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十一章 得奖了?

第十一章 得奖了?


迷雾一般的现实终于有一角点亮,看来她得找个时间去会一会这个温清灵。

她几天没有出门,集中精神想找出一个突破口,依旧徒劳无功。

正当她闲来无事翻阅网络中留存着的她曾经的画稿,企图从中看出蛛丝马迹的时候,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是沈音岚。

想不明白她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为了什么。

“小渔,你的新画作不错,画技又精进了不少,这些年应该都没有荒废吧。”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谢小渔满头雾水,不知她这话从何而起。

“啊?你说什么?”

“你刚得奖,就不要谦虚了。”沈音岚调侃地说道。

“不是,你说什么得奖了?”谢小渔语气疑惑不解。

她这几天连门都没有出过,真不知道得什么奖,更不知道这祝贺从何而来。

说不定是她重生回来之前的画作,可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封笔。

这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对面的女人显然很诧异,“啊?你自己不知道吗?”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清楚。”

“那你可以去画家专栏最新的头条去看看。”

挂断了电话之后,谢小渔刷新了搜索界面。

果然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最上面。

点进去之后,才发现那幅熟悉的油画,正是前几天她送给梁怀州的那一幅。

刷到了评论区,谢小渔想看看大家的评价,意外发现好评如潮。

“这个是谢小渔的画作?感觉比之前的那些画还要高级。”

“到了她这种地步画风已经定型,再想精进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没想到还能做出这么有灵气的画。”

“这幅画比她封笔之前的最后几幅更有灵气。”

“啊啊啊啊啊女神!求你一定要多更新,要不然你开个班吧,我一定要跪着听!”

连刷了半个多小时的评论。

如果说已经二十五岁的谢小渔对这种奖项不甚在意。

那对还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十八岁的她来说,这确实是一种肯定,一种不掺杂其他杂质的荣誉。

没过多久,梁怀州的电话接憧而至。

“怎么样,看到大家对你的评价了吗?”他的声音爽朗。

虽然早就知道会引起这种轰动,他还是替谢小渔高兴。

“嗯,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我的画作。”

七年前虽然也有人欣赏她的作品,不过只有那么一小部分人。

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她这个富家千金只是玩玩而已。

“你的画本来就挺有名的,现在这也是实至名归,我还是觉得这样的生活更适合你。”

他隐晦的表达出了自己的看法,显然还是想劝她离婚。

“我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更适合我,你不要为了太操心了。”

她也想逃离这段婚姻,离开这个可恶的男人,可是现实是她必须守住这段婚姻。

如果离婚了,现有的线索就全部断了,甚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真相。

听筒对面传来一阵低低的叹息,他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大大小小劝了无数次,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

“我知道了,不过这画到我手里就是我的了,就算是得奖了,我也绝对不会还给你。”

“送给你了,一幅画而已,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谢小渔低声笑了笑。

梁怀州感受到了她的愉悦,“既然你都送我画了,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你都帮我上热搜了,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我一分钱都没花,明明是你自己积攒的人气。”

最终,谢小渔犟不过他,只好答应让他请客。

挂断电话,谢小渔伸了个懒腰,在家里呆了那么多天,她也该出去走走了。

她正准备出门,不料跟厉廷川打了个照面。

男人最近在下属那里得知,她这几天都没有出门,特地赶回来看看她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就看到她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袭白色长裙,微卷的长发散在背部,脚踩一双同色系高跟鞋,还画着精致的妆容,柳叶弯眉,晶莹透亮的嘴唇微微嘟起,臂弯处还挎着精致的包包。

刚好要出门的样子。

男人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未多加询问。

谢小渔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冷哼一声,径直出门。

来到了约定的餐厅,和梁怀州碰面。

两人正吃饭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又是沈音岚。

谢小渔看了眼手机屏幕,内心忍不住涌起怪异。

她跟沈音岚之前也只算是普通邻居的关系,突然这么亲密,她还有些不适应。

梁怀州扫了一眼她的手机,“怎么不接?”

谢小渔接通了电话,对面传来沈音岚成熟知性的声音。

“小渔,你最近是不是重新开始画画了,我这里刚刚接到了一个画展的邀请函,第一时间就想到你了,想不想过来看看,就当我报答你当初教我画画了。”

谢小渔停下了手中的筷子,“什么画展?”

“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所以才特地告知你。”

谢小渔招架不住她热络的语气,“我确实对画展比较感兴趣,你可以告诉我具体的位置吗?”

对她而言,画画是一生的事业和爱好。

自从穿越过来,她已经好久没有去看过画展,也一直没找到机会。

“行,这次的画展私密性很强,只有拿到邀请函才可以入场,所以你不用有什么顾忌。”

话已至此,谢小渔根本就没有任何再推脱的道理。

“好,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那就说好了,我到时候去接你。”

谢小渔再次道谢,随即挂了电话。

梁怀州得知谢小渔要去参观画展的消息,忍不住为她高兴。

吃完饭后,谢小渔跟梁怀州道别,婉拒了他要送自己回家的要求,打车回到了别墅。

才刚走进客厅,平常几天都见不了一次面的男人,今天见到两次。

谢小渔还在生这男人的气,直接无视了他隐藏在黑暗之中面色。

“站住。”男人的声音意味不明,仔细听倒是能分辨出几丝怒意。

谢小渔脚步未停,刚走了没几步,感觉到一股力道从手臂传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