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嬴殊邢雾阳 > 第25章 阴差阳错

第25章 阴差阳错


  安然扔下来的本子看起来可有些年头,中间的书页都有掉下来的,被他这一扔,除了砸在嬴殊头上的,还有几张飞页顺势就脱离了本体,自由自在地飘落到了地上。

  正经书院的藏书阁中的书都这般缺乏养护,可知甭管看着多么重视教育,百花谷说到底就不是个养文人的地方。

  嬴殊把砸在他脑袋上的书拿下来,中间确被安然折了一页。

  他没看折起来的那页,却是先翻到封面扫了一眼:百花谷风物杂记、花间居士撰、抄本。字迹十分模糊,勉强还能认出来已是不易。

  他用手指点了点封面,“这个花间居士是谁啊?”

  安然已经从梯子上走下来,到了倒数第二阶踏板,听见嬴殊问,便一手搭在上面的踏板上,居高临下地回答,“据说是殷氏余部初入百花谷时的一位军师,但可能并没有后人,所以具体的信息并没有流传下来,名字也不可考了。”

  他伸手,替嬴殊重新将书页翻到他折的那页,“这个不重要了!虽然这位居士大人博闻强记,几乎称得上是百花谷二三百年来唯一的大学问家,可惜,命不好,跟了殷氏,不仅没得子女传承,最后连姓名都没有。所以这样的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信息在这里!”他狠狠地点了两下书中的一段记载,动作粗鲁得好像恨不得在纸上戳出几个窟窿。

  嬴殊赶紧把本子拿得离他远了一些。

  纸张已经泛黄,被安然一通乱点后,更是已在粉身碎骨的边缘挣扎徘徊。

  好在仔细辨认,还是能够勉强看出其中的内容。

  这本《百花谷风物杂记》其实是一本列数谷内物种的笔记,所涉涵盖猛兽、动物、植物、矿物等等,在介绍各风物的同时穿杂地写了些殷氏余部进驻百花谷后的大事记,算得上非常可读。

  安然让他看的那段,就是描写红樟木的。

  “樟木,入秋后叶转微红,亦称红樟木。喜水,不易燃。曝后有淡香,防虫防蛀,可久存。燃之,味刺鼻,微毒,不可久闻。致头晕。若有伤,则伤发,重则致死。其毒可令虎兽昏睡,为之不喜。初入谷时,虎兽为害,伤人无数。为驱虎兽,尊主令遍植其于百花林外。后,虎害果消。余自喜。”

  字迹模糊,嬴殊认得也略有些困难。他来来回回地默读了几遍,最后指着“若有伤,则伤发,重则致死”几个字,向安然确认,“所以,其实穆大哥说王师傅身上的味道跟他的死没关系,根本就是错的。恰恰这才是他的死因。他身上的味道说明他经常会点红樟木,实际上早就已经中毒了。而张天意应该并不知道这一点,毕竟王师傅死后他的反应根本就不像有所准备。他可能只是想打王师傅一顿,但没想到,他造成的伤与红樟木的毒相互反应,最后成了王师傅的死因。应该是这样吧。”

  安然一直站在梯子的踏台上没有下来,此时他一只胳膊搭在台阶上,下巴枕着台阶,多少有点心不在焉地回应,“可能吧。”

  嬴殊疑惑,“不是,你刚刚不是还挺有兴致的要破案的吗?怎么现在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安然白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破案来着?”

  嬴殊:“那你拉我来这里找这本书是为了什么?”

  安然微微地蹙起眉,表情上仍带着不解,“王师傅的死可能是因为这个。但……他为什么要一直点红樟木呢?就算现在可能不太有人知道那东西烧久了还有毒,但它烧起来不是很刺鼻吗?又不能当柴火用,一直烧它干嘛?”

  嬴殊凉凉地道:“说不定王师傅跟你一样,闻不出刺鼻来呢?”

  “滚!”安然生气地推他一把。

  嬴殊笑,“不然的话,就是他养了一只这个什么虎兽,用来让虎兽睡觉的,你觉得呢?”

  嬴殊只是无心一说,安然听后却面色一变。

  他略沉了脸,静默了片刻,又拉着嬴殊往外走,“我们去红雾林看看。”

  “什么?”嬴殊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安然这又是抽了什么风了,被他拽出藏书阁时,才猛然想到那天遇到的那只星目虎。那可不就是一只虎兽吗。所以,已经不再轻易到红雾林边缘的星目虎,竟出现在那里,是因为什么呢?

  安然这次并没有带着嬴殊翻墙而走。

  两人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出了学院,然后直奔红雾林方向。

  一路上,安然都静默不语,安静地仿佛变了个人。

  从学院的正路出来,就不是贴着林子边缘绕到河谷,而是先到河边,再顺着河道走到河谷,再进林子。

  进入林子后,安然并没有快步前行,而是伏低了身子,一路顺着林道搜寻查看。

  他没说自己到底要找什么。嬴殊也没多问,只跟着他往前走就是了。

  安然的搜寻并不顺利,渐渐,嬴殊发现,他其实是在这林子中找寻人出没的痕迹。

  倒伏的野草、折断的树枝、泥土上的鞋印……一处都不肯放过。

  最终,还夕阳即将完全落下时,嬴殊和安然蹲在一处隐藏在巨大树洞的铁质兽笼前,凝神苦思。

  嬴殊,“兽笼打开了,但之前里面肯定有东西。”

  安然捏着一撮从笼子里捡出来的橘黄色毛团,“是星目虎的幼兽,看笼子的大小,幼兽应该只有两三个月吧。”

  嬴殊纳闷,“可……假设是王师傅抓了这只幼兽,那为了不让它跑掉,所以他一直在用红樟木的毒烟,因此才导致了他的死。那……放走或者拿走幼兽的又是谁呢?总不会说,这件事情其实又跟张天意没关系,是有另外一个人为了星目虎干的吧?那张天意在听说王师傅的死讯后的表情,就说不过去了啊。”

  嬴殊说完,等了片刻,却见安然只是盯着那团橘毛发呆。他拍了拍安然,“喂,别不说话。猜一猜啊。”

  安然低头,握紧了橘毛,“不知道啊。”他看向嬴殊,“去找穆哥吧,瞎猜也没用。”

  说罢,他自顾地起身,往林子外走。

  嬴殊看了眼他异样的背影,脑中突然闪过,他同白清浅说要将“圣物”重新拿回来时,她微妙的表情。

  如果有人知道有只星目虎的幼兽被困在这里,又知道可以利用这一点引出星目虎……

  如果那天他没有及时现身,而安然最后被星目虎重伤,药石无医。安家会不会为了这唯一的血脉要求百花谷拿出“圣物”一试呢?毕竟在他的误导下,他们可能已大概率相信“圣物”的功用即是救死扶伤……

  再如果安家拿到了“圣物”,而白清浅作为一位医术颇精的大夫,还很有可能是将濒死的安然带回安家的人,她当时应该是极可能便守在安家的。

  那安家拿到了“圣物”,就意味着白清浅拿到了“圣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