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八十六章 【雀仙奶奶?】

第八十六章 【雀仙奶奶?】


  “禀报武君,末将已查明,那独角黑蛟本相正盘在龙相江转弯之处的江底,想是其盘踞日久,半数蛟身已被江底泥沙覆盖,应是在调养生息,末将看到他脖颈间有一道明显伤口还未愈合。”

  程羽与武君二人刚喝完各自手中酒,被派去探查黑蛟的武判就已回来禀报。

  武君摆摆手,程羽便向武君告辞,二人走至正殿,武君拿出一青玉雕成的葫芦递给程羽,程羽拿在手中,方知里面是满壶的将军醉。

  他哈哈一笑,也不推辞,拱手谢过后,将葫芦系在腰间。

  “这玉葫芦先生可要收好,我殿中也仅有三个,若丢损了可无处修补。”

  武君半认真半开玩笑说道,程羽再次道谢,向武君致辞。

  武君抱拳一礼,一道光圈在程羽身周亮起,几息之间,他重新站在武君庙神像前。

  此时天光已大亮,大雪依然下个不停,庙内少有人来上香祷告。

  一位甲士阴差送程羽元神出殿,待他元神归位雀体之后,便展翅向青萝庄飞去。

  ……

  青萝庄内。

  庄头家正房。

  老道霍涯子穿衣翻身下了暖炕,灵劫剑就在他枕边。

  昨晚非言缠了他半宿,非要让他展示下这把剑的威力,直把老道气得用断剑照其屁股狠狠抽了几下,小老道方才消停,捂着屁股睡去。

  此时非言还在被窝里懒觉,老道拿起那把断剑,走至窗边轻轻挥舞几下,又压低了声音对其喊了几声“金手指”。

  无人理睬。

  唉!

  老道杵着断剑盯着窗户上一层厚厚油纸发呆,忽然觉得有点不对。

  他四处看看,也说不出是何不对,轻轻推开门这才发现,原来是外面天空在渐渐暗沉下去。

  此时已是辰时,也就是八九点钟光景,虽说鹅毛大雪还在飘飞,但也不至于天黑如此吧。

  刚才他醒来之时天光还是大亮。

  老道提剑行至前院当中,仰头四处观瞧。

  耳听得呼呼风声,消了。

  飘扬的鹅毛雪花,停了。

  嗯?

  不对!

  天色越加黯淡,四周一片寂静。

  “咯吱、咯吱。”

  柳安从后院踩着积雪走来。

  “唉我说老神仙,怎地这天突然……”

  “嘘!噤声!”

  老道低声喝止道。

  此时非言也穿好衣服从正房打着哈欠出来,倚在门框静静地向外观瞧。

  “扑楞楞愣愣”

  前后院众多麻雀玩了命得向庄外四散飞去,但天色越来越暗,全都没飞多远,纷纷就近落下。

  众雀们一个个摊开翅膀,紧紧贴伏在地面,没有一个敢再动一动的。

  “呜呜呜……”

  顾二家的黑土狗子夹着尾巴低声呜咽,使劲地拱开屋门,破天荒的窜进屋内,蜷缩在墙角里浑身哆嗦。

  香莲刚给雀仙上过三炷香,也察觉出屋外异样,转身走出殿去。

  一只大橘猫从她身后悄然窜入殿中,随后殿内青光一闪,一女子蹲伏在大梁上,看一眼脚下方的雀仙神像。

  她忽然想起清晨程羽离别飞去县城时,最后留下的那句话:

  “顺便照看下庄内庄户和众麻雀们。”

  庄户们……

  殿外那女娃子也算庄户吗?

  诶?

  都什么时候了,怎么又转到那女娃子那儿去了?

  嘉菲苦笑着摇一摇头,当即从脖颈间的百宝囊中抽出一套青绿衣衫和鞋袜。

  噫?

  她伸手进入百宝囊时,明显感到囊内那把静静放在角落里的小铲子金光刃,正在抖动不止。

  她麻利地将青衫套在身上,衣带鞋袜一一扎好,暗将两根飞针藏在指缝间。

  这段时间青萝山灵气充沛,她已快练出第三根了。

  香莲站在祠堂院中,眼见天空越来越暗。

  风不吹。

  雪不落。

  静得可怕。

  “咯吱、咯吱、咯吱。”

  耳听得身后响起踩雪声,她急忙回头,却见一俏丽脱俗的年轻女子,身着一身青衫,面无表情,好似故意用力踩雪一般从她身旁走过。

  “你是何人?何时进的祠堂?”

  “……”

  青衫女子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也不答话,噔噔两下轻响,便踩着院墙跃到祠堂房顶。

  “……”

  香莲愣在院中,自己刚才就在殿内上香,不可能进去一人却毫无察觉。

  方才殿内明明无人,就这样大大咧咧走出一女子,且这女子气质脱俗,像是从天上……

  啊!

  她是……雀仙?

  雀仙是女的?

  香莲一脸惊愕地看着屋顶那女子,此刻她正皱眉看向天空。

  忽然她一双明眸竟然泛出青色光芒,在一片暗沉的天空映衬下,如两团青色火苗,越烧越旺。

  至此香莲终于确认,屋顶必不是凡人,应是雀仙无疑!

  “嘻嘻!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了?哪儿去了?呜呜呜呜……”

  一阵阵怪异的妇人声音忽然从天空传来,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

  房顶的嘉菲,和院内的香莲闻之,都不约而同地浑身阵阵发冷。

  尤其是香莲,更觉得这阵声音钻入耳中后,如同一把铲子在刮生锈的铁板一般,从心底里翻起一阵恶心。

  整个身体连带着灵魂,都被这怪异叫声搅闹的翻江倒海。

  此刻全庄的人也都听到这阵铿锵诡异哭笑声,几个年老体衰地当即伏地呕吐不止。

  霍涯子已走出庄头家,立在御碑亭前,拧眉瞪视着天空。

  “师父师父,快看。”

  非言在旁边拽一下老道袖口,老道低头看到手中那半截灵劫剑青光泛起。

  成了!

  金手指在此,吾何惧哉!

  老道顿时拔剑四顾心茫然。

  只可惜此时无风,胡须与袍袖不能随风摇摆,不够帅气。

  几息之后,老道忽然气势全无,佝着腰手持断剑,站在原地开始四处寻找方向定位。

  “那里!”

  老道一指庄口方向,踏步向前而行,非言不知何时拽出老道那把旧拂尘,在后面紧随其后。

  只庄头柳安在后面暗暗叫苦。

  “真真是晦气,好不容易混上个庄头,怎地摊上这么一个是非之地。”

  “唉!”

  ……

  嘉菲一袭青衫立在祠堂房顶,两团青色火苗在眼中燃烧。

  “呜呜呜!都死了!还给我!哈哈哈哈!”

  又一阵诡异哭笑声从天空传来,这次连嘉菲都有点胸闷,香莲已捂住双耳蹲在地上。

  边走边定位的老道,更是杵剑半跪在雪地上轻抚胸口。

  何方妖孽,一开口就有这般威压之势。

  好在灵劫剑青光越来越盛。

  不怕不怕。

  老道缓过来一些后,继续向前着灵劫剑所指方向而去,眼中余光却看到村庄周围不知何时,已扬起一阵阵白色浓雾。

  “此是何物?”

  白色浓雾铺天盖地,将青萝庄团团围在中心。

  而立在祠堂屋顶的嘉菲却越发凝重。

  比上次的更狠……

  “躲进祠堂内!别出来!”

  她冲脚下的香莲喊道。

  香莲楞了一下,那阵怪笑声和庄外的白色浓雾气势滔天,只觉得青萝庄可能将会不复存在。

  经“雀仙”提醒后她才醒悟,此时庄中唯一安全之处想必就是这座雀公祠了。

  “快!”

  屋顶嘉菲催促道。

  香莲当即点头,快步走进祠堂,转身将门关上,点亮两盏红烛,殿中方才明亮一些。

  她跪在神像下双手合十祈祷。

  “雀仙爷爷……啊不,雀仙奶奶保佑。”

  正往青萝庄飞来的程羽,忽然元神内收到一个愿力气团。

  雀仙奶奶?

  他小小麻雀脑袋里全是问号。

  ……

  “还给我!”

  她正在祷告,那阵诡异声音突然再次响起,这次却变得急迫许多。

  但香莲在殿内却再未感受到那股令人恶心的威压之势。

  只大殿屋顶轻颤一下,抖落些尘土下来。

  而屋顶的嘉菲此刻浑身已被白色丝絮包裹,只有一对青色火苗仍在倔强燃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