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 > 第五十一章 复起

第五十一章 复起


  六月末的长安城,正是盛夏时节,气候炎热难当,垂柳无力,唯闻蝉鸣。

  李世民一进承乾殿,就甩开外衣,接过妻子亲自递来湿巾擦了把脸,换了身轻便的,才说:“父皇过两日要去仁智官避暑。”

  秦王妃的手顿了顿,才笑道:“殿下久在外征战,正要一表孝心。”

  李世民连连点头,夫妻俩都心知肚明,陛下外出避暑,必留东宫坐镇长安。

  虽然有让李建成正位的预兆,但对李世民来说,也是难得父子独处的机会……李元吉还在河北呢。

  闲聊几句后,李世民看见榻边案上摆着的盒子,诧异道:“观音婢,梳妆物怎的摆在外间?”

  秦王妃掩嘴娇笑,如花枝乱颤,“兄长大郎要的。”

  “近日习武颇勤,但炎日悬空,他是怕黑了。”

  李世民愣了下,“习武颇勤?”

  “还不是因为东山寺李善。”秦王妃说着说着又笑起来,“三堂姐那日寿诞,臣妾午时登门,恰巧见了李善,真是个俊俏儿郎,可惜就是太黑了点,三堂姐还送了他一盒脂粉……”

  “哈哈哈……”李世民大笑,突然举起光溜溜的右臂,意思是我也不算白啊。

  秦王妃伸手拍了拍,“夫君那是征战沙场晒的,李善却是天生的,毕竟生于岭南。”

  “其母是岭南女子?”李世民随口道:“此子倒是有些南蛮之像,凶悍的紧,不枉我借他虎威一用。”

  秦王妃还在想李楷提起,李善之母朱氏擅于烹茶,每每咬盏,应该不是普通岭南女子,听到这话问:“夫君此话何意?”

  “好像就是那日吧。”李世民饶有兴致的说:“这两日才听闻,李善与尉迟恭长子狭路相逢,动起手来,两个照面尉迟宝琳就被击晕倒地。”

  秦王妃微微皱眉,“那日所见,温文儒雅,进退有度,谨慎的紧,如此表里不一?”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李世民还算公正,笑道:“咬金昨日提起,李善不肯还手被击倒,但尉迟宝琳还不罢手,被逼得急了,李善两个照面就将尉迟宝琳打昏……”

  说到这,李世民忍不住大笑:“观音婢是没看见……咬金说的兴致勃勃,敬德脸如黑炭!”

  秦王妃也笑着摇头,她在秦王府内并不是只充当李世民妻子这一个身份,对秦王府幕僚、将领子侄辈均照顾有加,时不时亲自登门拜访长一辈的女眷,对秦王府内的很多事都了然于心。

  玄甲军是李世民的杀手锏,人数约莫千余,选高头大马,骑兵均着黑衣玄甲,最早是翟长孙所率,之后分为左右两队,补程咬金、尉迟恭、秦琼三人。

  翟长孙和秦琼为正,这两人都沉稳有度,向来寡言少语,两个副手程咬金和尉迟恭互相看不顺眼,常常唇枪舌战。

  呃,尉迟恭嘴巴比较会说,也拉的下脸,常常堵得程咬金吃瘪……这次后者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咬金也不嫌丢人!”李世民笑骂道:“被打的三天下不了床,就比被打晕强了?”

  秦王妃也笑的乐不可支。

  “那李善也算聪明,顺势和长孙冲和解。”李世民啧啧两声,“先行避让,而后反击,立威和解,又有李楷襄助……论心思,此人倒是依稀有弘大之影。”

  裴世矩,字弘大。

  秦王妃想了想后也点头,“听舅父提过,裴世矩少时便以文武双全,谋定后动而闻名。“

  “不过此人太过张狂!”李世民随口道:“夸口饮酒不醉,被群起而攻之……”

  “胜负如何?”

  李世民大笑,“自然是被抬回去的。”

  呃,李世民的信息来源是程咬金和尉迟恭,这两位……儿子已经丢了面子,总要填补点回来吧。

  反正程咬金是心安理得的,儿子在他面前拍着胸脯说是他灌醉了李善,尉迟宝琳早就昏睡过去了。

  李世民端起侍女送来的汤碗一饮而尽,皱眉道:“宫中少冰,父皇都舍不得用。”

  秦王妃摇头道:“是侄儿送来的,父皇以及后宫处均以送去。”

  “长孙冲?”李世民笑道:“倒是没听辅机提起。”

  秦王妃正要开口,外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殿下,陛下急召,两仪殿议事。”

  太极宫前朝最重要的是太极殿,那是听政视朝之处,各种册封、大典、宴请均在此处,但并不常用,而两仪殿是皇帝以及太子、重臣主要议事之地。

  李世民霍然起身,目光闪烁,他虽然名为尚书令,也实际参与朝政,但李渊主要和勋贵重臣以及太子议事,李世民的分量不算太重。

  如此急召,必是兵事。

  一刻钟后,李世民的猜测得到了印证。

  “刘黑闼复起,如之奈何?”

  当今陛下李渊年近一甲子,但仍然头发乌黑,不见银白,虽慈眉善目,但刚刚接到的这个消息让他眉头紧紧皱起,显得脸上沟壑纵横。

  李世民无奈起身,“父亲,是孩儿之过。”

  洛水大战,刘黑闼溃逃,李世民没有派兵追击,这才有了此次复起……至少在相当一部分人心目中,这个逻辑是成立的。

  在座的几位宰相裴寂、陈叔达、萧瑀、裴世矩都默不作声,他们和太子李建成来的早。

  之前李渊叹息李世民未能斩草除根,而李建成提起二弟当年

  三日不卸甲覆灭刘武周故事。

  言外之意很明显,父皇,二郎那是养寇自重啊!

  对此,李渊保持了沉默,这也让李建成暗自欣喜,他上前一步,“父亲,为今之计,当出兵河北。”

  “三胡如今总领河北诸军,当合军一处,再调关中府兵,挑选良将,尽快擒杀刘黑闼。”

  话才说到一半,李渊就已经在摇头了,他抬头看去,发现李世民也在摇头。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撞了撞,李渊有点尴尬,也暗恨长子看不清形势,“二郎,说说看。”

  李世民朗声道:“洛水一战后,孩儿当日未下令追,实是事出有因,刘黑闼率千余残部北逃,必附突厥。”

  “此番刘黑闼复起,必然往突厥借兵,再加上李大恩阵亡,此番突厥怕会大举南下。”

  说到这,李建成也懂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突厥可能大举南下的情况下,刘黑闼不过是小事。

  如果突厥只借兵给刘黑闼扰乱河北还好,但如果突厥攻入关中呢?

  而且如今是六月下旬,再过一个月就入秋了,那时候突厥……年年都是要南下入关中劫掠的。

  都说李渊是大一统王朝中能力最差劲的开国皇帝,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危机。

  如若刘黑闼大闹河北,突厥觅得良机,说不定会以主力南下,到那时候,才建国五年的李唐王朝,不是没有覆灭的可能的。

  “二郎,如何应对?”

  李世民慨然起身,“不可出兵河北,当整军待发。”

  反复思索后,李渊点头道:“召三胡回京,河北诸军……”

  “淮阳王弟可当重任。”

  李建成暗暗咬牙,淮阳王李道玄是李唐宗室子弟,自十六岁时随李世民上阵,两人关系极为亲密。

  但问题是李唐一族打天下,统兵之帅必须是宗室子弟,这也是李世民军功加身的一个重要原因,如今江南战事实际指挥者是李靖,但他仍然是李孝恭的副手。

  但李建成手里没有合适的人选来否决李道玄……总不能让三弟留在河北吧?

  “可,授道玄河北道行军总管。”李渊顿了顿,补充道:“原国公为其副将。”

  李建成松了口气,史万宝是前朝大将史万岁的弟弟,当年辅佐平阳昭公主,得封原国公,后投入东宫,如今检校洛州都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