

  “要不要跟着我?”

  小马驹高傲的昂起头!

  “不跟我,现在我就杀了你!”

  霍嬗故作凶狠的吓唬,小马驹又打了一个不屑的响鼻!

  “小君侯,它怕是,不认识刀为何物!”

  “呃!”

  旁边的孙尚说了一句,让霍嬗有些尴尬。

  霍嬗想了想,又让人拿了一袋精料过来,霍嬗划开麻袋,努力提着袋子,全都倒在了离它不远处的地上:

  “想不想吃?”

  小马驹盯着地上的精料,努力的伸长了脖子,想要走过去,但它被控制走不过去。

  “是个吃货呀!”

  霍嬗走过去挡住他的视线,小马驹伸长脖子转头,霍嬗又移了移位置,始终挡着它的视线,他转过头不满的看着霍嬗,霍嬗指了指草地上的精料:

  “想不想吃,想吃就跟着我,以后日日有的吃,吃到你撑!”

  小马驹听到这话立马就低下了头,同时踢了踢左腿,示意自己臣服。

  霍嬗看的目瞪狗呆,喃喃的念叨:

  “为了点吃的,这么没节操吗?”

  霍嬗有些后悔,他突然想到,日后和它一起上了战场,他会不会为了点吃的,驮着自己冲进敌营,或者敌人来了,为了点吃的,站着不动?

  霍嬗让几人放开小马驹,几人犹犹豫豫放开,果然,它不理众人,绕过霍嬗,跑去吃地上的精料去了!

  霍嬗无奈,先养着吧,日后看情况再说,要是日后变了呢!

  刘彻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霍嬗的身边,他摸了摸霍嬗的后脑勺说道:

  “现在马匹也有了,子侯明日起便开始练武、识字、学兵法吧!”

  霍嬗点了点头,两人看着不远处朝阳下吃草的两匹汗血马,心里满满的都是期望!

  一个期望日后征战沙场,一个期望孩子长大成人!

  第一卷:小君侯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