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九十七章 【炼气】

第九十七章 【炼气】


  翌日,风雪时停时起。

  夜里无月华可吸,程羽倒也不急,他和嘉菲一起在慢慢消化那篇基础练气诀。

  里面不论是吐纳的精髓要点,还是气息行走的穴位顺序,都是以人修编订。

  他俩一雀一猫,嘉菲还好些,已化得人形,可程羽目下雀鸟之身……

  神阙何在?

  麻雀有肚脐否?

  劳宫又何在?

  但雀鸟之身不行,他还有人形元神。

  只可惜连日风雪天,没有月华吐纳可供一试。

  但这篇练气诀和猫妖的那套粗浅功法不同,并不局限于夜晚月光之下,而是何时都可修炼。

  修士们讲得是人体内阴阳调和,日精、月华都需采纳,相对于修炼时段的宽松,反倒对在何处修炼更加严苛。

  像那邱洛夜晚给霍涯子守门之余,自行修炼时便发现,这青萝山下的灵气之浓郁,几乎不下于他所在的落霞峰。

  这天白日,程羽立在祠堂屋顶,眼见得风雪消停,天光比往日亮了许多,他召出人形元神。

  按照炼气诀指引,凝神屏息,去除杂念,以意感气,聚气于我。

  他以元神灵体之躯,竟真的感应到有丝丝缕缕灵气,从四周开始向他汇聚而来。

  那种感觉通俗来讲,犹如钓鱼打窝,先放窝料,方能钓得既多且大。

  嘉菲那套功法只能被动的吸入附近已有的灵气,而这练气诀却能主动将四周灵气汇聚而来,高下立判。

  惊喜一闪即过,他立马敛住心神,放开神念,引……

  没有……

  无碍,重来。

  再引……

  还没有……

  程羽稳住心神,再试一次。

  嗯?

  一股灵气终于入体,将四肢百骸游走一通后……

  他居然发现,灵体元神有一丝凝实的迹象!

  与此同时,体内那三道气灵也全都苏醒。

  嘉菲见状,急忙也照着练气法诀试了一遍。

  灵气成功汇聚。

  缕缕灵气入体。

  以意引气,达于腹部。

  不使上浮,沉于丹田。

  轻升浊降,气归脐下。

  再轻提会阴,气返升于顶。

  胸内空荡,丹田沉淀。

  一个小周天完成。

  嘉菲闭目继续回味一番后,顿时在屋顶喜不胜收。

  未曾想白日间都可吐纳了!

  这练气诀,绝了!

  于是乎立马敛神进入下一个周天。

  程羽运行完一个周天后,体内那三个气灵早已躁动不安。

  于是程羽先停下引气入体,将右儿放出,结果她欢天喜地的出来,立马就失望而归。

  “爹爹还是放小左和那瞌睡鬼出去吧,这般阳气右儿无福消受。”

  右儿在体内无奈说道。

  程羽闻言,放开意念,那好动的左儿一马当先而出,中间那打瞌睡的也彻底苏醒,跟着“嗖”的一声飞出体外。

  两道气灵在空中来回飞舞,贪婪吸吮。

  而且他俩似乎还在暗中竞争,飞行速度越来越快,渐渐于空中拖出两道残影。

  一旁的程羽看得有些出戏,这……怎么那么像两道贪吃蛇?

  两道气灵越争越凶,渐渐程羽身周的灵气所剩无几,两个便盯上另一边的嘉菲。

  正进入第三个周天的嘉菲忽然眉头一皱,草草结束吐纳,睁眼便看到两个小家伙在她周围“嗖嗖”的乱窜。

  他俩将附近汇聚来的所有灵气都吸完后,那道嗜睡气灵心满意足地飞回程羽体内,倒头便睡。

  左儿却还是一番意犹未尽,直觉得刚才嘉菲聚拢的灵气多少带着股子阴柔气,不过瘾。

  围着程羽一个劲地抖动,像是在央求他再给来点。

  嘉菲瞠目,平白被夺了许多灵气,还没落得个好。

  左儿一阵抖动,小脾气也上来了,开始在空中“嗡嗡”兜圈,圈子越转越大,忽然止住身形,像是发现了什么,随后“嗖”的便向庄头家飞去。

  ……

  霍涯子见这庄内渐渐安生下来,还有吃有喝,居然渐渐放下了跑路之心。

  非言私下找他抱怨过,既然真的是千霞山真人,为何不早日教他这些仙法,却只是带着他到处四处游历,吃苦受罪。

  老道也是有苦难言,他若依然身具功法,还用得着偷偷下山?

  但非言只以为老道藏私,一张小嘴把老道缠得紧紧的,老道又怕邱洛暗地里听去,只得以一番“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客套话应付过去,同时严厉叮嘱非言,不得将灵劫剑当着邱洛面,从剑鞘内拔出。

  而那篇练气诀,他也曾在千霞山上偷偷练过,没用,自己体内好似根基全无。

  此刻见非言在院中和邱洛坐在一起,似是也开始吐纳炼气了。

  邱洛起初还心生疑虑,掌门的贴身弟子,没有剑胎也就算了,怎么连基本的炼气都没教?

  但转念一想,师叔祖的事,自己一个徒孙操的什么心。

  反倒是现下这位小师叔有求于我,正好可以借此处好关系。

  于是乎对这位小师叔所问,言无不尽。

  尤其是霍涯子也曾私下问过他,非言的修行进度如何,邱洛更觉得自己肩上责任无比重大。

  想想也是,掌门是何等的高深,千霞山上扛鼎真人,当年那场鏖战若非他老人家,全山尽墨矣。

  对这种基础的入门法诀,自是懒得亲自下场的。

  “回禀师叔祖,小师叔天赋秉异,仅一日就可聚气,两日就能引气入体。

  请师叔祖放心,弟子必尽心竭力辅佐小师叔修行!”

  邱洛半跪着,对霍涯子掷地有声的说道。

  看着邱洛那一副格外郑重之色,霍涯子脸色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转身默然走开。

  当下非言和邱洛正在院中,相隔一丈距离吐纳炼气。

  邱洛十分识相,故意将聚拢的灵气又凝聚提炼一道后,导向小师叔那边。

  非言初时引得十分惬意,一个周天之后品味一番,今日的灵气与昨日相比,格外充沛清明,想是我这今日功力大进缘故。

  毕竟是九岁孩童心性,好一番得意后,方才再次敛神聚气。

  只是这次却发现,引入的灵气比刚才少了许多,而且还越来越少。

  越来越少……

  没了!

  灵气没了!

  非言不满地看了旁边邱洛一眼,却发现邱洛也在凝眉思索。

  邱洛放下心神,再次重新聚气,还没等自己引气入体,原本聚拢来的浓郁的灵气却明显地淡薄下去,且隐隐还有被何物搅动之意,最终灵气完全消逝。

  大雪再次开始飘落,屋顶上程羽和嘉菲,看向脚下院中师侄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屋内霍涯子正好看到二人忽然停下吐纳,都是面带愕然之色,心念一动立即开口言道。

  “下雪了,你二人进屋来吧,莫再行吐纳之功。”

  待二人进屋,霍涯子捋须暗自想道,以后不可再让他二人在这雀仙地盘上炼气了。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待来年开春,泥泞皆无,道路通畅之时,早早离庄为妙。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