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二十八章 【怎还不下山?】

第二十八章 【怎还不下山?】


  程羽站在山神庙屋顶,抬头看着天边一朵朵乌云出神,忽然浑身一滞,好似有什么东西融入自己身体,在体内游走还伴着阵阵轻微酥麻。

  他运神识审视一遍自身,居然一无所获,凭肉眼也看不出到底是何物在向自己体内钻。

  酥麻感持续不断传来,程羽驱使意念引出人形元神,从麻雀躯壳中浮现出来,越升越高,漂浮在大殿上空。

  脚下是只一动不动的麻雀,一人一雀共同俯瞰着脚下的跪拜众生。

  此时的他方才看清,脚下跪拜的庄户们口中念念有词。

  每次俯首之间,都会有一缕玄黄之气从众人头顶飘摇而出,打着旋向程羽的元神汇聚飘来,毫无阻碍的融进他体内。

  一缕缕玄黄之气刚进入到元神体内,立马释放出一句句祷告之声。

  “雀仙爷爷保佑……”

  “雀仙爷爷保佑……”

  “雀仙爷爷……”

  “雀仙爷爷……”

  如同几十个人同时在耳边念叨雀仙爷爷,程羽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无差别轰炸,令其多少有些不适。

  他尝试用意念去压制那一道道声音,居然有效,喧闹声减弱许多。

  程羽低头看去,原来并非是他意念压制的效果,而是那缕缕玄黄气融入他体内后被慢慢吸收,很快就消失不见,随之的祷告声也就没了。

  庄户们叩完头后一个个从地上爬起,玄黄气与祷告声都彻底消失,程羽这才忙运神识察看元神有何变化。

  嗯……

  隐隐透着一股舒服的劲头,不明显,应是润物细无声的那种。

  由此他方彻底理解原登为何非要托梦于庄头,令其塑我金身,原来这方世界的功德愿力对修行果然有益处。

  自打那晚雷劈蛟首后,程羽元神已不像刚穿越时,只能短时间在小范围内游动。

  此时的他正于山神庙上空来回飘浮游走。

  若是太过无聊,便时而平躺横移,时而模仿落叶飘飘摇摇从空中自由落体,好不惬意。

  无意间看到石碑上自己勾勒的那副小像,念头一起,驱使意念,将短发拉长及腰,又将身上前世服装通通换成小像上古装打扮。

  长发披肩在背,头挽发髻包一白色逍遥巾,两股白色丝绦略长于头发垂在后背,一袭修长白衫不长不短,正好合身,立在空中长袍袖带无风自飘摇。

  要想俏,一身孝。

  转瞬间程羽就由阳光鲜肉一枚,变成了个翩翩文生公子。

  凭空而立,白衫猎猎无风自摆。

  陌上人如玉。

  虽然这句在史上有形容女子的嫌疑。

  ……

  转眼间过了正午,天边打了几个雷后就再没动静,反倒是没一会便又晴空万里。

  钱多福带着几个庄中族老和精干小辈们守在庙前,一边等小员外下山,一边伺候着喜管事与两个车夫吃喝。

  那俩车夫有吃有喝自是乐乐呵呵的。

  喜管事是钱府内老人,自然对庄户们十分不屑。

  初端上的吃食这位喜管事只瞥一瞥便斜眼看天。

  钱多福见状当即将岁供的果酒也一并端来,喜管事这才嘴角挤出些笑容,慢慢放下端着的架子。

  待到三两黄汤下肚后,喜管事逐渐上头,与庄头族老们也熟络起来。

  尤其仗着自己是已故老太爷生前红人的资历,更是将钱府中知或不知的都拿来与众人浑说,尽是些猫三狗四,偷汗爬灰之类的腌臜闲事,竟也引得庄汉们个个听得聚精会神,哈哈大笑,前仰后合。

  钱多福见识多些,钱府中事他多少也有些耳闻,此时他心不在那些绯闻上。

  抬眼看日头,竟已开始偏西,却依然未见小爷一行下山的人影,不由得渐渐有些担心起来。

  他悄悄叫过几个精干小辈,吩咐他们上山去寻,若见到小爷他们就劝其早点下山。

  几个小辈应声便撒开了向山上寻去,没过一会也都隐入到朦胧雾气之中。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日头已渐行至西山,天色逐渐昏黄,依然没见半个人影从山上下来。

  此时那喜管事已醉眼惺忪,舌头发直。

  倒是那两个车夫只各饮了一杯果酒,还保持着清醒。

  眼见小爷到这般时辰还未下山,开始焦躁起来,提醒喜管事几句反倒被其训斥一番,只得转而连声催促钱多福再多派人上山去寻。

  钱多福早已是额头见汗,但只能先安抚好车夫,急急回到庄中,将各户男丁悉数喊出,唯独留下休息的钱四六以及妇孺老幼。

  “出甚事了爹爹?”

  香莲从后院出来向庄头问道。

  “你莫管,快把门关好,在后院待着,莫到前院来。”

  说完抹一把额头细汗,领着几十口子庄汉来到山脚。

  几十个灯笼火把亮起,将山脚映照的如同白昼。

  钱多福站在庙前台阶上做战前总动员:小员外乃是钱府嫡长子,全府上下视之如宝,如在自己地界横遭不测,全庄人一个不少都要陪葬。

  话及于此,原本还有几个嘻哈闲汉在人群中滥竽充数,漫不经心,闻言顿时也紧张起来。

  钱多福讲完一声大喊,一时间山脚处灯笼火把如星星之火,向山上迅速漫延开去,人声喧闹,就连半山腰处常年不散的云雾,都好似被逼退十余丈。

  两个车夫看这架势心知事已闹大,那喜管事又喝得不省人事,彼此低声商量一番,其中一个从马车上将马解下,装好鞍佩就要翻身上马。

  旁边钱多福眼疾手快,一把拽住缰绳,陪着笑道:

  “小哥这是要去何处?”

  “出了此等大事,自是要去禀报大员外来处置。”

  “小哥莫急,我已安排人去了,小哥不如在此处等候,若待会小爷们儿下山来,见少一人赶车,恐惹得爷们儿生气不是。”

  “啊?你已安排人去了?”

  “这个自然,刚才回庄之时就已安排快马奔县城而去了。”

  马上的车夫踌躇一下,这才翻身下来。

  钱多福安稳住二人,又给旁边几个族老暗使眼色,众人将两个车夫缠住。

  他自己却悄悄抽身奔回庄中,急急喊来正在休息的钱四六,仔细交待一番,再让钱四六原话复述一遍后,钱多福这才让他再次向县城方向飞速奔去。

  ……

  青萝山上点缀着的点点星火与漫天星斗遥相呼应,山脚庙前还能听到山上隐隐传来的呼喊声。

  漆黑庞大的青萝山像一头史前巨兽站在钱多福跟前,此时的他浑身早被汗湿透,山脚风大,吹得他开始瑟瑟发抖。

  程羽早已收回元神,回归雀身本体,正蹲在飞檐上看戏,这场热闹看了多时,想必是那小员外与他那贴身的青哥儿,两人寻到人迹罕至之处玩得太过尽兴,这才迷了路。

  青萝山绵延上百里,但那养尊处优的小员外应是走不了山路的,必行不到山高处,这么多人撒开去找总能找得到,只不过多吃些苦头罢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