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带着装甲来到异界 > 第二十一章恐怖道观

第二十一章恐怖道观


  捏断脖子的老道被他扔到岸上,同时他也跟着上了岸。

  马惊奇抬头观察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非常潮湿的洞穴,洞壁顶上全是钟乳石,还在滴水。

  四周岩壁上,挂满了黄色布条,布条上全是鬼画符。

  在水塘边上,立着一个香台,上面插满了燃香,还摆放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祭品。

  马惊奇觉得瘆得慌,想着赶紧离开这里,在走之前,他在老道身上搜刮了一番,搜出了一踏黄色符箓,端在手中揣摩了一会,便将符箓往天上一丢,想看看有没有反应。

  自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马惊奇有些失望,这些符箓在他手上跟普通纸张没什么区别,“是我开启的方式不对?”

  “嘛哩嘛哩哄,芝麻开门,东方甲乙木对卯……”

  然而一样没有反应。

  最后马惊奇放弃了,他将水中漂浮上来的桃木剑一捞,背在身后,他觉得这是个宝贝。

  接着又从两名男子身上搜出两瓶丹药,至于有什么用,他就不晓得了。

  感觉差不多了,他朝着洞穴出口走去。

  出来后,他发现这里是个瀑布口,处在山涧中,远方群山万壑,绿意盎然,植物长的非常茂盛,山头云雾缭绕,天空鸟儿飞来飞去。

  “这里是苍南山内部?!”马惊奇感到撼然。

  他顺着瀑布一旁的石子路走下去,路面很滑,因该跟着这山间湿润的气候有关。

  “嗷!”

  马惊奇猛地抬头,一声他从未听过的兽吼声从很远的山头传来,随着这声兽吼,群山鸟兽皆惊!

  这里山路曲折,若是换着一名普通人来行走,定然会受不了,不仅要面对弯延的山路,还要面对各种蚊虫蛇蝇,就在刚才,马惊奇已经踩死了两条花蛇。

  他继续往前走,没多久翻过一道弯,前方出现一颗不知名的树,要五六个人才能合围起来。

  而让马惊奇停下脚步的原因,不是因为这棵树巨大,而是树下放着祭品,更令他惊心的是,树上竟吊着人类干枯的躯体,随风摇曳!

  看着尸体干枯程度,想来有些年月了。

  马惊奇眉头紧皱。

  就在他思索之际,远方传来人声,马惊奇迅速躲藏进一旁茂密植被丛中。

  来人同样身穿黄帔,头戴平冠,一共来了三人,在这些人手上,抬着一个支架,支架上躺着一具用布衾遮掩的人类身体,布衾上布满鲜血。

  接下来一幕,简直令人发指,这些人来到树下,掀开这人身上的布衾,一具被开膛破肚过的人类身体呈现在马惊奇面前。

  而且最让他不敢相信的是,这具身体没有表皮,各种支气血管裸露在外,各种苍蝇、飞虫在其身上“嗡嗡”乱飞,尸体体内更是塞满了各种东西,非常瘆人!

  然而这样惊悚的一幕,在那三个道士眼前,掀不起任何波澜,面色平淡,在三人眼里,这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三人分工明确,从大树身上拉下一个钩子,将这具尸体钩到树上,悬挂起来。

  “唉,真不懂师叔在想什么,这种身体直接做成行尸就好了,干嘛还要风干,真麻烦。”

  “师叔的想法岂是你我能猜测的,好好做事。”说话这名道士眼神看向树上的几具干尸,继续道:“我看那两具身体已经完全风干了,我们将他取下来,带回去给师叔。”

  “好。”

  三人行动起来,将树上那些风干尸体取下来,然后扔到担架上,准备运送回去。

  事情发展的这一刻,马惊奇已经晓得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传闻苍南山是一座吃人的山,进来的人有来无回。

  如今看来,这深山老林坐落着这样一座恐怖道观,只怕那些进来的人都被做成了一具干尸吧。

  想至于此,马惊奇觉得有必要毁了这么一座道观。

  但是他细想,这样一座道观既然扎根于此,至今健在,恐怕底蕴也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觉得要小心一些。

  念于此,他原路返回,取来刚才被他扭断脖子两名道士身上所穿衣物,整理一番后,穿在自己身上,打算借此潜进恐怖道观,了解一下情况。

  至于身份,就用这名老道的徒弟好了。

  “师兄,等等我!”马惊奇迅速追上刚才那三名道士。

  这里翻山越岭,三名男子又抬着担架,走的并不快。

  三名道士见到马惊奇时,也是一愣,“师弟你是?为何师兄们觉得你有些面生?”

  “我是师傅新收的弟子,一直在洞中替师傅照顾那些该死的水鬼,这不,师傅要在洞中修炼,驱我出来见见世面,这刚出来,就遇到师兄们了。”马惊奇指着山涧处瀑布道。

  三名道士想到什么,发出令人惋惜的声音,“原来是曹老道的徒弟,听闻他可不好相处,经常虐待自己徒孙,师兄们真替你感到难过。”

  “多谢师兄们。”马惊奇佯装无奈的样子,然后继续道:“师兄们可否带我一程,让我跟着师兄们去见见世面?”马惊奇很识趣的伸出手,端起担架。

  三名道士见他如此识趣,便道:“当然可以,今天安陵师叔刚好要制作白僵,你不妨跟我们去看看。”

  “真的吗,太好了,多谢师兄们。”

  “谢到不必,不如师弟你给我们讲讲曹老道的水尸吧,听闻曹老道水尸力大无穷,在水下,战力堪比红吼,师兄们一直好奇着呢。”

  马惊奇一愣,暗想好家伙,看着三个愣头青也不像试探他的祥子,索性就瞎编了,道:“师傅哪能教我这些啊,不过我倒是看他将尸体埋在潮湿的土层中,隔一段时间后,取出来,裹上白布条,就关在了水里的牢笼中。”

  三名道士点了点头,“传闻曹老道为人吝啬,今日从他徒弟口中听说,也果不其然。师弟你讲的这些师兄们也知道,看来你要多跟曹老道把把关系了,不然你很难学到他的真本事。”

  “多谢师兄指点。”

  聊着聊着四人就翻过了两座山头,前方陆续出现人影,三三两两结伴而行。

  有人看向马惊奇这边,呼喊道:“蔡师兄,又替安陵师叔般运尸傀啊,真羡慕师兄你,师叔什么都让你来干,我们要是能跟师叔这么亲近就好了。”

  “白虹师弟谦虚了,你才来几年,多跟师叔几年,讲些他爱听的话,他自然就会喜欢你了。”

  “……”

  几人谈话时,前方出现一座道观轮廓,一阶非常长的石阶通向道观,而路两旁是一颗颗三人合抱的大树。

  诡异的是,这些大树中间好像长着一张人脸,马惊奇走过去观察,发现这些人脸就跟真的一样,关键还是这些人脸上贴着一张破旧的符箓,被风吹雨打的有些年月,符箓都有些泛白。

  就在马惊奇揣摩的时候,这张人脸突然睁开眼睛,是一双泛灰的眼睛,然后不知道哪里伸出一只手,上面全是虫子,抓向马惊奇。

  马惊奇吓得,当即就要一拳头招呼过去。

  “奇怪,这些镇山僵怎么动了?”刚才那名被称为蔡师兄的道士从腰间取出一踏符箓,往这些僵尸头顶上一贴。

  另一名道士开口:“蔡师兄,该换符箓了,这都多少年前贴的了。”

  这名道士以为是符箓破旧,失去了法力。

  那名被称为蔡师兄的道士觉得这名道士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这些镇山僵头上的符箓重新贴了个遍。

  看到镇山僵镇定下来,这名被称为蔡师兄的道士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眼神瞥了一眼另外两人,心想啊,师叔这么喜欢我,可不是我只会花言巧语。师叔喜欢我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干活积极,很多事情不用师叔讲我都能很自觉的去做,这是你们学不来的。

  想到这里,这名被称为蔡师兄的道士颇有几分得意。

  马惊奇收手,同时感到汗颜,刚才这鬼东西攻击他,他还以为暴露了,抬手就想杀了这些人,不曾想那名被称为蔡师兄的道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镇住了这些僵尸。

  马惊奇“……”

  没过多久,越来越多人来到山脚下,这些人服装大同小异,从苍南山四面八方而来。

  不难看出,目的因该都是去观看制作白僵。

  刚走到半山腰,就从道观中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对于这一幕,没有人觉得奇怪,只有马惊奇显得一怔。

  当他来到道馆后,看到道观中的一幕,瞳孔皱缩!

  而其他人则表现的兴奋异常,嘴里止不住道:“来的正好,安陵师叔似乎正在制作行僵!”

  此刻一名男子被绑在一个台子前,浑身被铁链穿透,而周边围着一群中年道士。

  这些中年道士身后,跟着一群年轻的道士,手中拿着一本本子,在记录着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