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三十七节 秦皇汉武

第三十七节 秦皇汉武


  据说这种东西是武将世家必备的,自己这一部是霸王项羽根据自己的情况,在项家的呼吸法上改造的,别人也能练,效果也有,但不是很好!

  刘彻拿出了十几册,让霍嬗选,都是各武将世家的,老刘家在这方面穷,上档次的不多!

  霍嬗想到淳于秋说的自己的情况,那自然是选霸王的了,而且就这一部最高等。

  霍嬗练了练,感觉效果很好嘛,也没啥小说中说的那种暴躁易怒的感觉,那就练这个吧!

  像小说中的药浴啊什么的,还真有,一直都有。

  霍嬗每半个月就要来一次,但不是刺激潜力,而是固本培元,也不疼,热热的,效果也不错!

  霍嬗躺下坚持练了半个时辰,困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霍嬗刚开始练的时候,能坚持一刻钟,据说练好了,无时无刻都是这种呼吸节奏,就算是练成了。

  练了一年,霍嬗现如今一动不动也可以做到。

  其实没那么玄乎,就是一种呼吸节奏,走气方式,但小时候开始练习,对以后好处很大,卫青没练过,老霍也没练!

  卫青是小时候没这个资源,老霍是不屑于练,小霍既然有资源,而且这东西有用处,那肯定要练!

  ………

  霍嬗从少府回来以后,和和美美的度过了一个下午,但是整个长安城,已经因为霍嬗让人流传出去的消息翻了天。

  霍嬗的这则消息,算是给这个艰难的夏日带来的第一个好消息,虽然夏日已经快过去了!

  四万多人,有的人已经来了一个月了,听到这个消息,松了一口气,再不开始,他们就待不下去了,快要饿死了。

  有的才来没几天,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只有激动。

  还有的家在长安周边的,还没有收到消息!

  但身处长安的,每个人都开始准备了起来,没有条件的锻炼锻炼身体,有条件的,翻出兵书来看看!

  西市的一家馆驿里,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本磨得发光的竹简,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戚里的一座大府中,一位二十七八左右的男子,坐在榻上,陷入了纠结之中,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

  戚里的另一座府里,一位三十三岁的壮汉,正对着他那原本历史上服毒自尽,年仅二十一岁的小弟连声吩咐,小弟连连点头,一脸振奋!

  戚里的一座小院落中,一位二十八岁的男子,看着眼前的诏书,满头的不解其思!

  尚冠里的大将军府里,三个二十左右的男子,头一次被他们的父亲训斥了一顿,臊眉耷眼的。

  但,还是没舍得打……

  ………

  第二天一早,宠物小院里。

  “冠军,你能不能安分一点,加个马鞍又要不了你的命?”

  穿着一身白色劲装的霍嬗,肩上扛着一具特制的大马鞍,气喘吁吁的追在冠军的后面,两人已经在马厩里绕了十几圈了!

  每次在给冠军装马鞍的时候就是霍嬗最后悔的时候,他后悔当初为啥要把马厩建的这么大!

  霍嬗今天还准备骑着他去转转的,现在只能算了,还是老规矩吧!

  霍嬗扔掉马鞍,手里抄起缰绳,冠军乖乖的走了过来,霍嬗给他套上,接着就给他编了编鬃毛,总共编了七根,在末梢处挂上小铃铛!

  霍嬗拍了拍他的屁股,冠军前蹄微微抬起跳了跳,脖子一甩,叮呤当啷的,非常好听。

  霍嬗准备改天给他剪剪,长鬃毛有些看腻了。

  完事以后,不再管他,转身往隔壁走去,顺手在外面拿起银色马鞍和衬布,进去给非常听话的骊羽装上。

  冠军在霍嬗走后,就从马厩里走了出来,等了半天也等不到霍嬗出来,不满的用他那钉了蹄铁的大马蹄踹了踹院门。

  “来了来了,别踹了,都换了好几个门了!”

  霍嬗不满的念叨了两句,牵着骊羽出了小院,一撑马鞍就跳了上去。

  霍嬗用的马鞍也不是高桥马鞍,就这个时代非常平常的马鞍,也没有弄马蹬,为了保密。

  这个时候的马蹬就是一根绳子吊块布,或者吊块草编的软草块,上马辅助用的,对战斗力没多大的提升,用劲太大就会踩掉,磕到胯骨轴。

  霍嬗上马以后,冠军嘴里叼着缰绳递到了霍嬗的手里,霍嬗寄到骊羽的马鞍上。

  两马相处了三年,关系好了很多,这要是以前,冠军指定扑上来对着骊羽又啃又咬:

  ‘让我跟着她?不可能!’

  霍嬗对着门外的孙尚和二十名期门喊道:

  “出发!”

  霍嬗一人两马当前跑去,剩下二十一个人大步跨开跟在后面。

  霍嬗先是从自己的麒麟殿的小路上,拐到了未央宫南北大道上,而走南北大道去往南司马门,就需要路过未央宫前殿!

  正在宣室殿和众人商讨政务的刘彻等人听到马蹄声,刘彻眼睛一瞪,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崽子又在宫里跑马,不用管他,继续说!”

  众人也已经习惯了,每隔几天就会来这么一遭。

  霍嬗带着众人来到南司马门,这儿正有一群人等候着霍嬗的到来。

  为首的就是赵破奴,和剩下的期门军。

  二十个期门和孙尚接过同僚手中的马匹,汇入大部队之中,凑够了三百期门。

  “老赵!”

  霍嬗以前还叫赵叔,现在老赵、老路什么的,叫的贼顺口,赵破奴听到霍嬗的招呼,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在马背上行了一礼:

  “主公!”

  老赵最近可以算是风光无限,元封元年西域车师、楼兰攻劫汉朝使节,梗阻丝路。

  去年老刘派了老赵率军数万人攻破车师,俘虏楼兰王,因功受封浞野侯。

  不过西域诸国劫掠汉使也不是一件新鲜事,几十年前就开始了,不过这次为啥老刘爆发了呢?

  这件事吧,说到底就是大汉的战略目标。

  元鼎五年到元封二年这几年,平南越诸国、西南夷设十七郡,第一次打到海南,这个呢,就叫收回故土,加一部分开疆扩土。

  在此期间,还诞生了一则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那就是——夜郎自大!

  汉使出使西南各地诸国,然后滇国国王就跳出来了,非常骄傲问了一句话:

  “汉使啊,你大汉有多大?有我们滇国大吗?”

  旁边的夜郎国国王跟风了一句:

  “对啊,对啊,你们到底谁大啊?”

  嗯,然后他俩就都被灭了,夜郎一个跟风的,帮滇国背了两千多年的嘲讽加调侃!

  说回正题,主要负责此次行动的人物,前期就是杨仆,后期就是我们的老路,路博德。

  老路确实干的不错,办讲武,立学堂,教授农耕和中原大汉文化,虽然此后几年反叛不断,但为此后的两千多年奠定了基础。

  伏波将军、符离侯路博德,大汉名将当之无愧!

  这一次行动的战略目标就是稳定后方,以免出现南北夹击的局面。

  而稳定了后方以后,就该图谋北方了。

  元封二年,对于东边卫氏朝鲜采取的行动,水路两军并进,灭朝鲜,设四郡。

  以及元封三年的进攻西边西域,灭楼兰,破车师。

  这两个大事件的战略目标就是为了斩断匈奴的臂膀,华夏的版图头一次张开了双翼,出现了雄鸡样貌!

  要知道以前,这西域的诸国,古东北的小异族,那都是匈奴的小弟,是人家的人。

  要不是卫青在东边马踏龙城,老霍在西边开河西四郡,大汉就是一个被北方匈奴,西边羌人、西域各族,东边辽东各族,南方诸越国,夹在中间的一个夹心饼干!

  群狼环伺,自己又占据着最肥沃、最完美的土地,若是后人不争气,后果会怎样?

  所以说该不该打?

  而老刘就是一个字,打!

  他一个接一个,把他们全都给收拾了,疆域比秦末时期大了一倍!

  如果说始皇帝统一华夏,奠定了华夏民族大一统的基础,那汉武帝就是帮华夏民族奠定了生存的基础。

  让华夏能够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让华夏有了稳定的基本盘,能够一直屹立在世界之巅。

  两位皇帝联手给后世的皇帝定下了KPI天花板。

  把大一统,一体,故土等这些词汇注入到了华夏民族的骨子里,让华夏不至于向欧洲发展!

  这就是他俩并称为秦皇汉武的原因!

  ………

  “老赵,你家崽儿呢?”

  老赵的儿子叫做赵安,是一个刚十六岁的小虎头,整个人长得虎虎的,憨憨的,霍嬗看着非常有趣,很喜欢逗弄他。

  “回主公,他听说主公要招兵,在家练武呢。”

  “他才十六,练什么武?来了我也不收,太小!”

  两人往西安门走去,边走边说,赵破奴听到这话立马就急了:

  “主公,话不能这么说啊,老主公也是十八(虚岁)上战场的,主公练兵还要三四年,到那时,他刚到二十,不是很合适吗?”

  霍嬗瞥了一眼赵破奴,淡淡说道:

  “你觉得你儿子,能跟我们父子比吗?”

  赵破奴张了张口,嘟囔了一句:“那自然是不能!”

  霍嬗看着他装的那个失望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行了,我的练兵之法,他年龄太小,承受不住,过几年长大些再说吧!”

  霍嬗眼珠子一转:“对了,我给你写了一首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