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三十四节 风起长安

第三十四节 风起长安


  消息是王纬喝晕后传出去的,所以他才见到霍嬗以后转身就跑。

  霍嬗知道消息泄露出去以后,简直气的冒烟,他气的不是刘彻等人知道,他们知道很正常,他气的是全长安都知道了。

  霍嬗那一刻是真的想砍了王纬,以前的匈奴不打紧,现在的匈奴,因为几个叛徒,已经有了小规模的炼铁工艺。

  要不是他还算是个人才,要不是具体工艺没传出去,霍嬗绝对直接会砍了他!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一人犯错,其他人同等。

  正值关键时刻,还要他们干事,打不了,那就给我跑,每天早上十里地,晚上十里地,适应了以后再加,跑了足足一个月!

  跑完继续办公,看你们每天挺闲的,工作量加十倍,给我整理历代账册,一天工作干不完,不准吃饭!

  把少府官员折磨的服服帖帖的,必须要让他们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是卫青看不过眼帮他们求了情,霍嬗才放过了他们!

  ………

  “我要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中站了起来,躬身一礼:

  “回小君侯,前期所用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军服六千套,一人两套,一千备用,被褥也是一样,各种洗漱用品,个人用品都准备了三千套。”

  霍嬗颔首:“兵器甲胄进度怎么样了?”

  “兵器甲胄方面,三千柄柳叶刀与冠军刀已备好,轻甲也已经改造好,重甲与马甲还有弓和弩方面,工匠正在尽力赶造,骑兵三宝,小君侯一年后要,还未曾开始打造!”

  “我少府虽然在长安的工匠比较少,但三月后肯定能打造出来,不会误了小君侯的事的!”

  “嗯,那就好!”

  正好这时候王纬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霍嬗瞥了一眼他,喝了口水润了润嘴唇,淡淡的说道:

  “说说吧,粮草方面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纬松了一口气,还没来的及坐下连忙行礼说道:

  “回小君侯,粮草已备齐,米面各1300石,鱼肉各650石,都在冰库里,油40石,盐30石,都是按照标准来,一月用量!”

  霍嬗定的标准是,每人每天主粮四斤,鱼肉各一斤,盐15铢,油二两,至于蔬菜水果……

  哪来的这些东西,就他们这个标准,一些小贵族都赶不上他们的伙食!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士兵,每人每天能有两斤粮,五铢盐就已经非常好了,大多时候都没多少盐,还哪来的鱼、肉和油。

  霍嬗算是下了血本,不过也不能这么说,花的是少府的钱,养的是自己所属的兵,哈哈,赚大了!

  不过蔬菜水果,隔断时间要给他们找一些,补充补充,其他有鱼就够了。

  “营房那边我还没去看过,怎么样?”

  霍嬗确实没去看过,不过地址是他选的,建造规划也是他出的,只是没去看过成品。

  王中又站了起来,他的职责范围是真的宽,建造一类的也归他管:

  “回小君侯,军营除了马厩还未建造完成,其余的营房,校场,作训场,操练场,包括小君侯说的学习室,大礼堂全都建造完成了。”

  霍嬗点点头,脸上终于是出现了笑容,转头看向王温舒问道:

  “行,干的不错,消息流传的怎么样了?”

  王温舒这老头站了起来,这件事是他负责的,行完礼后用他那慢慢悠悠的语调说道:

  “回小君侯,消息是五月初传出去的,经过两个多月的流传,关中各地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汇聚到了长安。”

  王温舒停顿了一下,接着感叹道:

  “据符离侯所言,六月初到如今七月中旬,长安人口暴增了四万多人,都是关中和北地十七八到三十左右的精壮汉子。”

  “其中不光有良家子,游侠、庶子、赘婿更是占据了其中的一半,更是有各内迁异族到来,小君侯一视同仁,臣佩服的紧啊!”

  王温舒与其说是羡慕霍嬗,不如说是羡慕冠军侯的名声,这种声望,他梦寐以求,日思夜想,但是他求之不得!

  “他们如今很是安分,要不是小君侯告诉他们,闹事者剔除资格,怕是长安避免不了要乱上一阵子。”

  霍嬗摆摆手,西汉时期游侠为何这么多,因为除了嫡子有继承权,其他的庶子是没有继承权的,基本上游侠就是由这些人组成。

  而这些庶子、赘婿是被世人所看不起的,就算去当兵,也是上不了战场,基本就是运运粮草,当当辅兵,没有出头之日,渐渐的也就堕落了。

  而这些人在霍嬗看来,都是当兵的好材料,怎么可能放过!

  “那既然万事俱备,那就开始吧,传出消息,五日后安门外,本侯开始招兵!”

  ‘四万人取四千,十分之一,我就不信招不到我需要的人!’

  剩下一千被关系户占了,不过霍嬗挺喜欢关系户的,因为他们有知识,不过喜欢归喜欢,还要淘汰一半,若是被剔除,也怪不得谁!

  正好这时饭做好了,众人开始吃饭,席间众人说说笑笑,聊了聊少府和各自家里的趣事,霍嬗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正事,这事大家都知道。

  霍嬗有中午睡午觉的习惯,众人可没有,但是一个月的艰苦生活,让他们成功的养成了这个好习惯,你中午不睡半个时辰,下午撑不住啊!

  起床以后,霍嬗和几人在井边洗了一把脸,清醒清醒后,就开始谈论起了少府的正事。

  谈的还是麦子的事,这件事自从三年前就开始行动了起来,但没行动多久,刚过了四五个月,就被桑弘羊发现了端倪。

  每天哭哭啼啼的跑去找刘彻,想要掺和一手,刘彻怎么可能答应他!

  我为了这件事,要在长安安安分分的待个四五年,不能出去玩耍,憋屈的不行,怎么可能把利润再给划出去,不可能!

  所以刘彻自然拒绝了他,还给他骂了一顿,还是霍嬗‘碍于情面’,分了三成的分额给了大农,因为他有些预估错误。

  他本来以为整个天下大大小小的大户家中的麦子,光凭借着少府的钱财就够收了。

  但是他想的实在是太好了,少府的钱财起初粮价没上涨都不够,还差的远呢!

  而且这世间从不缺少聪明人。

  最开始,仅仅过了五个月的时间,少府自身的五百万石的府库填满,又收购了一千五百万石,然后就没人卖了。

  这两千万石粮食,花了一万六千金,也就是一万万六千万钱,连少府存钱的四十分之一都不到。

  然后粮价普遍开始上涨,虽然其他粮幅度不大,但是不管是什么粮食,全都在涨,小麦一石从八钱涨到了十二钱,翻了一半,粟倒是从二十涨到了二十三。

  霍嬗果断停止了计划,然后就坐蜡了,少府不懂这些东西啊!

  你让他们花钱赚钱还能凑合,但是这种国家方面的粮价普遍大上涨,他们就弄不来了。

  霍嬗虽然稍微懂一些,但是少府没有资料,手底下没有人才、资源,他也操作不来,正好桑弘羊找了过来。

  少府没有资料,大农有啊,少府没有这方面人才,大农也有啊!

  两人和手下人才商量了一下,准备不管他,让他涨去,咱们继续收!

  又是五个月时间,借助大农的渠道,陆陆续续又收了七千三百万石。

  然后就不敢收了,因为整体粮价涨幅已经过了百分之三十,麦子更是翻了两倍。

  大户们潜藏的过十分之一麦子没了,是个人都发现了不对劲。

  不得不说,刘彻那么打压他们,他们的家底竟然还是这么厚,按照桑弘羊以往的经验计算,光他们的麦子,就有近十万万石。

  刘彻听到消息后,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国家赋税就算每年的钱款和各种资源,都换算成粟才不过十万万石。

  你们光麦子就有十万万石?那其他粮还有多少?

  打一个漠北之战,人吃马嚼的,按照赋税,我要存十几年,灭了你们,我岂不是能再打几个漠北之战?

  刘彻差点就派兵去扫平了他们,要不是众人拦了下来,他估计就真去了!

  大户们发现不对劲,开始哄抬粮价。

  这时候就到了大农出场的时候了,先是大农出场打压,然后又过了半个月,粮食收割季节到了,大批量粮食进入市场,粮价被成功的打了下去。

  但是过后没人卖麦子了,就连大农都没有办法了,所以桑弘羊先是搅乱市场,放出各种假消息。

  然后采取霍嬗的主意,开始实行拉一批打一批,手底下收粮的人已经暴露了,没得办法!

  所以选一些老实乖巧听话的,告诉他们,帮国家收粮,事成之后,可以送一个家中子弟到霍嬗的练兵营之中练兵,不保证能留下,而且此事要保密。

  他们愿不愿意?高兴疯了好吧!

  然后大汉的麦子市场就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你卖我,我卖你,大家一起赚差价。

  少府的麦子也进进出出,但出去的时候那么多,进来的时候基本就会多个十几万石!

  ………

  求收藏,求打赏,求评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