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麻雀开始修仙 > 第一百零七章 【果核】

第一百零七章 【果核】


  众人见老神仙爷孙三人回屋去了,这才纷纷站起。

  庄头柳安愁眉苦脸地来到倒塌石碑跟前,忽然发觉原先石碑所立之处的地面,与旁边似乎有所不同。

  他瞧瞧众人都在围观那断腿之人,便不动声色地蹲下伸手在地上划拉,小心清理出一小块。

  趁着夕阳最后的光亮看到,这石碑基座下面,原来是一根根长条青石。

  原本站在外圈的管事和小厮此时也凑过来,三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位管事让庄头先去查了庄誌再说。

  柳安急忙回屋去找庄誌,两位府里的人则将众庄户都哄散,只留几个匠人守在外面,谁也不许靠近倒塌的碑亭。

  柳安将庄誌取出,翻到头也只是记载着前朝隆泰帝巡游至此,大醉赋诗而立起这座御碑亭,后便驻有一队校尉官兵看守碑亭,顺便在此垦荒屯田,才有的庄子雏形。

  改朝换代后,驻守官兵早已一哄而散,此地便被官家赏给了靖安侯,也就是钱氏先祖。

  这些都是庄誌文字记载,并无更详细史料描述。

  “你说,这下方会不会埋着前朝隆泰帝的宝贝?”

  管事低声对另一个小厮言道。

  两人原本貌合心不合,但此刻对视一眼后,居然瞬间达成了默契,彼此点点头,拉过柳安,三人围成一圈低声合计一番后,连带着几个匠人也都打发走,并且严令所有庄户都不得再靠近御碑亭。

  ……

  天色完全黑下来,程羽再次从悄悄从青萝山上飞回雀娘庙,这两天雀老娘领着二丫对他围追堵截,只要一见到程羽,就叽叽喳喳催着他和二丫踩蛋儿。

  程羽都有心搬到庄后三仙祠住去。

  ……

  入夜,青萝庄万籁俱静。

  庄头柳安估摸着此时早已过了三更天,悄悄摸下炕,蹑手蹑脚地从后院来至前院,转头看到邱洛盘腿坐在正房门口地上,把他唬了一跳。

  没想到这位剑仙居然此刻还在门外守着,这大冷天的也不用睡觉。

  再看其正闭着眼似是打坐,更不敢发出多余声响,悄悄来到侧边厢房,轻轻开门。

  屋内的管事和小厮也没睡,三人一起提着锄头麻绳,悄悄开院门而出。

  待院门再次关上,正房门口的邱洛才将微睁的双眼闭上。

  将近半个时辰后,三人才勉强搬走两块条石,露出一个可容一人侧身而下的洞口。

  “待我看看这下方是何物。”

  让过洞口冒出的一阵阴寒气,柳安小心点起一油灯,其中府里的小厮在稍远处帮着把风,另一个管事一旁扶着他。

  柳安一只手掌油灯探入洞口,只觉得手面像是伸进了冰窖,灯光太过昏暗,照不全下方。

  柳安将手抽出,旁边那位管事见状接过油灯,也伸下去一通照,然后摇头招呼把风的那位,三人再加把劲将旁边两块条石也都搬走。

  两位府里人久不做粗活,方才就已累得喘气,柳安也不是个能伺候好庄稼的主儿。

  三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搬一会儿歇一会儿,方才将旁边两块条石搬开,竟约摸着已过了四更天。

  此时三人也不再安排把风的,坐在地上喘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方才凑到大开的洞口跟前。

  三个头,六双眼围在扩大的洞口上方,紧盯着下面一石砌的小室,左右不过五尺见方大小。

  油灯在石室内来回扫一圈,却只见里面除了早已风化的一本本书卷之外,其余什么也没有。

  柳安心头一沉,将锄头伸进去,“叮叮当当”的敲击着石条铺就的底部,与四周的石壁。

  正在雀娘庙吸收月华的程羽忽然缓缓睁开了眼,向御碑亭方向看去。

  柳安见四周都是砌实的,不似有空鼓之声,但仍不死心,干脆直接跳进半人来深的室中,一本本早已风化的书卷被其踩成渣沫。

  “呸!呸!”

  柳安暗自吐出飘入口中的些许渣沫,俯身跪在石室内小心摸索起来。

  而雀娘庙这边的嘉菲忽然也心中一动,一股气机从御碑亭方向隐隐传来。

  她扭头看一眼身边小麻雀,麻雀冲其点点头,先飞进祠堂内,落在大梁上,召出元神之后,才与猫妖一起向御碑亭方向而去。

  他俩赶到之时,见柳安撅着腚举着油灯正在摸索,没多久便一声叹息爬上来。

  管事和小厮不信邪也先后下去,连风化的书卷都被其彻底搅碎摸了一遍,没一会儿也都骂骂咧咧地爬出来。

  眼看此时天光将亮,折腾了一夜已是筋疲力尽,就算是这石室下还有东西,也只得明日再说。

  于是乎三人也不再管这掀开的石室,一声不吭地拖着锄头纷纷回屋,和衣倒头便睡。

  嘉菲从旁边一座屋顶上轻轻跃下,循着气机跃进那座小小石室之内,伸手在底部一探,是一整块巨大的石板。

  “就在下面。”

  她抬头对程羽说道。

  程羽当即放出神识,引来一股股地下水汇聚在石板下,确实感受到石板下似有一果核样的东西,且隐隐对他有克制之感,那气息倒与猫妖有些类同。

  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特异之处。

  嘉菲急忙跳上来,紧接着整块巨大石板从侧面被拱起,连带着整座石室都被倾翻。

  从泥土中涌起一团清水,托着一黑黄相间的果核涌到地面。

  清水自动退去,二人来到那枚果核跟前,蹲下仔细观察一番。

  就是这个东西,在向她传来阵阵同气连枝的熟悉气机。

  但她不敢直接伸手去拿,因为她隐约觉察出这果核里面不简单,好像还有一股别的气息。

  低头沉思一下,从百宝囊中唤出那把小铲子。

  起初小铲子依偎着白老太太那颗妖丹,不愿离开,被嘉菲强行从囊中拽出时还在轻颤。

  待她将铲子向那颗果核伸去,铲子就渐渐安静下来,可下方那颗果核却开始焦躁不安起来。

  原本黑黄斑驳的表面开始渐渐发出青色光芒。

  同时猫妖眼中青光也跟着泛起。

  “将其带离此处。”

  眼看着连环异变又要再起,程羽急忙对嘉菲说道。

  此处位于庄子核心处,且旁边不远住得就是雀老娘、黑炭头他们。

  他当即运起小水行术,从地下再次引出一捧清水,同时驱使意念召出右儿。

  只见右儿额头一枚雪花印记闪烁一下,一捧清水瞬间凝结成一个冰碗。

  嘉菲退后一步,冰碗一斜,舀起那枚青光果核,随着程羽一起飘向庄后青萝山。

  夜空中一发着青光的半透明冰雕小碗,疾速向青萝山上飞去,嘉菲贪看了两眼后,方才收起金光刃小铲,跃上屋顶紧追而去。

  待她也远去之后,院墙转角处闪出一黑衣年轻男子,盯着青衫背影,喃喃自语道:

  “雀仙……”

  继而他眉头一皱,又想起那把夭折的嗜水剑……

  老道躺在舒适暖炕上,吧唧下嘴翻个身继续打起呼噜。

  他身侧那把入鞘的灵劫剑,从鞘口溢出的一丝青光逐渐黯淡下去。

  ……

  “咕咕啾!”

  一只隼妖也感应到什么,从岩溪洞内飞出,迎着那青光冰碗飞去。

  他与邱洛一样,不似嘉菲有法眼神通,都看不到随后而来的元神态的程羽,只是觉得这只奇异冰碗的气息有些熟悉。

  “轰隆隆隆!”

  天边响起一阵雷,隼妖当即一个哆嗦立马返身,瞬间钻回洞内。

  而山脚下一袭青衫的橘猫妖闻之,却是两眼青光大放。

  雷在哪里?

  ……

  半山腰处,程羽将冰碗放在一小块平地上。

  冰碗自动融化成水,瞬间汇入地表,果核上一滴水珠都没有。

  此刻那枚果核表面青光刚刚暗淡下去,猫妖就已赶来,再次掏出那把金光刃小铲。

  果核随之再次放出青光,剧烈颤抖。

  嘉菲强忍着被铲子克制的不适感,将果核轻轻铲起。

  那果核立在铲子上,放着青光的同时,开始如洋葱般,乖巧地一层层向外剥落外壳。

  每一层蜕下的外壳,落在铲子表面就瞬间湮灭。

  但奇怪的是,每剥落一层果壳,那果核体型反倒放大一圈。

  随着一层层的蜕壳,一股程羽十分熟悉的异香渐渐从果核里面溢出。

  前后共计蜕掉九层壳后,果核已不能再叫做果核,目下已与个橙子大小一般。

  而且发出的光芒也由清冷玄青色,逐渐变成了温润黄绿色。

  直至最后一层果壳彻底剥落,终于看到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