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九十一章 【又碎了】

第九十一章 【又碎了】


  霍涯子闻言邱洛问询,顿时气便不打一处来。

  这算个什么宝地?

  接二连三的死人。

  “哼!”

  他鼻孔轻哼一声,邱洛便跟着一个哆嗦急忙言道:

  “弟子鲁莽了。”

  “我身在此处,自不是你这等小辈该知晓的,既然你误打误撞至此处,还负了伤……”

  霍涯子沉吟一下,似是下定决心一般,继续说道:

  “我这里有一枚灵丹,你且服下,可保你快速痊愈。

  待他日回山后,万不可将我行踪与任何人说起,否则……”

  “弟子知晓,请师叔祖一万个放心,弟子今日都不曾见过师叔祖。”

  “嗯……”

  霍涯子背过身去,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小心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白色药丸,令邱洛将嘴张开。

  “唔!”

  老道将药丸捂进邱洛口中,力道大了点,直接被吞了进去。

  非言在旁边越看越不对,难不成,这次这个邱洛真不是雇来的?

  自己跟了七八年的师父到底还有多少秘密藏着……

  眼看着那邱洛脸色由苍白转成红润,双眼中也冒出炯炯精光,轻轻一跃跳下炕,再次跪在霍涯子跟前。

  “弟子拜谢师叔祖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霍涯子淡淡嗯了一声,轻轻摇头道:

  “只是可惜了你那把逝水,何人给你起得剑名?你可知犯了忌讳?逝水逝水,你那把剑是水系飞剑吧。

  不过废了正好,省得以后根深反噬误了你的小命,再重新孕一剑胎罢了。”

  邱洛闻言,忽然脸色带有几分傲色道:

  “启禀师叔祖,弟子下山之前就已另孕有一剑胎,快要成型出窍,原本打算双剑齐飞……刚才得师叔祖恩惠,服了灵丹后,此剑胎已成,不知弟子可否请剑出窍,给师叔祖请安。”

  “哦?出来我瞧瞧。”

  邱洛大喜,当即推门而出。

  众庄户们和非言,香莲都站在屋外,远远地围成个半圆,静静看着场中心的邱洛。

  只见他站在大雪纷飞的院中,屏息凝目有一盏茶时间后,双手扬起掐一剑诀,随后脚下一踏,大喊一声:

  “请剑!”

  “嗡!”

  一道无形冲击波将院中积雪清扫一空,连带着场中庄户们头发都被吹乱。

  众人急忙抬手遮挡,待缓过神来,一把玄黑色的三尺长剑已浮在半空。

  “铮!”

  长剑在空中转了三圈后,静静悬浮在邱洛身前。

  邱洛心中大喜,当年逝水请了两次而成,已是满山传遍的新闻。

  这次请剑出窍更是一蹴而就,除了我天纵奇才之外,师叔祖刚才那枚灵丹真是……灵丹啊。

  嘿嘿。

  “剑已出窍,弟子敢请师叔祖赐剑名!”

  屋内的霍涯子折腾了这般久,有些乏困,正在屋内打哈欠。

  听到外面呼喊,一个哈欠打到一半,另一半被生生憋了回去,心中不免有些不悦。

  他有点不耐烦地略想一想,懒懒说道:

  “前剑逝水,逝字犯了忌讳,此剑就叫……嗜睡……嗜水吧,嗜乃嗜欲之嗜,水,还是那个水。”

  说完方无声地将憋回去的半个哈欠打完。

  “谢师叔祖赐名。”

  邱洛哪还管得了此名好歹,师叔祖亲赐,够他回山嘚瑟几十年的。

  嗜水剑初成剑形,随着邱洛心念而动,剑格上自行出现嗜水两个古字。

  邱洛得师叔祖既赐药、又赐名这般泼天因缘,连人带剑都快要兴奋地飘起。

  邱洛当即放开神识,令嗜水撒欢先在空中飞舞一番,他转身进到正房去给霍涯子磕头。

  嗜水剑自行窜至高空,在青萝庄上一圈圈兜转。

  正在屋顶的程羽和嘉菲仰头看去,一把玄黑色宝剑在上空肆无忌惮地画圈圈。

  “这就是仙剑啊……”

  嘉菲仰头喃喃自语,刚才一心应付白衣老太,没顾得上细瞧仙剑。

  “会自行飞动,但却看不到里面的剑灵……”

  她话未说完,就听到“铮”的一声响,嗜水剑戛然悬停在半空,剑尖自行转向,对准了下方的一雀一猫。

  嘉菲本要灌注妖气到双眼,催弛加强青光法眼神通,不料那把仙剑突然对准了自己,急忙将刚外溢出的一丝妖气敛回体内。

  可惜仙剑太过灵敏,瞬间定位,“嗖!”的一声就俯冲下来。

  屋内正给霍涯子磕头谢恩的邱洛忽然心头一阵悸动,扬起身子惊愕地看向屋外。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屋外亮起一道夺目白光。

  邱洛心中一沉,这声音太耳熟了。

  他顾不得给霍涯子行礼,闪身至室外院中,急忙起念就要操控嗜水,却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发闷,口中一甜,灵台一暗。

  “噗!”

  又一口鲜血喷得院中一片鲜红。

  “又碎了……”

  “噗通”

  “仙长!仙长!”

  ……

  刚才程羽眼见得空中那把仙剑冲着自己和嘉菲俯冲刺来,忽然想起方才嘉菲说过,百宝囊中的那把金光刃,曾和前一把仙剑磕碰一下,就将剑身磕出一大豁口,而金光刃却毫发无伤。

  看来这金光刃八成是一金系法宝,当能克制这刚脱胎的仙剑。

  眼见嘉菲此刻两手各握有一根飞针,程羽来不及招呼便展翅飞起。

  嘉菲瞪着从天而降的仙剑,正要放出飞针去和仙剑硬碰硬。

  忽然眼前一花,一只麻雀飞起,一翅扇在她胸前锦囊底部,将锦囊向上一托,一把泛着白光的小铲子从囊口跃出,连带着还跟着垫出几个泥人玩偶来。

  ‘走!’

  程羽暗喝一声,将身一拧,打着旋一翅扇在铲子上。

  “嗖!”

  一道白光迎着仙剑罡气而上。

  白光越来越强,最后照得雀、猫都睁不开双眼。

  ……

  金光刃倒飞回程羽嘉菲身前,嘉菲急忙将金光刃放回百宝囊中。

  “啪!”

  几个泥偶也被她眼疾手快地抄起,丢回囊内。

  “好险,想必这仙剑专寻我的妖气而来,干脆我们就此出发去那处山坳吧。”

  一雀一猫达成共识,向青萝山而去。

  来到山脚,嘉菲抽空拿出金光刃,依然在静静地泛着白光,浑身没有一点磕碰痕迹。

  “好宝贝啊。”

  嘉菲低声暗道,忽然想起这句话好耳熟,曾经那白衣老太就说过的。

  程羽将右儿气灵召出,让其看一眼这把金光刃,感受一下她额头上那枚雪花有没有何变化。

  气灵额头雪花亮起又灭,右儿在黑色气旋里摇摇头。

  “走吧,亲自去一趟。”

  程羽将右儿召回体内说道。

  嘉菲点点头。

  ……

  庄头正房内,悠悠醒转的邱洛,觉得刚才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先是折了逝水,但却打败妖邪,救了整个庄子。

  然后掌门师叔祖不知因何也在此,还给了自己一枚灵丹,令他灵气大涨,又新练成一柄仙剑,还被师叔祖亲自赐名为嗜水。

  上千霞山以来已好久未曾做梦,更别说这般真实的梦境。

  他转过头看到旁边坐着一个老道,仔细定睛一看,师叔祖!

  他心中一沉,赶忙意念游走全身,顿时如坠冰窟。

  不是梦?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