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八章 【禁忌之地】

第八章 【禁忌之地】


  听到龙王爷爷四个字后,程羽打起精神竖着耳朵,连动都不敢动,生怕弄出些声响而错过某些重要信息。

  然而屋中庄头婆娘只嘟囔几声后,就传出庄头的呼噜声,还有身旁小儿子的呓语梦话。

  ……

  翌日清晨,红日东升,即将收割完的大地上漂浮着一层淡淡薄雾。

  黑炭头早起后浑身抖擞着伸个懒腰,居然看到往日总睡懒觉的程羽此时已经醒来,便飞到程羽窝前串门。

  程羽惦记着昨晚听到的龙王爷爷之事,便向黑炭头开口鸣叫询问。

  黑炭头一通叽喳,程羽听了个稀里糊涂。

  黑炭头见程羽不解,便叫上他与其一起找庄中一位积年老雀询问。

  据说这老鸟在庄中已经活了十几个秋收季,是庄内辈分最大的一只雀,自然见多识广,他应该肚中有些干货。

  那十几岁的老雀就住在后庄,初见时老鸟两眼黯淡,羽毛稀疏无光泽,见到程羽、黑炭头二鸟爱答不理,窝在巢中扭头打瞌睡。

  黑炭头叽叽叫了两声,转身飞走,不多时叼来一只疑似屎壳郎的虫儿尸体,丢到老麻雀身前。

  老麻雀身子抖动一下,扭头看到身前美味,一口将其叼住,小脖一扬就囫囵吞下。

  吞完之后回味一阵,这才打起些精神。

  老鸟趴在巢中断断续续叽喳了约莫一炷香时间,黑炭头早已耐不住性子飞到别处耍子去了。

  老麻雀叫着叫着竟然又昏沉沉睡去,程羽站在屋檐旁边也不急于唤醒他,只静心整理着老麻雀提供的散乱信息。

  原来程羽口吐雀言叽叽喳喳只问附近有何特殊所在,并未提龙王二字。

  想想也是,龙王又不是吃的,这些个麻雀上哪知道龙王是什么东西?

  结果这老麻雀絮絮叨叨绕了一圈后,终于说出在庄后山脚下有一座全庄麻雀的禁忌之所,再三告诫说千万不能飞去那里,这已经在全庄雀中形成共识。

  至于那里到底有什么?为何不能去,经过一代代麻雀们的口口相传,已早将缘由遗失殆尽,从无一鸟会去刨根问底。

  按理说庄后也应算是庄中农家雀们的地盘,但众雀们只是简单粗暴地将那里认作自家禁地,触碰不得,有如天经地义一般。

  老麻雀说得不清不楚,倒让程羽心中越加活泛起来。

  程羽扭头叼起根茅草口中含着寻思,那到底是个什么禁忌,能让一向活泼胆大的麻雀都达成远离的共识。

  要不……去看看?

  打定主意后,程羽又将老鸟唤醒,询问是否还有其他神鬼妖灵之类的见闻。

  那老鸟又一阵东拉西扯,却是对神鬼之事一无所知。

  程羽心道多问无益,“噗”的一口吐出茅草,扑棱棱腾起在半空,找到黑二毛,再次确认过庄中众鸟们确实都不敢往那禁忌所在飞去,也说不出是何缘由。

  想他黑炭头幼时初会飞翔,也曾叛逆向那边飞过,却被家中长辈反复锤打,已形成条件反射。

  还对程羽扬言,待以后他有了雀崽儿,也必要一顿好打补偿回来。

  此时程羽忽然想起之前好似雀老娘确实与自己说过此事,只不过当时他在出神,没放在心上。

  雀老娘又急着去打谷场,急吼吼嘱咐完一遍后就匆匆飞走了。

  黑炭头还在洋洋洒洒叽叽喳喳,哪料到程羽却已扬起翅膀,逆着初升的太阳,披上道道朝霞,展翅向庄后飞去。

  “啾!”

  黑炭头冲着程羽背影高鸣一声,心中一嘿,这顾二家老四……

  ……

  庄后,那座云雾缭绕的山脚下。

  一路飞来程羽都格外小心,生怕会突然飞出些野雀或者别的野鸟之流,打着保卫领土的旗号驱赶自己。

  所幸路程并不远,出庄后没多远,一道弧形挑檐如一轮弯月,从一团团树冠之间悬挑而出,蓝天,黑檐,绿叶,搭配在一起像副精心构图过的风景画。

  众麻雀口中那座禁忌所在已若隐若现。

  不知道是之前麻雀们将这里渲染的过于禁忌,还是山脚下本就阴凉,程羽只觉得离那里越近,身上越发冷。

  “轰隆隆”

  原本还是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布满乌云,远处还隐隐传来阵阵雷声。

  程羽在空中闻听雷声一个哆嗦差点栽倒地上。

  “轰~哗~叮叮咣咣……”

  身后庄内突然爆发出连绵起伏的欢呼声,接着各家各户纷纷搬运瓦罐器皿,碰撞声响成一片。

  稳定好飞行姿态的程羽回头看去,全村男女老少各个搬着大小不一的坛坛罐罐放在院中,仰首望天,似是准备接雨水。

  奇怪,秋收时节要下雨,不赶快去收好麦子,反倒着急拿盆接水,想必是这些农人手脚够快,打好的麦子都已入仓?

  其间他又看到许多妇人们正双手合十,对天祷告不休。

  “封建迷信……”

  程羽心中吐槽一句,扭回头来发现前方出现一片空地,一道低矮的土墙围成一个院落,院门上挂着一个牌匾,上书“龙王庙”三个大字。

  原来众雀们口中的禁忌就是这座龙王庙,也和庄头口中的龙王爷爷对应上了。

  再细看牌匾后面还有几个小字:嘉瑞二十二年秋。

  并无署名。

  嘉瑞?

  又是什么鬼?

  从没听过……

  又一个偏安一隅的小朝廷?

  程羽再次将前世记忆搜寻一通,并没有这个朝代的记忆,心中开始怀疑自己穿越到的并不是单纯的古代,而可能是某个平行时空。

  稳定下心神,他决定先观察下这龙王庙四周的整体环境,以免再遇到网子机关之类的陷阱。

  庙两边一棵棵大树将龙王庙三面合围,四周一片寂静得出奇,连鸟叫声都没有。

  待确认安全之后,他又规划好逃跑路线,这才小心飞到土墙之上,探头向院内观望。

  院内面积不大,还没有顾二家的院子宽敞,一座三开间的龙王殿坐落其中,半旧不新,看飞檐和斗拱形制,粗断起码是明朝以前的,正殿两侧就是围墙,并无偏殿。

  正中两扇大门敞开着,门两侧挂着一对楹联。

  上联是:行云布雨护佑苍生风调雨顺。

  下联为:献瑞颂福功泽四海国泰民安。

  庙宇不大,口气不小。

  程羽依然站在土墙头,没有贸然向殿内飞去,只因他始终觉得自打落在庙门前,就有种被人暗中盯着的感觉,浑身不自在。

  庄户们原本对麻雀就不太友好,若是殿内有人,给自己来个瓮中捉……

  小庙周围林木高大,遮蔽住阳光,确比庄中阴冷许多。

  他从一侧墙头跳到另一侧,伸头向殿内看去,虽然看不周全,但大概都已明了。

  里面陈设简单,两个蒲团,一张供桌,一座神像而已。

  供桌上摆放着各式糕点、瓜果贡品,看色泽搭配还是用了心的。

  中间一个香炉,炉中三根燃香目测燃了约有一半,想必是不久前有人点上的,这下程羽就更不敢进了。

  供桌后的神像只能看到下半身,到腰部为止,就是普通的人身坐像而已。

  既然是龙王庙,那上身想必应该是个冠冕龙头。

  这小小龙王庙本身平常无奇,看不出具体的时代背景,也未曾找到任何铭文碑刻,不过是乡下一小庙而已,若不是临近村庄,想必连香火都发愁。

  程羽忽然缩缩脖子打个冷战,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又再次袭来,只觉得连周边温度都低了几分。

  四周安静地出奇,并无其他异响,树林里连虫叫声皆无。

  “唰唰唰!”

  突然风起,刮得树林唰唰作响。

  山雨欲来风满楼,想必雨已离此不远,还是速速回去的好。

  这身鸟毛不知道防不防水,若是淋湿了,一没有热水冲澡,二没有毛巾擦拭,甚至连感冒药都没有,凭此时自己这小身板,若是得了禽流感之类,很可能就此一命呜呼。

  “轰隆隆!”

  程羽转身准备回庄,又传来一阵雷声,听声音比刚才那阵大了许多。

  雷近了……

  飞低点,别再被误劈着……

  他几乎贴着地面扑打着翅膀向庄后快速飞去,前方隐约能看到庄子的篱笆围墙。

  “啾啾!”

  离得老远程羽就听到候在庄内雀老娘的叫声,旁边还有黑炭头以及另几只老母雀。

  这是在欢迎我凯旋归来?

  程羽心头莫名一热,用力扇几下翅膀,加速向庄内飞去。

  “啾啾啾!”

  程羽雀眼中的雀老娘与黑炭头突然放声大叫,向程羽示警。

  不好!

  有危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