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六十九章 【行走的吸雷针】

第六十九章 【行走的吸雷针】


  四更天。

  青川县中心钟鼓楼。

  两位武君殿巡游使再次从年轻塾师庄怀瑾窗前路过时,向屋内瞧了瞧,互相对视一眼。

  继而两位又不约而同地向钟鼓楼顶望去。

  楼顶上一青衫女子和一白衫文生公子,正面向钱府方向并肩而坐。

  就在刚才,猫妖化形的新鲜劲过后,才发觉自己穿得是套婚服,而且还是给黄珊预备的。

  与之交过手且惨败在对方手下,橘猫妖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悄悄寻到一家成衣铺,紧闭的门锁对她来说毫无用处。

  她在铺内左挑右选了好一会儿,试了足足十几套,方才勉强选了一套天青色的,随手从锦囊中掏出一块碎银放在柜台上。

  又寻出火石,找一僻静角落将那套婚服烧掉,这才回到钟鼓楼。

  橘猫妖猝不及防地化形成功后,原先那项青光法眼的神通也跟着起了变化。

  之前她需要耗费妖气,才能开启青光法眼神通。

  而现在她就算是在普通状态下,也能看到元神和鬼魂之类的灵体。

  化形前的橘猫妖和程羽相处的十分融洽,彼时程羽也从没起过甄别她性别的心思,真让他趴在一只猫的屁股后面掀尾巴,他怕辣眼睛。

  此时对方突然变成一妙龄女子,说实话,起初程羽多少有点不适应。

  但其实更不适应的是橘猫妖。

  毕竟程羽穿越前有一漂亮女友,而且不论是亲戚、还是同学朋友,总不乏一些妙龄女子,所以和这橘猫妖相处,过了初始的过渡期后,程羽也就放开自如了。

  但那橘猫妖却是初次化形,且之前的她是自家修行自家知,压根就没奢望过化形之事。

  刚才初化得人形,连妖气都不能自如掌控,所过之处,一路上花见花开。

  回到钟楼调息稳定了好一会儿,方才压住外溢的妖气。

  此刻身边坐着的那位白衫公子,已被她想当然地认定为是自己的大恩人,今夜数次救了她的命,方才能获得这般泼天的机缘。

  一想到自己无以为报,她顿感坐立不安。

  程羽看着远方灯火通明的钱府内,依然在挨门逐院的搜查。

  他忽然想起一事,身边这橘猫妖已是人形,总该有个正经的名字了吧。

  之前猫妖曾向程羽讨过赐名,当时程羽带有些许玩笑意味,随口赐其名叫:加菲。

  彼时这名字还和大橘猫身形有几分相通,但没想到一夜之间,大橘猫就变成了眼前亭亭玉立的妙龄女子,自然就和“加菲”这个本名形神不符。

  程羽询问猫妖可要重新改个名字,猫妖倒觉得不用,程羽也便不再强求,只将其“加菲”中的加字改成了嘉。

  待问道她是否要再取一姓时,猫妖沉吟一番后,抬起头看着远处钱府轻声说道:

  “我姓钱,钱嘉菲。”

  “钱嘉菲……”

  程羽跟着念了一遍,身边青衫女子闻言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钱府方向,开口小心问道:

  “总叫阁下雀兄雀兄,嘉菲深知雀兄并非阁下真名,不知雀兄能否相告真身名讳?”

  程羽微微一笑道:

  “程羽,前程万里之程,羽翼渐丰之羽。”

  “原来是程兄,失敬失敬。”

  嘉菲扭过上身拱手施礼道。

  两人就这样聊着聊着,便聊到刚才发生之事,隔阂感也慢慢消失,又逐渐回复到之前的融洽。

  程羽将嘉菲被黄珊击倒之后,自己如何用水行术逼退尖细嗓,令黄珊退走之事都一一告知。

  唯独在讲到老道时,隐去了他和老道之间的那层关系,只说老道拿着那把乌木断剑而来,且断剑闪烁着青光,与殿内青光遥相呼应。

  至于为何招来了第一道雷劫,而雷劫又被老道手中断剑奇迹般吸收,这些他都直接略去,从黄珊再次返回开始继续讲起。

  当他讲到老道与黄珊相斗时,老道用乌木断剑引来雷法劈死了黄珊,令旁边的嘉菲吃了一惊。

  她和黄珊交过手,自然知道那女子的厉害。

  当她后来冲向大殿要救木雕花时,也看到躺在院中的黄珊尸首,只不过当时殿内情况更紧急,直接就从尸体上冲了过去,也没细想黄珊是被谁杀的。

  其实她潜意识里是程羽干掉的黄珊。

  可没想到居然是这老道引来的雷法劈死了黄珊。

  继而她回想起自己讨口封之时,老道那萎靡困顿的模样,想必是引雷法之时受到反噬所致。

  唉!

  都是造化弄妖。

  不过这样也好。

  若老道未受到反噬,清醒状态的他想必不会轻易开口应我。

  而自己事先也未做其他后手准备,估计结局比那耗子妖也好不到哪去。

  嘉菲在胡思乱想,直庆幸老道那道雷法来的及时,殊不知乌木断剑放出雷法之时,老道已被狂沙暴吹得几乎人事不省,那道雷法完全是自行发出。

  程羽后来回想分析,那雷法应是之前被乌木断剑强行吸入的那道雷劫。

  在剑内储存一段时间后,正好遇到某种契机自动释放出来,这才劈死了黄珊的躯壳。

  能将雷劫像蓄电池一般储能放能,那把剑想必也是个先天法宝。

  说到引雷法,程羽又想起一事,开口问道:

  “当你讨完口封之后,为何要跑进殿内?”

  嘉菲脸上一红,莞尔一笑道:

  “不怕程兄笑话,当时我已决定要放弃化形,只想着躲进殿内,雷劫就劈不到我。没成想……”

  “当那道雷落下之时,你是何感受?”

  嘉菲低头回忆一阵,一双圆溜溜的大眼中带着些许迷惑道:

  “我当时躲在供桌下面,闭着眼并没什么感受,只觉得一声巨响,呼啦啦地动山摇之后,周围瞬间一亮,紧接着只感觉……”

  嘉菲停顿一下,似是在找合适词汇描述。

  “……只感觉好似被一团白光环绕,有一丝麻痒,非但不痛苦,反倒……灵台还有清灵之感,而且妖力也随之增强数倍,令我回想起初开灵智时的感觉。

  敢问程兄,你当年化形之时可也是这样?”

  程羽愣了一下,听她的意思,被雷劈不但没事,还很酥爽……

  那以后可以满地追着雷找劈了?

  见程羽在愣神并未回答她问题,嘉菲赶紧回想,刚才又说了哪句话,唐突了旁边这位公子。

  而此刻的程羽已根据嘉菲的描述,暗自在心中回忆今夜发生的一切。

  当时老道之所以来祠堂,是因乌木断剑有了反应,而按时间估算,那时刚好是黄珊持金光刃初闯祠堂引发了结界。

  后来黄珊二次返回,硬拔御笔的笔毛时,笔管再次和老道的乌木断剑交相辉映起了反应。

  当她拔掉笔毛后,大殿的辟邪结界便消失了,可以想见,大殿结界与那杆御笔有着莫大关联。

  再到后来木精被耗子妖吞入后将其反给撑死,化成一青光小丸,还与笔管融为一体,

  笔管……

  乌木断剑……

  二者看去都似是乌木材质。

  笔管和断剑曾经是同气连枝……

  而断剑可吸收、释放雷劫,笔管应也可以。

  且木精与笔管融合后,化为光华洒落融化到嘉菲体内。

  也就是说,现在的嘉菲,她就是个木精体质的避雷针。

  不,她是吸雷针。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