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五十八章 【猫妖的往事】

第五十八章 【猫妖的往事】


  橘猫妖?

  画中的橘猫栩栩如生,能与主人同像,可知此猫在钱家地位。

  那橘猫妖曾住过京城,征过大漠,已活了三百余岁。

  而这大梁朝开国也有三百年,时间与其经历倒基本对得上。

  只是程羽原先以为这橘猫是武君庄大宽所养,没想到他当年的铲屎官,却是庄大宽的死对家靖安侯。

  但再看橘猫妖对钱家的态度,想必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事,才令其对当今的钱家如此嗤之以鼻。

  收回思绪,他顺着祠堂墙上挂画一路看去,在靖安侯画像下首不远处,挂的就是青川文君钱文柄,但其后再没出过杰出人物。

  这一圈钱家历史展看下来,不由得程羽一阵唏嘘。

  自打钱文柄后,钱府真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

  开国的侯爵到了第二代就丢掉了,虽说到第三代出了个文状元钱文柄,使得钱氏中兴一时。

  但即使他做了一县的文君,也没能止住钱氏文衰。

  自他之后没多久,钱氏就被赶出京城,迁回青川县。

  并最终一路蜕变成一方商贾,到如今只能靠捐官弄一个虚职功名。

  就在程羽渐觉无聊,准备飞离之时,忽然发现下方的青砖地面泛出一圈黄光涟漪。

  这道涟漪刚刚闪现,整个大殿地面紧跟着再泛起一道更强烈的青光,瞬间压住黄光,一起消逝。

  程羽心头一跳,展翅急忙飞向高处房梁。

  似是做鸟这些时日养成的习惯,每遇到异象之时,只有高处才是安全所在。

  他刚飞至半空,抬头看到正上方屋顶并无大梁,而是一个藻井天花。

  此藻井共有四层围合木梁,每层木梁围成正方形交错向上收缩。

  至最顶端是一个小六边形木雕图案,年代久远加之藻井内昏暗,已看不清其形制。

  在前世,藻井这种建筑天花造型,只允许出现在皇家宫殿或寺庙等宗教建筑之内。

  不知道这方世界是何礼法,亦或是因殿中供有那杆御笔,方才得配享有藻井?

  他落在藻井下方一道木梁上,两只爪子刚接触到梁面,忽觉得浑身莫名一冷,体内似是被牵引出一股精气,从腹中沿着胸腔一路向上,最终脱脑门而出。

  程羽再次一惊,抬头向上方看去,顶上除了那六边形木雕图案之外,空无一物。

  此时程羽方才看清,那木雕雕得是一不知名花朵。

  在昏暗闪烁的油灯映照之下,原本闭合的六片花瓣,竟然开始缓缓旋,大有盛开之势。

  “咻”

  体内又一道精气从头顶而出,那六片花瓣又盛开几分,整朵花已打开将近一半。

  莫名其妙地被吸走两道精气,程羽顿觉有点气虚,但也知此地不宜久留。

  顾不上探究根底,他急忙展翅向殿外飞去。

  待程羽飞到祠堂外,远远落在院墙之上,方才略微心定,运神识走遍全身,感觉的这具麻雀躯壳比之前虚弱一些……

  “……”

  早知有这种古怪,就该先召出人形元神在外面看一眼。

  程羽又飞远一些,寻一妥善位置后,召出元神向祠堂方向看去。

  整座祠堂被一团青色光晕笼罩其中,但祠堂内似还有一道微弱黄光隐隐透出。

  幸好只是被吸走两口精气,若是……

  程羽暗吸一口冷气,无意间回头,刚祭拜完祖先的钱氏族人,迈着方步保持队形向前院肃穆行去。

  夜色下每人身上三把魂火或明或暗,或强或弱。

  只唯独领头那人,身上三把魂火颜色各异,头顶还是正常的白色火苗,但肩上却是两团浑黄色。

  那是新郎官,钱如玉。

  倒和他旁边的新妇相得益彰。

  ……

  钱府前院终于开席,觥筹交错,人声鼎沸,和静悄悄的祠堂这边形成两个世界。

  程羽元神归位,展翅飞向城中心钟鼓楼。

  橘猫妖正安静地蹲在鼓楼屋顶,眺望着飞来的程羽。

  当夜无月,清冷星空下,一雀一猫分别站在屋脊和飞檐之上,共同望向不远处如嘉年华般热闹喜庆的钱府。

  还未待程羽询问,橘猫妖倒好似一路跟着程羽一般,直接开口问道:

  “雀兄可是进到钱氏祠堂之内了?”

  小麻雀立在飞檐上沉默点头,

  “那副画像画得像否?”

  程羽扭头看了橘猫妖一眼,只见其忽然长出一口气,开口慢慢说道:

  “三百年前,俺乃一懵懂幼猫,整日嬉戏于钱家。

  也不知是具体何年,只记得是一年中的春天,太祖皇帝携开国常胜之威御驾北征,侯爷随行护驾,我跟着侯爷一爱妾,亦混在军中。

  大军出关,一路骄横,时而不前,时而冒进,终于遇伏,精锐尽丧。

  是侯爷将自己坐骑让给太祖,方得脱困,彼时十万大军只剩得几百骑回关,侯爷爱妾早死于乱军之中,我亦是混做野猫,远远跟在后面方才得活。”

  橘猫妖看着钱府方向顿一顿,继续说道:

  “回京后侯爷立有救驾的泼天功劳,但终因大败而回,官家碍于脸面并未大肆封赏。

  砥砺五年后再次出征方才大获全胜,这才赐下了爵位,而我也历经艰险最终回到钱家,兴许是侯爷睹物思情,我在钱府内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祠堂中所挂的第一张画像,就是那时所画。后来……”

  橘猫妖稍稍调整下情绪,抬头看天继续道:

  “后来爵爷过世,官家原本赏下了陪葬皇陵的殊荣,但因爵爷次子牵涉储位之争,惹得官家厌烦,改令其迁出皇陵,自行安葬,然终念其有救驾之功,便赏下了宗祠藻井这份殊荣。”

  话及于此,程羽才知晓,为何靖安侯只传到第二代就被撸掉,而这一方世界中的藻井也并不是随便何人都可用的。

  橘猫妖盯着不远处的钱氏宗祠,继续讲道:

  “侯爷起势就是这青川县,彼时族人也都迁至此处,于是便葬在这里。

  下葬之时,其后人将俺也一同陪葬在墓室之中,我当时懵懂,被埋地下一心只想逃生,但无奈周边俱是砖石封死无有出路。

  后不知多久,竟有只硕大山鼠不知怎地进到墓中,将侯爷墓室翻找一通后一无所获,竟是徒爪扒开一块墓砖打洞而去,我当时身小,那山鼠个头颇大,这才随着其挖开的地道逃出生天。

  我潜回钱府后,怕被钱家人认出再丢回墓里,白日里不敢抛头露面,便藏身在新建好的祠堂藻井之上。

  当时直觉得藻井正中那木雕花甚是好看,整日间不住眼的观瞧,到后来甚至隐约能闻到淡淡花香。

  如此不知混过多少日子,只记得彼时再爬上木梁已是相当吃力。

  可就在某日清晨,我于梁上醒来后,忽觉脑中清灵无比,再不似之前一片混沌不堪。

  回想起过往之事,也如历历在目一般,且身手比幼时还要矫健有力。

  但这都还在其次,最令我惊奇之处,是这双猫眼已大为不同……”

  橘猫妖讲到此处,程羽已猜到定是那木雕花有奇异之处,天长日久后引得这橘猫开启了灵智,顺带着那双猫眼也生出神通。

  夜空中一双猫眼,正发着幽幽青光,猫妖兀自继续道:

  “自打那日脑中清灵之后,我这双眼平日里看去虽并无神异,但一旦开启法眼神通,各种活物的生气便尽收在眼底。

  如初生孩童的朝气,垂死之人的暮气,有些浓郁者的气息还会蒸腾于头顶,至于鬼吏阴差更不在话下,甚至就是冒妖气的、冒剑气的,也是曾见过数次的,但……”

  加菲话及于此顿了一下,眼神中透着一丝疑惑看着程羽,缓一会儿后方才说道:

  “但雀兄却令我第一次看走了眼,那日中午,会春楼后厨初与你相遇,看你与寻常麻雀无异,也许显得略聪明些,倒也并非特别出格。

  日落时我在楼顶第二次看到雀兄,依然还是和白日一样。

  但后来我吸食月华时,开启了青光法眼神通,再看雀兄就已不同。

  你麻雀躯壳内有一片玄黑色润下汪洋,但本体又无一丝凶暴妖气,我顿时有些好奇,这才冒昧与雀兄招呼。

  后见你吸食月华后呼出的玄黑气息,得以确认你是水系修为,直到雀兄召出元神,方才知道原来是我有幸遇到了大能。”

  橘猫妖见小麻雀沉默不语,也未召出元神,话锋忽然一转,开口说道:

  “雀兄方才在那祠堂中,可也看到青、黄两道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