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四十章 【黄光又起】

第四十章 【黄光又起】


  此时包房内只剩程羽、原登二人。

  二人聊着便聊起岩溪洞口禁制之事。

  果然洞口封着一道禁制,原登将解除禁制的咒语念给程羽,程羽暗自记在心下。

  两人边喝边聊,这才知道,那日原登托梦于庄头和族中几位族老之后,便魂归阴司,一位判官看他带有玄黄之气,便将他带到文君跟前,文君念其生为异种,且生前多行善,便给他两条路:

  一是在阴司为差,可继续修行。

  二是安置他投胎到一户中等人家转世为人。

  原登思忖道:即使转世为人,前世的记忆都被抹除,一切从头开始,前途未卜。

  因此他选择在阴司为差,文君便为其加持些许愿力,恢复了他化形后的人身。

  程羽见机询问托梦之事,原来原登所言的托梦仅是将心中所要表达意念传递给所托之人,可算是一项小神通。

  但在他阴司报到之后便发现这神通就消失了,居然是一次性的。

  程羽又将庄户们准备重塑原登金身之事告知给他,原登除感激一番外,反倒并不是十分欢喜。

  原来他肉身本相已毁,金身又无法装藏。

  且在阴司又只是底层一小吏,分不到多少香火愿力之气,只是聊胜于无。

  继而聊到了这方世界的修行境界,原登初开灵智之时,当年那位点化他的游仙曾提到过,妖类修行须先开灵智,即所谓通灵。

  再是锻骨,浑身筋骨得到强化,寿元大幅增加,同时化去横骨,可口吐人样。

  然后是凝丹,体内凝出妖丹,再次得到延寿。

  接下来就是化形,此方世界,披毛带角,湿生卵化的妖修欲化人形须讨得口封,此为化形的基本,然后还需过一道雷劫,因此上能过此境界的妖修,百里取一都算是好的了。

  再下来是淬体,化做人形后须再次淬炼全身骨骼,同时可炼气化神。

  元神,全身骨骼淬炼完全,炼气生出元神,此时寿元几可达到数千年,相对于同类来说可算是不磨不灭。

  渡劫,是原登所知妖修的最后一个境界,妖修元神炼至顶峰,更为天道所不容,若能渡过天劫,突破天地桎梏,就可飞升成仙。

  至于再之后当如何,原登也不为所知了。

  当年游仙还格外提到,这些境界并非是一成不变,遇到某些异种灵兽,则可无视某些境界规则的约束,越级修炼。

  原登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对面的程羽,眼中神色复杂起来。

  ……

  两人正聊着,文君带着青衣童子飘然而回,看那青衣童子此时非但酒醒,神色也更加明朗清舒,想必钱家祠堂内的香火养人。

  “程先生,时辰不早,我等须打道回府,改日有缘再聚吧。”

  “好说好说。”

  程羽拱手施礼后,运起水行术将盏内酒水引出,送回到店掌柜酒坛之中。

  文君接着袍袖一挥,四个酒盏依次飞起落在柜内,柜门“咣当”一声关好。

  四“人”互道声珍重,程羽眼见三人向文庙方向飘去,这才想起自己那具麻雀本体也在文庙大柏树上蹲着,便也随后穿墙而出。

  ……

  “青萝公,本君有一良言相告,今你已是阴司胥吏,望你今后勿再执念于前世是非,老夫言尽于此。”

  原登顿时回想起刚才在会春楼上,几人关于恶蛟归属的一番对话,再细品文君所言,顿时惶恐不安道:

  “小吏谨遵文君教诲,大恩大德必当竭力相报!”

  ……

  程羽元神回到文庙时,已看不到文君三人,只看到殿内神像前的三炷香头猛得一亮,然后又回复正常。

  程羽元神回归雀体,看日头位置判断大概是刚过未时,约莫着也就前世的三、四点钟模样。

  小麻雀展翅离开文庙,继续在城中闲逛起来。

  漫无目的地飞过会春楼,听到里面一中年男子低声抱怨声:

  “哪个遭了瘟的偷喝了老子的酒,还将白水灌回去蒙骗于我。”

  程羽心中暗笑心道:刚孝敬了祖宗,又骂祖宗,且看你阳寿尽时文君作何安排。

  继续向前飞去,途径一座茶馆,偶然听到里面几位茶客在聊天。

  本已飞过茶馆的他忽然收住身形,返身飞回茶馆,落在一处安全屋檐下。

  “嘿!二哥,听说了吗,昨晚钱半城家车驾开城门出城,直到今天上午才回城。”

  “哼!我家就住在城门边,焉有不知晓之理?”

  “那你可知,他钱半城今日上午在回城半路,遭了贼人剪径,带出的家丁和护卫全拼光了,只身一人逃回城的。”

  “扯鸟淡!那钱家车驾明明是几辆马车一起回来的,以为我没看到?若只剩他一人,如何驾驭的了那么多马车?”

  “那……兴许是他在城外临时雇的。反正你还别不信,我都已打听清楚,钱半城上午回城后直接就递给县老爷一纸诉状,老爷当即就发签给县尉,调动了演武庄足足两百巡防兵丁去追捕山贼。”

  此时旁边又一人插嘴道:

  “这已是人尽皆知的了,还有更邪乎的哩,那县尉领着两百兵丁到了指定的事发之地,你猜如何?”

  “如何?”

  “山贼是一个都不曾抓着,倒是原先报官时,说被打死的那些钱家护卫,竟都没死,一个个坐在原地,竟都成了痴傻憨儿,现都被带回军营中拷打着哩。”

  “怎地还拷打原告?”

  “县尉老爷怀疑他们与山贼沆瀣一气,沟通外贼,事迹败漏后在装傻充愣。”

  “哦!是了是了,定是内贼无疑。该,是该认真拷打一番!”

  “我怎地听说钱半城回城之时还捎带回一小女子。”

  “就是因这小女子,据说这小女子本是同路人,跟着一起遭劫吃了瓜落,只唯独她父被害,尸身却无影无踪,其余钱家护卫反倒都活命,所以县尉老爷才怀疑上这些护卫。”

  ……

  护卫们傻了但都没死?

  当时明明已听不到呼吸。

  还有那死了的老者为何尸身失踪?

  被野狗拖走了?

  程羽从屋檐落下,循着声音看到,墙角处一张桌上坐着四个四、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要我说,这十几个钱家护卫也未必就真是内贼,我听说内里还有两个是钱家签了死契的世代健奴……而且,为何不将人抓回县衙审问,而是直接丢进演武庄兵营中拷打?”

  “那你说是为何?”

  “嘿嘿……”

  刚才说话那人嘿嘿一笑之后,抿一口茶,略微神秘地看了在座三人一眼后,悄声道:

  “恐怕是县尉老爷找不到山贼,亦或是压根就不敢去找山贼,而是拉这十几个痴傻憨儿顶缸充数,应付县尊和钱府罢了……”

  “嘘!三爷慎言!这可是敢随口乱说的。”

  “晓得晓得,左右无人,聊充谈资而已,哈哈哈哈……”

  ……

  官场争斗这些乌七八糟的事,程羽毫无兴趣,只是钱府护卫武士死而复生,又变痴傻倒让人蹊跷。

  当时程羽也曾凝神细听,一阵黄沙后,那些江湖武者和府中护卫半埋在黄沙中许久都没有呼吸声,应是死得透透的了。

  不过转念想到那些山贼举止怪异,必是些妖邪作祟,许是当时施法闭住了凡人气息,所以自己察觉不得。

  只可惜当时事出紧急,没来得及召出元神查看一番。

  程羽转头看向钱府方向,此时日头已渐渐偏西。

  西晒的余晖照在深宅大院那一层层的青砖黛瓦上,将内里一重重见得人、见不得人的,都掩盖得密不透风。

  他品味着落日下的古城景色,忽然钱府后院方向隐约闪出一道黄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