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带着装甲来到异界 > 第一百三十章真假

第一百三十章真假


  马惊奇看向女子,一脸慎重道:“不行,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容我在想想。”

  他决定不伤害这里的百姓,一定有更好的方法。

  姜如雪扭头,挡住再次冲过来的五个老头,同时,她手中的红缨枪变成数百丈大小。姜如雪目光一凛,猛的将红缨枪朝着天上的电柱投掷过去!

  轰!

  电柱和红缨枪碰撞到一起。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红缨枪抵挡住了电柱的攻击,同时还将电柱给冲破!

  顿时天上出现一个窟窿!

  杜有为看到这个窟窿,吓了一跳,心惊不已,“好厉害的女人!”

  他猜到这个女人想要驱散雷云,让他释放不出雷柱。

  事实上杜有为猜的没错,姜如雪的正是这样想的,只要驱散掉雷云,天上便降不下雷柱。

  杜有为目光变得森冷,“我看你能挡住几次!”

  电柱再次落下。

  姜如雪召回红缨枪,再次掷出。

  轰!

  轰!

  本就被乌云压的漆黑的天空,被姜如雪的红缨枪刺的明亮如昼。

  无数老百姓抬起头来,看到这一幕说不出的震撼!

  同时他们低头,加强祈祷力度。

  清河城百姓明白,五大家族告诉他们,攻击清河城的都是坏人,而清河城是他们的家,他们必须守护自己的家。

  不得不说,五大家族的思想工作做的非常不错。

  姜如雪气势徒然一变,再次拿起红缨枪迎着雷柱冲上去,同时朝着马惊奇大喊,“快点,我挡不了太久!”

  另一边,罗隐赶回苍南城流民营地,他记住了马惊奇最后和他说的话,攻打清河城!所以他直接找到田谷和上宫文。

  对于罗隐的回来,两人差点哭出声,尤其是田谷,哭的那叫一个老泪纵横,一把鼻涕一把泪上前检查罗隐身体,生怕留下什么隐患,就像是一位老父亲般,同时道:“宫主,老夫可算把您盼回来了!”

  同时上宫文行了个剑宫独有的剑礼,用剑柄顶着手掌心,微微一拜道:“参见宫主。”

  对于这位宫主,两位元老都有说不出的情感在里面,田谷不用多说,和徐轶伴随着罗隐长大,亦师亦父。

  而上宫文,对于这位二十出头便成了天圣者的少年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罗隐想要剑宫宫主位置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支持。

  上宫文相信,剑宫在这位少年的带领下,一定会到达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

  而此时的罗隐目光凝重,他没有更多时间和两位前辈多做交流,他只是简单说了几句便直入正题,“你们现在召集剑宫所有人马,布剑阵,我要攻打清河城!”

  田谷闻言吓了一跳,“宫主,不可!”

  而上宫文行了个剑礼,微微低首,“收到。”同时转身,准备去召集剑宫所有人。

  田谷叫住上宫文,指着清河城,“你疯了吧,你可知清河城现在什么情况?我们这点人上去,必死无疑!” 

  “我知道,但是宫主有令,就必须执行。”

  田谷气的吹胡子瞪眼,指着上宫文鼻子怒道:“他跟着胡闹,你也跟着胡闹。”

  田谷转身面向罗隐,行了个剑礼,解释道:“宫主,我为什么阻止你?因为我家史册有记载,一千年前,尸王殿攻打清河城,十亿行尸,仅仅弹指一挥间,片刻便化为虚无!我们这点人上去能做什么?只会徒增无意义的伤亡!”

  罗隐目光收缩,“怎么讲!”

  田谷摇头,“我家史册缺少了后半部分,所以我知道的也并不多。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清河城的人云可不简单,你想想当年的尸王殿多强,据说光是尸帝就有上千头,而尸帝等同于天圣者,在那种实力情况下的尸王殿都差点葬送在清河城,我们剑宫上去能干什么?”

  罗隐沉吟了片刻,抬起头,看着田谷和上宫文,不容拒绝的口气道:“他在里面,而且我相信他,召集所有人,给我布剑阵!”

  上宫文微微一笑,“收到。”

  田谷愣住!

  尸王殿方向。

  贺连将清河城发生的事情进行了如数禀告。

  而尸王殿主沉默了片刻,开口道:“你们做的很好,能探出清河城的虚实便足够了。”

  贺连惊讶的抬头,看向尸王殿主,他一直不解,为什么尸王殿主不灭了苍南城,而是要驱赶苍南城的流民过来。

  原来是为了刺探清河城的虚实!

  但是贺连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刺探清河城的虚实,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

  同时十三观主看着清河城,有观主一脸凝重道:“我可是记得当年我们尸王殿差点在这座城上面全军覆没,真不知道苍南城那些流民要怎么应对!”

  “既然殿主都说了逼苍南城过来,只是刺探清河城的虚实,说不定接下来就要我们上场了。”

  众观主相互对望,皆是心头一喜,觉得刚才那位观主言之有理,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但真是这样吗?

  然而就在这些观主讨论的同时,尸王殿主开口了,“不急,在等等。”

  尸王殿主目光摇曳的看着笼罩清河城的符文罩子,他在赌,赌那小子能不能破清河城!

  至于让不让这些观主出手,要看情况而定。

  清河城的厉害他还是比较了解的,在尸王殿有一本书记录着,记录着当年清河城的一些事,而且记录得很详细,所以他清楚,纵然他和这些观主一起出手都不可能破的了清河城。

  所以他需要一个契机,而这次出兵,就是他在创造这个契机。

  如果苍南城那小子能破清河城,他就宣布尸王殿进攻,连同苍南城流民营地和清河城残党全部灭了,然后直捣甸王都。

  如果破不了,他就撤军,继续养军蓄锐,陪养出尸仙以后在做攻打甸王都的打算。

  至于让他决定逼着苍南城和清河城交战的原因……

  尸王殿主瞥了一眼他身后站着的蒙面道士,就是这个蒙面道士让他做的这个决定。

  “你们问他。”尸王殿示意众观主看他身后这位蒙面道士。

  众观主顺着尸王殿主目光看过去,打量起这位蒙面道士来,不免有些疑惑,这个蒙面道士从出苍南山以后就没有讲过话,甚至有些观主以为这是尸王殿主的徒弟。

  贺连看着这个蒙面道士,眼神有些异样,他很早就发现这个蒙面道士了,当时他就有些疑惑,这蒙面男子什么来头?

  不过贺连可不向其他观主那样认为这个蒙面男子和尸王殿主有关系。

  两人完全没有师徒间的互动,甚至蒙面道士对着尸王殿主还有卑微的叩首,这完全不像是师徒。

  但是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也不好过问。

  现在尸王殿主突然提及这个蒙面男子,倒是有些让他感到意外!

  就在所有人猜测这个蒙面道士身份的时候,蒙面道士走上前,很有礼貌的对着众观主行了个尸王殿的拱手礼,然后揭开自己面罩,这一揭开,贺连瞳孔猛的一缩,震惊道:“你是谁?!”

  让贺连震惊的是,这个蒙面道士和苍南城那小子长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不同于苍南城那小子的地方就是,这个人脸上有道疤,手臂腐烂。

  贺连第一个想法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就连符箓老道此刻都非常惊讶!

  “我叫马惊奇。”蒙面道士抬起手,指着清河城方向,“里面那个人假扮了我,冒充我!”

  贺连感到惊讶,同时又啧啧称奇,不过按照这小子这么说,里面那小子为什么要假扮他?

  别说贺连,此刻只要见过马惊奇的观主、道子、道士们都非常不解,在场有不少参与了苍南城战争的道士,所以还是有不少人认得苍南城那位巡抚的。

  于是就有观主不解道:“为什么他要假冒你?是你家有绝世功法还是绝世宝藏?”

  甚至有观主脑补出了一场兄弟间的爱恨情仇,觉得这个人为了借他们的手弑兄,连这种胡话都说出来了!

  

  蒙面道士:“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假冒我,但是我清楚,他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众观主闻言,脸色皆一变!

  众观主觉得好笑,那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难不成还是鬼?

  在这些观主脑海中固有的思想就是,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哪有什么别的世界。

  除非传说中的鬼界和仙界!

  贺连眉头深锁,他考虑的更多,其实他也脑补出了兄弟间的爱恨情仇可能性,但是马上被他推断了。

  尸王殿主不傻,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但是尸王殿主还是这么做了,所以他推测这蒙面男子说的多半是真的!

  突然,贺连猛的抬起头,看着蒙面男子,“那个人真是仙界的人!?”

  如果真如他这么说,贺连就想的通了,为什么那小子实力提升的这么迅速,如果是仙人,不是解释不通。

  符箓老道:“胡说,哪里有什么仙界。”

  符箓老道是个无神论者。

  “不,他说的可能是真的。”鸠形鹄面老道突然插话,它活的很久,知道一些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秘辛。

  鸠形鹄面老道继续道:“据说当年消灭我们的十剑圣就是从仙界来的。”

  “怎么说?”所有观主好奇的看向鸠形鹄面老道。

  鸠形鹄面老道没有在多说,有些事情它不好乱讲。

  众观主议论的同时,蒙面男子开口了,道:“他是不是仙界的人我不清楚,但是那天我确实看见天上出现一道亮光,然后那个人从天而降,当我走进观察时,发现他跟我长的一模一样。不过后来我马府家丁赶来,我躲着他们,便离开了。”

  所有观主听完沉默起来。

  事到如今,众观主多少已经明白,这小子讲的信息多半是真的。

  尸王殿主道:“如果那小子真是仙界的人,就一定会有办法攻破清河城,一但清河城被破,我们可以直捣黄龙,和甸王朝正面对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