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三十二节 干坏事

第三十二节 干坏事


  三年后。

  元封四年七月十五日上午。

  未央厩。

  三个人,一少年、两青年,正拉着一匹高大威武,雄赳赳,气昂昂的驴,往天子私厩走去。

  “子侯,这行吗?陛下知道了,怕是又会大发雷霆!”

  已经长到六尺五,眉眼都长开了一些,变得更加英俊,唯独脸颊上的肉肉丝毫没变的霍嬗,鄙视的看了一眼有些担忧的曹宗,刚想说话,迎面走来一个官吏。

  “见过小君侯,小君侯这是要?”

  “没你的事,忙你的去吧!”

  “这……”

  霍嬗瞪了他一眼,这个官吏露出一个苦笑,躬身一礼:

  “诺!”

  “唉,又来了!”

  等霍嬗三人走过去以后,这个官吏叹息一声,立马往太仆官邸跑去,去搬救兵。

  曹宗还没有加冠,所以就还没有安排官职,不过和公孙敬声一样,平阳长公主把他送到了霍嬗的身边。

  所以这三年,霍嬗终于算是有了两个朋友,终于不用孤零零一个人了!

  不过曹宗有些闷哼哼的,性子有些一板一眼,还有些怂的那种,比不上公孙敬声那么圆滑,或者不叫圆滑,他那叫贱!

  霍嬗刚想说话,看到前方有个东西在闪着铜光,霍嬗走过去,捡起三枚五铢钱,给两人一人一枚,剩下一枚非常自然的拿在手里把玩。

  公孙敬声的小眼睛满是羡慕,他也想天天捡钱!

  “你咋就这么怂,出了啥事,有我顶着,而且,这已经七月了,过了这个月,今年的日子就没了,只能等明年了!”

  “对对,没错!”

  公孙敬声在旁边符合,有霍嬗在,你还怕啥!

  霍嬗瞪了他一眼,公孙敬声干笑一声,连忙说道:

  “我的意思是,咱们这也是为了大汉着想嘛,若是真能弄出来大型骡马,那我大汉就不缺驮马了!”

  霍嬗挥挥手:“还是算了吧,这东西是好,但不易繁衍,划不来,我只想弄一匹自己用就行!”

  “也对,也对!”

  公孙敬声狗腿子一般的连声符合,霍嬗这三年可是把他给折腾惨了,现如今可是一点都不敢炸刺。

  以前仗着表叔身份,以为霍嬗不敢针对他,但是霍嬗可不这样想,在官邸里,你就是我的下属,哪来的表叔?

  所以被霍嬗收拾了几次以后,现在服服帖帖的,让抓狗绝不撵鸡!

  就在霍嬗支开其他人,其他人很主动的离开后,找了一匹乌孙母马,准备开始的时候,那个路上碰到的官吏终于跑到离得不远的太仆官邸。

  “太仆,不好了!”

  头发胡子花白,这两年变瘦了一些,没有前几年那么壮的公孙贺,正在悠然自得的品着霍嬗送给自己的茶,那叫一个舒坦!

  听到小官吏的话,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未央宫里能出什么事!

  “何事?”

  “回太仆,小君侯又来了!”小官吏哭丧着个脸说道。

  公孙贺立马装模做样的跳了起来:

  “啥,又来了?”

  小官吏点点头。

  “还是来弄他的那个什么大型骡?”

  小官吏又点点头:

  “对,还牵着一匹驴,比上次那匹还要高大威猛!”

  公孙贺摸了摸花白的胡子,喃喃低语:

  “这时机瞅的刚刚好,刚到时间,他就跑来了,而且专挑我不在厩里的时间……”

  “太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太仆要快快阻止小君侯啊,小君侯要拿来用的可是天马!”

  小官吏有些着急。

  “已经换名字了,现在叫西极马,天马是汗血马!”

  “行了,走吧,估计都已经完事了。”

  公孙贺嘟囔几句,一挥袖子,背着手,慢慢悠悠的往不远处的未央厩走去,这可把小官吏急了个不行!

  霍嬗的那两斤茶叶可不是白送的,收了钱咱就得办事!

  ………

  就在公孙贺往过来走的时候,霍嬗几人确实已经完事了,他叫来养马的奴婢说道:

  “就是这匹,帮我伺候好了!”

  “诺!”

  几个为首的老官吏走进来心疼的直抹眼泪,这几个老头都是霍嬗找来的辉渠老者,爱马如命的那种。

  要是做这事不是霍嬗,是其他人,他们能把那人生吞活剥了。

  母天马就这么多,占一个坑就少一个,要是没有霍嬗这么一遭,明年又会多一匹优等战马或马种!

  霍嬗连忙安慰这几个教自己养马的辉渠老人:

  “别心疼了,就这么一次,行吧?”

  “真的?”

  霍嬗点点头。

  “那还行,主公以后别再来了,这两年你都嚯嚯了多少好马了,要不就没成,要不就生的小骡你不满意,这次已经是最好的马了,再不成,小老儿也没办法了!”

  为首的老头说完,其他老头连连点头符合。

  “行,以后不来了好吧!”

  “接下来我有大事要忙,也没时间再来了。”

  “主公要开始练兵了?”

  霍嬗点点头承认了下来:

  “对,上林苑的营房已经造好了,准备工作也差不多了,要开始招人了,就这两日!”

  “小老儿家中有几个子弟……”

  “老臣也是……”

  “行,都送过来吧,你统计个人数,明日送到少府,要壮的,高大的,家里也有条件,读书识字的最好,瘦了吧唧的别送来!”

  “那是自然!”

  “行了,走了!”

  “臣等恭送主公!”

  霍嬗冲身后挥挥手,牵着无精打采的驴,出了天子私厩,往未央厩大门走去,刚走到门口,正好撞上前来的公孙贺!

  “公孙姨祖父!”

  “阿翁!”

  “宗见过太仆!”

  三个人三个称呼,公孙贺摆摆手:

  “不用多礼!”

  然后带着一个猥琐笑容走过来:“成了?”

  霍嬗点点头:“这次应该是成了!”

  旁边的小官吏听到后有些傻眼,合着你知道啊,怪不得路上不像前几次,走的那么慢!

  “行,那日后就别来嚯嚯我了,陛下知道这事以后,找不到你的人,可是狠狠的把我给骂了一顿。”

  霍嬗连忙保证没有下次了。

  “行了,去玩吧!”

  公孙贺挥挥手,背着手哼着小调往未央厩里走去。

  这头驴可是借的一个老农的,霍嬗几人提着两斤肉,把驴还了以后快到饭点了,三人溜溜达达往少府走去。

  “臣等见过小君侯!”

  还是那五人,多了一个王温舒王老头,身形高大,面色温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每天在树阴底下乘凉的领家小老头!

  他也是霍嬗上任的那天就来的,但霍嬗发现,他就是抱着养老的心态来的。

  身为武帝朝的著名酷吏,大名鼎鼎,能止小儿啼哭的人物,霍嬗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一点都没有当了一个‘千石小丞’的怨气。

  像现在,他就安安稳稳的坐着,和其他几人谈笑风生,看起来非常的温和,没有一点杀人如麻的样子。

  霍嬗仔细思索了一番,可能这就是武帝想要看到的状态,而且酷吏嘛,晚年总是没有好下场,所以,大家懂的。

  “今日吃什么啊?”

  “臣去看看,让他们加两个菜!”

  王纬往门外跑去,都二十七八快三十的人了,儿子都有两个,还是这般的活脱,霍嬗连忙喊道:

  “别加了,平常就行!”

  王纬没有应承,急匆匆的跑了!

  旁边的人沈宁符合:“还是加两个好,小君侯不用管他。”

  霍嬗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君侯这几日不是休沐嘛,今日来是有何要事?”

  要知道,霍嬗上任三年,每年跑来好好上班的日子,加起来都不到两个月,更别提休沐之日跑来了,众人着实有些好奇!

  霍嬗走到上位坐下,淡淡的说道:

  “这不是快到日子了嘛,我来看看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别到了时间还没准备好!”

  沈宁知道霍嬗不喝茶水,所以给他倒了一杯白水,听到这话,嘿嘿一笑:

  “那不敢,我等坏了谁的事也不敢坏了小君侯的事啊!”

  ‘就算坏了陛下的事,也不敢坏了你的事!’

  沈宁又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霍嬗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哼,那可不一定,你们今年不就坏了我一次事嘛!”

  说起这个,屋里众人连连咳嗽,面色都有些尴尬,同时回忆起那让众人受尽折磨的一段日子,齐刷刷打了个冷颤。

  今年三月,霍嬗读书识字,练武学习兵法之余,觉得自己已经把冷兵器时代的要素掌握的差不多了,结合脑中的知识,打一个卫青,还不是随随便便!

  瞬间自信心爆棚,所以和卫青起了一些争执!

  霍嬗大言不惭的说道:“只需给我一千骑兵,我就能灭了舅祖父带领的一万军团,损伤要不了一成!”

  当初霍嬗那个嚣张啊,就连刘彻都看不过去了。

  我大汉的大将军大司马,征战半生,军功无数,要是一万骑兵被你一个还不到十三的少年郎用一千给灭了,那还得了?

  你就算有高祖梦中教学,那也不可能,众所周知,自家老祖宗会打个什么仗啊!

  所以刘彻嗤笑道:

  “给你三万,你都灭不了,说不得还得反被灭!”

  卫青在旁‘谦虚’:

  “哎,子侯的天赋比去病儿还要厉害一些,不至于,不至于!”

  但是话头突然一转:“给我三千,我灭他一万!”

  ‘你爹在我面前都不敢这么嚣张,你小子很张狂啊,得收拾!’

  两人当即就在霍嬗弄出的更为精细的沙盘上展开了一场较量,谁也不吃亏,五千对五千!

  事实证明,霍嬗还是年轻了!

  ………

  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

  求求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