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七十七章 【薛香莲】

第七十七章 【薛香莲】


  庄中发生如此大变故,但对众麻雀们却无大影响。

  各个依旧叽叽喳喳,吃喝拉撒。

  就算是新迁来的庄头一脉族人,也都遵循着善待麻雀的习俗,因此麻雀们个个的小日子过得都还不错。

  起初雀老娘闻听自家老四又回庄中,急匆匆扑楞楞飞来。

  程羽远远看去,虽已开始入冬,但她体型倒并未见瘦,当下心中甚是欣慰。

  想当初,刚穿越来时,还嫌这雀老娘整日叽叽喳喳,但多日不见后,反倒……

  再看黑炭头一家,也都比之前又肥实一圈。

  其实何止是雀老娘和黑炭头这种庄中红雀,其他各家麻雀体型,都比往年同时节越冬时丰腴许多,只因程羽是今年出生的新雀而不知罢了。

  他原本的燕儿窝让给了雀老娘,自己只好住在雀公祠内。

  嘉菲也化回了橘猫本相,脖颈间挂着一锦囊,卧在雀公祠大梁上。

  就这样,一雀一猫窝在梁上好歹睡了一晚。

  当夜无月,雀、猫便都早早安歇。

  好在程羽此时这具麻雀躯壳也早非往日可比,就算睡在空荡荡的祠堂大梁上,寒风透过门窗缝吹上一整晚,他也不觉得多冷。

  但虽说不冷,倒也不是十分舒适,若论睡得安心,当然比不上县城鼓楼上那座棉布窝。

  饶是如此,程羽照例要睡到日上三竿。

  雀老娘和黑炭头一家早已在祠堂外等候,等着程羽一起出来用饭,但再也不是青绿蚂蚱和肉虫,那玩意早已遍寻不着。

  雀老娘自打住进了那燕儿窝,自觉地每日里神清气爽,这些燕儿虽然刁钻些,但搭得窝实在是不赖。

  “吱扭”

  雀公祠大门被从外打开,一缕缕晴朗阳光洒进殿中。

  祠堂后新立起了一座茅草房,昨晚香莲抱着一个包袱直接就搬了进来,包袱里是她所有的私人物件。

  此时她抬头看眼日头,将额前一缕乱发理一理,迈步走进院中,拢起双手呵几口热气,挥起扫把将前院清扫干净。

  前几日一场大雪都已化没,天气又变得干冷干冷的。

  回头看一眼身后巍峨的青萝山,这天气也怪,山这边大日头照得人怪舒服的,可山那边似乎始终阴云密布。

  今日是她第一天在祠堂侍奉,昨夜的茅屋虽说依然苦寒,但好在再无人使唤她干活。

  庄里原先如钱猪逑一流的猥琐闲汉们,也都受钱多福牵连,被打散赶去别的庄子。

  余下的要么是些新来的柳安家的,要么是原先的外姓庄户,也都老实,没人敢来雀公祠内骚扰。

  日子料是比之前过得舒心百倍。

  “咕咕咕……”

  她学着庄头婆娘喂鸡时的动作,一边咕咕叫着,一边将手中麸子撒在地上,引来一群麻雀叽叽喳喳也不避人,直接落在地上争抢啄食。

  “呵呵!别抢,多着哩。”

  说完她又往别处多撒几把,又引得一群麻雀扑楞楞敛翅落在院中。

  “叽叽叽!”

  院中最先落下的那只头顶黑毛的麻雀,抬头看到旁边又落下几只新来的,顿时冲着对方大叫几声,然后引得两群麻雀在祠堂地面追逐扑打起来。

  看着地面上扬起的阵阵尘土,香莲不得不将手中麦麸全撒出去,但却引得祠堂前更加喧闹,其中尤属那只头顶黑毛的麻雀叫得最凶。

  看来这地盘是那只黑毛麻雀的……

  香莲笑着摇摇头,将手中麦麸撒净后,拍拍双手,转身回到殿中。

  抬头看一眼殿内神像,该上香了。

  之前她从没资格亲自给雀仙神像上香,最多也就是在殿外院中,跪在人群中随着大伙一起磕头而已。

  她转身到殿后取出一瓢清水净手。

  初冬的水缸表面结了一层薄冰。

  “咔嚓咔嚓……”

  她用瓢将表面浮冰捣碎,舀出净水两手轮流着淋洒在手心手面。

  “嘶!还真凉哩。”

  她不由得想起之前在庄头婆娘家冬日里浆洗衣服时的情景,说来也奇怪,才搬住到雀公祠后住了一晚,倒觉得之前的日子好似已是上辈子发生的了。

  很多事若不刻意去想,都已开始模糊。

  除了那日的午后。

  她爹爹意外新丧,无钱安葬,那日家里连午饭都无有着落。

  然后她被一向吝啬的庄头婆娘叫去,递给她一大碗麦麸粥。

  她喜出望外只喝了小半碗,想着给娘端回去一起喝。

  哪知一推门……

  她当时僵立在门框上,不敢抬头,只盯着那双悬在空中的脚,一声没哭。

  忽然,如有感应般,冷不丁回头,看到庄头婆娘远远的缀在后面,向自己家伸头张望。

  那婆娘见自己回头,急忙缩到墙后,几息之后再次探头出来,见香莲依旧在回头盯着自己,那婆娘这才讪讪站出来,离得老远就开始哭天喊地,一口一个可怜的娃子。

  其实聪慧如她,早已猜了个七八分。

  至此之后,她再没在人前流过一滴眼泪。

  庄头大儿偶尔回来,偷偷给她买的那些糕点果子,她连碰也不碰,且从不让自己和他有独处机会。

  好在那庄头家大儿是读圣贤书的,礼义廉耻挂在嘴边,倒也不敢将其如何。

  就这么在庄头家捱过了几年,她早已从种种端倪中,猜测出自己爹娘的死因,一直隐忍不发暗寻时机而不得。

  她不是莽撞娃子,做不到一击必中且又能保全自己,她不会贸然而行。

  只是可惜,自己未能亲手得报大仇,被一外来户的婆娘抢了先手。

  庄头婆娘疯跑回家后,本是她绝好机会,只可惜婆娘本就力大,她一番试探发觉,这人疯了之后,力气反倒更大。

  她方年仅十一岁。

  再加上当时已闹得满庄皆知,也就失了机会。

  不过这样也好,四个元凶,三个惨死,一个疯癫得生不如死,也可藉慰父母在天之灵。

  所幸自己双手未曾沾血,还算干净,才能在这祠堂中侍奉。

  想到这里,她看一眼冻得通红双手,手上仅存的麦麸粒都冲洗干净,待自然晾干后,她来到神像前,学着之前庄头模样,拈起三根小指粗的檀香点燃。

  三缕轻烟袅袅婷婷飘摇而上,她眼盯着轻烟,渐渐抬起头。

  “呀!”

  忽然余光看到大梁上卧有一硕大黄毛之物,吓得她立即向后跳去。

  原以为是只山上野豹,细看之下居然是只大猫,而且还不似是野猫。

  这猫浑身毛发顺滑光亮,干净得异常,脖颈间还有一红线缀着的锦囊。

  可庄中无人养得这般大的猫,也没一户养得起这等大猫。

  “噫?”

  这只猫居然还白了我一眼……

  香莲越看越奇,忽然莫名想起那次在岁腊晒房内,遇到的那只冲她点头的麻雀。

  可惜啊,我这里再没有荤腥岁腊,只剩下些糙米麸子和野菜了。

  也不知那只小雀现在何处,八成,他是雀仙的神使吧……

  那么聪明一只小雀,是雀仙的后代也有可能。

  只可惜他不愿理我。

  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目视着那只大橘猫慢悠悠沿着大梁走到靠墙处,先跃到窗台,再无声跳到地面,然后摇着尾巴,目中无人地从祠堂大门慢慢踱出。

  “叽叽叽!喳喳喳!”

  正在院中争抢啄食的众麻雀们,冷不丁看到祠堂内走出一只大猫,吓得纷纷扑打翅膀飞上枝头,早就不分敌我,混搭在一起,动作一致地盯着下方大猫。

  雀老娘对黑炭头老娘叽叽鸣叫抱怨着:苦也,我家老四睡在那祠堂中,莫不是已成了这大猫肠中之物?

  可怜我儿连顿早饭都还未吃上,就被这大猫填了肚子。

  “叽叽啾啾!”

  程羽窝在大梁上懒觉,耳听到雀老娘在外面枝头不住地哀鸣,这才展翅悄然飞出,还未开口安抚老娘,树枝上众麻雀就已轰然炸锅。

  他出来了!

  他出来了!

  顾二家老四,他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