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二章 【陷阱】

第二章 【陷阱】


  程羽正在纳闷之际,领头那只健硕有力的黑毛麻雀,一鸟当先落在程羽对面,冲着他叽叽喳喳口吐芬芳。

  哦?

  原来这位就是住在庄头家的黑炭头,领着一帮亲友团冲程羽兴师问罪。

  这些麻雀的脑回路程羽更加难以理解。

  但此刻却不是深究麻雀社会风情伦理之时。

  眼见对方鸟数众多且步步紧逼,有将自己合围之势,而己方只有自己这一只小雀,就连相依为命的雀老娘也不知所踪。

  程羽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之理,先远离是非之地为上。

  瞄着雀群一处空隙,他双腿一蹬从包围圈中窜出,扑打双翅从屋顶一跃而起。

  但跃至空中后,程羽才意识到这居然是他穿越以来的第一次飞行,从屋顶掠下之后便疾速下坠,一股劲风刮得他呼吸一滞,泥土地面迎面扑来。

  眼看就要硬着陆,鸟的本能终于爆发,双翅扑打的频率几近极限,翅尖擦着地面,“扑扑楞楞”扬起一阵尘土,终在滑翔一段距离后向上拉起。

  屋顶上那群麻雀一只只也紧跟着展翅向他追来。

  “叽叽叽!”

  突然身后众雀大叫大嚷,一个个拼命扇动翅膀急忙转向,往两侧飞去。

  正向上拉起的程羽忽觉侧方传来一股腥臊臭气,扭头看去,不知何时侧下方出现一只硕大无比的黑色怪物,如同蛮荒巨兽跃在空中,张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

  “扑楞楞!”

  程羽玩命扑打双翅,好在先前拉起得及时,又急向侧方偏转角度,这才堪堪从怪物头上飞过。

  努力维持住自身平衡,再奋力扇几下翅膀,逐渐掌握住飞行技巧后,程羽低头以上帝视角向下观瞧,原来那只乌黑蛮荒巨兽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帝国田园犬。

  黑土狗子瞪着空中的程羽,冲天“汪汪汪”叫个不停。

  这个开局太难了……

  程羽一边暗自叫苦,一边急忙扇翅继续飞去。

  他余光已经看到,黑炭头那群憨憨已经再次迂回过来,意欲将之合围。

  以程羽此时的小身板和他青涩的飞行技巧,别说黑炭头这种社会鸟,就是对上二丫头他都够呛。

  黑炭头双翅有力,冲在最前,几个起落之间便追将上来。

  程羽背上冷不丁挨了他一翅膀,险些坠地,肚皮擦着草丛尖堪堪掠过。

  然而两侧更是已被麻雀亲戚们包抄过来,程羽瞄准一个空隙调整方向后,再次冲出包围圈。

  转眼间他已飞到庄外,眼看旁边有片树林,另一侧几只麻雀再次逼来。

  程羽急切间并未慌乱,呼哨着打个旋向树林内飞去,打算就着树枝的掩护彻底绕出包围圈。

  眼看飞至树林边缘,不料却被抄近路的黑炭头斜刺里杀出,一翅将程羽扇落在林边草地。

  十几只麻雀扑楞楞先后落地,围成一个不规则圆圈,个个虎视眈眈盯着中心的程羽。

  现场气氛一时剑拔弩张,一阵轻风吹过,程羽能感到自己脊背上的绒毛都已炸起,活像一只小斗鸡。

  突然天空一暗。

  “嗡!”

  “砰!”

  “叽叽喳喳……”

  一张巨网从天而落,几乎将所有麻雀一网打尽,只有一只处在边缘的老鸟侥幸逃脱,“啾啾”两声鸣叫,头也不回地向庄内飞去。

  而网中叽喳扑打声顿时四起,黑炭头家亲戚更是将黑炭头和二丫头骂了个狗血喷头。

  尤其是管不住嘴巴的二丫头,事情本是因她而起,但眼看被休大仇即将得报,却好死不死地突然走神,发现旁边触发机关上的一只死蚯蚓,二话不说便一口啄去,成功触发陷阱。

  呵!

  母鸟……

  程羽默默腹诽一句。

  刚才他一心逃命,没注意到附近有这么大一张陷阱。

  记得前世年幼时,也曾有亲戚给过他一只捡来的麻雀,不过没几天小麻雀就绝食而死。

  现在轮到自家被困网中,果然是天道有轮回……

  但虽然与众鸟一起深陷囵圄,可他毕竟不是二丫、黑炭头一流的莽鸟,既然是网,总有漏洞可钻。

  趁着众麻雀内斗之际,程羽开始研究这张绳网。

  看材质似乎是粗麻布捻成细条编织而成,网眼比雀头尚小一号,根本钻不出去,可见是张专门用来捉麻雀之类小型飞禽的网子。

  而黑炭头凭着比程羽大一号半的体格,已经成功得将半个身子卡死在网眼里,进退不得。

  呵呵!

  程羽对着黑炭头撅起的灰毛鸟腚白了一眼,挥翅拨开身边一只乱蹦乱跳的憨雀,开始仔细寻找。

  网中不利蹦跳,他只得弯腰低头往前一步步蹭,终于被他在网子边缘找到一个打结的绳子头。

  “中了?中了!中了!中了!”

  远处麦田里传来一个男人兴奋叫喊声。

  有人来了!

  网中雀群听到人声,叽喳声一顿,接着几近疯狂地玩命扑打挣扎。

  程羽听到声音也是心中一滞,陷阱的主人来了……

  身处危难之中的程羽,甚至都没想到他还能听懂人言。

  “咚……咚……”

  如同闷雷憾地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程羽不敢再怠慢,虽然现在没了双手,但他还有一副利嘴。

  待看清那绳头根部是个普通死结后,他一口将尖嘴用力戳进打结缝隙中,叼住绳头拼命甩头拖拽。

  一下……

  两下……

  三下……

  嘶!嘴疼……

  再来!

  ……

  死结被他一点一点拽松,忍着几乎撕裂的疼痛叼住绳结解开一环,死结已变成活结。

  再将尖嘴戳进活结缝隙中继续拖拽,终于在那人赶来之前把第二结也解开,两个小网眼变成一个大网眼。

  程羽心中一喜,转瞬间缩身从网中蹦出。

  他刚得自由就立即飞跃到高处枝头,先上下左右环顾一番,确认安全后,再检查自己身体。

  还好。

  唯独刚才解绳用力过猛,差点把嘴给拽歪。

  脱离苦海的程羽向下看去,草地上铺着硕大一张网,麻雀们依然在里面叽叽喳喳瞎扑腾,却没一只注意到程羽是如何逃出生天的。

  二丫头刚好抬头,正看到程羽居然已经逃出罗网,立在枝头,便叽喳冲他叫个不停,引得其他麻雀也都要向程羽冲来,十几只麻雀劲往一处使,几乎将整张网凭空拉起。

  “嚯!居然如此之多!”

  一黢黑村汉如颗黑陨石般从天而降,穿着破草鞋的一只大脚“腾”的一声将网踏住。

  紧接着俯身把网捞起扎紧,掰着指头粗略数起来,只是越数越乱,到最后干脆作罢,兴奋道:

  “妙极!妙极!这一网可分三份。

  这头一份自是俺来享用;

  二一份可与庄头换回一大罐清水;

  三一份嘛,嘿嘿……”

  那村汉口中念着,黢黑脸上映出一抹红光,憨笑道:

  “这三一份送至村东头刘寡妇家,今晚必能……嘻嘻,嘿嘿,哈哈哈哈……”

  村汉用手背擦了把口水,也顾不得细看网子是否破口,只扎紧网口向身后一甩,扛在背后并没有向村内走去,而是转身进了密林深处。

  网中众麻雀已不再大声叫嚷,虽然他们听不懂村汉所言何意,但凭麻雀的本能判断也都知道大限将至,凶多吉少,个个垂头丧气,时不时哀鸣一声。

  村汉在密林中穿梭的背影逐渐远去,程羽听到哀鸣声后心头一动,展开翅膀也向密林内飞去。

  没几个起落就追上村汉,堪比江湖中武林高手的绝世轻功,不由得让他感叹天生会飞确实挺气人的。

  村汉没走多远,选中林中一小块空地,将网子随手一丢,又从怀里摸出块石头放在地上,便低着头在林地上搜寻干枯树枝。

  这……

  是要烤串的节奏啊。

  程羽站在一个安全的高度,把他所看到的实情,和麻雀们即将面对的命运修饰一番后,冲下面的众麻雀们叫起来。

  网中众麻雀顿时一片恐慌,显然他们知道,或是亲眼见过被烧烤的凄惨下场。

  但林子大了确实什么鸟都有,十几只麻雀也并不都是蠢货,终于有一个反应过来,开始向程羽告饶,哀求他帮忙逃困。

  有一个就有两个,有两个就有一群,于是很快所有麻雀都在向着程羽发出阵阵啾鸣。

  就在村汉撅着腚从枯树枝上剥下树皮搓火绒子时,程羽与麻雀们也达成团结一致、共识共赢的战略合作协议。

  趁着村汉正背对网子,他飞到方才逃脱的网眼跟前,用嘴将之叼起。

  其他麻雀看到生路一窝蜂就要冲来,被程羽厉声喝止后,众麻雀这才一个个依序从里面悄悄飞出。

  十几只麻雀逃出后,并不急着飞走,而是飞至高处枝头站成一排,热情讨论着劫后余生的心得。

  但都忘记还有个领头的黑炭头依然卡在网眼里,正冲着二丫头和亲友们啾啾哀鸣。

  亲友们报之以叽叽喳喳,群情激昂,为其加油鼓劲,却无一雀敢落下帮他。

  眼见如此,黑炭头将头向后扭到极致,哀怨地像只小母鸟般瞅着身后的程羽。

  “啪!啪!”

  耳听得村汉已开始用火石取火,待其转身之后就会发现麻雀们都已成功越狱,可以想象其所有的怒火都将倾泻到黑炭头一鸟身上。

  “啾啾?”

  “啾啾啾!啾啾啾!”

  网外的程羽与网内的黑炭头经过一轮谈判,最终看在黑炭头向他服软告饶的份上,程羽这才飞到其跟前观察情况。

  但见这黑炭头一只腿在网内,一只腿在网外,圆鼓鼓的小肚皮被网绳勒在正中,难以进退。

  程羽忍住笑,以退为进,突然张口向黑炭头一只鸟腿上啄去。

  黑炭头没有防备,猛然吃痛浑身一紧,向后一缩,居然就此全身而退,缩回网内。

  他脱困后急忙蹦跳几步向网口逃去,却正好和转回身来的村汉打一照面,四目相对,时间凝固足有几个深息。

  以程羽看来,那黢黑村汉想必也不是什么灵光之辈,遇此突变竟一时呆住,如何也想不通网中怎么只剩下一只麻雀。

  黑炭头趁此时机三两下蹦到网眼跟前,村汉这才醒悟,哪舍得鸡飞蛋打一场空。

  便猛得合身扑来,一双簸箕般的大手如泰山压顶向黑炭头抓去。

  “叽叽叽!渣渣渣!”

  树枝上的亲友团义愤填膺,群情激愤,只是依然没有一个敢下来帮忙。

  程羽此时离得近看得清,那村汉已将黑炭头从网中掏出,左右手各扯着他两只翅膀,眼看下一刻黑炭头就要一分为二,变成手撕麻雀。

  见村汉抓着黑炭头的两手都不得闲,程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蹭”的一声将自己当做炮弹,瞄着村汉面部直直撞去。

  “哎哟!”

  村汉鼻梁吃痛,急忙撒手揉脸,却是狗熊掰棒子,眨眼间手中最后一只麻雀也已立在枝头。

  村汉仰头看到树上众鸟不由得怒火中烧,扬起手中枯枝向上砸去,但如何能砸中灵活跳跃于枝头的麻雀们。

  “直娘贼的撮鸟!挨千刀的家贼!俺已月余未食荤腥哩!月余哩!”

  密林中回荡着村汉几近癫狂的咒骂声。

  枝头麻雀们似乎等得就是这一刻,看到村汉如此反应,一个个立在枝头叽叽喳,嘻嘻哈。

  地面上那村汉眼睁睁看着至少可串成四五串的荤腥到嘴里都飞了,懊恼地照自己头顶狠捶一拳,又捡起一树枝欲砸麻雀。

  立在最高处的程羽忽然感觉腹中一阵胀痛,下意识就要找一个没鸟的僻静之处解决三急。

  他展翅飞起,却在蹬离树枝时没控制好双腿的肌肉收缩……

  “噗……”

  村汉正一边抬头破口大骂,一边摆臂要丢树枝上去。

  忽然眼前有东西一闪而过,紧接着嘴中落入一湿、咸、苦、涩、滑腻之物……

  “啊!吼喝!呸呸呸……”

  “叽叽叽……喳喳喳……”

  众麻雀已笑疯在枝头,程羽却心中发誓他绝对没有恶意,更没有故意瞄准。

  众麻雀笑够后都觉得神清气爽,纷纷飞离枝头,以一个亲密无间的队形渐飞渐远,空余一根羽毛飘飘摇摇落下,停在正伏地干呕的村汉头顶。

  又过了好大一会,涕泗横流的村汉捡起地上网子,垂头丧气地走出树林,另找地方重新下网。

  直到其陷阱下好,都还未发觉网上那个缺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