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嬴殊邢雾阳 > 第24章 没心没肺

第24章 没心没肺


  藏书阁位于学院的东侧,是一栋塔楼建制的二层建筑。阁内设有阁首一名,小童数名,负责维护阁内书册的日常管理。

  阁内的藏书多为当初建立青芒学院时,谷中各大家拿出家中的私藏所捐,历史都十分悠久。

  除了这些当初的老家底外,藏书很少增添,毕竟这里的学生们进到学院,虽也是为了读书明理,但又没有什么特定的学术目标,也没有那么多人喜欢专研学问,学院自然也就不会在这方面花费过多。

  再加上藏书阁所在的位置本来就相对较偏,以致学院中更少有人过来。

  阁首和小童也并不负责,常常只余一人在旁边的一间小屋中值守便罢,并不认真遵守阁内的规定。

  安然和嬴殊过来时,也是先去了小屋,找到值班的小童要了藏书阁大门的钥匙,便自己拿了钥匙去开门。

  在答应过小童用后会将钥匙归还后,他便再不过问,连随两人跑一趟都嫌麻烦。

  嬴殊由此,明白了张天意为何声称自己是逃课来了这里,因为管理实在疏松,但凡他当天也要过钥匙,就可有人为他证明他当日去过藏书阁。

  至于到底去没去,或者究竟几时去的,又几时走的,根本没人能够查证。

  安然熟门熟路地领着嬴殊到了藏书阁。

  开门的瞬间,一股沉闷的味道即扑面而来。

  嬴殊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嘀咕:“这屋子是多久没打开了?”

  安然也忍不住皱起了一整张脸,他舞着袖子在面前挥了两下,体会了下什么叫做徒劳无功,“所以能在这种地方歇息的,不是神人就是犯人了!”

  嬴殊点头,“有道理!”

  他仰头望了望垒得密密麻麻的藏书,“所以你就是来确认这个的?”不是神人就是犯人?

  安然忍不住鄙夷,“这个还需要确认吗?要不是早就知道张天意撒了谎,你以为我会继续跟你捆在一起,帮你撒谎作证?”

  嬴殊不满,“搞搞清楚好吗?最开始撒谎的人明明是你!又是掉河里,又是受伤的,我可从来没真地过问过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本来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安然双臂抱胸,一脸正气地问:“所以你觉得我说掉河里了,是在撒谎吗?”

  “是不是,你自己知道啊。”

  安然撇了撇嘴,似十分不快,“那随便你想好了。”

  他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扭头钻进书架与书架之间。

  藏书阁的顶棚极高,书架的高度直逼顶棚,要寻找书架上层的书就只能借助梯子。

  安然指使着嬴殊一起搬来一支带踏台的站立梯,自己爬上去,往书架的最上层搜寻。

  嬴殊在底下虚抱着梯子腿,仰头问:“你是有什么头绪吗?”

  安然一边在顶层翻找,一边很随意地回答:“现在还不确定,但我印象里书架的最上层应该有一些前人的笔记,我记得里头好像有提到一些什么关于红樟木的事情。”

  嬴殊惊讶,“你还看过这里的书?”

  安然低头往下瞅,“之乎者也呢,就没看过。光怪陆离的呢,就差不多都翻过。”

  嬴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就算只是讲志趣逸闻的,差不多都翻过的话,你也应该在看书上花了不少时间的。”

  “所以你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嬴殊不甚有诚意地摇了摇头,“没,就是没想到罢了。”

  一开始以为是个心直口快没什么城府的小公子,后来发现在心仪的姑娘面前意外地温柔体贴——虽然单从看上位来历可疑的姑娘这点说,是有点眼瞎——但同时呢,好奇心过剩,有些自以为是的聪明,撒谎的时候面不改色、张嘴就是一套虚构的故事,现在又发现其实很喜欢读书。

  还真是一次又一次地打破想象。

  嬴殊正想着,就听安然在上面拍了拍梯子的侧杆,叫他,“哎,把梯子往旁边挪挪,这边没有我要找的。”

  嬴殊瞬间气急,“所以你拽我来,就是为了让我来帮你挪梯子,当苦力的是不是?”

  安然一脸理所当然,“不然呢?我要爬下去,把梯子挪到一边,再爬上来吗?”

  见嬴殊一脸的不买账,他叹了口气,勉强软下来,“那样太耽误功夫了。这里书这么多,谁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当然是好兄弟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嘛!你难道不想早点知道王师傅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嬴殊忍耐地咬紧了后牙槽,催动念气,拖着梯子的两边将它侧挪了少许,“第一,我从来没说过我想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第二,穆大哥也说了,护卫队都认定红樟木的味道跟王师傅的死关系不大,调查这些,未必有什么意义!”

  眼看着嬴殊屈服就范,安然毫不在意他说的话,他笑笑,目光专注地在书架上一本本地搜索,“你也说是未必了,那就说明还有一丝可能是护卫队错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调查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嬴殊放弃地抱住木梯,随他去找。

  他已经发现了,安然在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实在好奇过头。

  就好像他当初硬拉着未羊去帮他偷衣服,其实他未必是一定需要未羊帮忙,更多可能还是觉得好奇,想要从未羊的身上察觉些什么。

  但这种好奇又十分单纯。

  所以他明明知道未羊正是百花谷一直在找的人,却宁愿鬼扯各种谎言去隐瞒未羊的行踪,甚至似乎完全没考虑过这个人会不会危害到谷内的利益。

  嬴殊觉得,一个人的归属,就决定了他大部分的行动原则和目标。

  他现在拥有“嬴殊”和“未羊”的双重身份,但他没有他们各自的全部记忆,因此对这两个身份的归属感都极为淡薄。

  这就使得他既不觉得自己是百花谷的人,也不觉得是白清浅那边的人。

  他不打算为任何一边做事。他的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是保全自身,并确认现下的情况,他需要知道自己这种变身的能力到底来自哪里,又有什么潜在的规则。其他一切,都要放在保全自身的后面。

  而安然,他是实打实地百花谷人,他生长于百花谷四姓中的安家,他理应对这里有强烈的归属感和责任心,但嬴殊没有看到。

  他不知道这样的安然,到底是没心没肺,还是豁达过了。

  但他不打算去探究这样太深层次的东西。

  他对探究安然不感兴趣。

  他看着与安然相交渐深,但心中只把对方当做过客。

  嬴殊突然意识到,不管他自己到底是谁,他其实是个心冷的人。

  这样的认知非但没有让他感觉惭愧,反而有些心安。

  一个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的人,本来就没有与人交心的资格。

  嬴殊低头想着,不期然,一本书从上面掉落,正摔在他的头上。

  他皱着眉,从脑袋上把书拿下来,仰头瞪安然,“你又要干嘛?”

  安然指着他手里的书,“我找到了,看我给你折起来的那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