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五十二章 【回庄】

第五十二章 【回庄】


  阴司。

  武君殿。

  “禀报武君,小的夜巡青川县城之时,忽然察觉到一熟悉气息,原来是三具亡魂上有武君大人令牌阴气缠绕,且亡魂呆立原地不走,这才将其拿来,请武君决断。”

  “嗯,我已知晓,取阴阳簿来。”

  一武判呈上阴阳簿,武君翻看后,从公案上签筒内取出一朱红色签子向堂下随手一掷,签子不偏不倚砸到侯三头上。

  正左顾右盼的侯三被签子砸中后,顿时僵立原地一动不动。

  “惩恶司武判何在?”

  武君一声喝令,判官队列中出班一位凶脸大汉抱拳拱手道:

  “惩恶司武判在。”

  “嗯,侯三关,惩恶司受刑一年,将你司中三百六十般大刑全都上过一遍,刑满一年后,押上剐魂台将魂魄打散。”

  武君又捻起两个白签子,随手掷去道:

  “刘虎,刘彪,二人惩恶司受刑三个月,将七十二般大刑上过一遍,而后绑去文君殿发落。”

  “尊均旨!”

  武君点点头,抬起右手冲三人一招,三股微弱的乌木寒气从三个魂魄上飘出,落在武君掌心。

  “呵呵,有点意思……”

  ……

  当天晚上乌云遮月,没法吐纳月华。

  程羽飞至万芳春后院,从窗缝内飞进店铺,将猫妖叼回的银子包放在掌柜收银子的盒上,这才飞回鼓楼。

  一雀一猫在鼓楼顶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麻糖被分成两份,橘猫妖吃了一份,显然也爱吃糖。

  “雀兄这次惩治侯三,令加菲感触良深。

  想我初开灵智之时的前几十年,也总爱惩恶扬善,但后来这种事见多之后便心生懈怠,心以为世间之大,仅凭我一猫妖,岂可皆管得过来?

  而雀兄如此修为,却依然秉持锄强扶弱这份初心不变,今日着实给加菲好好上了一课。

  世间事,对错自有分辨,但不可磨灭初心,要始终如一,在修道上亦同样如此。”

  橘猫妖说完人形而立,郑重地对程羽深鞠一躬道:

  “加菲谨受教。”

  小麻雀全程沉默,到最后也拱翅还礼。

  ……

  翌日清晨,东方微白。

  昨晚睡了个整觉的程羽起了个大早,向橘猫妖招呼一声后,双爪抓着一油纸包扑楞楞展翅向城外飞去。

  油纸包内的麻糖还有小半斤重,橘猫妖叼起来当然毫不费力,但这小小麻雀抓着照样能自由翱翔,在普通人看来那就是离谱。

  只因他现在已经不是那只普通麻雀。

  这段时间在城中吐纳月华,不仅是元神,就连这具麻雀本相都跟着提升到一个新的状态。

  小麻雀双爪吊着油纸包,“嗖嗖”地向青萝庄疾飞而去。

  途中遇到过几只老鸹袭扰,程羽也懒得理他们,只拍拍翅膀就将其甩在身后。

  不消半炷香的时间就已飞回青萝庄,此时太阳才刚从地平线钻出一半。

  他径直飞到庄头家,见香莲那女娃子已起,正在前院生火、洗涮、打扫,他便飞至后院角落里的那座矮屋内。

  他将装麻糖的油纸包藏在床榻上的薄被后,被子虽薄且久,但浆洗的十分干净。

  程羽藏好麻糖包,展翅从屋内飞出,迎面碰到黑炭头。

  黑炭头初见程羽吓了一跳,仔细分辨后才看出这居然是顾二家的老四,一时激动的叽叽喳喳,又引来一帮雀小弟们。

  原来庄内众麻雀们都以为顾二家老四已经葬身庄外,没想到居然完好的回来,而且看其身形非但没有变瘦,甚至整只鸟都比之前精壮许多。

  “叽叽叽喳喳喳!”

  雀老娘听说自家老四回来了,哭天抢地飞来,绕着程羽一边飞一边唠叨。

  原来程羽离家去县城这段时间,庄内众雀们都以为他客死他乡,原先捧着雀老娘的那些个老母雀们都纷纷冷落起她来。

  程羽忽然有些自责,虽然这雀老娘是自己此一世穿越得来的便宜老娘,但终究是把这具麻雀肉体一口一口喂大的。

  此刻雀老娘在不停数落着,东家的四婶对她不理不睬,西户的二嫂子不与她玩耍。

  于是程羽当着众麻雀的面,将雀老娘托付给黑炭头一家,令其帮忙照料。

  黑炭头自是答应地爽快,甚至干脆建议雀老娘就直接搬到庄头家后院。

  程羽当即将他原先所住的那座燕儿窝让出来。

  雀老娘连连点头,当即就搬。

  在庄中和麻雀们寒暄一番后,程羽展翅向庄后青萝山飞去。

  庄内麻雀们依然不敢飞到庄后,而黑炭头自打上次跟程羽去庄后遇到隼妖,直接原地休克后,更是一步也不会靠近那边。

  程羽飞到青萝山半山腰处,运神识默念口诀,然后“唳!”的一声尖啸,积年不散的云雾果然渐渐散去,露出一幽深洞口。

  程羽没有贸然飞进去,先运水行术神识将洞内探知一边,后召出人形元神再将周围扫视一番,确认安全之后,这才元神归位,小心飞进岩溪洞。

  一圈又一圈水珠密密麻麻环绕在小麻雀身周,构成一座水盾护佑着他。

  飞进洞内三丈左右,看到地上躺着一只大隼。

  程羽落到隼妖跟前,他还活着。

  水行术运来些水泼在隼妖脸上。

  “扑楞楞!”

  隼妖醒转过来扇动下翅膀,踉踉跄跄站起来,看到面前小麻雀,脸上激动之色顿现。

  “……”

  “……”

  “???”

  隼妖连续张口三次,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急急忙运神识探查自身,然后满脸苦相,疯狂张口却依然是个哑巴。

  这隼妖原本已快要练掉横骨,但目前别说口吐人言,就连鸟叫都发不出。

  程羽召出人形元神,看向惊惧隼妖,一缕妖魂之火泛着黄光。

  原先他看过隼妖的妖魂,是一团青黑色。

  他知这隼妖与橘猫妖不同,平日里看不到自家这元神,只得将元神回归雀体,“啾啾”鸣叫几声问其是否识字。

  隼妖口不能言,但听力还在,只见他先缓缓点头,再疾速摇头。

  程羽又问其是否只认识几个有限的字,隼妖连忙点头。

  唉……

  原登只顾着自己修炼,忽略了队伍的文化素质建设。

  他又让其试着用肢体描述下当晚情形。

  隼妖点头,思索片刻,收敛起双翅做掐腰状,在洞中摇摇摆摆走来走去,同时抬头向上四处观看。

  这是在模仿小员外爷与青哥儿一行上山观景……

  小麻雀点头示意看明白了,然后隼妖接下来的模仿动作被程羽迅速叫停。

  “啾啾”几声表示明白,不用再演,转换下一个场景。

  隼妖挺直身板,蹦跳到远端后顿时搔首弄姿起来,扭扭捏捏地摇晃着本不存在的腰肢,在洞中由远而近走来。

  走到程羽跟前,他突然扬起翅尖指向自己,然后浑身僵直,嘴巴一阵开合后,“扑通”一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几息之后隼妖翻身而起,看向程羽,程羽“啾啾”鸣叫询问,隼妖连忙点头。

  果然是那鹅黄衫女子搞得鬼……

  隼妖扑楞楞在洞中一阵扑打,偏偏又叫不出声,急得他只得在洞里无能狂怒。

  程羽要带其出去,这隼妖说什么也不再出洞,已被吓破了胆。

  程羽无奈,只得独自飞出岩溪洞。

  飞到庄后时,看到原本的龙王庙已被复原,但门口挂的也不是山神庙的牌匾,而是“三仙祠”。

  程羽飞进殿内,原登的泥胎立在正中,与其本相已有八分相像。

  在其左右是一老一小两个道士泥胎。

  有趣的是老道骑着一头驴,一把拂尘倚在臂弯。

  小道捧着一把入鞘宝剑,剑眉星目,看着不像是七八岁孩童,足有十五六岁光景。

  看着殿中三组泥胎像,程羽忽然想起了地三鲜。

  ……

  回到庄中,正寻思晚上何处安歇时,听到下面庄头婆娘低声在与庄头钱多福嘀咕,程羽仔细听去,庄头婆娘抱怨道:

  “眼看三仙祠已经修好,雀公祠也要建成,可庄里两口井依然没水,这每日还要到庄后河沟里打水,当真不便啊。”

  “行了,至少不用大车再去拉水来吃,知足吧你就。”

  程羽闻听庄内井水还未恢复,暗中运起神识向地下探查,发现原来是地下水脉被之前的恶蛟吸附过甚,井底与地下水脉连接处干涸日久,凭自然联通恐怕还得好多年后。

  “轰隆隆!”

  远方天际传来一阵雷声,庄户们条件反射般的“叮叮咣咣”搬瓶罐器皿要接雨水。

  ……

  “二爷爷!二爷爷!”

  一黢黑村汉喊叫着跑来。

  “钱猪逑,你嚷个甚?”

  “井……井里来水了。”

  “啥?走!”

  闻听井来水了,全庄几乎家家出动,将前后两口井围了个水泄不通。

  钱多福打上一桶水,清澈见底。

  指尖蘸下小心尝一口,甘甜的清水。

  又跑到另一口井前,同样操作一番后,激动如他拱手对天喊道:

  “多谢金爷爷,老神仙,雀仙爷爷显灵保佑啊。”

  正站在庄头家屋顶上的程羽,忽然感到元神内好些股愿力气团,已缓缓消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