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十四章 我亲自送你

第十四章 我亲自送你


等她们来到现场,谢小渔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她说的这么简单。

会场内,杯筹交错,一群女人围在一起言笑晏晏,人数也根本不止寥寥几人。

她心底一沉,看向了身旁的沈音岚。

后者笑着摇摇头,“你不要误会,只是我上次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他们让我下次带一个美女过来,我这不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放心吧,这只是一个小型的宴会,你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跟我生气吧。”

她的话说的滴水不漏,成功把谢小渔刚升腾起的情绪扼杀在摇篮里。

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谢小渔也只得妥协。

“你们看,我把谁带来了。”

沈音岚簇拥着她走了进去,这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们都是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几乎都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谢小渔。

尽管有些人还是看不起谢小渔,也不会在明面上表现出来。

其他人也很配合,“欢迎欢迎,两位大美女坐这边。”

正当一群人闹哄哄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

“厉少来了!”

谢小渔忍不住跟着看了过去,这一眼让她差点背过气。

迎面走来的男人衣着讲究,一身高定西装,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棱角分明的下颌线。

视线下移,他的面前推着轮椅,身着泡泡裙的女孩微微带了点淡妆,面若桃李。

谢小渔突然发现,厉廷川跟谁站在一起都般配。

好一个厉廷川,居然敢背着自己偷偷跟小三出来勾勾搭搭。

怪不得上次小三在自己的面前这么嚣张跋扈。

众人也看到了他推着的温清灵,察觉出事情有点不对劲,目光看向齐齐看向正牌夫人。

谢小渔此刻无暇关注其他的目光,她凉飕飕的视线都在那个男人身上。

周围的气氛有点尴尬,瞬间安静下来。

彼此之间眼神交流,都不敢在这个关键时刻当出头鸟。

谢小渔猛地站起身,才惊觉刚才热闹的声音都不见。

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都想敲醒自己。

她现在之所以不跟这个男人离婚,完全是因为要查明真相。

谁曾想自己代入角色太深,差点上演了一出捉奸的戏码。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如果没有作为的话,那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她被小三骑到了头顶。

沈音岚作势要拦她,人都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

“小渔,这次真是我的错,我来之前明明没有听说她会来这里,你不要太激动。”

她仔细观察着谢小渔的情绪,时刻准备让人喊保安。

“音岚姐,你让开,就算你跟我关系再好,这也是我的家事。”

她作势就要推开面前的女人。

谢小渔没怎么用力,轻轻拨开她,她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气势汹汹走到了这对狗男女面前。

“厉廷川,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你怎么在这里?”

厉廷川眉头紧锁,根本就没有预料到在这里会遇到她。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好不容易在厉廷川面前占到了上风,谢小渔挺直了腰杆。

厉廷川不答反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这里是陪朋友,不像你……”

她欲言又止,轻蔑的眼神扫过坐在轮椅内一脸无辜的女人。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没想到参加个聚会还能见识到这种修罗场。

谢小渔再怎么过分,在外面代表的也是他厉廷川的脸面。

这件事情就是闹大了,丢的也是自己的脸面。

他扫了一眼身旁的助理,示意他来解释。

助理向前一步,走到了谢小渔面前,毕恭毕敬道:

“夫人,温小姐的腿脚不方便,今天是她们朋友之间的聚会,实在没有办法才请总裁送她过来,事情的始末就是这样。”

任凭他解释的天衣无缝,就凭昨天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羞辱,她也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报仇的好机会。

“嗯,看来温小姐是没有别的朋友了?既然如此,这次我就不计较了。”

温清灵眼底闪过怨毒,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当众让自己丢人不说,现在又故作大度。

“我就知道廷川哥哥的夫人一定很善解人意,恐怕我以后还要麻烦廷川哥哥,谁让我这腿不争气。”

闻言,厉廷川眼底闪过愧疚之色。

哪怕转瞬即逝,也被谢小渔给捕捉到了。

“你如果实在走不动路,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亲自送你怎么样?”

温清灵咬了咬下唇,她平日里最讨厌别人拿腿伤羞辱自己。

如果不是现在场合不对,她定要这个该死的女人好看。

“那好吧,还希望不会耽误你的时间。”

场面一时陷入僵持,沈音岚只好出面打圆场。

“好了,大家不要因为这点事情闹不愉快了,都快过来坐吧。”

其他人也三三两两的附和着。

“是啊,快坐吧。”

“出来玩不就为了开心吗?都坐都坐。”

话虽如此,只是这几位大佛面色都不好看,众人间的气压也跟着低沉了几度。

其他人也都是正襟危坐,根本就没了玩乐的心思。

酒过三巡,场子重新暖了起来。

他们也都选择性忽视了厉廷川这座冰山。

谢小渔独自坐在角落里,吃的开心。

厉廷川余光瞥向谢小渔的方向,每次只短暂停留。

坐在他身边的温清灵,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本就瘦弱苍白的小手紧攥成拳,放在自己坏死的膝盖之处。

不管她用多大的力道,这里都永远感觉不到了。

她同不远处寻欢作乐的一群人天壤之别。

她的画技在这个年龄已经是天才一般的存在,却因为这双腿硬生生被外界称为堕落天才。

就连廷川哥哥也属于这个蠢女人。

不!她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持续太久。

她垂眸,掩藏起眼底翻江倒海的嫉妒。

她自己推动轮椅来到了谢小渔面前,谢小渔一口甜点刚塞进嘴里,身旁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小渔,你可以推我去趟厕所吗?我不知道在哪里。”她眨巴着天真无害的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