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十九章 生日礼物

第十九章 生日礼物


厉廷川随手接过。

打开之后,就看见了这只通体水钻镶嵌的腕表,挑了挑眉。

谢小渔松了口气,幸亏自己以前也算是个富婆,买的东西也不会太掉档次。

他白皙且骨节分明的大手,轻松取下那只腕表,随即命令道:“过来,帮我带上。”

到处跑了一天,谢小渔困意上头。

本来是想等这个男人满意了,自己就回房睡觉。

可这一句话,困意直接被打散个七七八八。

这人,吃错药了?

可她也不好开口询问,只能心不甘情不愿走过去。

本想随意替他带上,自己就回去睡觉,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腕表的表带,设计的是独一无二。

她扣了几次都没有扣上,急得满头大汗。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谢小渔脸色爆红,这个该死的男人!

她刚想抬头,因为站的太久了,脚下一麻,跌入了男人怀中。

顿时,一阵酒精味传入谢小渔的鼻腔。

原来是喝酒了、

谢小渔面红耳赤想要爬出来,男人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尽管声音极轻,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笨蛋。”

谢小渔脸直接红到了脖子跟。

她才十八岁的灵魂,怎么能受得住这种撩拨。

她红着脸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看到我摔倒了也不知道扶一下。”

“没事,还没摔坏。”

谢小渔疑惑不解的看着他,才见他捏起表带轻轻摇晃。

谢小渔这才发现,他说的是那只腕表。

接过了他手中的腕表,她重新开始研究带法。

如果让这个男人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带,他肯定又要嘲笑自己。

厉廷川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刚刚还有些睡意的女人,被激起了一种奇怪的征服欲。

她就不相信自己连一个过气的腕表都带不好。

“我自己就可以了,一会就好。”

厉廷川也不拒绝,静谧在客厅内流淌。

谢小渔的汗水伴随着钟表齿轮行走时发出的摩擦声,一滴一滴顺着下巴滑到脖颈,再然后就是领口。

谢小渔家居服领口宽松,因为俯身的动作,裸漏出大片白皙肌肤。

厉廷川不经意间视线下移,一览无余。

谢小渔还顶着缓缓滑落的细密汗水,继续研究表带。

如果不是看得出她是真的绞尽脑汁,大汗淋漓的样子,厉廷川都要怀疑她是借机接近自己。

“算了,我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随着一声轻响,谢小渔直起腰身,笑的满足。

“好了,你快看看。”

厉廷川垂眸,看着刚好合适的腕表,碎钻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表盘精致大气,倒很适合他的身份。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是几年前的手表?

可能是因为醉酒,他难得没有太抵触两人之前的相处。

总归是一件礼物,也确实趁自己的心意。

“谢谢,我很喜欢。”

他的声音如往常一贯的清冷,谢小渔却松了一口气。

“那行,我就去睡觉了。”

“嗯。”

等她回房之后,厉廷川独自坐在客厅内。

回想起今天回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告诫这个女人,才发现自己被哄得团团转。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这只腕表挺好看的。

男人嘴角的弧度,只一刹,消失在夜色里……

翌日,谢小渔睁开眼睛,迅速翻身下床。

昨天的那幅画已经耽误了,她得利用自己这点刚刚涌出的灵感,完成一部旷世之作。

她下笔行云流水,没有一次中断。

足有一个多小时后,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才将画笔搁置在一边。

基于昨天的灵感,一幅风水画跃然纸上。

她松了口气,动动有些发酸的手腕,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画作又有了新的突破。

因为她的画作太过于标新立异,吸引了很多粉丝。

不过对于那些只喜欢普通画作的人,就没什么吸引力了。

这幅画作则将两个优点同时融为一体。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了,她连早饭都没有吃,现在感觉肚子里空荡荡的。

反正都已经完成了,她准备等吃完饭再发出去。

等她走下楼梯的时候,才惊喜的发现餐桌前坐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轩轩刚看到她,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三步并两步,小跑到谢小渔的面前。

“妈咪,抱。”

他张开双臂,期待着看着谢小渔。

谢小渔感觉自己心软得一塌糊涂,她怎么会有这么可爱儿子。

她抱起一脸开心的小团子,“吧唧”一口亲到了他的额头。

小团子跳得更开心了,害羞的在她的脸颊亲了一口,又马上缩回了脑袋。

“妈咪想死你了,最近在那边有没有乖乖听话?”

“轩轩也想妈咪。”

母子两人你侬我侬了半天,谢小渔才把他放到了椅子上面。

“先吃饭,吃完饭妈咪再跟你玩。”

她肚子现在饥肠辘辘,就算宝贝儿子可爱,再不吃东西她也要饿死了。

谢小渔边吃边给他夹菜,母子两人都是笑眼弯弯。

面前温馨的气氛将自己排除在外,厉廷川心里很不是滋味。

眼底不知名的情绪凝视着谢小渔,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可他到底不能剥夺儿子享受母爱的权利。

吃过午餐,谢小渔推开面前的碗筷。

“轩轩,你吃饱了吗?”

厉子轩点点头,抿着油光的嘴角咧嘴笑。

他早就吃饱了,只不过是不想让妈咪不开心,才陪着妈咪吃了好多食物。

谢小渔被他可爱的模样给逗乐了。

她拿起手边的餐巾纸,轻轻擦拭他嘴角的油渍。

轩轩乖乖仰起头,眼里都是温柔的妈咪。

谢小渔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妈咪先去忙,等一会来陪你好不好呀?”

“那我可以陪妈咪一起忙吗?”

谢小渔想了想,应该也没什么事情。

“好,那我们走吧。”

母子两人吃完饭就拍拍屁股走人,厉廷川感觉自己从未像现在这么不受待见过。

谢小渔开始给画作拍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