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妈咪总是18岁 > 第二十一章 冰淇淋

第二十一章 冰淇淋


“你妈咪自己会擦,不用爹地帮忙。”

小家伙还是不死心,“可是爹地你都帮轩轩擦嘴了。”

谢小渔看出了他的意图,生怕这个男人以为自己是利用孩子接近他,连忙打断了轩轩一个人的独角戏。

“宝贝,你饿不饿?”

轩轩年龄还小,心智不坚定,听她这么一问,乖巧的点点头。

“饿了。”

谢小渔如蒙大赦,“好,那我们就回去吃饭吧。”

厉子轩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好不容易才能跟爹地妈咪一起出来玩,他不想这么快就回去。

“可是我想在外面吃。”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他在谢小渔面前的表现就大胆了很多。

谢小渔也有这个想法,眼角的余光撇向站在一旁的男人。

厉廷川一向养尊处优,平时吃饭都是由营养师搭配好的。

这里属于游玩景点,旁边根本就没有几家像样的餐厅,只有几家很家常的小菜馆。

谢小渔透过玻璃墙,看到饭店那里的生意火爆,人满为患,似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个男人恐怕是连进都不愿意进去,更别说去里面吃饭了。

考虑到轩轩常年吃的精细,胃可能更加脆弱,过敏源也多,稍有不慎就可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带着这两个娇生惯养的贵公子,自己还真的不能去下馆子了。

厉廷川也看出了她的想法,不过他是绝对不可能由着轩轩去那种地方的。

母子俩一同眼巴巴的看向他。

“厉廷川,要不然你先带轩轩回去吧,我还有其他事情。”

厉子轩马上转移了目标,可怜兮兮的眼神望向谢小渔。

“妈咪,你要去干什么?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

看着他的小眼神,还有扯出自己衣角的小手。

谢小渔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罪恶感,她不该抛弃这么可爱的儿子,独自一个人去享用美食。

可是宝贝,不光你的身体娇弱,你爹也不允许啊!

谢小渔求救的眼神看向厉廷川,“你可以先带轩轩回去吃饭吗?我准备等一会儿回去。”

她馋这里的美食馋了好久了。

不想这么轻易放弃,她还想挣扎几下。

“不行,身为一个母亲,你忍心丢下轩轩吗?”他义正言辞说道。

谢小渔吞了吞口水,她只是去吃顿饭,又不是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等会儿就回去,你们先走吧,我随后就到。”

看着她实在馋的不行的表情,厉廷川没有丝毫心软。

“有什么事情等吃完饭再说,轩轩这次是特地回来看你的。”

谢小渔的馋虫本来都要顺着口水流出来了。

“那好吧,我们回去吃饭吧。”

见她这么识相,厉廷川满意的点头。

等几人回到别墅,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虽然没能吃到自己最想吃的烤串,可是营养师搭配的饭菜也不错。

谢小渔哀怨地啃着碗里的排骨,如此安慰自己。

吃过饭之后,佣人过来收拾碗筷。

谢小渔回到自己的房间,厉子轩像个小尾巴一样形影不离。

“妈咪,我怎么以前都没有见过你画画呀?”

厉子轩忽闪着大眼睛,天真地问道。

其实他早就知道妈咪是个画家,奶奶经常跟他说,妈咪画的画很好。

只是奶奶生病之后,再也没有人跟自己说过这件事情。

妈咪从来没有给自己看过她的画,可能是妈咪不喜欢自己吧。

可是现在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谢小渔的房间,还可以光明正大欣赏她的画。

他的内心中感觉到了,现在的谢小渔是真心实意的喜欢自己。

“因为画画是需要灵感的,妈咪之前没有灵感。”

她总不好跟厉子轩说真正的原因,只好随口扯了个由头。

“哦,灵感是什么?”

“灵感就是能帮妈咪画出好的作品的东西。”

小家伙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她耐心的一一作答。

谢小渔甩开手里的包包,坐到了椅子上,就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

厉子轩站在他的面前,实在想不出什么好问题了。

谢小渔把他揽入怀中,母子两人一起浏览着微博界面。

刚刚出去还空无一人的消息栏,此刻已经破百,还有持续增长的趋势。

看来自己的这个账号还是有点影响力的。

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她有真材实料。

她一目十行阅览未读消息,清一色都是粉丝的欢呼声。

“女神!你是要重新开始画画了?”

“啊!我等了你整整七年,你终于要回来了吗?”

“求加更求加更,姐姐的画真的绝美!”

“这次的画作质量不输当年,看来你这些年真的没有荒废。”

看着看着谢小渔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的一幅画就可以造成这么大的反响。

只要自己稳定更新,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有热度了。

她刚好要编辑一条新微博,将自己前段时间摸索的另外一幅画po上去。

就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是梁怀州打来的。

梁怀州惊喜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

“小渔,你是准备要复出了吗?”

电话这头谢小渔严肃的点点头,却突然想起来他隔着手机看不见。

“是啊,今天的这幅画怎么样?”谢小渔得意洋洋道。

她也就在自己这些好朋友们面前得瑟。

梁怀州是由衷的替她感到高兴,“很好,比起之前的话都更胜一筹,我觉得你一定可以越走越好。”

一番话,他说得慷慨激昂。

谢小渔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就算是婚姻不幸,她还有这么可爱的儿子,就算是家庭不幸,她还有这么好的朋友。

“谢谢你,怀州。”

梁怀州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沉重,担忧的问道,“怎么了?你那边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他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

以往每隔十天半个月,她跟厉廷川总是要大吵一架,然后再跟自己诉苦。

现在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她那边还是没有动静,这让他感觉到有些反常。

“没事,只是突然察觉到自己以前忽略的东西,其实也来之不易。”

梁怀州没弄清楚她话里的感慨,还以为他说的是这次画作发到网上的事情。

“是啊,不过这也是名副其实,我一直都跟你说,你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揶揄说道。

“我这不都是听你的了吗?你怎么还婆婆妈妈的?”

梁怀州一听就不乐意了。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居然还嫌我啰嗦!”

谢小渔笑着求饶,“好好好,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谢小渔专心陪儿子玩。

敲门声突然响起。

“进来。”

房门被人推开,厉廷川走了进来。

谢小渔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