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八十三章 【人间难渡】

第八十三章 【人间难渡】


  青萝庄内,众多火把映照下,老道被庄户们围在中心,但除了非言之外,无人敢再向前靠近一步。

  “这好似是那新佃户家的婆子啊。”

  有人举着火把遥望着地上尸体窃窃私语道。

  “她没死在山上吗?这模样分明是蹿了邪了。”

  “哎呀,幸好有老神仙在此啊,否则,你我可能都和那小疙瘩一样下场了。”

  “你说她为啥非要害死小疙瘩啊?”

  众人正在嘀嘀咕咕,忽然人群外传来一个凄惨哭声。

  “我的儿啊!”

  众人无不悚然。

  又一个?

  庄户们纷纷后撤,这才看清来人是小疙瘩的娘。

  众人不约而同地纷纷向其脚下看去,好在她有影子。

  噫?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有几个老庄户们便看到她脚上那双新冬鞋。

  “这不是钱林海婆娘的冬鞋?怎地跑到这小疙瘩娘脚上了?”

  “当真?你可莫要看错。”

  “怎会看错?那鞋面绣着一圈红边我记得可仔细了,再说了她家哪穿得起这样的好鞋?”

  “哦对对,你还与我讲过,还说要卖半石粮食,也去换双这样式的。”

  “如此说来……”

  几个庄户一起回到小疙瘩身前,大着胆子扯下他身上仅有的那件冬衣,见里面缝了一块黑布,将黑布扯下,里面是一层翻毛皮。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默然点头,果然如此。

  “哎呀,这……这可如何是好?”

  庄头柳安急得直跺脚,刚做庄头,屁股都还没捂热,又是两条人命。

  “莫急!”

  霍涯子一声大喝,场中顿时安静下来,

  他看一眼地上躺的死尸,又瞧瞧手里已黯淡无光的断剑,忽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

  这把断剑已两次在危急时刻救了自己,上次乃替主顶天雷,这次又挥剑斩邪祟。

  看来这把断剑本身就是自己的金手指。

  果然不负我主角光环啊。

  灵劫剑啊灵劫剑,原先以为你断了,吓得老夫连夜逃下了千霞山,未曾想你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念及于此老道顿时心气十足,将断剑入鞘,指着地上死尸,对刚才议论纷纷的几个老庄户问道:

  “你们有人认得这死去的妇人?”

  其中一个庄户凑到跟前,将之前他所知道的大概说了一遍。

  柳安闻言是之前钱多福的锅,顿时心下有了计较,钱多福越是在庄中造孽,自己就越要优待于庄户们,方能尽快在此地扎好根基。

  这时旁边另一个老庄户为给新庄头留个好念想,又悄悄将冬衣、冬鞋之事告知于他和老道。

  柳安闻言,立即让人将小疙瘩娘脚上的冬鞋扒下,从自己家中取出一双新鞋给疙瘩娘换上。

  然后征得老道同意后,又将鞋和小疙瘩身上那件冬衣,都和妇人尸首堆在一起,当场火化掉。

  庄外原野上架着两堆柴火,雪姑和小疙瘩的尸首一起被烧了。

  小疙瘩的娘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老道走到她跟前,将那把断剑搭在她头顶,见没有任何反应后,叹一口气。

  刚才他已知道,这妇人就是那死去后生的老娘,心想道八成是那后生曾经欺负过雪姑,这才招来了报复。

  见这妇人没有异样,他便让柳安以后好生看待这位可怜老娘,柳安一连声应承。

  老道看着两堆尸首都已烧得所剩无几,默默转身带着非言回庄,众庄户们见老道回去了,也都纷纷各回各家休息。

  就连小疙瘩的娘都被庄头安排人强行带走。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哭喊声渐行渐远。

  漆黑苍茫大地上,只剩两堆火堆还在呼呼燃烧,努力对抗着四周无尽的黑暗。

  ……

  程羽元神和嘉菲一起站在屋顶,对面是那雪姑的亡魂飘在空中,旁边是两位武君殿巡游使。

  “哈哈哈……我的儿……别害怕!娘来了。”

  程羽不由得叹息一声,这妇人不知在山上受了什么邪气,不止是自己询问不出,就连巡游使也毫无办法,只是反复傻笑念叨着我的儿。

  “烦请二位巡游使好生看待这亡魂吧,也是个苦命人。”

  “这个自然,这亡魂内有君座令牌气息,就算程先生不交代,咱们也不敢将其如何,待我等带回交于武君后,兴许他老人家会有办法。”

  “哗啦”一声,拘魂索套住亡魂,和两位巡游使一起向青川县城飘去。

  ……

  大雪停了半夜,天微亮时又开始下起来。

  在屋顶睡得正香的嘉菲,被程羽轻轻唤醒,橘猫睁开眼,看到眼前除了程羽之外,还有位巡游使。

  正是昨晚带走雪姑亡魂的其中一位。

  对方此次前来是专门向程羽禀报,武君有请。

  程羽叫醒橘猫妖,他要回青川县城一趟,她是否随行回城?

  嘉菲想了想问道:

  “你去后还回庄吗?”

  程羽点点头。

  这次回来还未好好和雀老娘、黑炭头他们相聚。

  还有青萝山上那位隼妖也是许久未聚,自然是要回来的。

  “那我在庄里等你。”

  见橘猫妖不愿回城,程羽便点头言道:

  “也好,还请顺便照看下庄内庄户……和众麻雀们。”

  橘猫妖楞了一下,看着程羽慢慢点点头,然后等他元神归位后,方才趴下睡回笼觉。

  “扑楞楞!”

  小麻雀展翅向青川县城飞去。

  大橘猫耳朵支棱一下,再次抬头看一眼麻雀背影,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去。

  ……

  约摸着一炷香的时间后,程羽飞到青川县武君庙前。

  将麻雀本相安置在武君庙旁一僻静屋檐内,程羽元神飘进武君庙。

  这次门口值岗的甲士没有阻拦,而是恭敬带着程羽一路行至正殿。

  程羽从怀中摸出那块令牌,将意念灌输其上,转瞬间眼前忽明忽暗,几息之间便身处一遍布朱红色的大殿之中。

  两侧是垂手而立的诸位武判,正中一座宽大书案,武君庄大宽见到程羽哈哈一笑,从书案后站起迎了出来,抱拳一礼道:

  “程先生终于来了,请去偏殿坐着聊。”

  两人在众位判官的注视下转入旁边一座僻静偏殿。

  “武君大人此次唤程某来此,可是昨夜那亡魂之事?”

  武君点头道:

  “昨晚巡游使将那亡魂带至殿内后,我将亡魂内的令牌气息召出,其中带有那妇人一部分魂魄记忆,也许程先生会感兴趣。”

  接着武君也不等程羽有何表示,直接大手一挥,说声你来看,偏殿上空正中的空气顿时一阵扭曲,然后缓缓呈现出一座大山。

  茫茫青萝山。

  山上一个小小黑点在漫无目的地的移动。

  武君将视角拉近,那个黑点正是钱林海家婆娘。

  只见她身着单衣,打着赤脚,一步步艰难地在山上几乎没过膝盖的积雪中行走。

  有些陡峭地段甚至要行一丈,掉一丈。

  夹杂在呼啸山风中的,是一声声嘶哑呼唤:

  “我的儿……娘来了……老头子……别害怕……”

  程羽看着空中呈现的画面,眉头深深紧锁。

  他此时心中百感交集,不由得想起钱林海曾经哭诉提过的钱林泓。

  杀人不见血的钱大员外。

  这一切的根源似皆由他而起。

  这方世界,天底下有多少个这般悲苦的庄户、奴仆,就有多少个伪善的大员外。

  就算是杀了钱大员外,还会有金大员外,银大员外。

  且人之善恶,总是相辅相成,交织不清。

  像侯三那种十恶不赦之徒,毕竟只是绝少数而已。

  人间难渡……

  天理昭彰。

  正在程羽感慨之际,忽见上方画面再次被武君大手一挥,自动放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