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一百零六章 【亭塌了】

第一百零六章 【亭塌了】


  日落西山后,程羽方从青萝山上飞下。

  离雀娘庙尚有几丈距离时,他静静落在一树枝上观察着,直到确认雀老娘和二丫都已回窝,方才悄悄地落在雀娘庙屋顶上。

  嘉菲正在屋顶,看着落日余晖再次发呆,眼见麻雀小心飞回,想起白日里那桩子事,张了张嘴,却没问出来。

  只见小麻雀照例飞进殿内,落在大梁上之后,眼神变得呆滞起来,一白衫文生公子从麻雀体内飘出。

  他解下腰间玉葫芦,先自行饮一口将军醉,惹得旁边嘉菲忍不住抿下嘴唇,只可惜未到元神境,饮不得这般灵酒。

  眼见得三道气旋从程羽体内飞出,三个小家伙又馋酒了。

  程羽会心一笑,并手成剑指,从玉葫芦中引出三道酒液,在空中甩出三道圆弧出来。

  “嗖嗖嗖!”

  三道气灵腾空而起,在夕阳余晖映照下,竞相追逐着空中的酒液。

  不消一会儿,左儿和瞌睡虫打着酒嗝钻回程羽体内,右儿则在空中随意地飘来飘去,看似在漫无目的玩耍,只是却越飘离嘉菲越近。

  嘉菲闭着眼正在安静地聚气,凭意念感应到右儿在慢慢向自己这边靠拢,她心中一笑,也不再引气入体,而是把聚来的灵气再凝练提纯一道。

  那右儿此刻已离程羽越来越远,离嘉菲却越来越近。

  此时已是黄昏,还是这猫妖的阴柔灵气吸得自在,爹爹的灵气太过霸道了些,吸不惯。

  右儿越吸越觉得惬意,此刻几乎就是在绕着嘉菲飞了。

  恩……就当做你抢我雷劫的报酬吧。

  念及于此,右儿顿时心安理得了起来。

  嘉菲强忍住笑,偷偷睁开右眼,眯着眼瞧着外面一道气旋围着自己“嗖嗖”的吸吸吸。

  见右儿越飞越远,直至开始绕着嘉菲在飞,又见嘉菲似乎面有笑意,还眯着眼在偷眼观瞧,程羽不由得再次会心一笑,她俩终于算是摒弃前嫌了。

  哪怕是表面上的。

  程羽此时心情也大好,提起玉葫芦再次灌一口将军醉,元神内一阵酥爽,最近这将军醉下得快了些,改日抽空得再去趟武君殿看望下武君。

  程羽这样想着,再次举起玉葫芦,酒液还未入口,忽然听到庄内传来一阵阵惊呼,和貌似房屋倒塌之声。

  庄头家附近方向!

  “右儿!快回来!”

  他冲右儿轻喝一声,在嘉菲身边飞的右儿听出“爹爹”语气急切,当即放弃浓郁的灵气,疾速飞回到程羽体内。

  接着庄内开始传来一阵阵呼喊声,各家各户纷纷出门张望,有的直接结伴向倒塌声音方向而去。

  这时有一庄汉从庄内跑来,一路上边跑边喊:

  “亭塌了!亭塌了!”

  然后转个弯似是去向某一家报信去了。

  御碑亭塌了?

  若只是亭塌了,那还好,想必雀老娘和黑炭头他们应该无事。

  程羽虽然这般想着,但元神依然当即归位,展翅向庄内飞去。

  此时非言在雀娘庙后,已经听说庄内出事,当即结束一个周天,略缓一缓后,便向御碑亭方向跑去。

  老道刚回屋躺了一会儿,便觉得暖炕轻轻一颤,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好似是隔壁房塌了一般,他急忙抓起炕头灵劫剑奔出屋外,却见四周房舍俱在,而邱洛已站在院门口向外张望。

  “是何声响?”

  “旁边这座碑亭正在修葺中,突然彻底垮塌掉了。”

  邱洛见老道询问,回身禀报道,老道闻言放下心来。

  “哎哟!痛煞俺哩!”

  院外传来一人呼痛声。

  “莫急!腿被压住了,先把这亭顶搬开,方能移动碑身,大伙一起来搬,一!二!三!嗨!”

  老道和邱洛赶到事故现场之时,已有七八个庄汉和匠人在一起搬倒塌下来的木梁。

  那亭子本是六角重檐亭,顶上木梁选的都是极好的楠木,经过三百余年的风霜雨雪后,榫卯之间的衔接结构经过多次的形变、回复、再形变、再回复,彼此之间已彻底咬合成一个整体。

  因此垮塌之后,顶上木梁并未散架,那七八个人相当于要将整座顶一起抬起。

  人少了。

  “快!快再叫人!抬不动!”

  两个府里的管事和小厮在两丈开外大呼小叫,却不愿上前搭手。

  嘉菲隐在远处一座屋顶之上观瞧,被压之人是一位修缮的匠人,此刻一条右腿被倒下的石碑压住,而石碑又被整个亭顶压住,地上血流如注,被压之人脸色苍白。

  眼见众人搬不动,她便意欲亲自现身下去帮忙。

  “你去帮忙救人,我去拿药!”

  听到老道这句话,她又将身子俯下。

  有这老道和那剑仙在,料应无妨。

  远远又看到那位麻雀大仙,在庄头院子上空盘旋一阵后,急急又向后庄飞去,其身后跟着两只麻雀也有些眼熟,好像就是上次去雀娘庙寻他的那两只母雀。

  而此时的老道冲邱洛吩咐一声后,转身奔回屋内,从炕上拽过包袱解开,原来里面还有两三个小瓶,老道辨认一番,从中拿出一个,急急向屋外走去。

  待他来到倒塌的亭边时,只见邱洛已经以一人之力将整座亭顶掀开,旁边围着的众人全都目瞪口呆。

  庄户们只知道他是老神仙的徒孙,先前也曾见过他请剑出窍的神迹,但都不知晓原来此人还有这般大力气。

  天生神力啊,这要是春耕时帮着下地,全庄的牛都能得歇!

  邱洛将木梁架构连带着上面的砖瓦一起轻轻放在一侧,然后来至倒伏石碑旁,但见那碑身连带着驮碑的石雕赑屃一起倾倒,将那匠人的右腿压得血肉模糊。

  邱洛扣着石碑底部,双手一较劲,只觉得这石碑比方才亭顶还要略重一些,但也不太费劲便将其抬起。

  旁边围观众人在又一阵震天哀嚎声中当即惊醒,纷纷上前将那匠人拖出,邱洛顺手将碑身搬至一边。

  这匠人家的婆娘只顾着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地磕头,眼看春耕在即,当家的砸断了腿,误了农活不说,想必以后必然残矣。

  老道上前将其扶起,又拨开围观众人,令大伙把那人四肢死死按住。

  他令邱洛先将那人冬裤撕开,却见是小腿骨已被砸断,正在踌躇如何接骨之时,邱洛自告奋勇要为其接骨。

  见有人代劳,老道当即将手中瓷瓶递于邱洛,令其接好骨后将此粉洒在伤口少许,当有奇效。

  邱洛看一眼那小瓶,当即称是。

  “喀嚓!”

  一声脆响后,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邱洛竟也不用夹板,单手拿捏固定住断腿处,另只手接过小瓶在伤口处均匀倒些细微白色粉末。

  “啊!啊!啊……嗯?”

  只几息之间,那匠人便止住哀嚎,看着自己断腿处发愣。

  “当家的!”

  匠人婆娘扑过来,擦掉他脸上豆大的汗,却反被自己当家的安慰没事了,不怎么疼了,反倒有点奇痒难耐。

  “抬回去将养将养,两天后当能下地干活了。”

  邱洛站起身言道。

  众人无有不信,纷纷啧啧称奇,伤筋动骨一百天,眼见刚才半截断骨戳出皮肉,铁定是废人一个了。

  但小药沫洒上那么一丢,转瞬间就止住疼痛,还两天就能下地!

  “神仙们法力无边啊!”

  此时庄户们家家都在此处,大家伙一起跪倒磕头喊道。

  连带着两个府里管事,亲眼得见神迹,也不由得真心跪拜起来。

  邱洛双手沾满血污,碍于师叔祖在也不敢表现得太过嫌弃,只双手一震,表面那层血污如蜕皮一般自动脱落,又回复成洁白如玉一双手。

  老道令众人起来,先将伤者抬回家去,便拉着呼呼跑回的非言,叫上邱洛一起回屋。

  “噫?这碑下还有东西。”

  就在他们刚进院门之后,外面有人低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