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五章 再见沈音岚

第五章 再见沈音岚


不知道睡了多久,谢小渔再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都透着熬夜过后的疲惫。

轩轩应该去了幼儿园,她打着哈欠慢吞吞往外走。

“晚上七点,春江世纪厅五十六层,齐氏和沈小姐一同举办了一场商业晚宴,邀请您去参加。”

书房里传来声音。

厉廷川颔首:“嗯,去安排吧。”

门外,谢小渔脚步一顿,沈小姐?

她忽然若有所感地抬眸,就见到复式别墅里,一楼客厅电视没关,频道声音和画面一道传了过来——

“牛津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的沈音岚曾经效力于国际最大的风投公司HTO,曾在华尔街凭借三次经典的OU风投案例享誉国际。

“她不仅年轻貌美,甚至在操盘上有着别具一格的视野。

“此次,沈音岚带着自主创立的LX公司回国,将在今晚与齐氏集团一同举办风投行晚宴,旨在推送本市企业龙头携手共进……”

画面里,容貌清尘绝艳的女人一身靓丽红裙,烈焰红唇,曼妙的身段配上一头大波浪,举手投足间都是独立与自信。

沈音岚!

自从十二岁搬家起,她就认识了这位活像是别人家孩子的邻居姐姐。

虽然她们交集不多,但是,应该能从她嘴里问出来,这些年她家发生的事情吧?

谢小渔眸底微顿,她沉沉地看眼紧闭着的书房,立即转身离开。

她决定了,今天的晚宴,她一定要去!

傍晚,暮色四合。

高楼大厦间,无数散发微光的车流涌动,五十六层的春江世纪厅里,金碧辉煌,筹光交错。

谢小渔一袭复古方领的丝绒黑裙,耳边吊坠是圆润的珍珠。她肌肤如牛奶般白皙,纤细柔荑端着一杯香槟,身姿娉婷,气质出尘。

她神色淡漠,刻意低调地坐在角落中。

大厅里缓缓流泻着低沉的大提琴声,谢小渔眸光微抬,一眼扑捉到了人群中被簇拥着的沈音岚。

她身形娇俏,容貌艳丽至极,正亲昵地和厉廷川站在一起,女人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挽着厉廷川的胳膊。

“厉总和沈总真是郎才女貌啊!”

“我听说厉总马上要跟那脑子有病的女的离婚了哎,你们说,下一任厉氏少夫人会不会就是沈音岚呀?”

“肯定是啊!他俩绝配!”

身前传来几个名媛八卦的声线。

谢小渔秀眉皱了皱,心底倏忽有些闷。

一个温清灵还不够吗,厉廷川到底有几个相好的?

难道,沈音岚也是?

她静静观察了许久,两人似乎比常人更亲密些,他们游走于宾客应酬之中,厉廷川那张向来清冷如冰山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温和。

谢小渔捏着手心。

突然,沈音岚一偏头,刚好对上了她没来得及收回的目光。

她温柔一笑,不知道低声在厉廷川耳边说了什么,她便慢步朝着这边走来。

“好久不见。”

沈音岚红裙逶迤,明艳动人的脸上大方地露出一个笑,打量的眸光不动声色地扫过谢小渔。

“你好。”谢小渔微笑。

沈音岚收回眸光,心情很好地勾起唇,她在谢小渔身旁坐下来,“你好像比之前情绪好了很多。”

“说起来……”沈音岚面色变了变,有些哀伤,“伯父和谢凌的事情,我那时候还在国外,听到消息想打电话安慰你,但是却联系不上。总之……节哀顺变。”

谢小渔身形微颤。

紧紧掐着手心,她才强迫自己没有失态。她听见自己声线都在颤抖,“那你知道,我家里这几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这是……”沈音岚目露惊诧。

谢小渔苦笑,“我失忆了,这几年的事情,我都不记不清。”

“这样……”

沈音岚叹口气,朝着谢小渔又坐近了一点,“我确实知道一些,毕竟,谢凌真的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她谨慎地左右看了下,“这里人多……”

“我们找个地方吧。”谢小渔立即会意。

五十六层连着的还有高尔夫球场和泳池,两人找了个僻静的露台,在桌前坐下。

沈音岚道:“你知道温清灵吧?当初你和厉廷川结婚,我们其实都在劝你,毕竟温清灵是有点心理变态,她跟厉廷川青梅竹马长大,在他心里份量不低。”

看着谢小渔懵懂清澈的眼,她沉声:“他们小时候一起被人绑架,警方找到时,绑架犯把他们两个孩子绑在凳子上,放火把那栋屋子烧了。温清灵被横梁砸中,后来,就残疾了……”

这么一说,谢小渔明白了。

难怪,难怪厉廷川愿意为了那个所谓的视频黑料,同意和她结婚。

她心里闷得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了下来,苦涩蔓延。

“噢,对了,还有一次,我在国外深夜接到你的电话,你哭着和我说,这一切都是温清灵害的你。那时候我急得不行,但又没办法回来,只能托朋友去看看你。”

她们关系有这么好吗?

谢小渔冷静下来,疑惑地抬眸,“我记得,我们之前只是邻居?”

“哦,你说这个啊。”沈音岚美眸轻抬,大方一笑,“你不是喜欢画画吗?刚好我当时追求的男人也喜欢,我就来向你请教了。不过最后人是没泡到啦。”

沈音岚无奈地摊手,眉眼流转间,处处捎着靡丽的风情。

“那你知道我母亲……她去世的事情吗?”谢小渔艰难地吐出这一句话,“我有和你提过吗?”

“伯母她……?”沈音岚神色吃惊,片刻,她摇头,“自从谢凌那件事之后……你们家的公司没多久就因为权力斗争宣布破产,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你当时已经联系不上。”

谢小渔艰涩地消化着这庞大的信息。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视频中,那个病弱苍白的女子的面容。

是她吗?

会是她吗?

沈音岚的话能信吗?

澄澈如琉璃的眸子里,满是痛苦和无助的迷茫。

沈音岚适时地起身,指了指厅内,“我得先去应酬了。”

“好……”谢小渔的脸色不是很好,她扯出一个笑,“你先去忙吧,谢谢你。我先在这里静一静。”

夜晚的露台上,轻风轻拂,闪烁的星子镶嵌在漫天夜幕中,谢小渔只感受到了无边的悲哀。

她什么也没有了。

也什么人都不能相信。

一个服务生端着托盘走来,“小姐,请问来点红酒吗?”

“不了。”

谢小渔摆手拒绝,刚要站起来,突然,变故徒生——

那服务生嘴角勾着冷笑,手中托盘上空空如也,他一把扯住谢小渔的衣领,似乎是想要用力气把它扯烂。

谢小渔惊呼一声,慌忙护住衣领,却无可避免地听见空气中传来一声刺啦——

衣服碎了!

“你是谁!”谢小渔恼怒,那服务生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将她往水池前一推。

“噗通!”

冰冷的水池刺激着感官,谢小渔一只手拼命捂着肩膀上欲往下滑的领口,一边呛着水疯狂扑腾。

救命……她根本不会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