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嬴殊邢雾阳 > 第29章 陡然生变

第29章 陡然生变


  什么情况?

  嬴殊瞬间清醒过来,他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后背立刻撞到一具温热的身躯。

  “谁?这是怎么回事?”被他撞到的人发出了与他同样的疑问。

  “别乱动了,我们被抓了。”安然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来。

  “什么?”刚刚发声的人没能马上领会这话的意思,因为惊异,他的声音提了起来。

  许是这声音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两个头带面具、身穿短打的男人走进来。如果不是脸上还带了奇怪的面具,他们的穿着打扮与街头搬运东西的苦力毫无区别,简直就像是给主人家搬完货物后顺道干了一票绑架的生意。

  两人中为首的那个身材颀长,却略有些佝偻,行动间像个直立行走的大猴子。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带着一点不知道哪里的异地口音,“看来你们这帮小崽子是都醒啦?哎呀,老三你看,我就说是药下得太轻了。这一醒过来就叽叽喳喳的,吵死人了。”

  跟在他身后的人比他矮了一头,身材瘦削,声音平平的,却格外有种镇定自若的气质,“拿到东西后,我们还要靠着这些人离开,都昏着,也没法带他们走。”

  “嘁!”为首的冷哼一声,“真麻烦,东西弄到手,那些烦人的就都杀了,我们只要手上有一两个重要的人质,还怕百花谷的人不放我们吗?”

  老三静默了一下,低声劝,“谷中形势复杂。这些大多是各大家的小子,随便杀了哪个,激怒了他家里人,怕会不顾其他小子的性命,在我们离谷时横生枝节。我们此行,还是要以任务为重。”

  “哼。”为首者表示不耐,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显然虽不高兴,但还是认同了老三的话。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到底为什么要抓我们?”一个被绑来的少年突然大声询问,若不是厉声的言语中还带着微微的颤音,看着倒很有一副大无畏的样子。

  为首者很不高兴地龇了下牙“我不是说了,很吵吗!”他大步向着人堆走过来。

  那个出声的少年就是嬴殊背后的那个。

  为首者踩进人群,路过嬴殊的时候直接将他一脚踢开,然后弯下腰,一掌抓住出声少年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掼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被提得双脚离地的少年被迫与为首者的视线平行,怼在咽喉间的拳头让他几乎不能呼吸,“放,放我下来。”

  一股强大的念气威压瞬间蔓延开来,凶猛得像出笼的野兽,“小子,告诉我,你是想要现在就去死吗?”

  “不,不是,我错了,我错了。”少年带着哭腔求饶。

  “废物!”送了一句简短的评价给少年,为首者松了手,任由少年贴着墙边滑下来,摔在底下不知道谁的身上。

  为首者退后一步,欲走出人群。

  但在退到嬴殊身前时,他“咦”了一声。

  嬴殊暗叫不好,倏地收回念气。

  嬴殊现在使用念气的方式,大致是有两种。

  一种是他自己专研摸索的,通过念气覆盖全身的方式,进行防守和攻击,等于说是将念气当做了无形的甲刃。“嬴殊”的念气,韧劲和锐劲都很强,很适合这种偏重于战斗的念气使用方式。

  进入到青芒学院后,通过学院的念气理论课,他知道了这其实只是一种人人均可做到的基础念气运用方式。但不同才能和天赋的人,可以依照念力分配和运用的不同,做到不同的程度。

  一般而言,会认为能够做到全身均匀无破绽的念气覆盖,便是基础能力达到圆满的标志。

  就如同邢雾阳在青芒试上做到的那样。

  但这也仅仅只是基础而已。在这之上,还有更高层次的运用。

  另一种,是他参照“未羊”的念气运用方式学会的。“未羊”的念气,具有很强的扩散性,可以将念气蔓延到周围几十里开外,将很大一片领域都纳入自己的监控区域。

  学院的念力理论课中曾提过,念气无影无形,除非具有侦查性的念气属性,或两人的念气相接触,否则没有人能“看”到别人的念气。

  嬴殊接触念气的时日尚短,他其实不太清楚所谓的“接触”是指什么。不过依照他个人的使用经验,在作为“未羊”释放出念气时,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毕竟,“未羊”的念气范围很广,覆盖的领域中本就有很多念气者在活动,但从未招来任何警备。

  唯一一次,嬴殊察觉到他的念气有暴露的危险,也不是在覆盖住任何人时。

  而是那次在红雾森林中,他的念气在主动地追寻和查找潜在的威胁者时,在与星目虎的威压一触即开后,他意识到再接触下去很可能会令星目虎惊觉。

  但嬴殊并不觉得那是因为星目虎很强的缘故。

  星目虎虽然是天生便会运用念气的兽类,但毕竟也只是虎兽罢了。

  要说强的话,邢家和嬴家的族长虽都年事已高,但作为谷中的重量级人物,绝对可以在谷中排上个名号。但他们也不能察觉“未羊”的念气。

  所以他觉得,这两者之间的不同,不在于对象是谁,而在于一个是他使用念气被动地覆盖住一片区域,而另一个则是他驱使着念气主动在追寻目标。当目标过于危险或强于他时,就有可能被对方发觉。

  青芒试上,为了战胜邢雾阳,嬴殊参照着“未羊”被动使用念气的方式,在周身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圆形空间。

  “嬴殊”的念气空间和“未羊”的念气领域,既相似又不同。相似的是充溢的念气使用方式和探查的属性,不同的则是“嬴殊”的念气空间更像是把他和他的对手都笼罩在了一个异次元里,而在那里,他对手的念气使用方式将在他面前分毫毕现。

  这样的使用方式,至少在面对邢雾阳时,并没有引起对方的丝毫惊觉。

  所以在为首者靠近他时,他小心地放出了念气,想要通过念气空间获得更多关于对方的情报。

  但为首者“咦”了一声。

  他迅速地收回念气,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为首者还是站定了。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坐在地上的少年们,他们全被指粗的麻绳紧紧地捆绑着,不管平日里是哪家威风八面的公子,此刻也全都无助地挤在一起,实在看不出有谁还有余力威胁到他。

  但在那一刻,他却分明地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气,像是会分分钟探穿他的能力,解析出他全部的弱点。

  那感觉只有一瞬,快得他甚至难以确定是不是错觉。

  但他仍旧郑重地在诸位少年中扫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定在了他脚下的嬴殊身上。

  不管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杀鸡儆猴一下。

  弯腰,一手拎起嬴殊的后脖领子,他高声道:“都给我听着,全部都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谁都不许捣鬼。我们今天来,不是来取命,所以你们就自己把你们自己的小命看好咯。谁要是实在不想要,那就吱一声,老子也不介意帮你们收了!听懂了吗?”

  为首者说完,并不期待回答,他将嬴殊提到自己身前,很是恶意地笑了笑,又压低了声音威胁道:“若是有不懂的,那我不介意给你们示范一下。”

  随着他的话音,他猛然出拳,一下子击在嬴殊的腹上。

  嬴殊的身体,直接被他击得向后荡了一下。

  随即,他将他扔在地上,与老三一起,转身走出了内室。

  “嬴殊!”

  被提起来的时候,嬴殊就预感到自己要惨。他早已随时做好了准备,在为首者拳头落下的瞬间,他激发了自己最大的潜能,将念气瞬间集中到预估的拳头落点。

  念气所形成的铠甲消解了拳头的部分力道。

  但他仍被这一拳打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甚至一瞬间,他都差点怀疑自己护住腹部的反应是不是错了。为首者的拳头,就好像是弹簧般,受到的阻力越大,力量也就越大似的。

  摔在地上的时候,他并没有感到二次的疼痛,腹部的剧烈痛感完全掩盖了其他的感觉。甚至在不受控制地不停咳嗽和干呕时,他都没有感受到呕吐感。

  好一会儿后,他才缓过来,意识到头顶上有两个声音在轻轻地唤他。

  “殊弟,你怎么样?听得到吗?”这是邢雾阳的声音。

  “喂,还活着吗?吱个声啊!”这是安然。

  嬴殊压下干呕的欲望,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先是没好气地冲安然嘀咕了一句,“还敢吱声啊!”又看邢雾阳,“你怎么也在这儿?”

  安然在,他不意外。

  他明明是在学院睡过去的,醒来就到了这儿。那安然也在,简直再正常不过。

  可连邢雾阳都在,就有点奇怪了。他不是应该好好地呆在邢家吗?

  邢雾阳脸上的神情略有些一言难尽,有点羞愧、有点复杂,“你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吗?”

  “当然不好啊!”嬴殊叹息。“为什么是我……”为首者虽被警觉,但不像是发现了他在使用念气的样子啊。

  见嬴殊还有力气埋怨,安然讥笑,“大概是你看着就欠揍吧。”

  嬴殊白他一眼。

  一个声音压到气声插进来,“这种时候,你们还有心情说笑!趁着他们都出去了,我们赶紧大家一起想想,怎么逃出去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