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嬴殊邢雾阳 > 第5章 念气初启

第5章 念气初启


  回家前,嬴殊先跟着王大夫回永春医馆,请他开了几副调理的药。

  反正是嬴桥掏钱,他也没怎么客气,补气的、补血的、补身的,顺便又请大夫瞧了腹部的伤口,加上止血的、生肌的、止痛的,打了好几大包,一朝拎了回去。

  却没拿到自己家,而是直接到隔壁寻了江婶子,又将嬴桥给的银子拿出了一半给她,请她帮忙按时煎药,再顺便做几天吃食。

  江婶子对嬴殊本就关爱、照顾,何况他又给了银子,自然不会拒绝。只是见他一下子拿回这许多银子和药材,有些想问,但想想又止住了,叹息一声答应了嬴殊。

  嬴殊谢过,回家,想着虽前路莫测,好在如今倒是解决了眼下,也松下一口气来。

  之后几日,他便开始闭门不出。

  江婶子每日按时送饭、送药,见他一天天好起来,也没出去胡混,也颇感欣慰。

  连秦志那边,也是好几天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桥三爷的吩咐,不许他打扰嬴殊调养。

  这般无人打扰的日子正是嬴殊所需,几日来,嬴殊又冒险“变化”了几次。

  一开始是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后来熟练了,便关起门来大变活人。

  不仅仅是借此熟悉在两个不同的身体间互相转换,同时,他更是利用变身“盗盒者”后的异能来修炼自身。

  他很清楚,不久之后的青芒试,他是非赢不可的。

  嬴桥此人,只见一次就能看出来,是个斤斤计较又心狠手辣的人,若他当日没有听从嬴桥的吩咐,服药打败邢雾阳,那等待嬴殊的,绝对不会是个好结局。

  那药,一想就不会是什么安全的东西。真吃了,谁也说不好药效一过,是生是死。

  他只能靠着自己的力量,至少要在擂台上拿出一个能让嬴桥满意的水平。

  他不知道所谓的“天才少年”到底有多强,但嬴殊已经通过“盗盒者”的身体体悟到,人可以通过修炼和操控自身的“气”来达到普通人达不到的境地。

  这种“气”既可以无影无形,又可以如雾如水。

  成为“盗盒者”后,他可以将“气”扩散开,通过“气”感应到周围的环境。

  “气”的量不是固定不变的,“盗盒者”能够感应到的面积大小也不是固定不变的。

  在他将注意力放到自身,用心感受“气”在身体内的流动时,他能够隐约地察觉到“气”的积聚和增长。当然,这点变化极其微末,如果不是嬴殊在面对这种陌生的力量时极为敏感,又恰好处于一段从虚弱到恢复的特殊时期,他恐怕根本感受不到“气”的改变。

  从“盗盒者”身上感受到的“气”的流动,给了他启发。

  他试着用类似的方式来激发嬴殊的“气”。

  或许是因为已经从另一具身体上学会了“气”的应用,几乎毫不费力,他就已经能够用嬴殊的身体释放“气”。

  只是显然,“嬴殊”与“盗盒者”差距甚远。

  在成为“盗盒者”时,他能够将“气”外放,覆盖到数十里远的地方;但在成为“嬴殊”时,他仅仅能够勉强做到用“气”包裹自身而已。

  不过他发现,“气”的覆盖和延展范围固然是同“气”的修炼强度相关,但“盗盒者”的“气”与“嬴殊”的“气”所存在的根本差异,却在于性质。

  “盗盒者”的“气”更像是一种“场”,能够感知和监控它笼罩下的全部动静,但它平和、安稳,没有丝毫的攻击性;“嬴殊”的“气”虽微弱,但哪怕是一知半解的嬴殊,都能够感受到它的锐利,嬴殊甚至试过,把他全身的“气”都聚集在拳头上,竟就可以一拳轰断腿粗的木头。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一种用来侦测,一种用来攻击。

  只是,嬴殊对于这种“气”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他不知道,凭借着这特殊的能力究竟能不能打败那位所谓“天才少年。”

  他决定冒险一试,不论是从与邢雾阳比斗的角度上,还是从贸然暴露这特殊力量的角度上。

  平静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

  青芒试定在立秋的当天。

  经过几日的套话,嬴殊已然从江婶子那里知道了所有此处的少年应该知道的一些常识。

  比如这里叫做百花谷——一个俗气到不能再俗气的名字。

  据说是两百年前,天下战乱,曾昌盛一时的殷朝为异族所灭,朝中大将殷纪此后心灰意冷,遂领几员家将隐居,避入者百花谷来。

  当时百花谷中人迹全无,漫谷花草,一副桃花源的盛景。

  殷纪遂领残部定居于此。

  可惜,入谷时,殷纪已受重伤,未过多久,就怅然离世。

  临死前,他将生前佩刀——青芒放入为自己选定的墓**,勒令手下,好生教养他唯一的幼子,让他长大后,得以驾驭青芒,甚至立誓,让他的幼子一日无法驾驭青芒,众人便一日不得离谷。

  这名幼子并非殷纪嫡子,而是由他的一名侍妾所生。可惜,殷纪死后没有多久,这名侍妾和殷家幼子也相继亡故。

  青芒最终成了无主之刀,百花谷也成了无尊之地。

  两百年来,当年的殷家残部在百花谷落地生根,渐渐地形成了自己的管理体系。

  谷虽还称谷,但实际上已经渐渐地发展成了一个小镇,虽因地势所限,发展略受阻碍,但规模已非当初可比。

  近百年来,谷内大小事务,渐渐由四姓接管,四姓祖先均是当年追随殷纪的亲随。这四家正是赢家、邢家、张家和安家。

  谷中这些年也并不再与外界完全隔绝,事实上,因谷内地方到底有限,有很多谷内的年轻人最后甚至选择了出谷,到谷外的铭阳镇定居生活。

  又因婚丧嫁娶,也多有谷外的人进到谷里。

  近些年,是越发没有什么避世隐居的意味了。

  不过,殷纪幼子虽夭折,谷内却一直守着殷纪当年的遗命——青芒不出,誓不离谷。

  只是,青芒的继任者人选,不再只单单局限于一人。

  谷内青年,只要有资质者,均可入殷纪墓,去试一试能否让青芒认主。

  而青芒试,正是为了选出那个有资格去一试青芒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