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宝贝晚安早点睡 > 第45章 早点睡

第45章 早点睡


深夜的停车场很安静, 远处有灯火与星光,可近在眼前的,却是彼此那颗藏起的心, 在这样一个夜晚,从扑朔变得渐渐分明。

很久后宣迪都记得这晚裴绎外套的温度, 记得她吻他时的那一点英勇, 记得他看向自己时眼里的无奈和隐忍爱意。

在发自肺腑地说出那句心被偷走的话时宣迪就明白。

时隔多年,她终于会爱人了。

裴绎后来没有要走外套,分别前把宣迪送到电梯前,对她说回家早点睡。

宣迪也笑着说好。

这或许是两人从海王翻车后最和谐的一晚, 虽然很多话没有直白地说明,但宣迪能感觉到彼此在一点点靠近。

也或者,他们从未离开过对方。

回到家,关上房门, 宣迪脱下裴绎的外套, 先是悄悄抱在怀里又感受了下他的温度,然后才把它挂到衣架上。

关靓卡着时间发来微信:「希望我这条消息没有打扰到你们。」

宣迪抿抿唇:「想什么呢, 我回家了。」

关靓:「???你俩没在车上情不自禁发生点什么?」

神经病吧。

宣迪被逗笑, 故意顺着她的话回:「我倒是想, 车太小了,发挥不出来。」

另一头的关靓激动又八卦地打来语音电话:

“真的吗?谁没发挥出来,是裴绎吗?妈的长那么长的腿干嘛, 哈哈哈哈哈哈!”

“你少看点小黄/文。”宣迪今晚的心情也难得好了许多,问她:“我外套呢, 你拿到没有。”

关靓:“你走后我就去前台那拿了,姐妹办事什么时候出过岔子。”

宣迪在语音里止不住地笑。

“也得亏裴绎还在乎你,不然你再花里胡哨都没用, 你真当他傻子呢,摇骰子那估计就已经看出来了,人家配合你罢了。”关靓说。

宣迪当然明白。

今晚她的确人为制造了不少机会,但如果裴绎不接招,冷场尴尬的只会是她自己。

原本宣迪一直对没能给裴绎过生日这件事有遗憾,但今晚……

他们一起吃过蛋糕,她给他擦了奶油,他送她回家。

最重要的是,宣迪补送了生日礼物。

或许,这已经是不圆满之外的另一种圆满。

她知足了。

-

第二天睡醒,宣迪便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打电话的人自称王师傅,是裴家多年的司机,这次是接到二少爷的通知,说来给宣迪指导新手上路。

“二公子说了,务必将小姐教会安全驾驶,我现在就在您家楼下附近,您几点用车可以随时通知我。”

宣迪:“……”

这是男友力的另一种表现吗?

一大早的,宣迪就被裴绎这种无声又霸道的偏爱甜到了。

她翻出微信,本想给裴绎回句谢谢,但想了想,再多的感谢还不如实际行动来得好。

就像裴绎,说一万句路上注意安全,都不如马上给自己找个信得过的老师来得有行动力。

礼尚往来,自己怎么也得有点表示才行。

宣迪看向被自己挂在衣架上的男人外套,慢慢地有了主意。

她出门找了个干洗店,加急洗好裴绎的外套,又去买了些小甜品。就这样,在辞职快一个月的时候,再次回到了pc互娱。

宣迪去之前没有告诉裴绎,她算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先去了15楼见自己的旧同事,当时宣迪走得特别匆忙,因为还在实习期,也没那么多的程序,交了辞职信就离开,搞得大家都很突然。

现在她又出现,同事们都很开心,纷纷围着她问东问西,更多的还是夸她一个月不见漂亮了许多。

在15楼叙了会旧,宣迪提着吃的去了17楼。

快到两点上班的时间了,裴绎应该在。

谁知到了17楼,宣迪再一次被楼层秘书拦下。

以前没辞职的时候就不能随便进,更别说现在辞了职。非公司的人,17楼的高层办公室更不可能任意进出。

宣迪只好拿出手机,正想给陈延打个电话,就见几米之外,裴绎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他旁边还站着陈延,和几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宣迪?”陈延热情招呼道,“你怎么来了?”

宣迪看着裴绎和他身后的一众人,忽然意识到自己今天来得可能不是时候。

她把手上的袋子往后藏了藏:“没事,我路过,来看看同事们。”

彼此隔着十来米。

静了会。

裴绎低头不知跟陈延说了什么,说完就带着那群人去了会议室。

陈延走到宣迪身边,小声说:“今天日本那边的代理方来了,待会有很重要的会要开,他顾不上你,叫我跟你说要是有事的话,就去他办公室等一下,如果没事就先回去,晚点再说。”

原来这样。

宣迪点点头,“你快去忙吧陈哥,我自己知道。”

等陈延走了,宣迪对楼层秘书说:“我有事找老大,他说可以去办公室等他的。”

楼层秘书见陈延都对宣迪客客气气,便没再阻拦。

等宣迪进去,17楼的八卦员工们马上又探头聊道:

“怎么回事,这小宣怎么又杀回来了。”

“上次老板不是都不见她吗?”

“有点东西啊,你们没看到二哥都对她客客气气的吗?”

“她跟老大到底什么关系?老大总不能看上一个运营部连试用期都没过就离职的员工吧?”

“不可能,姜书娜喜欢老大都快刻到脑门上了,她还是海归,人也漂亮,也没见老大对她多看一眼。”

“都别猜了,其实老大和二哥是一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去你的吧。”

……

ceo办公室里。

宣迪开门进来,在沙发上坐了会。

但太安静了,她坐了十多分钟就有些无聊,起身走到裴绎的办公桌前,打量他桌面的东西。

桌上很整洁,有几本游戏类的杂志,他签名的资料,还有一些英文的书籍。

宣迪随便拿起一份资料,看到落款处裴绎的签名。

笔锋力透纸背,字迹很漂亮。

跟他这个人一样,无论哪方面都那么优秀,优秀到宣迪有时在想,自己那个鱼的代号“19”,也许是他截止目前人生里,唯一的屈辱。

宣迪看了会,莫名叹了口气。

她把袋子里裴绎的外套拿出来,叠好,放在沙发上。

之后又坐着慢慢等。

从两点等到三点半,这场会议看起来的确像陈延说的很重要,竟开了这么久。

宣迪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一个月公司都在忙什么,她等得无聊,干脆走了出去,想去会议室外等着,或许还能看看裴绎开会时的样子。

她还没见过。

宣迪悄悄来到会议室外。

会议室是半透明的玻璃,可以模糊地看到里面的景象,宣迪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虽然看不清裴绎的样子,但也能看到他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上,身影鲜明,姿态从容。

可就算是这样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宣迪也会心动。

自从在关靓家裴绎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之后那些痛苦的日子,宣迪才深深地明白。

在这场自己设计的游戏里。

她从一开始就高估了自己,更低估了裴绎带给她的后劲。

不知是不是宣迪的视线太过灼热专注,会议室里的裴绎也有了感应似的,忽然看了出来。

尽管隔着模糊的半透明玻璃,但宣迪知道他在看自己。

她莫名红了脸,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拿手里的纸袋子挡住自己。

会议室里,裴绎目睹了宣迪的小动作,视线慢慢收回。

唇角却几不可察地扬了轻弧。

会议室外,发现裴绎没看自己后,宣迪放下纸袋松了口气,决定还是回办公室等。

她起身离开,刚转弯又遇到从茶水间出来的姜书娜。

姜书娜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原本要回自己的办公室,见到宣迪又掉头走过来,睨着她的打扮,又看她手里提的纸口袋。

蓦地,姜书娜笑道:“又来?”

虽然就两个字,宣迪却明显听出,上次自己来17楼的事应该已经传遍了这层楼。

所以眼下在姜书娜的口中,才会出现“又”这个字。

同时带着一丝不屑和讥讽。

“我不能来?”宣迪刚好有空跟她掰扯:“怎么,公司改姓姜了?”

宣迪的确牙尖嘴利,姜书娜早前就领教过,但她并不在意,毕竟之前苦求见裴绎一面却被拒之门外的是宣迪,又不是自己。

姜书娜轻笑:“可能你还不知道吧,老大拒绝你后就跟我一起去了伦敦,我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我们在伦敦的那几天过得很开心。”

“……”

宣迪知道姜书娜每个字每句话都在故意气自己。

她忍了忍,“是吗,怎么个开心。”

姜书娜轻甩了下长发,意味深长,“成年人,单身男女,你说怎么开心。”

“……”

虽然知道姜书娜有9999的可能是在放屁乱说,但那001的可能,还是刺激到了宣迪。

那些狗血偶像剧里也不是没有演过,失恋难过的男主角借酒浇愁,一不小心酒后乱性……

看姜书娜这个得意的样子,难道真的被她得手了。

虽然心里很恼,但宣迪一点没给姜书娜能压住自己的势头。

她深吸一口气,无所谓地哦了声:“然后呢?都开心过了,还没上位做老板娘?”

姜书娜:“……”

“那你不是犯贱送上门?”宣迪毫不客气。

“你!”

姜书娜根本就说不过宣迪,自己把自己绕进了坑里,打脸啪啪响。

宣迪懒得理她,被这么搅了心情,也不想再等裴绎,她撞开姜书娜,正准备去等电梯走人,就见楼层秘书从前面引来一个年轻男人。

那人西装革履,身形笔直,领带系得格外工整,手里拿一叠资料,被引荐着朝会议室方向走。

宣迪看着那张脸,一瞬间,脑中仿佛天地倒转,山川河流肆意乱涌,整个世界都方寸大乱。

她愣愣地往后退了两步。

男人没有注意一侧的她,从身边擦肩而过。

时间好像忽然停止了流动,许多封尘的回忆急速从脑中窜出来,宣迪久久站在墙边没动。

后来还是楼层秘书返回的时候发现了不对劲的她,问:“宣迪你怎么了?”

仿佛白日梦魇,宣迪这才被唤回来,平息着摇头:“没事。”

她脑中一片空白地往前慢慢走,边走边听旁人问楼层秘书:

“刚刚来的那个就是日方的翻译吗?”

“对啊,还挺帅的。”

……

宣迪落荒而逃。

回到车里,她遣走了王师傅,趴在方向盘上冷静了很久,才给关靓打了个电话。

第一句便是:

“……靓靓,我看到周恺了。”

-

这场会议一直开到下午五点。

日本那边的公司对这次代理《心动进行时》的日方版权很重视,亲自派了高层代理来云城洽谈相关事宜,这也是日本最大的一家游戏公司,对方除了对《心动》本身感兴趣外,也希望能和pc互娱合作,共同开发在国内的市场。

因此这次的合作项目非常庞大,每项条款都要捋理清楚。

今天才只是第一次会面,就已经谈了三个小时。

会议结束后,裴绎回到办公室,却没见到宣迪的身影。

他叫来楼层秘书问:“宣迪走了?”

“走了,不过走的时候情绪好像不太对,问她又说没事。”

情绪不对?

裴绎皱了皱眉,马上给宣迪拨了个电话,却无法接通。

明明刚刚还在会议室外等自己,怎么会突然情绪不对。

裴绎有些心烦,但刚刚会议上有几项数据资料需要他处理,他只能先沉下心去做事,期间一直给宣迪打电话,却每次都是无法接通。

最后直接变成了关机。

大概是上次一直找不到宣迪后发生的事留下了阴影,像现在这样再一次找不到她人,裴绎根本平静不下来。

那种感觉像细密的潮水慢慢淹没着他,他被困住,走不出来,像是要再一次失去。

裴绎彻底没了耐心,把笔丢到了一旁,转而打给关靓。

还好关靓接了,“干嘛?”

裴绎:“宣迪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关靓语气一反常态,不太友好,“为什么要告诉你?”

裴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平静道:“她下午来过公司,又走了,公司的秘书说她走的时候情绪不对,所以——”

“你现在有没有空。”关靓忽然抢过话头,“出来吧,我有话要问你。”

-

半小时后,裴绎在一家咖啡馆见到了关靓。

这还是关靓第一次主动约他,裴绎当然也清楚,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关靓不会这样贸然找他。

“坐吧。”关靓说。

裴绎在她对面坐下,“到底怎么了。”

关靓看着窗外,半晌,唇角扯了扯:“裴绎,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迪迪,你跟我交个底,如果不是,请你明确,清楚地拒绝她,不要再给她希望。”

裴绎听得莫名其妙。

“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由我来问,被养鱼的是我,被骗的是我,一直不确定还有没有希望的不是我吗?”

关靓有点火气:“那你跟你公司那个什么姜书娜到底怎么回事,这个烂货跟迪迪说你们在伦敦过得很开心,话里话外暗示你们上过床,你让迪迪怎么想?你以为你去伦敦的那几天她就好过吗?”

裴绎脸色蓦地暗下来:“上床?”

关靓啪一声把自己的手机丢到桌上,“我本来不想把这些给你看,迪迪的感情不需要任何怜悯,但我也希望你知道,她曾经为了你下过多大的决心,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她没必要这样。”

裴绎垂眸。

屏幕上的对话——

「???你俩没在车上情不自禁发生点什么?|

「我倒是想,车太小了,发挥不出来。」

……

裴绎努力从这两句话里理解关靓说的“宣迪为自己下过的决心”

可他的确理解不了。

硬要从字面意义上去理解,好像又不太单纯。

“什么意思。”裴绎把手机推回去。

关靓更气了,一边拿手机一边恼道:“这都看不懂?你上过小——卧槽。”

关靓看到屏幕上的对话吓了一跳,“等会,可能是我手碰到了,不是这里,那啥,这两句你当没看到。”

裴绎:“……”

又过了会,关靓才把一段对话重新放到裴绎眼前。

“是这个。”

裴绎再次垂眸。

这次屏幕上是宣迪发的几句话:

「我想了好久,还是决定放弃黑桃d这个身份了。」

「反正声音还在,我可以重新努力个新身份嘛,但我不想失去裴绎。」

「嘿嘿。」

时间是上个月,他和宣迪还没分开之前。

这几句话明显分量不轻,裴绎心被微微触动,确实从未想过宣迪曾经这样坚定地选过自己。

他久久看着屏幕没说话。

“可能在你眼里迪迪是个没心没肺没感情的女人,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跟迪迪从15岁认识,她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相反,她比谁都渴望得到爱。”

“迪迪过去发生过什么,你不知道,我也无权透露她的隐私。”

“但我要告诉你,那些网络上的鱼什么都不是,你把死结放在他们身上毫无必要。”

“但现在——”

关靓起身走到裴绎身边,微微俯下,一字一顿地提醒:“迪迪唯一曾经喜欢过的人,也是让她变成海王的男人回来了。”

“他,才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

作者有话要说:  小裴:哦豁,真情敌来了。

-

本来今天都已经在wb请假了,因为上本出版书的签名要交了我却还没写完,不过写了一会后我又来码字了哈哈哈,现在去签名……真的,如果明天没更新就是签名真的来不及让我更新了哈哈哈哈哈!!

感谢在2021-09-10 19:58:48~2021-09-11 20:0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十月时月食、一颗汤圆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skspor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猪猪不知道不关猪猪的 50瓶;19361152 40瓶;小可爱真可耐 29瓶;秋秋 20瓶;1111ww7 19瓶;软软糯香 10瓶;刘小小、finnseven 9瓶;源源 8瓶;焦糖布丁 6瓶;旭心、除了钱一无所有的女人、九小辰、小f、一颗汤圆子 5瓶;一只话元 3瓶;笑语盈盈暗香去、吃太饱了呗 2瓶;yg34、昵称被我吃掉了呢、小仙女脾气大、无骨炸鸡-招牌芝士、galsang、小可爱吖!、非洲酋长、沈_困困不倦倦、auror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