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三十六节 冠军和骊羽

第三十六节 冠军和骊羽


  其他人这一刻没有羡慕,只有嫉妒,少府六丞,只带走了这一个,他们虽然知道他们不适合进军中,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嫉妒!

  沈宁先缓过来,笑呵呵的说道:

  “钟干,滔天之福,得设宴呀!”

  其他人也是上前恭喜,大家也都同僚了十来年了,有了感情,反应过来后,也没那么嫉妒,剩下的就只是羡慕了!

  钟干这个平常很是严肃的人,此刻笑的合不论嘴,听到沈宁的话,连忙冲着众人行礼说道:

  “那是自然,诸位兄长今晚去我家中,弟必定好好招待诸位!”

  ………

  霍嬗离开少府时没带公孙敬声和曹宗,直接回了自己的麒麟殿。

  这俩货一到少府,就跑去了考工室,曹宗是去看那些兵器盔甲的,而公孙敬声是去看有没有好玩的东西……

  霍嬗跑来跑去忙了一天,回来后也没进殿去休息,先是去了麒麟殿的东南角,那边是霍嬗有了自己的马之后,在那边盖的一个小院子,里面是马厩和鹰房!

  霍嬗进入小院子以后,小李子正在这忙活,也就他能进这个地方,麒麟殿其他人都不能进这个地方,有十个期门在守着!

  “小君侯!”

  “嗯。”

  霍嬗看了一眼太阳,又看了看周边的天象,又看了看他自己搬进来,在墙角处的一窝蚂蚁。

  “今夜估计有白雨,小李子,去取锹和扫帚来!”

  “诺!”

  小李子以前对霍嬗的这一套还不信,因为非常不准,说要下雨,等了三天都没下。

  但从去年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准了,说啥时候下雨就啥时候下雨,所以他对霍嬗现如今的评断非常相信。

  小李子离去以后,霍嬗喃喃自语:

  “终于要下雨了,这一场雨等的不容易啊,都快要入秋了!”

  小李子回来后,两人开始扫院子,把整个院子都扫了一遍,霍嬗还小心的避开了那一窝蚂蚁。

  扫完院子后,霍嬗热的不行,脱了衣服,光着膀子进入了马厩,开始铲马粪,换马厩中的用来,嗯,吸某种液体的木屑!

  “冠军,让让!”

  霍嬗拍了拍马屁股,冠军有些不满,打了一个响鼻,移到了别处!

  冠军就是当初的小马驹,霍嬗是冠军侯,马自然也叫冠军马,老霍的马也叫冠军,这是一种传承,也是霍嬗三年前对它的一种美好期望。

  人要勇冠三军,马自然也要勇冠三军嘛!

  不过霍嬗还没达到这个成就,冠军倒是先达到了,人不如马系列!

  他如今已经三岁半了,还没有成年,但是已经长到七尺三了,将近一米七……

  据说他老爹的那匹宝马才七尺……

  而且他还不是光长个子,他还长肉,整匹马结实的不行。

  体质结实紧凑、骨骼坚实、结构匀称、外貌骏美,马蹄像小盆般一样大。

  霍嬗最喜欢的就是他的鬃毛了,不是很长,适中,刚到它的腿关节处,也不耷拉着,有些硬度,甩起来非常的好看,霍嬗隔三差五都要给它梳一梳、编一编。

  各方面素质全面秒杀了霍嬗的另一匹马,霍嬗对他成年后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抱有很大的期望!

  不过贪吃还是那么的贪吃,一匹马每天要吃别的马近五倍的量,也不知他是怎么吃的下去,不过没事,霍嬗养的起!

  不光贪吃,还很是护食,性格非常的彪悍,除了霍嬗,谁敢摸它,谁若是想骑它,冠军能活啃了他!

  也从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

  可怜的金日叔父,就是因为太过喜爱,偷偷摸了一把,冠军眼珠子立马红了,被一蹄子踏到了胸口,当场晕了过去,足足躺了半个月才能下床!

  要不是霍嬗拦不住他,果断趴到了金日磾的身上;要不是冠军觉得他眼熟,只是想给个教训;要不是药枕这个老头正好在身边,估计日后就没金日磾这个人了!

  刘彻早期非常的后悔,知道这件事后更后悔了,按他的说法:

  ‘这般雄壮,这般彪悍的马儿天生就适合自己!’

  霍嬗着实无语:

  ‘你看到啥好东西都觉得适合你……’

  不过这件事后,他虽然后悔,但也对冠军敬而远之,没别的,怕自己也被来一蹄子……

  刘彻最近沉迷到了霍嬗的养生之法中,无法自拔,天天早上不来两遍太极拳,整个人一天都不舒服。

  倒是一个让自己非常意想不到的人物,常跑来看冠军,还和冠军处得很好,除了不让骑,摸摸也没什么!

  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李陵李少卿,霍嬗第一次看到他,整个人都迷了,你这是什么操作?

  我爹射死了你三叔,你这是要潜伏在我身边,然后找机会射死我?

  由不得霍嬗不怀疑,这可是杀父之仇啊!

  但人家说着仰慕冠军雄壮而来,霍嬗自己也对冠军非常的信任,接触的时候,旁边也有人盯着,投不了毒。

  霍嬗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去年可是常来,今年没再来,这件事也就渐渐地不了了之。

  ………

  霍嬗眉头青筋直跳,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刚扫完,你就拉……”

  冠军一脑袋把霍嬗推开,满不在乎的走到自己的食槽面前,又埋头苦干了起来,霍嬗气的不行:

  “小李子,我的马鞭呢,我要抽死这个不知道尊重劳动成果的货!”

  冠军看了霍嬗一眼:‘难道我要一直憋着?’

  最终还是没敢抽它,气不过的霍嬗直接断了它今日晚饭中的精料,惹的冠军非常不满的嘶鸣了几声。

  今天的料其实早就吃够了,小李子早就料到有这么一着,提前给了!

  霍嬗来到隔壁的马棚,这边小李子已经打理的干干净净了,霍嬗刚进去,骊羽就凑了过来,它和冠军可以说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性子。

  温和粘人,但也只是对霍嬗,这就是培养感情的好处。

  对其他人虽然没有冠军那么极端,但也爱答不理的,陌生人不让摸,处处透露着一个高贵!

  冠军还年轻,他这个小伙子以前有些敌视这个大小姐,因为只有骊羽能和它比比速度,只有骊羽能和他争宠!

  它的名字也来源于此,像箭羽一样快,不能叫箭,那就叫羽,而骊是纯黑色的马的意思,一匹银色马叫骊羽,岂不是很有趣?

  她已经四岁半了,除了长高一些,到了六尺五,大了一小圈以外,没什么其他的变化!

  颜色还是那个颜色,还是那么的漂亮!

  霍嬗一把就抱住她的脖子,开始诉苦:

  “小羽,还是你好,冠军那个憨货,一点都不知道体谅人,还是你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霍嬗刚说到这,骊羽就对着霍嬗的脸一顿舔:

  “哎呀,你这,有些过于热情了,我有些招架不住呀!”

  霍嬗和骊羽稍微培养了一下感情,就受不了跑了出来,虽然知道她是在舔自己脸上的汗水,但是霍嬗被它舔的很痒,心里也有点别扭!

  霍嬗跑出来后,又去鹰房看了看小黑,发现它还在冰块上窝着,看到霍嬗进来,还把屁股对准了他!

  霍嬗看了看小黑,又看了看冠军,冷哼一声:

  “哼,都是一路货色,看来,太聪明也不好!”

  霍嬗转身就走,身后的小黑叫了一声,霍嬗又返回,给它把门带上,防止冷气跑出来……

  接着霍嬗又去了离小黑最远的一间屋子,看了看自己养的三十来只鸽子,在咕咕声中,霍嬗喂了点食就出来了!

  霍嬗都看了一遍以后,满意的点点头,准备回去洗澡,刚走到门口,一只土狗跑了进来。

  “唉,又是一个不收家的,每天早出晚归,你天天跑去哪儿了?”

  “汪!”

  土狗叫了一声,蹲在地上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是霍嬗养的一只土狗,一岁半,名字叫小黄,每天天一亮就跑了,晚上锁门的时候就回来了。

  正好和小黑相反,小黑是午夜时分就出去了,天一亮就回来了。

  至于小黄,霍嬗打听的清清楚楚,跑去后宫混吃混喝了……

  后宫嫔妃们养的都是一些松狮一类的狗或者猫,整个宫里,除了李延年待的狗监,还真看不到土狗。

  所以都知道这是霍嬗养的,对它很是喜爱,真·狗仗人势!

  “行了,进去吧!”

  霍嬗让开道路放它进去锁上门后,嘀嘀咕咕的往麒麟殿走去。

  “明天早上去营地那边转一圈,看看情况,正好在上林苑,顺便让冠军和骊羽跑一跑,好几日没出去了。”

  “早点回来,放放鸽子,让它们飞一飞,鸽子的规模也需要扩大了,上个月新来的十几只已经养熟了,开家后培训也要提上日程了……”

  回去后,霍嬗在自己的十几个书架上抽了一本自己没看完的有关于排兵列阵的兵书详解,找了一册空竹简,边写边画,研究了一会。

  天黑就停了下来,保护眼睛,吃完饭后就霍嬗开始练他的‘霸王功法’,皇室收藏的一部项羽的呼吸法,成不了仙,也练不出内力。

  但是可以让自己更快进入放空状态,缓解疲劳,让自己的呼吸节奏更好,更绵长,从小练可以让力气更大一点,耐力更好一些。

  嗯,就这些!

  ………

  求收藏,求打赏,求推荐票!!!ರ_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