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嬴殊邢雾阳 > 第14章 胡搅蛮缠

第14章 胡搅蛮缠


  安然:“你是谁?”

  嬴殊:“你的救命恩人。”

  安然:“……”

  安然脸上的表情由警惕变为木然,最后冷笑了一声,“敢问阁下这是在旁边看了多久,才能出现得如此及时?这百花谷中的人家都世代毗邻,便是没有深交,也都肯定迎面见过。然而阁下却面生得很,想来谷中的护卫队会对你的身份十分好奇吧。”

  嬴殊无所谓地勾了下嘴角。

  安然眼下这变脸如翻书,并且还恩将仇报的样子倒很符合嬴殊对他的认知。所以早说嘛,之前那个在形势危急中还温柔体贴的家伙究竟是谁?

  嬴殊非但没有被威胁的愤怒和恐慌,反而颇觉欣慰,因为觉得终于见到安然恢复正常了。

  可喜可贺!

  至于护卫队嘛!虽然被护卫队知道“他”仍在谷中算不得是什么好事,但要说坏,其实也没坏到哪去!

  因为他现在可以恢复到嬴殊的身份了。

  虽然没有去试,但他刚刚就已经发现了,之前不规则的心跳已经恢复到正常的频率,时隐时现的灼烧感也消失殆尽,这意味着药效所带来的副作用已经消除,他可以自由变身了。

  甚至他还感觉到,他变强了。也许算不上突飞猛进,甚至可能变强的仅是处于这个身体的状态,但他确实,变强了!

  因可以自由变身和变强所带来的喜悦,消解了被迫现身所带来的郁闷。

  连带被安然威胁,他也很无所谓。他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地方变回嬴殊。

  至于之后……安然愿意去告状就让他去呗,也要告完了能找到“他”才行啊!

  嬴殊转身欲走。

  安然赶忙出声,“等会儿!”

  嬴殊停住脚步,回过身看他,也不说话。

  安然撇了撇嘴,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我说……那什么……我们做个交易呗?”

  嬴殊惊讶地挑了挑眉。

  安然:“要不这样!你呢,再帮我个忙,我就向你保证,绝不把今天见过你的事情说出去,权当合起来报你一个救命之恩,你看怎么样?”

  嬴殊差点气笑了,你家救命之恩还带救一个赠一个才报的啊?他看向黄衣姑娘,想找寻个联盟,看看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觉得这太不像话。

  黄衣姑娘却完全跟他不在一个层面,她正仔细地为安然清理、包扎伤口,虽分神听着两人的谈话,却不插口,直到嬴殊看过来,她才道:“先生放心,奴家白清浅,与先生一样都是谷外人。谷中是非,一概与我毫无关系,更不会对今天的所见多半句嘴。”

  好吧,看来若真能让安然闭嘴,那他就一点暴露的风险也不必冒了。

  嬴殊:“你要我做什么?”

  安然笑起来,他指了指自己右肩的伤口,“这个,若是被我祖父、祖母,还有我爹、我娘看见,必定要呼天喊地,还会把我一直关在家里不许出门,一直到伤好为止。甚至说不好,以后还会派个人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那样的日子……”他仰天翻了个白眼,“我想想就头皮发麻!”

  他顿了一下,觉得嬴殊大概已能明了他接下来所求之事有多么重要,“所以,我得麻烦阁下,去到我家,帮我偷一件衣服出来。我总不能这么满身是血的回去,你说是吧?”

  偷衣服……去你家?孩子,什么叫引狼入室麻烦学习一下?

  嬴殊:“你随便找件衣服换上,不就好了?”

  安然摇头叹息,“行不通的。我院子里一堆人盯着,别说是衣服,我换个荷包都能有人发现不对。若早上出门时跟晚上回家时衣服换过,是肯定瞒不过的。只是换的是自己的衣服,总还能糊弄过去。若换的是旁的衣服,那就难说了。”

  嬴殊:“……”

  安然继续道:“况且不仅是我,白姑娘也需要换过一身衣服再回去才好。”

  并不随意插口的白清浅却摇摇头,“我不需要。”她摊开满是血泡的手掌,“就算换了衣服,这个也瞒不过去。倒不如索性编个理由,在哪一脚踩空了掉下坡又爬上来的也好,或者其他什么也好,都说得过去。”

  安然于心不安,“本来答应了你,要带你进红雾林的……”

  白清浅打断他,“不是进了吗?”

  安然黯然:“可却还是让你受伤了,那有我没我又有什么差别?”

  白清浅道:“真正受伤的那个是你。这次出来我没有带太多创伤药,只给你用了止血和清毒的,这只是权宜的处理。你回去后,千万要找人给你重新医治,被星目虎咬到,一定要把创口处理干净,重新包扎。并且要定时换药,注意伤口的凝血和愈合,中间若是发热,就要赶快看看是不是伤口出现了问题,绝对不可大意。”

  安然显然十分喜欢看白清浅教训人的样子,被她这样一通啰嗦,非但没有半点不耐,反而有点享受其中。他乖巧地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注意的。”

  白清浅点了点头,“那这样,我便先回去了。”

  安然猛点头,“嗯,你回去的时候自己小心。”

  白清浅应了一声,起身向嬴殊致了下意,随即便头也不回地按原路返回了。

  嬴殊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深深地为白清浅的洒脱感到佩服。这真是说走就走,而且二话不说地就把安然这么一个受了重伤的家伙扔给他这个陌生人了。

  怎么想的?

  反正看样儿安然是死不了的,嬴殊不想再跟这家伙继续闲扯。说到底,安然“求”他之事,风险太大。潜入安家偷衣服?那还不如去让安然告发他呢!

  二话不说,嬴殊转身就走。

  衣角却被安然猛地拽住,“喂,你不是不打算管我吧。”

  嬴殊被吓了一跳,他外褂下面,穿的可还是原本的衣服。其他的没有所谓,若被安然发现到“他”与嬴殊之间的联系,那才要命。

  “放手!”

  安然示威般地把衣角攥得更紧了,“帮还是不帮?”

  嬴殊狠狠地深呼吸了两下,“放手!我帮!”

  安然得逞地笑了下,放开嬴殊。

  嬴殊疑惑,“你就不怕我索性杀了你吗?”

  安然一愣,探究地问:“为什么?你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选择现身救我了。那我刚刚做了什么,又让你有了杀我的念头?就因为我胡搅蛮缠?至于吗?”

  嬴殊闭紧了嘴,安然比他以为的要敏锐得多,只凭他没有多想的一句问话,就察觉了他问话下潜藏的危机意识,这样的人要小心应付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