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嬴殊邢雾阳 > 第21章 夜会清浅

第21章 夜会清浅


  依照白清浅话里的意思,是确定了“嬴殊”与“未羊”之间存在某种关系,她未明说认定两人其实就是一人,但通过“嬴殊”传话要见“未羊”,其间意味不言自明。

  嬴殊有考虑过白清浅是不是在诈他,但感觉可能性不高。

  毕竟,她话一出口的同时,就已经暴露了自己。若是要诈他,有千百种更安全的方式,不需要搭上自己。

  如果白清浅与百花谷有着更深的联系,嬴殊也许还会考虑是百花谷的人派她来试探自己。

  但白清浅来百花谷时日尚浅,不太可能参与到谷内的机密要务。

  最大的可能,白清浅就正是那个负责接应“未羊”的人。

  也许事情仍旧要拐回到盒子里的所谓“圣物”,它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用处,白清浅那里可能会有一二答案。

  嬴殊思虑过后,还是决定赴约。

  是夜,他变成未羊的模样,套了件不甚显眼的蓝黑色老旧外衫,虽穿着也还是稍有紧绷,但看着并不明显。

  白清浅此时既为嬴家二夫人的医女,自然是住在嬴家。但据嬴殊判断,她不太可能住在二夫人的院儿里。毕竟嬴家二老爷仍在,白清浅一个外姓女子,附居二夫人院中并不合适。

  她也不太可能独居,二夫人最初既是为着不让嬴桥糟蹋了她,才将她放到自己身边,那日常起居便肯定会防备着嬴桥。

  如此一来,最有可能便是她附居在三姑娘或谁的院里。

  嬴殊仍旧开了念气领域,趁着夜色,一路潜行到达嬴家。

  他对嬴家的布局并不陌生。

  就好像对他自己家一般,尽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但只要走到一处,就自然而然地知道下一个拐弯或院子是不是他要去的地方。

  他从侧墙翻入,顺着感觉来到嬴洛所居的院子。

  嬴家内宅不设巡夜的护卫,各处院门均落了锁,有值夜的婆子,所防不过是宅内有人趁夜乱逛,如此四处不通、人畜皆睡,反倒便宜了嬴殊。

  他一路畅通无阻,并不被任何人发现。

  嬴洛院中也是一片漆黑,只临门的角房和靠西一处的厢房透出淡淡荧光。

  白清浅自然不会居住在角房。

  他悄无声息地靠近西厢,用念气探寻过一圈,确认了屋内只白清浅一人,才轻轻地推门进入。

  门果然未锁。

  嬴殊迅速而无声地开门闪身进去,又反手将门关上。

  厢房分内外两间,外间用以迎客,内间则是卧房,中间用一抹珠帘相隔。

  白清浅倚靠在内间的一方梨花木矮踏上,一手支着脑袋,半睡半醒的样子。她身侧的小几上,点着一枝红烛,那模样就像是在等待着晚归的良人。

  听到珠帘掀动的声音,白清浅睁开眼,身子却仍是懒懒地斜靠在背垫上。

  “你来啦!”她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份慵懒,不再似白日里那般清冷。

  就着一点红烛微光,她眯起眼来细细地打量了嬴殊一番,半晌后噗嗤一笑,“我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呢,尤其是不似师叔的那一部分。”

  嬴殊心念电转。

  他于“未羊”的来历所知太少,以致在白清浅的面前陷入完全的被动。

  他不知白清浅从前是否见过“未羊”,也不知她口中的师叔是不是就是那个他记忆中向他下令的人,更不知所谓“圣物”到底有什么用处。

  当然,他最大的不知在于,他根本就不清楚未羊的背后,究竟意味着一个什么样的势力。

  嬴殊只能尽可能不过多地暴露自己现下真实的状况,但毕竟所知太少,能做到哪一步,他并不确定,“你要见我,我来了。有什么话,不如直说。”

  白清浅笑了笑,脸上一直带着与白日里截然不同的慵懒笑容,她起身,从榻上拿起一套衣服,递在嬴殊面前,“呐,看你的衣服不太合身的样子,特意给你做的。”

  嬴殊冷着脸接下衣服,目光平静地与白清浅的视线相触。

  烛火昏暗,一切都看不太清楚。

  但嬴殊发现,成为“未羊”时,他的一切感觉都会变得更加敏锐。

  衣服面料的触感稀疏平常,烛光掩映下发出暗暗的灰褐色,针脚应该并不十分细腻,也不像是特意赶制的样子。与其说是白清浅特意为他做的,嬴殊更相信这是她之前本来准备好让未羊逃离百花谷时的衣服。

  嬴殊意识到,也许白清浅确实已认定他可以变化成另一个人的样子,他既可以是“嬴殊”,也可以是“未羊”。

  但她应该还并不清楚这种变化的根源来自于哪里,否则她不必用一套衣服来试探他的反应。

  如果“未羊”这般变化的能力事先不该为白清浅所知,那此时发现她不仅识破了他“嬴殊”的身份,甚至早早就能准备好一套衣服给他——毕竟做一套衣服可不是半天下来就能办到的事情——“未羊”应该会露出惊慌,或者至少是异样的神色。

  这正可以证明,白清浅对他此时的状况其实也不甚明白。

  想到这里,嬴殊暗暗松了口气。

  他最怕的,其实是被白清浅发现他根本没有“未羊”的记忆。

  变成“嬴殊”,可以说是一种伪装。但前提是,是“未羊”变成了“嬴殊”。

  而不是“未羊”和“嬴殊”一样,都是他的不同伪装。

  前者意味着他仍旧属于白清浅所在的组织。

  后者却意味着“未羊”其实跟“嬴殊”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已不再存在。

  嬴殊面上的坦然似乎的确取信了她。

  白清浅重新落座,“早便听说,未羊精于潜行、隐匿之道,只一直不知这样的本事就算再精,又能精到什么地步。如今见过,才知师叔爱重未羊,确属事出有因。”

  “不还是被你找到了吗?”

  白清浅难得俏皮地点了点自己的鼻尖,“那是因为我也很精于寻人之道啊。”

  嬴殊不欲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打转,“‘圣物’现下还在百花谷手中。”

  白清浅垂下眼,十分微妙地静默了片刻,“你说得对。师傅此次对‘圣物’势在必得,未免她老人家最后耐不住性子,来一场大开杀戒,我看,能悄悄地取走,还是悄悄取走为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