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四十七章 【赳赳武夫,莫拍马屁】

第四十七章 【赳赳武夫,莫拍马屁】


  连着两夜吸食满月精华,白天程羽都在鼓楼房梁上补觉。

  倒是把甄别老道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哪有修炼重要。

  除此之外,程羽还旁敲侧击,从橘猫妖口中得知自己元神是世间罕见的水精体质。

  腹内那片黑色汪洋,就是玄水之精所化而成。

  玄水精,五行中润下水凝精而成,是水行至宝之物,世所罕见。

  当然猫妖的脑补是,水精这类自己眼中的至宝,可能这位麻雀前辈压根就不太看重。

  要不怎么敢堂而皇之的摆在明面上,自己小运下神通就能看到?

  如同贵公子腰佩一极品玉佩,也仅是衬托下公子高贵身份,却足以让普通人敬而远之。

  但若是一乞丐得此玉佩还公然露白,不是被扭送公堂被人侵吞,就是直接被劫财夺命。

  而程羽此刻想的是,那龙相江恶蛟谋害原登,兴许并不是冲着他的金丹,而是要夺他金丹内的这枚水精。

  而原登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金丹内有一滴玄水精。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当然明白。

  幸好彼时那黑衣人出现在庙中,他元神已回归雀体,没被对方察觉到,这才阴差阳错躲过一劫。

  至于后来遇到的文君、原登与青衣童子三人,则明显没有看出他体内的水精。

  其实不止是他们,初时与这猫妖相遇它也并未看出。

  程羽也是这两天与猫妖混熟后方得知,这老猫属木系一脉修行,开灵智时便有一双青光法眼神通,能看到别人看不到之物。

  那晚他也是开启法眼后才认出程羽这只小麻雀精。

  同时这也就能解释为何他在既无御物之基,又毫无妖气的情况下,却能熟练运行水行术。

  而且不论雀身本相,还是灵体元神都能运用自如。

  原来都是这水精的缘故。

  程羽所掌握的一些五行原理中,水行一脉,其色玄黑,对照五脏属肾。

  麻雀体内那片黑色汪洋就是肾水精元被水精融入后激活,也就是说,现在的他,肾好。

  不是一般的好,是大好。

  同时,五行之水内脏属肾,五官在耳,这也就能解释为何他的耳力在龙王庙之变后,突然变得异常出众。

  而五行之间,相生相克,水生木,木其表在目。

  所以他的视力也有所增长,不再同其他鸟儿一样夜盲。

  但与耳力提升还相差甚远,只是能大致看清而已。

  ……

  与程羽一起修炼了两日后,猫妖自觉与麻雀大仙相熟许多。

  于是在某日午时前后,橘猫叼着一干净荷叶包放在房梁上。

  打开荷叶,程羽看到里面包着一份刚炒好的腊肉,还在冒着热气。

  自打开始修炼后,程羽胃口便开始明显减少,但见了这刚出锅的腊肉,心底里的馋虫再次活泛起来。

  只有一点,若吃了这荤腥,不会影响到修炼吗?

  想当初这橘猫就因吃了鸡肝便被迫中断了夜间修炼。

  猫妖却连连摇头说无妨。

  他早年间已将各种荤腥都尝试过,肉类并无大碍,唯有动物内脏吃了会影响修行。

  其实就算吃了内脏也并非不可修炼,但须早吃早消化。

  像他那晚吃了内脏之后,自是不能当即就开始吸食月华的。

  程羽闻听此言后便冲橘猫妖抱翅行一礼,再将荷叶中的腊肉分为两份,自己跟前留一小份,将大份向橘猫妖一推,伸出右翅做一个请的手势。

  橘猫见之大喜,道了声多谢雀兄,便低头叼起腊肉大快朵颐。

  之前猫妖口中前一个前辈,后一个高仙,程羽实在听不下去,便让猫妖继续叫自己雀友。

  橘猫妖怕雷劈,哪敢再呼雀友,便以雀兄相称。

  程羽问其名讳,猫妖当即灵机一动,自称无有名讳,请程羽为其赐名。

  程羽低头思索一番后笑笑,当即用墨汁在鼓楼上空拼出“加菲”二字。

  橘猫品味一番,觉得似乎有些胡人气息,但也不敢说出口,只是一连声地道好。

  橘猫妖得赐名,兴奋异常,主动请缨又从会春楼店掌柜处偷出些青萝果酒。

  一猫一雀在楼顶把酒言欢,好不惬意。

  ……

  当晚,万物寂静。

  只有更夫在城中巡游。

  雀、猫继续在钟鼓楼顶吸食月华。

  忽然程羽感觉周边温度骤然下降几度,阵阵阴寒凭空袭来。

  他停下吐纳,扭头四处观瞧,并无变化,天空星月明亮,依然晴朗。

  “呼……”

  橘猫妖做完一轮吐纳后,看程羽停下,对他笑道:

  “雀兄不必理会这些家伙,他们与我等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只管修炼就是。”

  ‘这些家伙?’

  ‘什么家伙?’

  橘猫妖说完一双猫眼中青光大盛,扭头盯着鼓楼下方,开口道:

  “雀兄来看。”

  小麻雀蹦跳几下来到猫妖跟前,顺着他示意方向朝楼下看去,黑咕隆咚并看不出有何异样。

  猫妖眼中青光猛得大放,青色火苗窜出眼眶,两道青光射向楼下。

  终于看到鼓楼下站着两人,青光、月光映照下无有身影,面孔惨白,双脚离地约有一尺。

  鬼魂?

  再细看,两只鬼魂都顶盔掼甲,身佩腰刀做军士打扮,正站在楼下年轻塾师窗前垫脚向内观瞧。

  其中一个发现楼上青光投来,抬头看到橘猫妖与程羽正在高处盯着自己,眉头一皱,知会身边同伴一声。

  二鬼“嗖”地消失不见,任凭猫妖再瞪大双眼,也遍寻不着。

  “走了。这两个是武君殿的巡游阴差,专门负责青川县城内。”

  猫妖淡淡说道。

  武君殿的……

  这是程羽第一次见到武君殿的阴差,果然都是军士装束。

  再询问猫妖才知道,武君殿就坐落在县城西南角,而文君殿在城东南角,也正符合文东武西的惯例。

  橘猫妖还透露出一个几乎无人知晓的八卦:

  “楼下住的年轻塾师姓庄名洲,字怀瑾。三年前中的秀才,现正准备明年乡试。

  其为人嗜书如命,把家中仅剩的一点家底倒腾个精光,堂堂秀才,居然只得与其父借住在钟鼓楼下……”

  程羽心说这也算无人知晓吗?

  橘猫妖似是猜到程羽所想,故作神秘继续说道:

  “这部分都是人尽皆知的,而真正无人知晓的却是,他姓庄,他父亲和他爷爷也姓庄……”

  见程羽突然意味深长地盯着它,猫妖不敢再卖关子,赶紧说道:

  “而青川县境内武君,也姓庄……”

  哦……

  至此程羽才品出些味道来,原来猫妖说的这庄怀瑾,是武君后人。

  由此想到之前与文君同桌共饮时,那青衣童子言语之间似乎对武君殿有一丝轻视。

  而橘猫妖却说文、武君殿应属平级,除非遇到特别难对付的凶神厉鬼,两家才会偶尔联手,百年里也难有一、两次。

  平日里表面看去是各行其道,互不干涉,实则暗中两家互相监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稍有差池被对方抓住,就有可能被对方上报至府文、武君殿处。

  果然和前世城隍制度类似,行政划分大致共分三级,由下往上分别是:县、府、都。

  与城隍统管文武不同的是,这方世界将其分成文武两个班底。

  互相之间平级,既分工明确,又相互制衡,不至于使一方独大至尾大不掉。

  程羽忽然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首创的这文武分治阴司的制度。

  ……

  阴司。

  武君殿。

  一黑面络腮胡壮汉,身穿整副将军盔甲坐在将军椅内,脚下半跪着一位参将装束的判官。

  “启禀武君,末将属下城内夜巡游禀报,在钟鼓楼下发现秀才,庄怀瑾……”

  判官有意将庄怀瑾三字念重音后,又稍作停顿,继续道:

  “……近日于书上批注的文字泛出金光,隐有……”

  “隐有什么?”

  武君一手按住腰间宝剑,一手扶公案,上身前倾淡然问道。

  “隐有成文圣手令之象。”

  “哦?哈哈哈哈,取阴阳簿来!”

  下面判官早有准备,从怀中掏出一本卷簿,双手高高举起。

  武君大手一招,卷簿自动飞至公案之上。

  “哗……哗……”

  武君殿中响起一页页翻书声响起。

  “哈哈!妙哉。果然是庄家后人。

  嘿嘿嘿!真是造化弄人啊,想那文柄小儿虽然身前贵为状元,可其后代文采却一窝不如一窝。

  到如今已变成商贾人家,只能靠银子捐了个员外郎的闲职充充脸面。

  而我庄家虽为武将出身,不想却要出一个文圣。

  本将倒真想看一看那文柄小儿得知此事时的表情啊,哈哈哈哈!”

  殿内众判官福至心灵,纷纷贺道:

  “恭喜武君!”

  “武君威武!”

  “武君育才有方!”

  武君闻听一位判官夸其育才有方,大手一挥不悦道:

  “诶?扯什么鸟淡?

  这庄怀瑾虽是我庄大宽嫡传后代,但与本将相隔三百余年二十余代,本将不翻阴阳簿都不知其是某家的嫡系玄孙,算什么育才有方?

  若传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将心怀偏袒,私去阳间照拂过后代!

  我等皆是赳赳武夫,不可学那些文人的酸腐马屁,好了,各归其位吧,嘿嘿嘿嘿……”

  “是!尊均旨。”

  “末将告退。”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