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嬴殊邢雾阳 > 第38章 离谷前夕

第38章 离谷前夕


  时光飞逝,嬴殊“醒”来的时候还是夏末,如今转眼就已入冬。

  粗粗算来,他已在百花谷生活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也终于靠着护卫队丰富的任务类型,认识了这谷中绝大部分的人员,不必再靠着见到人时的“记忆突现”和插科打诨到处应付。

  如今,他在护卫队已算半个老手,不必再非得组队跟着穆青,偶尔也能自己单独执行一些任务,虽然也都是最简单的那类。但现在不论走到哪里,谷里的人看到他会自动将护卫队与他联系在一起,从前那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嬴殊”已彻底从人们的印象里消失了。

  入冬后,嬴洛带着翠柳一起,送了件披风过来,得意洋洋地说是自己亲手做的。嬴殊扫了一件,披风的毛料极好,入手顺滑,针脚嘛,就很明显的参差不齐。好的地方,几乎不见针线,拼接自然,彷如一体。差的地方嘛,就针线全露在外面,还歪歪扭扭,活似蚯蚓。倒是真一看就是嬴洛亲自缝的。

  嬴殊假装没有察觉,真诚地道了谢。

  其实冬衣包括披风一类,嬴家已经给他送过。虽料子不及嬴洛送的这件好,但更适合他日常的穿用。

  不只冬衣,还有炭火和其他一些过冬的用品,但凡可能用得上的,都送了。来的人自然是嬴家长孙嬴林。

  嬴殊如今对嬴家的形势有了更多了解。

  如今嬴家的年轻一辈中,嬴杼其实已经有了实权,说一不二。嬴老爷子也对嬴杼非常器重,很愿意在族老会给他长脸撑腰。

  但在对次孙委以重任、满怀期盼的同时,老爷子又有些放不下让长孙执掌嬴家的执念。

  再加上三孙嬴桥如今虽老实了许多,但怎么看怎么都像在伺机而动,想要在下一次再一举搞个大的。

  老爷子一方面喜欢长孙的宽厚,一方面又明显觉得长孙根本无法辖制嬴桥,这个家将来还是得个强势果决的人来当才好。但如果真把嬴家交给嬴杼,嬴林这个长房长孙又难免处境尴尬,毕竟他年幼失祜,又不得亲母疼爱,若离了嬴家主家,岂不更是一无所有。

  老爷子就在这样反反复复地纠结中不断徘徊,一直下不了最后的决定。

  但他对嬴殊的安排倒是一直清晰。就是不论他最终是把嬴家给谁,都希望嬴殊能与嬴林亲近,甚至如果将来兄弟相争,更是希望嬴殊能毫不犹豫地站在嬴林一边。

  可惜,老爷子不知道,嬴殊却偏偏早就在暗中走得与嬴杼更近了。倒不是他有意参合近嬴家的这些破事——事实上,连嬴杼自己都不打算在这个上面向嬴殊借力——嬴杼要的,是扶植一个人在护卫队站稳脚跟,以备将来。而嬴殊,则是看上了嬴杼在族老会的发展。

  两个人都想从对方身上得点好处,但都跟嬴家本身没什么关系。

  这些事情,嬴殊自然不会去同嬴老爷子说。老爷子如今身体硬朗,很不到要真正安排后事的阶段,他想的也好,嬴林想的也好,都还离得远呢。

  不过由此,嬴殊倒是总结出一点,那就是嬴家其实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想得太多,一种是什么都不想。

  前者便如嬴杼和嬴老爷子,一个还没怎么样,就已安插棋子安到了护卫队;一个身强体壮、精力旺盛,就成天在想怎么安排子孙。

  后者便是属于嬴洛这种。永远兴致勃勃,永远天真无邪。

  送她走的时候,正碰上江婶子过来送饭。

  嬴洛与江婶子不熟,倒是翠柳先打了招呼。

  江婶子显然没想到在这里碰上翠柳,神情略尴尬的一笑。

  嬴殊见了,略奇怪了一下,待到翠柳幽怨地目光瞥到他这儿,又匆匆地收回去时,他才想起,似乎当初江婶子还同他提过,要撮合他和翠柳来着。

  只那时他根本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后来“第一次”在街上遇到这姑娘时,察觉她对他格外戒备,也只当她是在防备他这个无赖混混带坏了嬴洛。

  如今想来,她当时大概是已经听闻了她爹娘有意将她嫁他一事,所以才对他格外不喜。

  不过,在他入护卫队后,江婶子便没有再重提过此事。一晃数月过去,她倒是劝过他在队里更用心长进,却决口不再提帮他介绍亲事,很有点望他先立业再成家的意思。

  虽终于想起还有这么一码子事,但想来江婶子既不再提,就是代他推了,他也乐得继续假装不知。

  送走两位姑娘,嬴殊从江婶子手上接过食盒,谢过她后,回屋吃饭。

  刚吃完,就有客人登门。

  来的是护卫队的副队曲洋。入队考核时,那个“老三”就是他了。

  嬴殊很诧异于曲洋会来他这儿,但还是将他迎了进来,“副队今天怎么会到我这儿来?”

  曲洋样貌平平、身材消瘦,却有一股格外沉稳的气势,他笑,“来看看你,顺便同你说些事情。你入队这么久,我这个副队都来没来过你家,岂不有些失职了。”

  嬴殊也笑,“到队员家看看,也是副队的职责吗?”

  “当然。一个队伍里,队长得盯着最前面,要领好队,开好路。而副队则得看着队伍里的每个人,要确保大家都跟上,别丢了谁,也别落了谁。”

  走到院中央,他看西厢房的门外堆了好些个发潮的旧物,随口问:“怎么?在收拾东西?”

  嬴殊点点头,“西厢露雨,里面好多东西都潮了,一直没处理。正好赶上如今队里清闲,我就想先把里面的东西腾一下,处理了。等明天开了春,再请人帮忙修下屋顶。这样还能整出一间房子,看能有个什么用途。”

  曲洋走过去,往里瞥了一眼。屋子常年封闭着,有股不好的味道,里面又暗沉沉的,是该好好打理打理。

  如今摆在门口的,还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多东西没倒腾出来。

  “这怕是还要干一阵儿呢。”

  嬴殊笑笑,“主要是懒,一回弄一点的,所以才慢。真要是下下决心一气儿干完,也应该是可以的。”

  曲洋很感同身受地苦笑,“可就是很难下决心的,对吧。”

  嬴殊点头,“确实如此。”

  两个人对视一笑,立时因为同为懒人而有了很大的共鸣。

  笑过,曲洋道:“可惜,这些你恐怕还真得放一阵子再收拾了。”

  “怎么?”

  曲洋:“队里决定,让你、安然和邵杰,随我出谷,去执行一项任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